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六回,相见欢弃儿云雨,暗藏计托敌取名

赵金梅独坐江边,捂着肚子四下叫人,心中恶骂当初悔不该贪图辜家钱财,而怀了孩子,但自己生死一瞬,又怕得难产。幸得身边银梅侍女路过,接到闺房,请了稳婆。

赵银梅照顾金梅甚是细心,稳婆,热水,手巾诸多事物备的详细无比,却听得稳婆叫她用力。

赵金梅哭喊道:“孩子生不出啦!”

稳婆道:“娘子莫怕,胎位很正,母子定然无恙!”

赵金梅道:“但我始终是生不出啊!”金梅疼的玉颜汗滴,煞是痛苦狠狠言道:“老妈妈!若是不成,就不要孩子了吧!”

姐姐银梅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十月怀胎等的就是今天,这孩子你怎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况且做母亲的哪里能不要孩子!”

一番折腾,赵金梅终是生了一个七斤多的男娃,这男娃生的好看,一半是随英俊的父亲,一半是随美艳的母亲,双眉俊秀,朗目湛然,长相奇美,好生令旁人喜欢,赵金梅也是喜欢与那些武将们厮混谈些风流话,这孩子生的好看也是人人喜欢,刘福通,郭子兴,朱元璋等等诸将也都抱过,不少将领还特意说,将来生的女儿就要嫁给他叻。这赵金梅起初生了孩子只觉是个冤种,后来看得好看便把孩子好好把玩了几天,谁知这孩子又要喝奶又要换尿布的,虽是不哭不闹却也烦心,旋即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便把孩子全都交给奶妈和下人了。

这赵金梅做好了月子,便是日日闲不住春.情,看着江水,倚着窗帘,日日向外望着,却不想身边武将们虽是个个生龙活虎,都是些血气方刚的汉子,却也无一人对她思些别的,想些别的,也都不愿做些什么有违纲常的事情。兀自沉吟短叹,看着身边韩山童和姐姐两相恩爱,却又生出一些妒意,心道:“当初姐我娘俩过来,就是看中这孩子算是赵家后人,而今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显然就是在向我显摆,任你相貌平平如何,还不是嫁的如意郎君!任我明艳绝伦,不过是被人养在外面!这个姐姐啊,真是可恶的紧!”

赵金梅本想勾搭勾搭韩山童,却见得韩山童作风清正,为人君子,对她也全是看着赵银梅的面子。心中恶得,又说自己孤儿寡母无依无靠,暗自心恨!却见的转眼北风吹,群雁南飞,台前枫叶落得寂寞,始见得辜贵回信。赵金梅扯开红漆,拿出信件细细读了,方才知道全因为蒙古朝廷屯兵,发出不少辱骂义军的告示,搞得中原百姓人心惶惶,辜贵想要去颍州找他,但是路上阻隔重重又不好托公事骗过家中蒙古婆娘。

赵金梅很是心寒,将信随手丢了。正赶着赵银梅知道韩山童忙于军务,旋即带着赵金梅奔街上逛逛。赵金梅来到镇上倏然一惊,短短数月,颍州城内已是车水马龙,欣欣向荣之状。城里原来到处横行的蒙古人再不见得,往来行人欢快,街道商铺繁荣,就连饭馆也有人开始做生意了。赵金梅尚不解道:“姐姐,为何城内如此气象?是要过什么节吗?”

赵银梅却到胭脂摊处买了一盒胭脂,开怀笑道:“哈哈哈,傻妹子哪里是什么节,只是蒙古人不在城中,百姓不被欺压!自然生活的畅快!”

商贩笑道:“哈哈哈,还是韩夫人识货!这可是我们摊上最好的货!往日蒙古人在中国这土地上横行霸道!我家若是卖着胭脂,收的税反倒是比我不卖胭脂还要多!我家四口人,若是再交什么土地税,军税,农税,还要给各个什么皇帝太后,妃子贺寿的岁费早就吃不起饭了,若是再把这商税交上去!嘿嘿,小老儿一家都要饿死!”

一旁卖包子的道:“诶,可不是嘛,我这包子铺今早才敢出摊!俺爹当年就是在街上卖的祖传包子,被几个鞑子瞧上,全被鞑子搬走,俺爹不让,就当街被这帮鞑子活生生打死,还抢走了包子!俺们族里去找他们赔偿,结果这帮鞑子打死我们耆老,就给我家赔了一代小米!诶,不说了说多了掉眼泪!”

斜对面的棺材铺却是平平常常,老板坐在门口:“好什么好!这明王来了,买棺材的少了!”那卖棺材的老板一身绫罗绸缎,甚是富贵家中各式棺材,草席准备的一应俱全,现如今蒙古人赶走了,死的人也不甚多了,这棺材不好卖了,兀自沉吟,一双死鱼眼直勾勾的看着地上。

却听的旁边传来一个壮年轻笑:“哈哈哈哈,非也,非也!孔老二不是说过么“得到一分钱是你的命,赚不到钱也是你的命!”你不看看,你家这破棺材卖不出去,不是今后会有人来买好棺材么!”

老板笑道:“嘿嘿嘿,对呀,这位官人!这些老百姓有了钱,肯定能买好棺材啊!一块破草席才几个钱,一块好棺材贵着叻!”

却见得这个官人,外带着髻,一身白衫褶子,身上绣着牡丹团花,一双绸缎布履鞋袜,腰悬一块翡翠流光佩,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生的双目炯炯,只是皮肤似个武夫,但也相貌不凡!

赵金梅看了片刻,方才道:“诶,老爷!”

银梅道:“你说什么?老爷,莫非这个是妹夫!”

却见辜贵拱手道:“韩夫人妆安!小人辜贵,冒昧拜见!”

赵金梅见了辜贵给了点脸子,头一甩:“负心汉,你来干什么?你要看儿子,自己去看就是!颍州城都来了,害怕找不到儿子吗?”

辜贵面带怒色,转而为笑,去抱金梅道:“好金梅,莫在生我的气,当初都是我的不是!这不特地来看看你和孩子!”

银梅心善,一旁劝着:“对啊,对啊,妹子,妹夫千里迢迢来看你,你好歹给些面子不是!现在兵荒马乱的,这也多大的危险!”

赵金梅点了点头道:“姐姐既然这么说,那好吧。”

辜贵心下快活便将袖中胭脂拿出赠与金梅道:“金梅日久不见,看你气色如何!”辜贵端详起赵金梅颜色,心中只道她是风月中人,会的好云雨。赵金梅亦是久旱难遇甘霖,旋即给银梅使了眼色让银梅回去了。

银梅临走却还忙问道:“记得回去给孩子喂奶!”

赵金梅见得快活哪里还记得孩子,点了点头:“好,想是有奶娘的!”

赵金梅同辜贵,走着热闹的街,却也不管其他奔着颍州城最好的客栈就去了。是夜将晚,烛影摇红,一夜无话。正是:

自古夫妻隔肚肠,相欢尽后作凄凉。

情深终是同林鸟,逐利方知两处翔。

辜贵赵金梅虽是露水夫妻,但终育一个孩子,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但是名利来时自然分,两人虽然看似缠绵,实则心中都暗藏心思。赵金梅目光短浅,心无所定,便觉挨了日子便好;而辜贵则是为了自己财源滚滚,吃屎都香,虽然龌龊却也真实。

二人自顾快活,早将孩子丢在脑后,那孩子却也连个名字都没有,直到次日中午,这两人才懒散从酒楼出来。辜贵和赵金梅用了午饭,就奔着韩府去了,辜贵在韩府盘桓数日,规规矩矩不敢造次,平日贪图言论也是恭顺礼貌,他心道:“这家人都是实打实的蠢驴,只要是顺着他们说些什么忠义人品,江湖道义他们便对你佩服有嘉!”

韩山童和心道辜贵原来是客,而且辜贵也大有投奔之心,二人便聊得火热,二人登临城楼遍看城防,韩山童道:“辜兄弟,你心有志向身怀武艺,你的武功虽然平平但是根基不错,而且你的轻功在军中实数上乘,以你的年纪在我义军当中打磨打磨,必成大器啊!”

“哎,姐夫过奖了,辜某在元庭那般腌臜龌龊的地方尚且是个小小的荫官百夫长!今来了义军这卧虎藏龙,人才济济的地方,那还不是连个小兵都混不上啊!”辜贵辞道。

韩山童捧腹大笑,旋即说道:“非也,非也!这元庭用人都是些拉帮结派,讲究的什么人情世故!皇帝昏庸许多人才都老死荒野,也不见提拔!就好比现在他们的朝廷满朝文武说的算的,身居要职,都是他们蒙古人一脉流传下来的!蒙古人乃塞外胡蛮,不懂得什么治国,只知道剥削百姓,压迫人民,怎比得我中华人才济济,只可惜汉人身有学识的,他们不重用,有抱负的他们不喜欢!偏偏马上得了天下,又要马上治天下,定要是将中国百姓全都害死才好!我义军现在的武将多是草莽出身,偏偏这些草莽许多都是度过书的,学子们被元庭称为臭老九,而我们义军当中谋臣也都是这元庭瞧不上的臭老九!就单说这活神仙刘伯温,他当年就是进士出身,结果因为是汉人,考试不加分,只能当一个小小县令,后来他在任上呕心沥血治理贪腐,善待百姓,最后却被朝臣厌恶,刘伯温为民请愿,结果遭到弹劾,最后只能辞官!你说这样的政权能好么?”

辜贵暗自思索片刻道:“不错韩兄高见啊!这鞑子色目人等等除了汉人之外的人考科举都加分,这么一说科举只有我们汉人是减分的!先不说这任人唯亲,不唯才是举,搞这些所谓的人情世故的!就单单让汉人科举减分,就有问题!我身居官场,深知这帮宵小最厉害的不是治理国家,而是迎合上意,察言观色,拍的好马屁,这样才能官运亨通,财源滚滚!”

韩山童道:“不错,这蒙古人以胡虏入国,上毁社稷,下残黎民!将中华数千年来的文明毁坏,篡改,掠夺,摒弃!若是再让这元庭在中华待下去!后果让人不敢想象!”

辜贵见得韩山童义愤填膺,旋即单膝跪地,从袖中献上一卷舆图:“末将辜贵愿为明王效犬马之劳,兴社稷,安黎民!去除鞑子,还我中华河山!”

韩山童大喜忙去扶他,心中问道:“兄弟,这是何物!”

辜贵笑了笑:“我身为元庭百户,只要细心打探,就不难得到些消息!元朝丞相脱脱帖木儿就要挥师南下!这是兰陵,徐州,睢阳等沿途的元军布防图!还望对明王有用!”

韩山童忙打开看了,心中大喜甚是欢快,却见这舆图之上画的各府州县,布放兵力详细倍至!韩山童素为兵家,看得明明白白!道:“哈哈哈,兄弟你可是立了大功!你要什么奖赏!”

辜贵笑了笑:“在下本事平平,哪里要得什么奖赏!只是我家二郎,尚未取名,又是明王的外甥,总不能和叫辜二吧?久闻姐夫熟读经史,还望姐夫给取个名字!”

韩山童道:“哈哈,名字有什么大不了,没有志向!男子汉大丈夫,要有凌云之志!将来孩子不能像你!那这孩子,不如就叫云儿吧,辜云...”

辜贵想了想:“哈哈,不错辜云这名字好,三国有个赵云,这里再来一个辜云!那就姓辜名云字子龙!哈哈哈,这名字好!”

韩山童笑了笑,旋即召集将领,宣布让辜贵做了先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