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五章、风月枉然 九十六回、扬州夜话

听得赫连山的名字在座众人无不震惊,那公子哥忙道:“什么!赫连山,天山巨盗赫连山!”这赫连山是天下闻名的巨寇,杀人无数,嗜血如麻,手下马贼据说过万,盘踞在天山伊犁河一代,自祖上西辽跟随耶律大石为将,后来西辽为蒙古所灭,这赫连家才落草为寇,蒙古西征一路披靡却也剿灭不了这赫连家,直到如今赫连山更是在天山脚下威风八面,就连钦察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的可汗也对赫连山闻风丧胆。

陕西人道:“诶,小老儿害怕着赫连山,只得丢下货物和镖师们跑到一个牧民部落躲了起来,想等过了冬天再做返回中原的打算,如今得罪了赫连山,怕日后也只能金盆洗手了。谁知道这赫连山和马穆斯他们不依不饶,带着马队直追我们,我们只好躲在古大宛城里。这赫连山很是残忍,因为牧民家窝藏了我们,便把牧民的孩童拴在马后面,绕着草原拖着跑,牧民哭着,我们躲着就看着那个孩子被他们欺辱!这个时候,我们就看见了那个独臂少年,他一个人背着一柄长长重重的剑,牵着匹蒙古人才有的战马,我们看他一个十七八岁的汉人少年却是奇怪,他却也不和我们说话。”

“那牧民老哥也算仗义,可我们汉人岂能丢了面子,心道要死就死吧!决不能让人看轻了我们汉人,于是我和镖师兄弟们就杀了出来,准备和追兵拼命!怎知道却被这个少年拦住,只见他单人匹马杀入那马贼数百人的阵中,几个来回就把为首的几个马贼杀了,马贼大骇,数百骑兵自己就退去!”

后来我们一行结伴到了西域的一个小镇,里的人多半被蒙古人杀净了,只有一个孤镇有因为商贸回迁的百姓,我们落脚之后,少侠四处打听消息,我们不知他是做什么,他也不告诉我们姓名,想来高人行事都是诡秘,我们自不必多问。结果当天赫连山的马队就赶到城里,准备屠城劫掠。当时城里的百姓慌乱极了,只好交出自己全部的财物粮食,怎想的那独臂少侠当时也就消失不见了。

三天之后,忽然我们和镖局兄弟接到了一张纸条,说让我们带着骆驼和马匹去一个山洞拉货,结果到了雪山中的一个山洞,我们才发现镇上百姓和我们的财物竟然全部回归在我们眼前,我们一行四五十人,就用马拉着,骆驼驮着把失去的财物归还给镇上的百姓,结果回到镇上我们才发现,街上的老百姓竟然又唱又跳的唱跳起胡旋舞来。

我们来到市场方才看见这为祸一方的大盗赫连山和他部下包括那个马穆斯的人头,全被拴在那高高旗杆之上,那旗杆奇高无比,似乎和天一样高,当地百姓都知道是这个少侠除了大盗,竟然对他敬若神明,甚至编出歌来唱咏他,只可惜我胡语不精,记不住调子来。

那独臂少侠为人风趣,他却说这些牧民唱的都是塞外胡音,不好听,自己是炎黄贵胄华夏苗裔,于是便把汉歌交给当地的百姓去唱,互相庆祝结成了好朋友。

小美人在一旁听得入神,又是焦急又是欢喜,似这独臂少侠是她的故友亲朋一般,但是越听眉头上温柔流转,双瞳间又泛起泪花,急忙道:“呐呐呐,大叔,那少侠教给胡人的都是什么曲子?”

陕西客商道:“诶,说不明白,那少年教了些宋词,那些胡人学不来,他便把他家乡的兰陵小调教给他们,他说这是他故乡一个女孩唱给她的,听她的口吻那个女孩子在他心底不一般...”

千金小姐倏然一凛沉吟道:“不一般,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走进他的心呢?”

小美人忽然双眼清泪流逝,竟然哭了,旁人看她深情触动,不知怎的,只听她口中喃喃说道:“兰陵小调...大叔他唱的可是,”

小小清河上,曲曲又弯弯。

思如河畔草,萋萋向天边。

肥鱼尾簁簁,芳花色儿鲜。

采花遗所爱,欢乐及永年......

陕西客听罢忽然一惊:“对对对,正是正是!姑娘莫不是恩公的故人...”

美人忽然哽咽,清泪垂滴,紧忙用手轻拭,看得众人好生心碎“呵,大叔羞煞奴家了,民女哪是他的故人,他少年英雄,万人敬仰,民女不过是一个村妇哪里担待的起。只不过是同乡,听得兰陵小调,偶然乡愁罢了。”

这美人拭泪令得众人费解,少年兄妹却是对她颇为注意了,妹妹特意递过手帕道:“姐姐莫哭,思想之情天下如斯,等到水退了回家取便好了!”

“嗯,不妨事,民妇拙态,让诸位见笑了!”那个小美人道。

河北人道:“那少侠果然英豪,到了西域却也不忘故园...侠义出手为我汉人大大争光啊!不过说来,那少侠只身前往西域所谓何事?”

那陕西客商继续说道:“那少侠却也不求感谢,不要银钱却之和他们打听一个故人之女的下落,老百姓们不知道过往行商却说飞燕阁的有时会把人往波斯卖,于是少侠便和我们一路上去往波斯。”

河北人沉吟思索,却道:“这个人在下知道了,为救故人之女,奔波天下却实是侠肝义胆!这位少侠经过诸位这么一说在下便是有了眉目了。”

酒肆众人却道:“有何眉目,快快说来!”

河北人道:“哈哈哈哈,这个人现如今身高九尺,身材颀长,戴着一个白玉面具遮住右脸是也不是?”

辽东和陕西人道:“对对对,正是!”

河北人江湖人士道:“他的断了右臂,背后背着一柄长剑可是这样?”

辽东人大汉道:“嘿兄台这刚才我们都说过了!”

河北人笑了笑:“这个人啊,厉害着叻,我给你们说!别看他年纪小,但是武功论起了可是非常厉害的,他姓辜名云字子龙啊...”

这河北人一说之后,邻座兄妹各自一喜,那小美人含羞微微笑着,又是沉沉叹气。

这河北人一拍桌子,说的甚是精彩,若不是看他江湖武士打扮,都以为他一个说书匠一样,竟然把辜云上少林之后如何斗王保保,阻蒙古大军,等等事迹说的惟妙惟肖,宛若亲临一般。

江湖消息灵通万分,辜云闯荡江湖五年多,武艺极高,又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江湖上对他的事迹早就暗自流传,光单剑诛杀天山悍匪赫连山的事情就足以名扬天下,更不要说少林一役救了天下英雄。

公子哥也同妹子讲到:“哈哈哈,看来我们的辜兄,小师叔,现在在江湖上的名头可是传开了!”

妹妹道:“嘿嘿嘿,那你看看~”

公子哥心情大好旋即起身,向酒肆里人拜道:“哈哈哈哈,在座诸位实不相瞒,在下朱棣是武当派关门弟子,也是朱元璋的大帅的儿子,这位是舍妹朱桐儿~”朱桐儿也一并见礼。

朱棣说道:“今日相逢既是有缘,辜云少侠实际上也是我等挚交好友,今日诸位承蒙诸位抬举,今日我朱棣做东,请大家畅饮!”旋即唤来小二道:“小二哥,来拿着这银子去给我打二十斤酒,二十斤羊肉来。”

朱桐笑道:“来,这一杯酒小妹先敬过天下豪杰!”

原来朱棣和朱桐儿一行回到金陵,便传来前方战事的消息,而刘伯温和宋濂便齐下心来研究这九鼎奥秘,终于得到了关于扬州鼎的所在之地,旋即让朱棣和朱桐前来寻找,不了就是一场空。

忽然听得水榭酒肆之外的一声大喊:“哈哈哈哈,既然提到辜大侠,喝酒就不能少了我!”

众人定睛一瞧,这人白面短须,目若朗星,身材中等,却是气度雍容,正是汤和,朱棣朱桐一笑忙道:“哦?原来是汤叔叔,不知前方战事如何啊!”

汤和笑道:“哈哈哈哈,小明王和刘福通大帅战事没开打,这蒙古大军就撤了!”

朱棣一惊:“哦?却是为何?这次鞑子兵锋正盛,为何不战而走呢?”

汤和拎过一壶酒来,大饮了一口,与众人说道:“这鞑子发兵数十万,结果呢,大军未动,睢阳的粮草啊就被一把大火给烧啦!扑!!火光冲天啊!足足三天不灭,营中的妇孺百姓也都被大军所救,迁往我们江南啊!”

朱桐儿笑道:“哈哈哈,真哒!”

汤和道:“哈哈哈,好桐儿,你猜猜这火是谁放的?这人又是谁救的?”汤和眼皮一挑,甚是开怀。

桐儿一笑:“哈哈哈哈,难不成是辜大哥~~”

汤和笑饮了一口:“嘿嘿嘿,对喽就是辜兄弟和周颠帮主...”

酒肆内外百姓俄而大喜,听得蒙古溃败,战事暂免无不欢心大喜,纷纷举酒庆祝。

那个小美人听了这些消息,自己微微笑着,垂下头去,手里攥着朱棣请喝的酒水,含笑却又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