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五章、风月枉然 九十七回、还我石人

更深夜半,酒肆里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大家都对那美人颇有意思,纷纷敬酒。

却见那小美人生的虽然是娇羞动人,秀色可餐,但是若论道酒桌上的交集应酬却是一把子好手,和大伙划拳赌赛,唱歌猜迷竟然更胜男人。

那小美人身上幽香淡淡,不少男子酒一喝多了,便不老实起来,手便要去她身上摸索一番,大家本以为她是江湖女子谁知道,每次要动手时都被她轻轻格开,只闻得香气却近不得片身,只得纷纷劝酒,那小美人虽不善饮,一遇烈酒虽是呛得咳咳娇柔细喘,却是来者不拒,喝的粉面涨红,却也越喝越多,吐了再回来猛喝,大伙都喜欢这姑娘爽朗,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却如故交。

一时酒热,酒肆喝的眼花耳迷,桐儿却目光锐利轻轻望着这美人,这小美人酒量不好,却宁可醉死也不装倒,明月寂静,深宵尽睡之时,她犹然醒着,自顾自的喝起酒来,朱桐偷偷瞧着她,只觉得她的眼眸当中有无限的故事。

明月照在瘦西湖中,柳岸西风瑟瑟,那美人独坐水边一双小脚丫,光洁玉嫩的踩破了月英,却是傻傻的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声音好听极了。”

转而又呐呐唱起歌来

小小清河上,曲曲又弯弯。

思如河畔草,萋萋向天边。

肥鱼尾簁簁,芳花色儿鲜。

采花遗所爱,欢乐及永年.

忽然唱到,采花遗所爱,欢乐及永年的时候,忽然悲伤了起来,看着那桥边红药,水中月影拿起,喝了点酒,拿出一个什么东西,看得大家都睡去,竟然似一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起来。

朱桐儿等着她哭完了,悄悄走进。

“姐...姐...?”朱桐的一声轻唤,吵醒了这女孩的世界。

“诶!?”小美人一慌。

朱桐儿道:“诶,你这个好奇怪啊,一个弱女子只身在外,明明不能喝酒偏偏喝起来不要命,一会儿又笑一会儿又哭的!你这样子要是在那小明王的辖区,真心要给你抓起满城游街!”

小美人突然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怎么心情好了就大笑,突然心情不好了就哭,不是很好很开心吗?”

“啧啧啧,好倒是很好,我看你这人不是开心,是苦中作乐~”朱桐道。

“诶~朱妹妹,就不懂了,人活一世,不都是在苦中作乐吗?若是不活的没心没肺,恐怕只会让自己徒劳神伤....”小美人话中凝愁不觉,柔柔的眼瞳之中凝结出一股悲意,语气与其说是一个少女,不如说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少妇。

忽然小巷里传来急促之声,只听几个差役喊道:“别跑,抓贼!”差役手里的灯笼急速摇晃,似要飞上了天,不一会儿灯光渐近。

小美人登时一惊,只见一个小偷急促从酒肆跑过。

“别跑站住!”小美人一惊,拎着环首刀就追去,一个小石人忽然掉下,她自觉不意没有发现,反被朱桐拾起,也一并追去。朱桐的梯云纵轻功甚快,这小美人身法质朴却步伐迅速想是名师教授,颇有速度,朱桐虽能赶过去,但是只愿端详一二,跟在后面瞧着。

忽然间巷子深处,那小偷被逼到了死路,登时一怒拔出刀来,一手拿着钱袋。

朱桐心知这小美人身有武功,却不知高低,立于墙上手指夹了三枚武当银针,以防不测。

小美人却不慌张,双脚马步站定,却不拔刀,刀鞘一立,那小偷左一刺小美人便挥刀一刺肋骨,小偷右一疾步去砍,小美人娇躯闪动,莲步一滑,就绕道背后在他腰间一点,这软肋和腰间都是人体极为虚弱之处,小美人两刀戏弄,只令得那小偷浑身酸麻。

小偷见对面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娇柔美人,力气定然不大,旋即一刀刺入整个扑上,若是能尝尝这美人的滋味岂不更妙~

怎知小美人莲步一侧正把来刀闪在腋下,那个小偷也全身扑了上去!小美人手中刀鞘早已落下砍到,刀鞘疾风,砰的一声击在小偷后颈,那后颈乃是人的浑身枢纽之处,就是全然不会武功的人用力碰上也是一颤,又如何小瞧这个刀鞘一斩呢?

小偷未及反应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朱桐暗暗惊异道:“好俊的功夫!”她自是武学名门,却见小美人一闪一击之间,步履得当,显然是极为上乘的刀法,朱桐儿颇为赞叹。

连叫了几声好字,只见那小偷赶忙磕头道:“姑娘行行好吧,姑娘行行好吧!小人几天没吃饭了,而且是从北边逃难来的?”

小美人见他衣衫褴褛,又被只见狠狠打了,心头一酸,知他生活不易立刻拿出三两银子来。

“姐姐且慢!”

更深夜半,酒肆里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大家都对那美人颇有意思,纷纷敬酒。

却见那小美人生的虽然是娇羞动人,秀色可餐,但是若论道酒桌上的交集应酬却是一把子好手,和大伙划拳赌赛,唱歌猜迷竟然更胜男人。

那小美人身上幽香淡淡,不少男子酒一喝多了,便不老实起来,手便要去她身上摸索一番,大家本以为她是江湖女子谁知道,每次要动手时都被她轻轻格开,只闻得香气却近不得片身,只得纷纷劝酒,那小美人虽不善饮,一遇烈酒虽是呛得咳咳娇柔细喘,却是来者不拒,喝的粉面涨红,却也越喝越多,吐了再回来猛喝,大伙都喜欢这姑娘爽朗,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却如故交。

一时酒热,酒肆喝的眼花耳迷,桐儿却目光锐利轻轻望着这美人,这小美人酒量不好,却宁可醉死也不装倒,明月寂静,深宵尽睡之时,她犹然醒着,自顾自的喝起酒来,朱桐偷偷瞧着她,只觉得她的眼眸当中有无限的故事。

明月照在瘦西湖中,柳岸西风瑟瑟,那美人独坐水边一双小脚丫,光洁玉嫩的踩破了月英,却是傻傻的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声音好听极了。”

转而又呐呐唱起歌来

小小清河上,曲曲又弯弯。

思如河畔草,萋萋向天边。

肥鱼尾簁簁,芳花色儿鲜。

采花遗所爱,欢乐及永年.

忽然唱到,采花遗所爱,欢乐及永年的时候,忽然悲伤了起来,看着那桥边红药,水中月影拿起,喝了点酒,拿出一个什么东西,看得大家都睡去,竟然似一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起来。

朱桐儿等着她哭完了,悄悄走进。

“姐...姐...?”朱桐的一声轻唤,吵醒了这女孩的世界。

“诶!?”小美人一慌。

朱桐儿道:“诶,你这个好奇怪啊,一个弱女子只身在外,明明不能喝酒偏偏喝起来不要命,一会儿又笑一会儿又哭的!你这样子要是在那小明王的辖区,真心要给你抓起满城游街!”

小美人突然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怎么心情好了就大笑,突然心情不好了就哭,不是很好很开心吗?”

“啧啧啧,好倒是很好,我看你这人不是开心,是苦中作乐~”朱桐道。

“诶~朱妹妹,就不懂了,人活一世,不都是在苦中作乐吗?若是不活的没心没肺,恐怕只会让自己徒劳神伤....”小美人话中凝愁不觉,柔柔的眼瞳之中凝结出一股悲意,语气与其说是一个少女,不如说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少妇。

忽然小巷里传来急促之声,只听几个差役喊道:“别跑,抓贼!”差役手里的灯笼急速摇晃,似要飞上了天,不一会儿灯光渐近。

小美人登时一惊,只见一个小偷急促从酒肆跑过。

“别跑站住!”小美人一惊,拎着环首刀就追去,一个小石人忽然掉下,她自觉不意没有发现,反被朱桐拾起,也一并追去。朱桐的梯云纵轻功甚快,这小美人身法质朴却步伐迅速想是名师教授,颇有速度,朱桐虽能赶过去,但是只愿端详一二,跟在后面瞧着。

忽然间巷子深处,那小偷被逼到了死路,登时一怒拔出刀来,一手拿着钱袋。

朱桐心知这小美人身有武功,却不知高低,立于墙上手指夹了三枚武当银针,以防不测。

小美人却不慌张,双脚马步站定,却不拔刀,刀鞘一立,那小偷左一刺小美人便挥刀一刺肋骨,小偷右一疾步去砍,小美人娇躯闪动,莲步一滑,就绕道背后在他腰间一点,这软肋和腰间都是人体极为虚弱之处,小美人两刀戏弄,只令得那小偷浑身酸麻。

小偷见对面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娇柔美人,力气定然不大,旋即一刀刺入整个扑上,若是能尝尝这美人的滋味岂不更妙~

怎知小美人莲步一侧正把来刀闪在腋下,那个小偷也全身扑了上去!小美人手中刀鞘早已落下砍到,刀鞘疾风,砰的一声击在小偷后颈,那后颈乃是人的浑身枢纽之处,就是全然不会武功的人用力碰上也是一颤,又如何小瞧这个刀鞘一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