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五章、风月枉然 九十八回、开心姑娘

小美人登时双靥极红,竟然不避利刃,上前就抢,那朱桐儿手中宝剑是吹毛立断的神器,这小美人娇滴滴的身子全然发力,剑锋兀那间刺了进去,把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的香肩登时贯穿,鲜血喷涌,血流飞溅,磊磊红珠。

桐儿瞬时傻了,世界上竟然有人这么不爱惜身子,急忙弃剑把小美人扶住。只见她肩头肌肤鲜嫩,蓉蓉玉质似一块软玉般躺在青石街上。扯住桐儿忙去抢那小石人。

“把那石人还我!”小美人道,显然是极为愤怒,可是她生气来,娇媚神态却令人更是爱惜。

桐儿赶忙把石人递还给她:“好姐姐,我同你闹着玩!又何必...难不成我该叫你辜大嫂?”桐儿羞怯,急忙问道。

“朱家的小姐就是这么欺负人的吗?”小美人伸手揽过石人,捂着伤痛就要走还说道:“我一介民妇,哪里认识你们的什么英雄,大侠!烦劳让我这小老百姓老老实实过完这辈子吧!”言罢揣起石人,一步一个踉跄却去离开了。

忽然间她身躯娇弱,窈窕婀娜,两步一走,噗呲一声,血如泉涌,从娇躯上急射出来,昏死在血泊之中。

“好你个桐儿,又给四哥惹祸!”却听男子轻朗之声,朱棣轻功急来。

却以武当纯阳真气,配以穴位指法,护住那小美人的心脉,急忙将她抱起,一时软玉在怀暗暗心头一荡:“好漂亮的姑娘!”

那小美人受了重伤,双眉紧蹙被朱棣和桐儿安排在扬州城外一方竹林小院,三天后方才苏醒,那小美人醒来却娥眉暗颦,却也不怪责那桐儿分毫。她眼眸清澈,神色疏阔,似乎世上千般万般的事都不予挂怀一般,又是就是望着一张废纸也能想出七八种玩法玩上他一整天。姑娘虽不与人主动说话,但别人与她交谈她却都报以笑意。

数日后她渐觉能动,便全亲身下地料理一切,不劳烦别人,桐儿心知自己过错每日都来陪她,却说些闺房话,每次桐儿和他说起辜云旧事那小美人便仔细听着,就算是辜云的那些出人意料的奇事或者什么侠义好事,小姑娘也只平常夸赞两句便从未多问分毫。五六日后,带到桐儿来看她时,小美人便自己做了些很好吃的糕点等她,有的时候还捎带一些回去给朱棣。

但每每问及小美人的姓名,她却总不愿吐露,只和旁人说叫她开心姑娘就好,似乎在规避什么或许见到,或许不见的人。

她的性子与人相处都是一副善意的笑脸,似乎一切事情都不会对她的内心产生波澜,只是偶有沉醉在自思当中,神色凝重,有时点点泪滴。

朱桐自然知晓她平静的奇怪,也知道她性格活泼却心地甚好,却总觉得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愿吐露,朱桐儿旋即不问,却又想了主意偏偏和她谈起武功来。

开心姑娘的武功远不及厨艺好,但是底子牢靠筋骨柔软,显然是有高人指点过得。她家这路换手刀法精妙高明,却是行军打仗之中的绝好武艺,就是江湖比斗也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武学,这刀法自是脱胎于汉代环首刀术,自然能运用于唐刀和宝剑之上。朱桐儿和她探讨了一二,便知晓她这一套路数和辜云教给她的刀法如出一辙,甚至一些深邃之处比辜云说的还妙,亲疏关系这桐儿也猜到了几分,只道这辜云的启蒙武学就是和这开心姑娘是同门。

朱桐儿听了她的指导在竹林里自顾自的练起剑来,剑法行到中途却又陡然机变,万般剑花挥动,在林间宛若一个仙子。

开心姑娘看着她甚是开心,心中亦道:“哈哈哈,这到底是金陵朱家,这般家传和武当的名师指点,剑法真的是有精妙又好看!我这辈子也赶不上叻~”

桐儿道:“开心姐姐,你这武功和我辜大哥教我的刀法如出一辙~你说怪不怪。”

开心姑娘道:“哈哈哈,这有什么奇怪的这环首刀法虽是我家祖传,却不是我家独创,而且学起来比之其他武学容易许多,他那般英雄说不定在哪自己学的呢?”这开心姑娘并未撒谎,辜云的环首刀法就是在她家偷学的。

这开心姑娘的身子不是太好,自打受了重伤之后便日日咳血,她却每每避开旁人,只在桐儿面前装作快好的样子。她这病并非是朱桐所伤落下病,而是现早便有,若说到根处还是幼小时被一个绝世高手打中了一掌。

忽然有一天,这开心姑娘说她身子好了,便收拾了行囊,却去了渡口,却与朱桐惜别,不住垂泪。

她的性子与人相处都是一副善意的笑脸,似乎一切事情都不会对她的内心产生波澜,只是偶有沉醉在自思当中,神色凝重,有时点点泪滴。

朱桐自然知晓她平静的奇怪,也知道她性格活泼却心地甚好,却总觉得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愿吐露,朱桐儿旋即不问,却又想了主意偏偏和她谈起武功来。

开心姑娘的武功远不及厨艺好,但是底子牢靠筋骨柔软,显然是有高人指点过得。她家这路换手刀法精妙高明,却是行军打仗之中的绝好武艺,就是江湖比斗也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武学,这刀法自是脱胎于汉代环首刀术,自然能运用于唐刀和宝剑之上。朱桐儿和她探讨了一二,便知晓她这一套路数和辜云教给她的刀法如出一辙,甚至一些深邃之处比辜云说的还妙,亲疏关系这桐儿也猜到了几分,只道这辜云的启蒙武学就是和这开心姑娘是同门。

朱桐儿听了她的指导在竹林里自顾自的练起剑来,剑法行到中途却又陡然机变,万般剑花挥动,在林间宛若一个仙子。

开心姑娘看着她甚是开心,心中亦道:“哈哈哈,这到底是金陵朱家,这般家传和武当的名师指点,剑法真的是有精妙又好看!我这辈子也赶不上叻~”

桐儿道:“开心姐姐,你这武功和我辜大哥教我的刀法如出一辙~你说怪不怪。”

开心姑娘道:“哈哈哈,这有什么奇怪的这环首刀法虽是我家祖传,却不是我家独创,而且学起来比之其他武学容易许多,他那般英雄说不定在哪自己学的呢?”这开心姑娘并未撒谎,辜云的环首刀法就是在她家偷学的。

这开心姑娘的身子不是太好,自打受了重伤之后便日日咳血,她却每每避开旁人,只在桐儿面前装作快好的样子。她这病并非是朱桐所伤落下病,而是现早便有,若说到根处还是幼小时被一个绝世高手打中了一掌。

忽然有一天,这开心姑娘说她身子好了,便收拾了行囊,却去了渡口,却与朱桐惜别,不住垂泪。

她的性子与人相处都是一副善意的笑脸,似乎一切事情都不会对她的内心产生波澜,只是偶有沉醉在自思当中,神色凝重,有时点点泪滴。

朱桐自然知晓她平静的奇怪,也知道她性格活泼却心地甚好,却总觉得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愿吐露,朱桐儿旋即不问,却又想了主意偏偏和她谈起武功来。

开心姑娘的武功远不及厨艺好,但是底子牢靠筋骨柔软,显然是有高人指点过得。她家这路换手刀法精妙高明,却是行军打仗之中的绝好武艺,就是江湖比斗也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武学,这刀法自是脱胎于汉代环首刀术,自然能运用于唐刀和宝剑之上。朱桐儿和她探讨了一二,便知晓她这一套路数和辜云教给她的刀法如出一辙,甚至一些深邃之处比辜云说的还妙,亲疏关系这桐儿也猜到了几分,只道这辜云的启蒙武学就是和这开心姑娘是同门。

朱桐儿听了她的指导在竹林里自顾自的练起剑来,剑法行到中途却又陡然机变,万般剑花挥动,在林间宛若一个仙子。

开心姑娘看着她甚是开心,心中亦道:“哈哈哈,这到底是金陵朱家,这般家传和武当的名师指点,剑法真的是有精妙又好看!我这辈子也赶不上叻~”

桐儿道:“开心姐姐,你这武功和我辜大哥教我的刀法如出一辙~你说怪不怪。”

开心姑娘道:“哈哈哈,这有什么奇怪的这环首刀法虽是我家祖传,却不是我家独创,而且学起来比之其他武学容易许多,他那般英雄说不定在哪自己学的呢?”这开心姑娘并未撒谎,辜云的环首刀法就是在她家偷学的。

这开心姑娘的身子不是太好,自打受了重伤之后便日日咳血,她却每每避开旁人,只在桐儿面前装作快好的样子。她这病并非是朱桐所伤落下病,而是现早便有,若说到根处还是幼小时被一个绝世高手打中了一掌。

忽然有一天,这开心姑娘说她身子好了,便收拾了行囊,却去了渡口,却与朱桐惜别,不住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