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五章、风月枉然 一百零三回、错、错、错

小凉伏在辜云耳畔唱着兰陵小曲,这歌声婉转轻舒,竟和雪娘当年唱的一模一样,辜云不由问道:“丫头,你怎么会这曲子。”

“~不知道,很早就会了。”小凉搂着辜云脖子,小脸紧紧贴上。

辜云心头心头触动想起当年雪娘和他放牛时,一并唱的曲子,思如走马。背着小凉回到客栈。不料小凉淋了雨,受了伤竟然病倒了,日日高烧咳血身体每况愈下,请来多少大夫也治不好。急得辜云忙里忙外,一日小凉嘴馋说想吃面,辜云去了雪娘家给她买。

雪娘知道消息,甚是担心,每日带着好吃好喝的却来看她,可惜小凉的病情犹有加重趋势,身体虚弱就连路都没法走了。

转瞬以至初冬,今年的雪来的快,天上飘起蒙蒙飞雪,似柳絮一般轻扬飞舞。

听得门外敲门之声:“咚,咚,咚...”

“雪娘...”辜云却去开门,见得门外清秀绝伦的少妇,一身灰布衣裳,腰间围上围裙,头上绑着头巾,腰里挎着篮子,若是朴实如斯都能有国色天香之色,可见雪娘之容貌如何,只是不知为何雪娘左脸微微红印。

“今儿,立冬,来来来尝尝我包的饺子!这兵荒马乱的!”雪娘进得屋来。

小凉笑道:“雪娘姐!”见她面色惨败,血色渐衰,拿着带血的绢帕神色衰然。

雪娘道:“呐呐呐,现在兵荒马乱的,蒙古鞑子又征粮,这饺子可是很难吃到了!”

小凉忽然一惊,惊喜含泪忙道:“雪娘姐姐你待我真好!”原来自打小凉病后,雪娘常来看她,两人便话起家常,听得小凉说去话来,一时天马行空的,雪娘看似傻傻笨笨的实际聪慧,就瞧出她的身份不同,细细问了方才得知她是穿越来的。一日小凉无意中提及家乡的饺子好吃,结果雪娘过了几天便就给她包了。

但是雪娘的脸上带着伤痕,见她楚楚涕目辜云亦不知如何说,忙问道:“雪娘,你脸怎么了?”

雪娘乍然一惊:“诶,孩子在这你瞎说个什么!”

辜云道:“没事,她鬼灵精的,什么都懂。”

雪娘羞涩道:“嗨,夫妻间玩的有些过火...去去去,死鬼,死一边去。”雪娘一股媚笑却不理辜云。

这辜云心中亦是一酸,雪娘脸上的血印分明是打得,雪娘却说是和祖大富欢爱所致,一时酸楚,又不知道这夫妻之间玩了什么。

辜云道:“小凉承蒙你照顾,真是费心了...”

雪娘看小凉吃起饺子来,吃的甚香,心里头高兴:“诶,怎么辜云,老娘嫁了人,就连个朋友也做不成是不?”

“啊?不不不,您老最大!”辜云忽然一惊,反说出当年孩童时期的话来,想当初辜云带着一条名唤阿狗的狗,和雪娘共同建立了“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狗头帮”来,一时笑声大作:“帮主说什么是什么!”

雪娘又想起当年孩童时,二人嬉闹之时烂漫率性,到如今万千羁绊,不由思绪万千。

小凉靠在床上,微笑道:“你们?你们在说什么?”

辜云雪娘相视一笑,童年之事难以启齿却也不说只是暗自笑笑不与她说。

小凉心头一颤心知二人无限故事,自己却是个外人,又见辜云雪娘似和好如初一般,心头又是一喜。

听雪娘道:“妹子,我同你说,你别看这个死鬼,现在人模人样装成一派江湖豪侠,我给你说小时候,上蹿下跳的像一个大猴子一样!”

小凉小眼睛一勾,看着辜云平日里豪情干云,一副大侠模样,而在这里却如一个大孩子,看着雪娘竟然似有忐忑的样子,不由问道:“真哒~~好姐姐你快与我,咳咳咳,与我说说!”

雪娘笑道:“哈哈哈,当年我们兰陵镇外有一个吃人的大虫,那大虫生的贼大,往来行人百姓吃了不少叻!他自己结庐在文庙那里,我说闹大虫他非不怕,结果你知道嘛?害得我很是担心,结果突然有一天镇上有人说大虫吃人了,大虫吃人了!村民都往文庙方向去围,吓得我以为是他出事!结果你在怎么样,这个臭小子,当时还不高,竟然一个人扛着那么老大一直大老虎在街上逛!身上还全是血!”

小凉听到这里急忙一惊:“辜云你,你有没用受伤!”

雪娘抿嘴一笑:“噗!他哪里能受伤,身上的血都是老虎的,为此乡里乡亲的还摆下大宴去庆祝呢~”

小凉问道:“那姐姐你就没担心?”

辜云笑道:“哈哈哈,她当时的反应和你一个样子,抱在我怀

里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雪娘忽然想起当时情形,思绪潮涌,忽然眼眶湿润,不住哽咽:“...混蛋。”雪娘一抹眼泪,道:“诶呀,行了行了,时候不早了,我家那口子还等我回去做饭呢~”

辜云忽然定下心来,看着雪娘已然如旧,却也不管其他了,一把拽住雪娘胳膊:“雪娘...”

“嗯?”雪娘一惊。

“雪娘,跟我走吧!不要去理什么祖大富,什么的!只要你一句话,其他的事情交给我!”辜云道,他死死盯住雪娘:“别管什么有的没的,我带你远走高飞,去金陵,去扬州!你觉得哪里都好,我们在一起逍遥快活,管他别的鸟事!”

雪娘眼泪滴落,滴滴似血,看着辜云心头荡漾,又是苦笑万分,小凉一边听着,一边瞧着忙劝道:“姐姐,你快答应啊!和辜云远走高飞,不管这些有的没的了!”

雪娘忽然叹了一声气:“呼...”看着辜云为他轻轻整理衣襟,道:“太晚了,对不起,我现在是祖师哥的人了,我身子脏的很,配不上你!”

辜云握着她的手道:“好雪娘,我不在乎,你就是你,只要是你便永远在我心上。”

雪娘一直摇头:“...不成,不成...”

“难道你要一直回去伺候那个喝酒赌钱,随手打骂你的祖大富吗?”辜云一怒,他住在兰陵几日,知那祖大富平日里游手好闲,和一些狐朋狗友去喝花酒,家有仙妻却又去眠花宿柳的,日常花销绝不用自己东西,全花着雪娘开店赚的钱财,平日里大鱼大肉,穿的绫罗绸缎虽然不洗澡,往来都是些蒙古权贵,偏偏把雪娘留在家中,洗衣做饭,回来还有伺候洗脚,夜里把娇小的雪娘往死里折腾,而且又是夜夜欢爱,雪娘着实吃了不少苦。

雪娘听了辜云这么说,娇声道:“啊?辜云别,别这么说!祖师哥他,他待我很好的!”

辜云忙问:“好姑娘,你告诉,我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雪娘忙推脱:“...诶呀,都与你说啦!没事,没事,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诶,不与你说了,我是来看小凉妹子的!下回你要再这样,我...我就生气了!”言罢雪娘一推辜云,大步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