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五章、风月枉然 一百零五回、泪痕红浥鲛绡透

老辜德蛮横不讲理,倚老卖老的一生就在惹怒旁人,被人当街打死中结束了。

这人一死,四下里人都跑走了,辜云见得祖父被当街打死亦颇感觉无奈,辜云看着这老头面目狰狞的死状况,心中百感交集心中无限感触,他和祖父的记忆似乎只停留在,无缘无故的打骂和蔑视当中。

想当初老太公辜德身体硬朗,和人赌钱输了,回家发起脾气摔了一个碗,那祖母斤斤计较又是一个母老虎,把家里察遍了也要找出是谁摔了碗!

这老太公,却和祖母嚼舌根子,把摔碗的锅丢给辜云,辜云因此还被打了一顿,若不是雪娘偷偷找人帮他接骨,恐怕辜云的肋骨还是断的。

还有一次,老太公吃肥肉,那肥肉十分腻人,老太公一把塞进嘴里嚼了一口,就了出来掉在地上,这老人家生怕浪费,故而只好唤来辜云,辜云有时挨饿,就趴在墙根去看他们一家人吃饭,而屋子里还有讨食的狗,这狗一顿混下来都比当年辜云吃的要多。

谁知道这里老太公偏偏想起辜云来,把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如同恩典一般让辜云吃了,辜云却也只好张嘴。

再这之前,老太公骑马招摇过街,结果被淘气的小辜象一把拽了下来,摔伤了腰,身边的小辜象乐得哈哈大笑,而小辜云却很是担心扶回了祖父,看着祖父受伤还大哭了一场。结果老太公却又不知在主母琪琪格和祖母辜孔氏耳边说了什么,念了什么反倒让这小辜云被一顿好打。后来细细想来定然是畏惧琪琪格的蒙古威风,护着小辜象又让辜云顶了包。

看着街角朝阳洒在这老太公的尸体之上,路人围观,指指点点辜云亦不知救或不救,小凉雪娘卖着粥食,赶忙停了生意前去救人,辜云单手拉住雪娘道:“雪娘,别去你忘了辜家人怎么冤枉我了吗?”,却见小凉早冲上去,开始给老人家做着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辜云一惊,赶忙跑上前去只道这是自己祖父,若是旁人老者自己都会出手相助,何况是自己祖父呢?辜云旋即内力大发,内功如泉涌一般汇入这老头子身体,但是老太公气力已绝气血两衰,双手沉沉的坠了下去,决计挪动不了,若是寻常年轻人气血正旺,这纯阳神功也是可以一试的,但是如今任凭他再高武功内功也如石沉大海一般在辜德体内归于平静,辜云甚是懊恼只能轻声唤着:“爷爷,爷爷...”

小凉倏然惊愕,望着辜云:“他...他是你爷爷?”

“嗯...”辜云道。

小凉倏然泪目,竟然泪如雨下,也一并唤着:“爷爷,爷爷,哭的甚是悲伤。”

这辜家甚是耳目通神,听得这老

太公出事了,这辜贵和恶姑娘,都跑了过来,辜云看着自己父亲和自己全然不识,不由得默不作声。

恶姑娘瞧见小凉,很是愤怒,她以为这老太公出事小凉在身边就是小凉干得呢,上去又要去打她!辜云素恨着自己这姑母,暗里掌风一震把恶姑娘打了个跟头,恶姑娘似一个猪婆一般在地上摔了极为狼狈,踟蹰爬起,满嘴刁难,一个路人道:“都是人家这小姑娘去救你家老爹的,返到这里错怪好人!好不要脸!”

恶姑娘大怒似泼妇一般骂了回去,不管老爹却与那人争辩!

辜贵带着三两个家丁,一并过来,辜贵见得老父惨死声泪俱下哭的甚惨!

这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泪有声谓之号!见得老父惨死,身上毒疮未好的恶姑娘干号了半日,和人七手八脚的把老父亲的尸骨带了回去。

辜云见状无限神伤,暗自回首,雪娘知道那是辜云的祖父,亦是无限失落,突然见得那刚从床上爬起的祖大富,睡眼慵却走了出来,抱住雪娘亲了亲道:“出了什么事啊!”

只见雪娘满面娇羞:“夫君,那个...那个辜老太公刚才死了。”

祖大富道:“哦,原来这样!你去备点礼,我去辜象兄弟家里走一遭。”

韩雪娘只得点点头,忙回去置办。

又见得这祖大富向远处的几个兰陵的混世魔王打了招呼,辜云远远见得竟然是巴图,还有当年的沙比亚,哈师弟等几个经常一起混的青年,如今虽然年纪大了,不过样貌无二,依稀辨认。

原来五年当中,这祖大富仗着会些刀法,便和巴图这些蒙古人色目人鬼混在一起,平日斗鸡摸狗,欺压乡里,或者赌赛骑马,俨然成了一方恶霸!这当年他们的智多星合撒儿无意中听说死了,也不知道原因。

辜云看看雪娘,看看那伙人,想起当初的夺目之恨和他们要烹杀雪娘吃肉的过去,心头暗暗一凉:“雪娘...”

“诶呀,没事儿,都小时候不懂事儿!”言罢雪娘跑回店内,在私房钱里拿出一些藏好的银子递给辜云:“辜云,你爷爷的事儿,希望你节哀...”

辜云两股思绪下来,不由得神情滴落,虽然那老头平日不对自己一点好的,但也毕竟吃了他们家几年的好坏东西:“雪娘你这是干什么?”

“算是你爷爷辞世的礼...”雪娘道。

辜云双眉尽蹙:“诶,雪娘你呀,这又何必!你还是备好送去辜家的礼吧!”辜云把钱有塞回给雪娘。

小凉一旁见得诸多人情世故,不知作何言语,却自己哭着:“呜呜...

辜云道:“好了,别哭了...人总有死的一天。”她轻轻摸了摸小凉的脑袋,秀发顺滑,萌萌的楚楚可人。

“那,那我去干活...”小凉点了点头,擦干泪水,又跑跑跳跳的回到菜馆,开始帮忙干活,一举一动只见像极了雪娘。

雪娘微笑看着她,却与辜云说道:“嘿嘿嘿,多好的小姑娘呀!”

“的确。”

上午的生意忙罢,小凉便扯着雪娘去玩,偏让她教一些针线活给她,两个人私腻在闺房,说些女儿家的悄悄话。这小凉却把一路经历如何如何,又给雪娘说了一遍,这些事情本来雪娘早就从桐儿那听来,不过桐儿口中的辜云却是个神仙一般的大英雄,如何如何的豪情万千。

而小凉口中的辜云却是不尽相同,说他脾气不好,喜怒无常,又是说起话尖酸刻薄,傻瓜混蛋什么的,却又说他毛毛躁躁的总是让人担心,再不就是经常喝酒烂醉不归的,就连衣服破了也没个人缝,受了些伤也没个人照顾之类的话。

雪娘心中暗暗封着针线也只说到:“辜云是个好人。”她心中又何尝不知辜云是何等性子,他性子乖张的紧,又是个很狂悖的人,当年街上孩童谁但凡得罪了他,或者欺负了雪娘,无论是谁家孩子这辜云总要找机会狠狠教训一顿!说他睚眦必报,不知又惹了多少事。

说道这里,雪娘暗感大恩,想当初辜云说要讨雪娘做老婆,雪娘是答应的,可是事出到了后来误会变动才有风景如斯。想来这祖大富对自己有夺妻之恨,辜云能忍着大恨,却为了雪娘不被世俗琐事牵连,能不杀祖大富,雪娘心里已经感恩戴德了。

然而这辜云能为了雪娘去忍下大仇,难道这夺目之仇能不报吗?旋即他仗剑却去跟着祖大富,巴图一行人进了一个小酒馆。

这巴图可是这帮人的头子,当年辜云的眼睛就是这鞑子带头砸坏的,辜云心中震怒偏要找个好地方去,好把这伙人抓住羞辱一番。

怎知道这巴图带着祖大富等人进了一个窑子,路上捡的道旁辜家已经挂出来白布,听得院内号的响亮。

只见的一个大胖瘸子,一瘸一拐姗姗来迟。辜云定睛去瞧,这人竟然是辜云的长兄,辜象。

这是一部属于男人的武侠,有血有肉,有家国,有情怀!是男人就看《独臂游侠传》!玄铁重剑砍!砍!砍!看完十万字,管你叫大哥!欢迎加入读者qq群574822360一起吐槽讨论剧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