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五章、风月枉然 一百零七回、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辜云武艺如今已经至臻,天下间能与之一战的屈指可数,这巴图怎是对手,被踩在脑袋不敢动弹:“啊啊啊,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巴图却与看辜云样貌,早已大不相同,一时间认不出来只认为是自己平日里做了许多坏事,仇家请的江湖好手忙道:“大侠,饶命!是谁让你来的,我出双倍!”

“哦?双倍?”辜云一笑。

祖大富武功也是不弱,旋即扯过长刀,嗡的一声向辜云后心刺来,辜云神色一动,早听见风声,兀那间袖功一震,祖大富钢刀咔啷一声折成三段!届时辜云若以真气相击,刀刃飞射,定然杀了祖大富,只是想起雪娘来,心头一动绝了杀意。

却听巴图忙道:“啊啊啊啊,大侠你是不是我打死的老头家的人?”

辜云心道原来这巴图手上还有人命啊:“不是...”

巴图道:”那就好”又急忙问:“你可是那种地赵四娘子的心上人?”

“赵四娘子是怎么一回事!说!”辜云道。

“嘿嘿嘿,没事没事,就是抓一个小姑娘玩了玩,也没当成羊肉吃了!”巴图笑道,在它心里这汉人的性命如同草芥一般,怎么欺负都可以。

辜云这才明了,原来这巴图五年来年纪渐长,这坏事也越做越多,一个二十多岁的蒙古青年,在辜云的盘问之下竟然有不少人命官司,有的甚至比人命官司还可恶!

辜云怒道:“狗鞑子,你好好看看你辜云爷爷!”

那巴图被踩在胸前倒在地上,身上灰尘瓦砾无数,菜肴汤水撒了一身,却看辜云半面的脸面,登时诧异,似见到了阎罗一般!“啊啊啊,辜云!辜云你是辜云!”

辜象在旁边倏然一惊,灰头土脸的就要跑,怎知辜云神功力大,却使混元内力,张手一吸,把这个瘸子直接吸住,顺势一丢摔倒一边便道:“你家老太公甚是疼爱你,你是不是亲的你都当回去尽孝!”

辜象道:“可我们蒙古人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最瞧不起中原人的孝道!”

辜云登时一怒,一个耳光打过,辜象两颗牙齿飞出!辜云骂道:“狗东西,你若是不去,你当年怎么打我的,我今日也一并还回来!”辜象害怕急了,见得地上碎银子无数,一把捡起,忙与辜云道:“诶,诶,兄弟,哥哥听你的,哥哥听你的!巴图安达,我这还得回去尽孝!嘿嘿嘿,将来有机会兄弟找您喝酒!”

沙比亚哈师弟等人,心下害怕,急忙磕头:“辜大哥,饶命!辜大哥饶命!”

辜云看看这沙比亚等人,心中算计:“妈的!你们几个平时就是些墙头草,跟在巴图后面欺负人!靠着卖假药发财,这几天在兰

陵我都给你们摸得明明白白,就是现在不整治你们,过几天也要挨家挨户的去算账!”

辜云却道:“你们几个心术不正,伤天害理的事情仗着钱财不必这巴图少!贩卖假药是最他妈的,伤天害理!要是想活命,现在交出银子和值钱的来!然后七日之内把所有假药收回,对于吃了假药生病的人要给予足够补偿!听见了吗!!”辜云怒斥。

这几个色目人急忙拿出银票来,出手极阔绰,数万两的银票就掏出来!

辜云骂道:“呸!谁要你们的破银票,我要值钱的银子,宝物!这元庭乱发纸币,你们这一张张废纸还抵不上能写字的白纸值钱呢!”

沙比亚,哈师弟,马乐皮等人紧忙磕头,四下拼凑,把身上的金银首饰,玉质扳指,和钱财凑了出来,足足一百多两。

辜云看着钱财,心中一喜,这几日在兰陵开销用度不大,可是每次看见这些乡绅恶霸,都想去上前敲诈一笔,当然事后都会分给百姓和穷人,但是自己偶尔也会留一点喝喝酒,吃吃饭犒劳一下,久而久之,这辜云自己无意当中攒下一笔小钱。辜云见得钱财便饶了这几个色目人一命。

祖大富被辜云击倒,正要攀谈关系提及雪娘,怎知辜云很是不屑,指着祖大富鼻子就骂:“你闭嘴!你不配提雪娘!”

祖大富登时惊诧心中之道二人旧情,不知计较,想跑急忙跑开,怎知这辜云面色一沉,太极剑指嗖嗖飞出剑气两道,把祖大富击倒在地。

巴图看着辜云如天神一般,心中凛然只道:“啊啊啊,辜大侠饶命!辜大侠饶命!我愿意出钱补偿你...”

“哼!当年毁目之恨,我记忆犹新!”辜云道。

巴图忙说:“大侠,当年伤你眼睛的是你哥哥辜象,可不是我!这冤有头债有主....”

“少他娘的废话,不是你主使哪有这么多事情!你既然说双倍出价,那好吧!我便摘了你两只眼睛,杀了你全家给那些抵命!”辜云道。

巴图心知这辜云与雪娘有旧,心中害怕极了,知道许许多多祖大富的旧事,旋即眼珠一转:“啊啊啊,大侠饶命,小的知道,小的知道韩娘子的爹是怎么死的!”

辜云神色一动,心知自己当日一掌下去绝无杀手,这雪娘的爹怎么就能死了呢?却听巴图道:“我家可是千户长,这死了人都是要仵作来察验的!这韩七娘子生的漂亮,她爹一死,我们都巴不得把她抢到家里糟蹋!故而对这韩三的一死,我们倍加留意。你可知道那韩三死相如何?”

辜云铁着脸,一阵寒意传来,显然是不为所动,但是念及雪娘父亲,便问道:“到底如何!”

巴图道:“死相狰狞

可怖!这嘴唇淤血发紫,指甲发青,嘴里也有血迹!你看他面皮发黄,双眼突出!这哪里是病死,分明是中恶死了!”巴图讲到这里心中只道自己罪恶不少,希望多扯出几个来分摊罪责,这一攀咬不由得令祖大富冷汗直流。

巴图道:“后来有一个给我们不少银钱,说是验尸之时定有帮助,希望我们就帮忙隐瞒了!我们到了去看见这韩三尸体!可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韩三死的时候正是这阳春三月,就是再热尸体也不能腐烂的这么快!我们却也只好说他是天热所致,故而急匆匆把他抬出城烧了!”

辜云听到这里方才知道另有真凶,旋即道:“好!你快与我说来!”

巴图道:“大侠可否暂饶了我的狗命!”

辜云神色犹疑,却见的这祖大富一惊爬起,破口骂道:“好哇你!隐瞒我岳父之死的真相,枉我与你称兄道弟!”忽然拿起断刀冲上前去,刀锋挥落,这大胖鞑子巴图就被割断咽喉死在地上,祖大富方才惊异:“完了,完了。我...我杀了蒙古人,我要死了!一口大气没喘上来,就昏死过去。”

待到醒时,却见自己被抓到一个参天大树上,树下万仞悬空,正是一处绝壁!祖大富又惊又愕,远远望得山下兰陵镇上,人口盘踞,见得那巴图的人头被挖了双眼,高高的悬在市场的旗杆之上,双眼剜去死在那里。

祖大富慌忙惊叹连忙四下寻觅,却见辜云赶忙道:“辜大侠,辜大侠!饶命,饶命这雪娘你想怎的就怎的,我把她送给您了成不!只求你别杀我!”

辜云眼见这个男人如此轻慢雪娘,显然是怒火中烧,心道:“但是这人罪不至死,我若杀他岂不是仗势欺人吗?况且此人终为雪娘师哥,即便他和雪娘没有夫妻之恩,怕也是有同门之谊若是杀了未免雪娘难过...”

想到这里不由得深思高举,辜云心知雪娘遭际可怜,更不嫌弃她贞洁有失,只想着她终身若是托付给这般破皮岂不痛苦,冷冷的说道:“和离...三天之内和雪娘和离,收拾铺盖走人!”

言罢顺势一丢,把这祖大富从高高的树上丢了下去,祖大富心中凛然,只觉得天旋地转,这崖顶多高,从山上摔下岂有不死之理?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东西乱转,转了不知几百个圈子,落在地面吐了一口,竟然没事。

辜云这一丢中蕴含了太极拳劲,自是把祖大富摔死的力气卸了,让他在空中安然无恙,不过这几个圈子是要大转特转了。

祖大富站在地上,远远看向悬崖之上,辜云一跃而出不见影踪,他也是练武之人,方知道这辜云武功之境,不由得心中害怕起来,紧忙往家里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