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一十四回、浣熊万岁!

雪娘留下的地图是一张很旧,却保存的很好的羊皮,上面用汉隶标注,以汉漆为线画出了一张极为瑰丽的地图来。

地图中所描绘的地方,便是长城以北,辽东郡以西古幽州营州交界的大宁路,大宁路之地周王分封的燕国,也是秦汉所建的辽东郡,后来晋朝设立昌黎郡,不久为鲜卑攻占成为鲜卑燕国的龙城,自是塞外边陲。

张小凉见得这个地方离自己家乡很近,心头忽然一喜却道:“嘻嘻,我东北一枝花,要杀回东北啦!”

辜云点了点头道:“不错,此行关外若是能找到‘幽州鼎’自然甚好,但是如果不能也好借机帮你找回回家的办法!”

小凉暗自沉吟:“回家?可怎么回,想要穿越要么是灵魂出窍,要么就是时空隧道,能回到我家里吃上一口老妈做的饭菜,想一想都很开心。”

辜云不语,当日和小凉打点行装,向济南府出发,再由济南府向河北到蒙古大都,然后取道辽西,只是这初冬寒意,已经咄咄逼人,兰陵城里走的走死的死,已经不剩下太多人了。辜云望及家乡萧条破败,心中一股惆怅。

忽然小凉跳到眼前,穿了一身齐膝的虎皮长袄子,出现在辜云面前:“~~好看吗?雪娘姐姐送我哒~宽宽大大的不过暖和的紧!”小凉道。

辜云看了小凉心头诧然一惊,小凉身上这身虎皮长袄却是当年辜云打虎时送给雪娘的虎皮做的,手工精湛不过看尺码是当初雪娘按照辜云的身材所做,小凉穿来自然宽宽大大,辜云忽然想起当年,又看着眼前的傻丫头和雪娘当年脾气秉性颇为相似,一时间思如走马,摸了摸她的头:“好看!好好穿着吧!”

“嘿嘿嘿~”小凉讪笑,在雪中转了一圈很是天真。辜云一笑揽住她的纤腰,轻轻把她抱上小红马的马背,辜云旋即也翻身上马,二人扬鞭急驰,双骏如龙,旁人见得马上男女衣着汉装,相貌俊美,都各自以为他们是什么富商巨贾家的兄妹叻。

二人纵马赶路,沿着驰道前行,一路上多是断径颓郭,或者是荒凉野地,绝少人烟,就算遇见些小村小落,也是白骨遍地,饿殍无数,各自心惊这蒙古鞑子的暴虐。

且说到了夜里,朔风大作,天地阴沉沉的,灰云从似乎是从头顶压下,二人这日行了一百多里,到了一处雪源山林,当时大雪如鹅毛一般,山林远望已经是白茫茫一片,这大雪过膝,这马匹也支撑不住了。

辜云旋即勒马道:“这大雪封山,丫头我们不妨找个山洞歇息一晚,你看如何?”

小凉晶莹的睫毛上结满了清霜,身上落满了雪花,辜云却去搀她下马,忽然娇躯一颤扑在辜云怀里,辜云心头数颤,只觉得小凉四肢虽有那虎皮保护,却也无限冰凉。

辜云一时惊心,他自有纯阳神功护体,无所畏惧,可是这朔雪极大,畜生斗挨不住又何况是这娇滴滴的小凉呢?

小凉却是微笑:“好辜云,我没事若是赶路要紧就先赶路,若是真要歇息我便听你

的!”

辜云捧着她只觉得小凉身子极寒,唇齿见不住打颤,怕是要冻坏了,急忙以纯阳真气相输,护住她的体格。道:“不怕,这条路我曾走过,前面不远有一个山洞,我们去那里休息一晚你看如何。”

小凉咬着樱唇轻轻点头,答了一个:“嗯...”

辜云只道小凉身子虚弱,骑不动马了,只把她揽在怀里,一手控着马,把袖子系在小红马缰绳上,缓缓在雪中前行。

果然又走了半个时辰不到,雪林中出现了一座小山,山前的平地上隐隐见得一处小山洞,勉强够二人容身。

山洞里还算干净,只是里面深邃黝黑,不知何物,二人便只在洞口露宿。

辜云把两匹骏马牵到松树下躲雪,又把小凉的虎皮当做毯子,把自己的大裘给了她披上,又捡了些枯枝干柴,升起火堆,火光照的山洞通亮,小凉的身子方显暖和。

辜云把酒葫芦里的黄酒在火上温了,递给小凉,小凉喝了双靥流霞,将头靠在辜云肩膀心里很是安稳,安静的笑着:“辜云你待我真好。”

“说什么傻话...快些睡吧,明天若是行程快说不定能到济南府,到时候找一个客栈投宿就不会这么冷了!”辜云却不理小凉,他自有一神功护体,就是打着赤膊睡在雪地里也不见得冷。

小凉被辜云照顾的暖暖的,火光缭绕,忽然听得一阵长风。门外一阵马嘶鸣,只见一头棕熊从来林间闪出,张开血盆大口,熊掌如砂锅大小,对着小红马就是一击,那小红马是天下神骏,灵巧万分,呼的一闪,躲到一旁!

棕熊急怒,顺势扑上,小红马闪避轻盈马身一斜,双蹄一蹬噗的一下踢在棕熊脸上,棕熊呼的一声翻滚出去,摔了一个踉跄!这马蹄之力本就极大,这小红马是天下良驹,双蹄并击威力更胜武林高手,怎知这棕熊骨粗体壮翻身一栽,已全然把蹄劲儿缓和,一阵咆哮,再度跟上。

那蒙古黑马性情暴烈,战马一流,军队训马为防止临阵慌张,皆在马厩里日夜锣鼓,甚至是火药轰鸣,这黑马久经训练,曾在元军攻城之战之时身先士卒,见过无数战阵流矢炮火,哪里怕得这大熊,就是大象老虎来了也是全然不惧,他见小红马有难径直扑上,前蹄双扬登时踢在那棕熊腰间,家里一蹬棕熊正在怒头之上。

这小红马是汗血宝马,天下神骏面对如此棕熊之时,都要避之锋芒,不与尖爪,锋牙相敌;这战马虽是良驹,但是比起汗血马来自是差了许多,这黑马一蹬棕熊,棕熊非但没有因此而退,反倒是杀意四起,转身一扫,便击在黑马身上,登时打得步履蹒跚,马身上留下三刀爪印。

怎知这黑马自打跟了辜云,狂性大发不敌越是要战,蹬身蹶起,后踢急扬,扑腾,扑腾把雪花踢得漫天。

棕熊一凛怎知小红马跟上,双蹄一扬击在棕熊肩头,棕熊跌了出去。

小凉惊醒,辜云亦是大惊心道:“这双马虽然神骏,但是棕熊终是猛兽!虽然马匹暂时占得上风,但

是倘若一个不慎受伤,那么两匹宝马必然同时有险!”

辜云大怒,一个箭步飞出洞外,一把扯住熊掌,大力一丢只见这棕熊诧然一惊,熊掌似长在辜云的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一边,这偌大棕熊几番挣脱竟然辜云纹丝不动!这山林之中若论力气棕熊第一,这棕熊怎晓得世上还有别的动物能有这般大力旋即发出哀嚎!

怎知辜云微微一笑,却不用其他武功,偏偏以蛮力去胜,瞬时一扭这丈二棕熊似一只小狗一般被辜云扼住后颈,压在地上真如一座大山一般。看得小凉颇为震惊,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害怕,想起那日如果辜云把她压在床上当真破了她身子,自己恐怕比这个棕熊还要惨,忽然又暗自窃喜心道:“只要是辜云怎么弄我都行。”。

棕熊被辜云用蛮力按在身下,几下扑腾就没了力气,看着这两匹马儿也对辜云无比佩服,辜云笑道:“哈哈哈哈,丫头,怎么样?想不想吃熊掌!”。

棕熊呜咽低鸣,心道自己纵横山林,今日遇见这么个主。

忽然洞内一阵喧哗,四五只小熊竟然跑了出来,两个去咬辜云的衣服,一个却往小凉怀里钻,卖起萌来,小凉捧着小熊,被小熊呵在痒痒,抱着小胖熊呵呵直乐。突然又窜出一只浣熊来,也一并抱着小凉,各自卖好。

辜云看着几个小熊护着自己母亲,小凉望着辜云泪目楚楚:“哈哈哈哈,好好玩!辜云要不你放了他们吧!”

辜云方才感佩这小熊护母情深,忽然松手母熊急忙抱住小熊们躲在角落,看着辜云蠢蠢发抖,还有一只小浣熊,白脸花尾,像个小矮人一样屁颠屁颠的去上大熊怀里蹭去,大熊看了看浣熊,一脚踢开:“哪里来的臭溜缝子的!”

浣熊心头一酸颠颠的跑到小凉怀里,小凉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不怕不怕我抱你我抱你!”却看傻浣熊在小凉嘴里哈哈哈直乐,当真艳福不浅。

辜云看着大熊,一脸严肃:“咳咳咳,看在你们舐犊情深,子女孝敬的份上!不把你做成熊掌了!”

大熊听罢很是开心,似一条大狗一般去辜云怀里蹭,辜云扯过小凉怀里的浣熊道:“人家一家棕熊开开心心的,你这个浣熊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是小偷?”

大熊点了点头,辜云便揪着浣熊挂在火上烤了烤,挂在山洞的墙上道:“不让我上推荐,我不让你下来~”

却听浣熊苦苦哀求:“呜呜呜呜呜...”也不知道说的什么鸟话。

辜云噗的一笑:“哈哈哈,轻轻把小浣熊放下。记着回家给我上推荐哟~”

小浣熊感恩戴德一溜烟跑了。

辜云又抓过一直小熊来,丢在小凉被窝里,小凉噗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好辜云我家的熊都是玩具熊,你这回给我抓了一个活哒!”抱着熊宝宝睡了一夜,很是暖和。

辜云笑了笑,用金疮药把黑马的伤敷上,扯过大熊来,借着他的皮毛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