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一十五回、北上路上

辜云小凉来到济南府稍作整顿,一路上听得江湖消息,自打这少林寺问鼎大会之后天下间无数豪杰都对这九鼎产生极大觊觎之心,果不其然这少林寺借此机会统领了许多门派,这江湖上到处都沸沸扬扬传言着九鼎的事情。

这济南是山东首府,境内有名泉七十二眼,城内水脉纵横,故有泉城之称,济南之地出过的名人不少,要数最出名的还是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妇,还有抗金词人辛弃疾。相传辛弃疾少年之时曾亲率义军在济南举事,大破金兵,更单枪匹马斩杀叛将,他的故事至今济南城里的孩童还能道来呢。

辜云与小凉来到趵突泉上的观雪楼被小二安排在一楼,届时济南大雪,阁楼之上雪景雅致,高楼积雪,对应着趵突泉水景,湖光别有一番美景。

小凉同辜云从大明湖游船回来,来到观雪楼辜云便请她吃当地特色的坛子肉。

但是这二楼却是蒙古人的座位,辜云道:“姑娘,要不要去楼上看雪?”

小凉一惊笑了笑道:“好啦算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辜云却见小凉神色憔悴,面色惨白,竟然如一个病西施一般软软坐着,柔柔的望着辜云;辜云心道想来她本就身子不好,又是连日奔波大病初愈,心里有生出怜爱之情道:“哈哈,怕什么!不过是几个蒙古狗而已!”

辜云旋即揽住小凉的纤小腰肢,轻轻一跃跳上二楼,眼睛扫了一圈,不打民众,只揪起一个蒙古军官道:“这中国是我们汉人的地界,老子做什么用不着看你们蒙古人的脸色!”

蒙古军官吓得脸色狰狞,这在辜云手里恰似一个鸡崽子一样,心道:“我的长生天,我招谁惹谁啦!”辜云二话不说,张手一扬丢下楼去,摔在雪里,辜云留手否则非摔死不可。

其余蒙古平民,和色目人看的不住骇然,不敢多说什么,店小二也迫于辜云威慑只得让他去点。

辜云笑了笑便怡然和小凉坐在楼上欣赏起雪景来,这坛子肉须臾便上来了,这二楼的坛子肉的量可比一楼多足的多,小凉饿得紧

大口吃着,头发吃到嘴里辜云觉她的吃相有趣,便帮她轻轻撩拨头发,一时间容颜光华,双瞳剪水含波柔情,樱唇点点光辉,又是清纯稚嫩又是妩媚多情。辜云的心里不由得颤动只道这姑娘好美。

小凉诧然一愣,竟然面露羞怯,只把手轻轻撩过鬓发;用勺子盛起肉来:“呐,张嘴!啊~”却把肉喂给辜云。

辜云笑笑只是婉拒,俩人便说说笑笑谈论起九鼎的事情起来,小凉虽是不懂这些江湖事,但是说起这寻宝探秘却是看了不少考古发掘的东西,之和辜云说道若是那九鼎藏在什么墓里,我们只管夺宝就好,千万不要破坏文物,以免后世发掘困难!

辜云却也觉得很有道理,他自是道家弟子,这道家之术,讲究山医命相卜,辜云也略通一些,却只把这风水堪舆,星象占卜之术偏说给小凉听,小凉虽然颇有不信,但是听辜云说的头头是道竟然全都听了。

辜云于是便教她射覆之术,这射覆之术近于占卜术的猜物游戏。在瓯、盂等器具下覆盖某一物件,让人猜测里面是什么东西。辜云便以北宋易学大师邵康节所传的《梅花易数》起卦竟然能猜中十之**。

小凉看了颇为震惊,亦是欢喜,但问及辜云这算法详细,辜云去讪笑之后胡说八道一通。

这济南城算是元朝控制地区十分富庶的地方了,但是这街上萧条,却是这华美雪景无法掩盖的,百姓生活依旧困苦不堪,有听得城门告示,这元庭一战刘福通失败,准备再度发兵,就见的无数蒙古军士挨家挨户的去抓男丁,不少新婚燕尔的夫妇生离死别,亦有无数老叟孩童被迫从军。而剩下的女人结局可想而知。

见得强征兵丁的队伍排开数里,无数兵丁持矛驱赶百姓,和蒙古人驱赶牛羊什么并无分别,然而以辜云一己之力如何能尽数救了,二人见得暴行如此只能暗自长叹。辜云只道这茫茫山河万里,生民无数,一己微末之力又何以拯救苍生,看着远方兵火向南而去。

二人只好策马扬鞭,北上奔长城而去。却说这冬天气寒越到北国这越是天寒地冻,小凉辜

云二人一路上行装再填,貂皮兽绒又加身无数,这两匹马背上也添置了一层厚厚的羊皮。辜云生怕小凉冻坏了,便给她多买了好几层兽皮,弄得她小小的穿不动皮毛,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小凉一路上更似一个小棉团一般。

二人行过元朝大都,天空放晴,方才觉得这严冬有些暖意,二人便在一处雪源上牵马前行,晒晒太阳。只是这入冬的几场大雪下的极大,在雪地里走着都能没过小凉腰间。

小凉牵着小红马,看着辜云走在牵马调皮起来,团了一团雪团就去打辜云,辜云这武功极高早觉暗器偷袭,就是小凉手枪里的子弹怕也是能躲过,头一闪,回身反笑道:“好你个臭丫头,干偷袭我!”辜云旋即回身趟过大雪去捉她。

小凉嬉闹:“哈!看我的“野马分鬃”!”小凉武功底子不是极弱,而是一点都没有故而武当派的高深心法她一样都无法习练,辜云也只能教她一些入门,后来小凉力气太小,教了也白费,于是只把手枪给她防身!小凉这招“太极拳”野马分鬃却是威力强悍,可是她在学校的课间操里学来的。

辜云噗的一笑,小凉从小就学舞蹈,又继承了飞燕阁邹倩儿的舞技,坐起动作来柔美纤巧,虽然是武力为零,但是却是十分好看:“噗,还有模有样的嘛~”

小凉明晰的眸子眨了眨摆出一个武林高手的样子道:“咏春,叶问!”旋即使用了猪突冲撞,不过柔柔弱弱的她使出来就成了小猫拱人了,一把撞在辜云怀里。

辜云正恼她,这一米九多的个子对付一个一米六几的小姑娘,都不闪轻轻一提就把小凉拎在空中,辜云道:“三脚猫!”就看小凉闭着眼睛一顿瞎挠:“哇,哇,看我的九阴白骨爪!”

辜云一声冷笑:“呵”轻轻一扬手便把小凉丢在里,扑的一声,摔出了一个人印。

这雪没膝盖,小凉身子又是小小的,辜云这一丢,小凉却钻进雪里似一个小白狐一样,竟然找不见了,这一下可急坏了辜云,辜云值得四下寻觅急忙挖雪:“小凉!傻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