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一十六回、长城临雪

辜云心下焦急紧忙在雪中四下寻找,一时没有摸索到小凉,忽然见得雪坑当中一个微微颤动,单手一擒正捏住小凉手腕,辜云顺势一悠,小凉似一直小猫一般被一下抓起,辜云就手把她抗在肩头。

“喂!小淫贼你放我下来!”小凉使劲扑腾,一双纤纤小脚可爱极了,猛见辜云得意,忽然使出软功来,纤手一扬扯住辜云脖子,这辜云只有左手,若想抱她这左手使万万不能动的,也不能用神功把小凉震开,须知二人贴的这么近,小凉的身子柔弱,辜云若神功大作非把她小小的身子震碎不可。

“嘿嘿,本淫贼偏不!”辜云笑道。

旋即辜云微微松劲,只托着小凉身子,让她稳稳坐在自己的小臂上。只觉得软玉温香,纤弱柔软。

小凉伏在辜云怀里,二人嬉闹过后带着些汗水,日光拂照身上各有点点轻烟,她猛然挣脱之时,突然二人三目相对似梦幻一般,心里不由的各自悠悠荡荡起来。

小凉悄然双眸轻闭,捧着辜云的脸颊,樱唇缓缓的靠了过去,不由自主的向辜云吻去,怎知辜云忽然把她放下转过头去面露沉思之色,道:“先找个地方,生火把衣服烘干吧!不然太阳落山后就又该冷了。”

小凉点了点头面露失落,和辜云去了一处树下,清理出了一片空地,生起火把烘烤衣物。果然日落之后,朔风大作,阴嗖嗖的吹过半湿的寒袄,这雪水汗水混杂打湿的衣物是不能再穿了,这风来的急紧,小凉依偎在火边衣服却迟迟不干,入夜之后就连一向不惧严寒的辜云都不住打了寒颤。

不一会天空又飞起鹅毛大雪。

辜云看着小凉寒冷,把自己的冬衣都脱了,给小凉做成了一个睡袋,呼的一吐气,这寒气竟然立刻结成了冰霜,挂了辜云的睫毛。

小凉蜷在兽皮睡袋当中,解了外衣兀自寒冷,却看辜云穿着一件单衫运起纯阳神功来,无数只见的辜云周遭无数冰雪悄悄融化,辜云身上的飞雪变作了蒸汽,杳然无踪。

小凉在辜云的衣服里兀自暖和,只是她里面一丝不挂,羞于言谈扭过头去,暗暗躺着一会儿便睡了去。

辜云看她安稳,便也扭过头去悄悄睡了。

是夜朔雪大作,辜云渐觉寒冷,在地上爬起,自己却看四周被自己内力融化的积雪已经结成坚冰,而那升起的营火已被大雪扑灭,睡眼秫慵,只道这天气太冷。

小凉的睡袋已经被寒冷打透了,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兽皮里已经挨了大半夜,神识已然模糊,忽然感觉一阵无匹的温热伸入自己的被窝当中,给她带来一丝温暖:“辜云,抱着我...”

辜云睡在她的身边,知道她已然冻僵,他轻轻的把小凉抱在怀里,把小凉揽到自己胸膛,小凉只觉得辜云身上的胸脯和腹肌坚硬温暖,有力却又强壮,小凉死死依靠在上面,极力感受温度来对抗寒凉,微微的笑了笑,转过头来把自己放入辜云怀中。

辜云抱着小凉冰凉弹嫩的肌肤,心头忽然躁动,轻轻摸着她的脸颊,不由的在在她身上肩头到嫩背不住抚.揉。

小凉一时痴醉

,轻轻的吻在辜云的胸膛,娇息兰气缭绕在辜云耳畔一时沉醉忘情,绝美妖娆的娇躯在辜云的怀里放肆扭动,辜云身上的烛龙之血缭绕沸腾,小凉只觉得一股巨大的炙热把自己身子烫的有些难耐,不停的喘息缭绕。

辜云猛一加力,锁住小凉的腰肢悄悄在她的耳畔道:“好姑娘,还冷吗?”辜云的手摸着小凉的肚脐,把纯阳之力层层绵密输入小凉的身体,小凉四肢百骇顿觉温热无比,身子渐渐舒缓,原来辜云心知小凉夜里挨不住只把纯阳真气输入她的身体。

“好多了...”小凉温柔道:“辜云你那是什么东西?好大硌到我了!是剑吗?”

辜云心头一荡如此温香软玉抱在怀里若不胡思乱想怎能算是个男的?只是稳稳把他抱住舍不得脏了她:“嘘,别说话,睡觉。”辜云这一抱她,自然心思神往,但是念及身份和雪娘在心,须知就算是将来想和小凉发生什么也要是全然对雪娘释怀之后,不可情分双付,一时心里太虚心法流转。

这辜云平常要么是单以纯阳内力,要么就单用太虚内力,要么便是混元大力一并使出,这次纯阳于外太虚守中的内劲竟然同时协调,不由得觉得神功大进更有妙法。实际上他这内功修炼全在吞吐呼吸的吐纳功夫,张三丰传授之后五年多来他这呼吸日夜不停,已经练得炉火纯青,除去可以让内功和本力猛增的神龙宝血的增益,就只要单单练习这心法吐纳就更胜天下好手三四十年的功力,况且他所习练的还是武当这永无休止的玄门内功。

故而单就内力来论,这天底下除了张三丰之外能和辜云不分轩轾的如今已是寥寥无几。

“噗!傻辜云...”小凉握着辜云的手,娇娇怯怯的感受着辜云的温度,只知道他的身躯伟岸健壮,轻轻靠着又是舒服,又是羞怯。想着辜云体格高高大大的,都是魁伟的力量,若是真上了自己不知是该欢喜还是该害怕,怎知辜云只是静静的抱着她睡去,便不做其他须臾便睡熟了。

小凉握着辜云的粗壮却好看的大手,只觉的被冻僵的身子无比温热,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二人对着雪娘给的地图,向着关外行进,只是这雪大路阻,天寒愈冽竟然十日未到,这十日里渐到边塞,人烟愈发稀少,二人尽是露宿荒野,小凉身子早就熬不住,悄悄吐血却不予辜云去说,之说如厕;辜云也不敢去问,偶见血迹小凉却以月事推脱,见辜云不起疑心方才前行。

这越到北国寒冬愈冷,小凉每晚竟然只让辜云怀抱方能入睡,辜云却是恪守礼节不失君子,渐渐地发现这太虚心法愈发精纯。而小凉却也只有在他身边方能安心,只是辜云偶然梦话,所说所念都是零零散散的和雪娘对话,小凉听了心头一痛,却更在夜里把辜云的手在身上紧了紧。

且说二人一路骑马而行,来到辽西的一处雪海山麓之下,那日太阳暖和似有阳春之感,金辉照在远端连峰之上,冰雪稍融只见长城连通山脊,巍峨走势有如一条巨龙服卧在此。

小凉见得长城如斯不由激叹:“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忽然脚下一滑栽了一个跟头,扫开

雪面发现二人正踩在这山脚下的河床上。

辜云笑道:“哈哈哈,这长城自秦汉以来巍峨矗立,可是为我汉人立下赫赫战功!这长城上的烽火台每逢战事便烧起烽火,沿途过去几百里外都能看得道叻!大汉武帝元狩四年,这长城万里烽火同举,竟然在一天之内我汉军卫青霍去病东西两路大军同时发兵,长驱直入直捣匈奴,打得匈奴蛮子连却两千余里叻!”

小凉听到这里是热血沸腾,不知中国还有这么强悍能打时候,教科书上总是把中国描绘成晚清一般悲悲苦苦的愚昧形象,旋即问道:“然后呐!然后呐?”

辜云笑道:“我们的冠军侯霍去病率军北进两千余里,越离侯山,渡弓闾河,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歼敌七万人,俘虏匈奴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一直打到翰海,方才回兵。史称“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执虏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辜云讲到这里亦是热血沸腾,想当初汉人的雄风威慑四海,素有一汉当五胡的说法,说一个汉军士兵能抵得上五个匈奴勇士,要知道这匈奴可比现在的蒙古有文化也能打的多!

辜云说道这里,便和小凉牵着马去往山上瞧去,一路上却把这武帝北征匈奴,卫霍二人丰功伟绩出奇制胜,大破匈奴,这陈汤甘延寿矫诏发兵斩首郅支单于的汉匈百年战争,给小凉讲的明明白白,小凉听得欢喜:“不错,不错,我汉人就是要这么威武才对!不然枉叫了汉人,你也白叫了男子汉!”

辜云笑道:“哈哈哈哈!不错,我华夏族人,这华者就是美的意思,这夏者亦是大的意思,我汉人便是这又美又大的民族!想当初天下万国,以匈奴最为凶悍,最为嚣张!各国甚至是大食等地纷纷以这匈奴马首是瞻!其势力军力,国力之影响是远胜于如今的蒙古鞑子的!我华夏汉朝为靖边患,发兵袭讨,震慑四夷,护佑黎民,乘由天威!打得匈奴蛮夷溃散败逃,以至匈奴妇孺闻我汉朝之名竟能婴儿止啼,纷纷呼到汉人来了,匈奴兵将无不被我们汉军打得胆战心惊,所以才把我们叫做汉人!”

小凉点点头道:“噢,原来是他们打不过我们,所以害怕才这么叫的!”

辜云点了点头:“难不成,你们小的时候先生没给讲?”

小凉噗的笑出来:“噗,我们的教科书啊!全靠编,现在连卫青霍去病都没有,诶!细细想来好像生怕我们汉人知道我们身上的荣光伤害了他们一样...”

辜云笑道:“哈哈哈哈,你们的教科书是匈奴人编的还是蒙古鞑子编的?好了,咱不提他们,你看这山!气象恢弘,有藏龙卧虎之势,是块大大风水宝地啊!”

小凉说着,忽然发现和辜云已经登上山脊,二人登临长城,拍城俯瞰,顿觉天地壮阔,白云悠然,无限豪情于心中萌生。

小凉望着山上雪景,心情疏阔旋即趁兴高呼:“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