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一十七回、雪域马贼

这高山之上长城逶迤,这山势走向似一条巨龙卧在山脊,山峦重叠各有似蟹螯一般小凉对着雪源疾呼,柔柔的声音传播深远,听得山峦之中回声不绝。

忽然天空一声长唳,遥遥见得万仞中天翱翔出一只金雕,远远望去大翼遮天竟有丈余,这金雕徘徊天空目光锐利,俯跃而下隐遁于茫茫林海之间。属实难得一见。

“辜云!你看好大鸟!”小凉惊呼。

辜云道:“这是辽东的金雕,双翼展开有一丈多长,有时若腾空而下,能把羊马掀到天上去,有时候还会吃人!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这些雕儿哈哈哈,一顿就能吃一个叻!”

小凉听得害怕呼的已经扯住辜云道:“啊!不要,不要被它吃了!”

辜云笑道:“哈哈哈,不怕不怕,这金雕想来还生在更北的地方,这里能有得见,我看应该是牧人驯养,你我沿着林子走下去说不定还能遇见牧人,和他们吃上羊肉叻!”

二人连日奔波,少见人烟,且越近塞北这农家愈少,偶有牧人也都是蒙古人贵族。小凉辜云登临长城,看着地图想必这大宁路龙城就在眼前,只是感叹这北国自唐后就久违中国教化,虽是汉人故地可是胡风颇多,人丁荒芜,绝少人烟。

他们刚越过长城,忽然觉得天阴地沉,暮寒颇增,雪花随着朔风洋溢漫天,打得脸上红红的。忽然见得远方平原之上白茫茫的雪雾,隐隐传来山呼海啸的骚动,星星点点的火光,似万马奔腾一般。

小凉辜云各自一惊,沿着声音勒马在一处平缓的小山,从山上俯视下去,却见得一个牧人部落,依着一处林海山峦。见得部落当中牛马成群,绵羊无数,来往牧民驱赶牲畜,一挥鞭子似赶得山海前行一般,甚至壮观!

忽然一声炮响,北面一并火举,只见千余蒙古人的骑兵,张弓搭箭奔腾而来,冲进部落逢人便杀!牧人惊慌各自骑马,相互呼应,四处逃窜,一个牧民男子策马而出,扬鞭一驰驱赶牛羊向山谷奔去,牛羊连山呼啸着就往雪林当中闪去。

那牧民男子只顾护着部落牛

羊,却不防这背后这髡发的蒙古强盗,却见一骑快马弯刀从背后杀出,一刀寒芒而过,头颅以握在那蒙古强盗手中,那强盗飞马疾驰,攥着那牧人头颅耀武扬威,蒙古强盗拽着头颅饮了一口鲜血,朔雪当中打了个吆喝唰的一丢,似酒葫芦一般把头颅丢给同伴,同伴飞马一仰结果头颅,对着鲜血似饮酒一般再度喝过,旋即把牧人的头颅高高一抛,滚落在地,这些强盗杀了人竟然打死讴歌起来,气势洪亮却如黄钟大吕之声。

这牧人部落里的百姓穿的都是兽皮衣服,但是长得都是和汉人无二,和那些蒙古人的细眼高颧长唇的蒙古人不甚相同,故而风致少女,漂亮女人以不在少数,见得牧人四散逃亡,蒙古冲入部落,纵火直烧无数帐篷齐燃,部落瞬间陷入火海当中。

一个秀质少女年芳豆蔻,柔姿娉婷,纤体袅袅,被强盗们围住,那女孩年纪虽小但性子刚烈,却不害怕几次逃窜死不屈从,颇有贞烈性情!一个蒙古人震怒,张弓搭箭一箭就把这个少女的膝盖射穿,其余强盗一并而上三下五除二把小女孩的衣服撕扯的破烂,小女孩宁死不从一口咬在那强盗的耳朵,狠狠扯下一块肉来,那强盗捂着一脸的鲜血,叽里咕噜骂起来,拔出弯刀登时震怒,按住小姑娘的身子,弯刀插入,活活把这个小姑娘从胸脯到肚子剥开,扯出心肝来!

小凉远远见得这些强盗暴虐弑杀如此,心里暗恨,方知这夷狄禽兽行径,却又不敢再看!辜云登时震怒翻身上马却道:“不是蒙古人!是通古斯人童挥护!”

张小凉一惊:“什么叫通古斯人?”

辜云道:“也叫满洲人,是蒙古草原更北地区和罗刹国交界的一个部族,他们和罗刹人混居,故而面部扁平却和小眼睛蒙古人相近,但是皮肤却是和罗刹人一样白白的。”

小凉听得满洲人三个字不禁眉头一皱,想起清朝对中国的荼毒,后背暗暗发凉。

辜云道:“这通古斯人素善渔猎,却却是一个和蒙古一样茹毛饮血的食人部落,不过很少涉足汉地,头发却留得金钱鼠尾一样!就是头发剃光只留下铜钱大小,然

后扎成老鼠尾巴一般!这童挥护是蒙古朝廷招安的一股草原巨寇,他们素来以抢掠为生,这塞北草原可与赫连山并称双雄!”

小凉看着这些骑兵身着蒙古战甲,骁勇异常心中忐忑又听辜云说过这天山巨寇赫连山的厉害,能与他其名真不知道要厉害道哪去!当年辜云只身闯关斩杀赫连山当中亦有侥幸,如今这童挥护在这里为寇,又不知该如何计较。小凉忙道:“那赫连山那么厉害,他们两个齐名怕也是不好对付!”

辜云道:“不错,想来这童挥护也是要比赫连山厉害几分的!”说罢脸上略露凝愁之色。旋即摸了摸小凉的头道:“我去救人,你莫要出声!”

小凉点点头只道:“小心!”辜云的武艺小凉心中自知,但是这小凉面对山坡下千人骑兵,猛见辜云一骑出马心中又是颇为惊怕。

须臾之间只见天空中飞来七八只大隼,小凉定睛瞧见,那些大隼腾空直下直向着辜云扑去,辜云奔马冲阵高声疾呼:“蛮夷罢手,休伤百姓!”

忽然只见白色带着黑点的大隼扑面,嗖的一声,白团疾掠,利爪直奔咽喉而来,辜云却道这是满洲人驯养的海东青,这扁毛畜生甚是凶残,利爪如刀,专割咽喉,辜云游历北方之时曾听闻这些人以人肉训练,杀戮掳掠之时,通古斯人常常以这急隼追击,从空中略过,数里之外割断牧民咽喉取人性命!

辜云不敢怠慢,张手一扬,太极剑气使出,呼的一阵气刃那大隼在丈余之处被削成两段,这大隼尸体未停径直向后划了出去在雪地上滚了数十丈放在停下,可见这飞速之猛,兀那间两支海东青从天而降,左右两路去夹辜云,辜云蹬身后仰,只见利爪唰的一声从蒙古战马的头上略过,把蒙古战马的耳朵整整齐齐削掉半截,蒙古战马猛然勒住,辜云心头一惊,见蒙古战马剧痛不止一个踉跄,向后栽倒,辜云大怒,双膑发力怪力从下起,竟然靠着双腿之力把这后倒的战马,硬生生夹回原地,幸未栽倒。

就在此时这四五只海东青再一并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