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一十九回、征蓬汉塞

大雪如鹅毛,茫茫天地之间,一处极为富庶的牧民部落把救了他们的辜云和小凉当做神明一般,纷纷叩拜。

数百牧人在帐篷之间,围住辜云全部行四拜之礼,虔诚恭敬。

这些牧民穿的都是类似蒙古人袍子,虽然留着汉人一样的发髻,却也不知道是胡是汉,念及蒙古鞑子杀掠中原的暴行血债,辜云小凉心中各有芥蒂。

忽然听得牧民当中说起汉语:“维天有汉,天汉有光。汉之广矣,玉帛煌煌。”那个被辜云所救的小女孩跑了出来,拿出一串贝壳轻轻套在辜云的脖子上,然后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去。

辜云看着这些牧民的面目,都是五官端正,面目匀称的汉人长相心中亦是百般奇怪,须知胡汉之大防,民间的胡人和汉人是绝少通婚或者杂糅生活的,却听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村长拜服道:“你们是上天来救我们的神仙吗?”

“我们不是。”小凉忙去搀扶起道:“老爷爷,别这样!”

老人惊异:“你们不是神仙,为什么穿着和神仙一样的衣服?”

细听老人说话,虽在东北,可是这汉话说起来竟然和中原地区一个口音。小凉道:“我们穿的是汉服啊!”

“啊!汉服!”老人的脸上露出大喜神采,无数百姓欢呼雀跃起来似过来什么大节一样:“哈哈哈哈,是汉人,是汉人!”

一个男子道:“哈哈哈,是我们华夏汉人!”

无数牧民蜂拥而至,七手八脚的把辜云和小凉抬起来,高高抛向空中,辜云有重剑自然抬不动,但是小凉却被村民们欢快的抛到天上,无边庆祝。

忽然听得乐器想起,竟然是这唢呐,月琴,更有木笛长萧,吹奏的也都是汉人古曲。

辜云一时诧异,这幽燕之地本就是华夏故地,虽然这自打唐后燕云十六州为异族所得,但是当地的汉人也不在少数,有的也变更耕作,去放牧的。可是这些牧人虽然亲切倍至,自称汉人但是似乎又似第一次看见汉人一般开心呢?

那个族长扯住辜云的手,一时间竟然感动的热泪盈眶哭着说道:“哈哈哈,我们征蓬部都是汉人啊!想不到几百年了我辈汉人终于能复见汉家衣冠啦!”

辜云小凉各自诧异,这老族长为了感谢恩人便拉着辜云和

小凉回到家中,家里的老妻子端来热牛奶围坐在一个帐篷的火堆里,这帐篷外面看起来和蒙古人的颇为相似而这里面构造却是汉家跪坐木榻,炭火一烧,帐篷里倍感暖和。不一会儿部落里许多牧民都感谢辜云出手相救的大恩,和对汉人的欢迎和好奇全都聚在村长家门口,送来了牛羊山货等礼物。

辜云笑道:“老人家,敢问你们自称汉人,可是晚辈看你们的衣着怎么和蒙古人这么类似?”

老族长笑道:“老朽名叫庞承宗我们这个征蓬部都姓庞,我们当年大宋名相庞籍之后,靖康年间金人南下把徽钦两位皇帝抓到了辽东的五国城,老朽的先人也不幸卷在其中。”

“原来是名门之后,失敬失敬!”辜云客气道。

但是听到靖康之难想起胡虏饮马中原,百姓生灵涂炭,辜云一时间深思高举,双眉紧蹙。小凉亦把手放在辜云腿上悄悄安慰了下他。

庞老道:“后来先祖庞甫在金人手下做了奴隶,金贼仰慕他的才学想聘用先祖为官,但是先祖立下了苏武之志宁可牧羊饮雪,也不愿意为金人效力。于是我们庞氏一族便在这长城塞北游牧为生,希望有一天王师北定,我们族人能有一天回到中原!”

小凉点点头原来如此:“苏武牧羊犹存高节,的确令人佩服。”

庞老道:“诶可惜这一等就是数十年,后来这些金人皇帝完颜亮说要出兵伐宋,结果把我们辽东许多汉人都抓走充军了,剩下的由于这个完颜亮的同宗兄弟完颜雍自立称帝,便下令把辽东汉人杀得干干净净,不过我们族人由于长时期放牧结果被当成了他们压迫下的蒙古人,给迁到了草原因此逃过一劫,族里长老曾说我们族人最后一次见到汉人就是在当时。”

庞老接着说道:“我们部族被金人派到了蒙古作为奴隶,又被蒙古人卖给乃蛮人,然后又被抢掠到了西辽,之后又从西辽到了花剌子模,至此和中国断了联系。据我们先人所言,我们部族最后一次见到汉人还是在南宋绍兴年间,见过的一对侠侣,那对侠侣也曾在为难之时救了我们部落,男的叫做岳昭明,女的是一位仙女,论起相貌来据说是倾倒众生。后来我们族人为了感念他们从金人手中救下我们的大恩,便把他们敬若神明,把他们的样子画下来日日供奉祈求平安。”庞老说罢一指却见墙上的一张羊皮

,挂着一对男女,男子玉树临风,颀长俊秀,而女子古画却已然有些模糊,不过看起来真人若在或许比小凉还美上几分。

辜云心知这南宋时期的大侠岳昭明的仙名,这岳昭明曾对张三丰有过传授之恩,算起来或许是自己的师爷,一时间仰慕前人风貌,不由得心驰神往。

小凉望着墙上的女子,身形极为曼妙却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忽然想起邹倩儿记忆中,唯一一个被人抢走的飞燕阁雏妓,也是飞燕阁据传古今无双的美人,香思而抢走这香思姑娘的就是这个岳昭明,小凉不由得好奇起来自信端倪着早已模糊不清的少女画像,微微笑道:“嘿嘿嘿,你还是第一个不得不承认要比我漂亮的女性呢~”

对比这画像上的衣冠和辜云小凉二人的衣服,竟然十分相近。

老汉道:“正应为如此,我们这些百姓看见二位的衣冠,恰如神仙的画像,我们才把二位误会成了老天前来拯救我们的神仙!”

小凉道:“哦~~原来如此,不过我和辜云不是神仙,而且全仗着辜云厉害叻!我们穿的只是普通的汉服!”

辜云道:“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老人家,异乡阻绝,山河隔断,征蓬部虽有胡风,但是不忘汉心在下实在佩服。”

辜云看着庞老点点头道:“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你们部落漂泊如此,难怪叫做征蓬部。老人家,敢问那花喇子模据此遥遥万里,你们的氏族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庞老道:“后来蒙古人有一个叫铁木真大汗的听说很厉害南征北战,杀了许多人,听说这个人每城必屠,我们便又举族逃难了。后来我们征蓬部一行东归,然后遇见蒙古和金人的战争,这些蒙古人为了复仇把女真人杀得亡族灭种,我们恐惧便又北上了。最后我们氏族很难对抗草原上各种放肆掳掠的蒙古人,带着牛羊马匹,放牧于瀚海。后来我们征蓬部凭借者汉人天生的聪明,放牧打猎又和罗刹人贸易,部落一点点变得富庶起来,便又动了这南下回归故园的心。于是我们征蓬部便赶着牛羊缓缓南下,在此处安居已经有四五十年了,只是我们同外界隔绝,也不知道现在的天下是怎样的!可是这些富庶的牛羊又遭到了这些通古斯人的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