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二十一回、食人怪鼠

这黑森林被无边的松树笼罩,松林比比参天而立,虽然是一片朝阳的林子,但是阳光却透不进来,阴阴祟祟的不时还能传来一些稀奇古怪的叫声。

小凉打了一个寒噤不自觉的往辜云身边靠,辜云牵住她的手跟着这庞铁匠向山林里前行,,不一会儿来到一个木屋,木屋门前有一颗老榕树,盘节参天似几条巨龙盘桓而上,往里再走便是荆棘密布的密林了。庞博栓了马,从榕树里拿出一包红绳丢给辜云。

庞博走在前面,穿了厚厚的雕裘,他拿出自己的怪刀,东砍西击,很快就开辟出一条道路,于身后二人道:“你们跟着我走,沿途要用这红绳做出标记,不过要记着遇见狐狸,黄鼠狼,还有刺猬老鼠和蛇,千万不要去惊扰,更不要在林子里说些不敬畏山神的话!知道吗?”

这庞铁匠的话语说的冷寂,就是辜云也能感觉出来他话语中的阴鸷,辜云点点头,心知此人既然敢身为向导必然有过人之处,这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自己不能乱言,旋即问道:“敢问前面还有多远?”

庞博道:“远着叻,这黑林子穿过去方才是遏径山的峡谷。具体要多远,我也没去过。”

小凉听得庞铁匠说忽然扯住辜云耳畔道:“傻辜云,你要听庞铁匠说的,我未来的家就住东北,胡黄白柳黑五大仙家灵着叻!”

“哼哼,小姑娘好见识,居然还认识仙家!”庞博道。

“啊?我不认识只是听说。”小凉心里一颤。

庞博也并不说什么了,腰间别着那把怪怪的大刀,手里提着漂亮的火枪劈砍着荆棘想里面走去。

三人清晨出发,这黑林里萧瑟隐匿,一层薄雾随着山风把黑林笼罩,这细细的北风嗖嗖的吹透衣襟,辜云悄悄的把真气传给小凉。过来一会小凉渐渐暖和,忽然觉得热气舒缓,一股热雾悄悄传来,小凉深吸一口气,舒服极了:“诶,前面哪里来的热气?好暖和!”

辜云摇了摇头,庞文广也不答话,忽然前方显得一处小山。辜云轻功一跃,鸿雁渡一飞,庞博瞧了一眼也不说什么,料是绝好的轻功了。

辜云站在松林之巅,摇摇望去俯察地势,却见浓浓雪雾之中,万里茫茫,都是一片花白,亦不见归路,亦不见远方,之能隐隐约约觉着这正北方向似乎又一座山丘。辜云便把情况与小凉说道。

“山丘?”小凉道:“会不会就是遏径山?”

“不,这遏径山,是上古名山,冉武悼王就是亡身于此,不会只是这样一座小山,我看路途怕是更远!如此就多麻烦庞兄台了。”辜云笑道。

庞博也不答话,仍是略有警惕的看着辜云,忽

然谷风大作,浓雾遮蔽已经不便方向,密林里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浓雾扑面,只有一两米左右能见得人来。

小凉忙唤辜云忽然脚下松软,周遭的泥土似绵团一般,小凉站立不稳栽倒在地,回首一看竟然是遍地白骨,而庞博却早已不见。

“丫头!”辜云从天上跃下,扶起小凉,普只觉得双脚一陷,双腿不住向泥潭里陷去。

“好家伙,我们着了人家的道了!”辜云把小凉举的高高的小凉扶住树干,没有事,可是辜云已经被沼泽没过膝盖,这沼泽吞噬,越吞越紧,武功高手越是发力越是难以挣脱,辜云环视四周的无数白骨既有牛马山羊,也有飞鸟和人的不禁感叹这还真是一个“吃人地!”但是转而又喜,这九鼎神器,所藏之处必然极为凶险隐匿,不然一旦被人知晓岂不是手到擒来了吗?

小凉看见辜云陷入泥潭,忽然害怕急忙去拉他辜云笑笑:“好姑娘,不怕你先去树上扶住。我稍后就来!”

小凉身子纤巧轻盈,她就是踩在泥潭里想必也是不会沉下去的,只是辜云虽然本身不重,但是背后玄铁重剑就有二百八十斤,又如何不深陷泥潭呢?

张小凉看了看远方雾气,心中有数道:“是温泉!辜云是温泉,你说庞铁匠会不会一惊沉在泥里了?”

辜云道:“不知道,这里怕是早有一个泥潭,只是这寒冬天气这温泉流下,故而见得这满山温热,这早上此处土地冰封,自然能走行人,可是这一到了晌午,温泉流入沼泽,泥潭自然解冻,故而才会有这般情形。”

旋即辜云拔出宝剑在手里摇了摇,若的一声丢出好远,拴在大树之上,准备乘力飞出,忽然听得吱吱吱的密集叫声,如同千万匹小马一般,喧哗吵闹而来!

“辜云你看!”辜云诧然一惊,只见烟雾当中四面八方无数老鼠冲了上来,似灰色的地毯一般把大地迅速淹没!小凉大惊,忽然纤纤的足踝一痛,一直老鼠咬在了她嫩足之上,小凉一阵剧痛,已然是血流如柱,辜云震怒,只见这群老鼠极为肥大,瞪着通红的眼睛,想来是一种“食人鼠!”

辜云见小凉被咬,当即震怒砰的一声拔出沼泽,袖功一甩把小凉裹在大袖子当中,二人一并飞起,就见老鼠顺着树干网上蜂拥,撕咬不停。

“哼!找死!”辜云反身欲击,小急道:“辜云你可别忘了,庞铁匠说的话!老鼠伤不得!”

辜云狂笑一声:“哈哈哈,我只怕这番遇险,就是他庞铁匠带来的!”辜云施展轻功,抱着小凉看着她玉足纤巧,足踝圆嫩,频频流血,站在树梢,阳光一照发出剔透的光泽,鲜血朱红滚滚而出,辜云不由得心疼起来。

“对不起。小...凉。”

“诶,好辜云我没事。”小凉忍着剧痛,看着辜云满脸关切,心底早就不痛笑道:“好辜云我没事!不过是点小伤。”

不待多说,这食人鼠群,爬过树干越起直咬,一口钢牙甚是厉害!想来这些食人鼠,一个个打得如同兔子一般就是在这沼泽当中吃肉为生的吧!

辜云让小凉背在在身上,忽然一跃施展出来鸿雁渡和游龙功,只在这树顶一轻功飞跃,嗖嗖嗖须臾之间奔出十多里去。

小凉伏在辜云身上如凌空飞行,俯瞰雪景一时间竟然心情舒畅旋即道:“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辜云你说你是不是和列子一样的人呢?”

辜云笑道:“哈哈哈哈,列子能乘风而飞,那可是有师父和岳昭明那样的本事!他们犹有未及之处,我又如何呢?”

天空时而阴沉下来,朔雪大作,听得一声大鸟长唳,只见一只金雕铺天盖地的在天空中盘桓,小凉道:“看是昨天的大雕!”

辜云点了点头:“辜云笑了笑,哈哈哈哈,丫头我告诉你什么叫做御雕而飞啊?”

小凉伏在辜云身上,心知他在自己便不会有什么危险,旋即点了点头。辜云微微一笑,把绑剑的长绳子一抛,若的一声一条长链直插入天,那长链不偏不倚直拴在那大雕的爪上,大雕欲逃却已经晚了,只觉得双翅急沉,不得不低飞。

辜云小凉忽然觉得身子一轻,只见辜云双脚腾空,小凉闭上眼睛死死搂在辜云脖上,带到睁开之时已经跟着头上巨鸟扶摇而上,腾空千,在云端之上好生畅快。

辜云大喜,他好玩的心气上来也是胡来,这也是他平生第一次拽着大鸟去飞,一时间看得天地壮阔顿时心中畅快,自他离开兰陵以来,日日对于雪娘的思绪萦绕心头,如今凌空而非,心中郁结之气大消,不由得开怀旋即大啸了起来。

小凉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吓得不敢说话,却把小脸轻轻埋在他的脸颊,偷偷张望着美景。

却听辜云温柔道:“好姑娘,这景色漂亮吗?”

小凉楚楚泪目点了点头:“嗯,好看极了。”

辜云这一飞,便把方圆百里的山川景象一览无余,心中算计方位,似乎已然有了成竹。

却听小凉软软道:“辜...云...我”

辜云道:“嗯?怎么了?”

“我尿了。”

辜云登时倏的一惊,拽着大雕,栽了下去,此时亦不知这金雕心里作何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