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二十四回、狐仙出马

这庞博也是条汉子,被辜云擒住却神色从容,大义凛然。辜云知他不是恶人,却也不去难为他,把庞铁匠挂在树上,避免野兽侵扰,又去扶过小凉来。

小凉玉足纤纤,搀着纱布,隐隐渗出血迹。干净俏嫩的小脚丫刚好能被辜云握在掌心,若不是赶路要紧说不定要细细把玩起来,小凉忍着兰息吞吐,娇嗔一声:“啊...”小凉的脚很敏感,辜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捧过她小美.脚的异性,小凉浑身一颤咬着下唇,悄然间双靥绯红。这脚掌纤美至极,足踝浑圆多姿,便是一双天生三寸金莲,柔晰的线条向上寻去便是晶莹剔透与这小美.脚相得益彰的绝美小腿。

小凉玉体陈横在地上,那般温柔曼妙的身子,少女的芳香阵阵传来辜云心底亦是荡漾:“...还能走吗?”

“辜云,不必担心,没有大碍的。”小凉的脚上了武当上好的金疮药,微微搀起,步履娉婷亦是多姿妖娆。她见辜云不放心,又是施展轻功跳了跳,辜云方才心安。

旋即二人继续向平原进发,忽然这树上的庞博双目发红,口里急念着奇奇怪怪的口诀,想来是定要阻止这辜云前行了,忽然大雕飞去击抓辜云,辜云闪身一格,一掌挥出把金雕打翻在地,只听庞博四下抽搐口中念叨:“五行八卦列九宫,七星照耀长夜空,后辈弟子同拜斗,唯求太爷相助中。太上老君如律令,六龙驾兮天马行。驰骋河汉三百六,云为衣兮载月旌!”

忽然林中长风大作,平原之上朔风袭来,天空顿时乌云密闭,大风嘶吼,直卷着落叶无穷,辜云右眼虽盲,忽见一团黑气从九霄云外窜出,直落在庞博身上!

辜云赫然大惊,他盲掉的右眼忽然通红,竟然辩得方物,只觉一股强大气势袭来,连忙把小凉拦在身后,回看庞博时,庞博已然变化,右半面身子就已经变化成了一直巨大威风的火狐狸。

“哼,兀那小子!大胆放肆,竟然闯进太爷爷我的地盘!”庞博再说话时,语气口吻竟然判若两人,只觉得似一位长龄长者,训斥小辈一般。

小凉的眼中庞博却还是那个铁匠。

辜云凝神注视,见得此情,更不知这狐狸是善是恶,是敌是友,只觉得气焰逼人,令人不住胆寒辜云道:“无意冒犯!只是这九鼎事关天下苍生,不取不行!”

狐狸大爷听到辜云说九鼎的事情,不由大怒:“想要动九鼎!不知有没有这个本事!”言罢一爪直逼呼啦的一声,未见人影,一爪已经拍至胸前,辜云大惊,挥剑忙格一撞之中气势恢宏,辜云不觉已经使出十分功力,砰的一声二人各自退开数丈已抵消各自内力所造的伤害,只见的周遭树林已经全都被二人的气劲震得倒下。

狐狸却道:“呵呵呵呵,好小子居然经得住胡三太爷的一击!”

辜云心中亦是惊叹照理说

他已然是神力通天了,这狐狸竟然能全力抵住他一剑,而且镇定自若心中暗暗赞叹。

忽然小凉一口鲜血喷出,柔柔的身子飞出数丈,嘴里的鲜血已经不断涌出,辜云大骇,原来二人接招之时气劲已经把小凉震伤了。

“小凉,你怎么样!小凉!”辜云抱住小凉,发现小凉身子无力,满脸是血,已经没了意识,满含鲜血的嘴里微微颤动,似有什么未说完之话一般,辜云赫然急怒,双目欲红,烛龙宝血的威力涌上心来,嗡的一声重剑一抖,那狐狸登时大骇,心头一凛急忙道:“烛龙之息!”辜云握剑架势虽是单臂,却使得是一脉太极剑法,狐狸登时惊骇揉了揉眼睛却道:“什么!蜀山剑术?诶,庞博混账小子是非不分啊!”

辜云怒道:“我不管你是哪路神明,今日你伤了丫头,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饶你。”

小凉晕死在一旁的树干上,满身都是鲜血。容貌依稀娇媚,只是不知死活。

胡三太爷一招过后,掌心微热旋即罢手道:“罢了罢了,臭小子你这一路剑法是我恩公一脉,我敌不过,就是我能敌过,我家小娃娃庞博也是扛不住的!今日我胡三认栽了。”旋即拿出一枚灵药道:“仙家误伤凡人,本就是有违天道,我胡家最讲究睚眦必报!这枚金丹你去给女娃娃服下,定然无恙!这庞博臭小子,我日后再教训!”胡三说罢将药丢给辜云,忽然天空阴云不在,庞博倒在地上。

小凉服下金丹,过了半晌果然吐出的血止住,娇柔的躺在辜云怀里微微撒娇,咬着下唇显然极痛,辜云也不推开她轻轻抚着小凉的额头,不住关切。却说天至半晚,张小凉方才苏醒,犹然痛疼的心口,不时还会咳血。

小凉看着辜云眉头局促,心中失落,柔柔道:“好了,辜云我没事啦~说起来你真勇敢,那个可是仙家啊!在我们东北他们算是守护神了,可厉害这叻!”

辜云当时已经升起营火,在小山之上辜云看着小凉精致挺拔的美峰上还留着血迹,忽然后怕起来,不由的万般自责,一把将她抱在怀中,辜云比小凉高出许多,月色之下软软的香玉靠在胸膛,无比舒服。辜云底下头大手轻轻在小凉的后脑上紧了紧道:“小凉,你今天可吓死我了。”

“辜云...”张小凉不由得抱住辜云,心底知他对自己的关切,亦是欣喜亦是感激。

忽然庞博惊醒,看着二人身上不住冷汗。:呼,呼,呼,呼!

辜云怒道:“庞铁匠,你!”辜云这人素来性格乖张,他心底护着小凉,见有人伤她就是那个狐仙来了却也要和狐仙分个高低,何况是庞铁匠呢?

小凉拦住:“罢了,辜云这人脾气怪怪的,不过是征蓬部的人,咱别和他计较了,好歹也是咱的向导不是!”

辜云扭过头去,使其性子来。

庞博拜道:“辜少侠,张小姑娘,在下庞博今日有眼无珠多有得罪!害得张小姑娘受伤,自断一臂以谢罪!只是希望少侠放了我驯养多年的金雕!”

看看被辜云拴着绳子似风筝一般放来放去的金雕,忽然庞博手起刀落,怪刀正击自己右臂,辜云震怒回手一指飞过太极剑气,砰的一声撼在刀上,庞博顿时虎口一震这刀便脱手了,去听辜云说道:“庞铁匠,你是要笑话兄弟我少了一条胳膊吗?还是说我是个是个好坏都分清混人?”

庞铁匠一愣:“啊不是,不是!”

小凉捂着犹痛心口道:“庞铁匠,你护宝心切,我和辜云不会怪你,但是你需要把来龙去脉给我们说清楚,你究竟是谁?”

庞博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多谢二位海涵了。”就听庞博道:“我是一个出马仙儿。”

小凉一惊:“什么出马仙儿!?”

就听庞博把他的身世说出,话说这天地万物皆有灵性,人为天地之精所修所练既是玄门正宗,若得修炼之法得道便可修道成仙,位列大罗金仙。

但是这动物虽然不甚聪慧,但是当中亦步伐有天性开蒙,通达人性,或者偶得天机者,故而也能修炼,这样修成的灵被称之为“仙儿”,通常为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修成,即为狐狸,黄鼠狼,刺猬,长虫(蛇),老鼠。

人修仙至一定阶段,天会降劫,渡劫修炼方能成仙!而山林野兽每修行至一定阶段也要渡劫修炼,而在东北森林广袤,故而这样的修炼的兽类非常之多,渡劫之处有两种,一种是天降雷火,一种是积德行善;然而天降雷火之时虽然见效神快,但是风险极大,就算修为高深的仙儿家,也有极大的失败几率,失败之后轻则修为大损,重则灰飞烟灭。故而有一部分仙家选择后者,以积德行善来积累修行,从而成仙。

然而这样的仙儿家虽然是心怀善意,但是无法幻化人形,故而回从有仙缘的人家当中选择得意之人,作为弟子教授本领,也附身其人帮助自己出马行善,帮百姓看诡异之事,查难闻之情,这一过程称之为“出马”而这一类职业称之为“出马仙。”

这出马仙当中却以胡三太爷,胡三太奶二位仙儿家最为厉害和出名,而这庞铁匠便是这胡三太爷选中的有缘之人。

这五大仙家常年守备东北山林故地,相传南宋绍兴年间的剑仙岳昭明曾有恩于胡三太爷,故而这胡三太爷,而这胡三太爷便为报其恩,答应他在辽东一代驻守风土,尽量保一方平安,而这遏径山的九鼎,亦在胡三太爷的保护范畴。

故而这庞博拼了性命也要护着这遏径山秘境不为外人所打扰,然而这遏径山里,似有上古圣贤所部下的大阵,就连胡三太爷这样的仙儿家也难以涉足。故而秘境当中究竟如何,还需要亲身进入,方才能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