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一百二十五回、日晷罗盘

三人既然心结说开了,便也不加难为,这庞铁匠不善言谈冷冷的坐在一旁,小凉却伤病刚愈便去玩那只驯养的金雕,那金雕本来是天上地下首屈一指的猛禽,但是被辜云一番凌辱任它在多傲气也变得乖顺起来。

活脱从一直金雕变成了灰毛大鸡,小凉偏去搂着脖子让金雕飞飞看,气的金雕上下乱跳真如一匹野马。

辜云见得小凉伤病大好,不由得心情舒畅在山崖下望着雪源无垠,看着遏径山巍峨矗立不由得睡了过去,夜里小凉偎在他怀里便又是一夜。

次日未等天亮,黎明最阴冷之时朔雪竟然把三人埋在里面,又是一年雪灾啊。庞博却道:“诶,这连日大雪殊不知要冻死多少牛羊!”

辜云见得天气阴惨惨的,大雪似鹅毛一般堆砌下来,各自掸掸雪,三人又踏着雪源上路了,这小山颇高,庞博却道:“这雪山邪乎的紧,我们不如做扒犁!”言罢这庞博扯过昨夜在林间打好的也狍子皮,递给二人,这狍子皮铺开之后冻了一夜,已经冻得帮帮硬了,小凉拿着木棍,操着自己的东北话道:“哟嚯!冒爬犁咯!!”言罢手里拿着两个木棍,坐着这雪地里做好的简易兽皮爬犁,呼的一声从雪山上划了下去。她自小淘气,虽然祖籍西安但是冬天也算是长在东北,平常冬天放学之后没少和同学去山沟里玩,这跑爬犁,东北人却永远读成三声的冒字,看得辜云很是无奈。

辜云见小凉玩得开心,登时畅快也划着爬犁似冲浪一般,滑了下去,庞博更是雪源老手,却站在爬犁之上,似采了一块滑板,嗖的一声掀起无限白雪,一并冲下山去。

小凉太久没玩,滑到山下呼的一下没停住,整个人跃了出去,噗的一声,大头朝下插进了没腰的雪里,两条细腿在外面蹬着。辜云笑她好玩似拔萝卜一般,拽住小腿把小凉拎了出来。只见小凉小脸冻得通红,一下抱在辜云怀中,刚为她扫了扫身上的雪,便见得这雪地里出现一具尸体。

庞博一愣,踢开雪堆,辜云掌风挥动轻轻一扫,只见的满地尸骨,都是刚死不久的,

回看山下一处新营地,搭建在山顶的的盲区。却看衣着竟然多是纯黑或者纯白的波斯服饰,波斯的斗篷似乎是这一伙人的,细看面目虽然发色各有不同,但是这帮尸体竟然都是高鼻深目的胡人。

小凉道:“怎么这么多白人的尸体?”

辜云愁眉一看道:“是当年图谋九鼎的波斯魔教!”

庞博大愣道:“不好!怪我怪我,今日有人对九鼎图谋,这三太爷其实很早就告诉我了让我多加防备,谁知我竟然错怪了好人!反倒让这一伙坏人捷足先登了!”

辜云看了看尸体心道这些人都是受伤死的,亦不知伤他们的是何物?不过根据尸体体征去分析,这些人已经在这里死了不久。旋即走向营地,观看四周,又摸了摸篝火的温度却道:“这篝火再作假,我也能摸出来,虽然早就烧没了木柴,但是这温度却并不是十分冰凉,由此而知这伙人,仅仅刚走。”

“刚走!不好,一定是去女神庙啦!我们快去追!”庞博心下惊慌。

小凉道:“没法追,这大雪茫茫能去哪追,而且人迹已经被大雪埋了。”

庞博道:“只是这女神庙的入口,我也不知道在哪,你说这可怎么办?”

辜云沉郁片刻道听听声音,竟然传来不住的流水之声,他凝神片刻道:“我们现在踩着的是河床,这明堂交于两水间,我们昨日看时正好有两水出于对面的遏径山,那么这女神庙就应该是建立在这明堂之内,这伙人来的目的非常明显,也是本着这女神庙来的。我们事到如今只有快点前往女神庙方能守株待兔。”

辜云看看风向,他自是道家弟子,对于星象略知一二,旋即对着东方星斗方为伸出大拇指一一比对起来。

小凉疑问道:“诶,这大白天的怎么看星辰呢?”

辜云笑笑暗暗说道:“苍龙七宿对龙穴,角亢氐房心尾箕。缠山关前多是险,不出地支十二时。”

“噗,这辜云偷着学,一行几日真不知和刘伯温偷偷学了多少本事!却也不显山

不漏水的。”

只见辜云看看东西,辨认一下南北,把重剑立在地上,去看长剑影子,却道:“我们没有带罗盘,但是这十二地支在罗盘上排列,正好是一圈,只要根据这简易日晷所标注的时辰,配合坐标角度便能算出这龙穴入口。”

只见的的遏径山曲折蜿蜒,似一条雪龙横卧在山峦连风,白雪皑皑,两边高山似螃蟹爪一般,山脉蔓延而来,有道是:“若能识得螃蟹局,子子孙孙伴帝王。”可见此地风水之盛。辜云指了指前方道:“如果我没有算错,这神女庙的入口就在前面!”

只听庞博点了点头道:“不错,前面就是神女庙的入口,胡三太爷嘱咐我们若是前去需要心存恭敬,不要乱摸乱动,更不要大肆惊扰出言不逊!还有非九鼎勿取...”

辜云点点头,小凉心中暗暗佩服:“这我们家乡,这出马仙最厉害的手段便是心通,这仙家附身多少都会对身体有所损耗,这庞博却能和仙家做到心神相同,如此下来却不用附体也能知道仙家的意思,全名二人心中相谈。”

这风水宝地讲究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明堂、水流曲折,以使坟穴藏风聚气,如今一路走来虽然大晓得风水宝地之行,却总觉得如此好地方,却没有风水宝地之实,着实令辜云心里暗暗疑问。

三人来到山前,不觉间山中谷风大作,吹得飞雪似刀,只见两座山峰当中有一个峡谷巍峨矗立,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山谷。小凉被风一顶一个跟头摔了出去,勉强在雪里走着辜云道:“奇怪,此处明明是神风秀水,为何总显,穷山恶水之相!”

只觉得这地方阴森森的,而天色也越发沉了。

庞博顶着疾风:“不知道,不知道,进来这山谷里的人基本都死了。”

这遏径山初入谷口,之时便觉的阴寒诡异,三人趟在雪里便觉得颇不自在,过了山谷风雪愈大,果然依照辜云的指示,在遏径山山麓之上发现了一处乱石堆。

“辜云,辜云你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