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九回、感城楼马氏言语,迎彭帅濠州发兵

且说朱元璋依着刘伯温,李善长定下计策去行事了。果然脱脱率兵屠城,一连将徐州城的男丁并二十五岁以上妇女一并全杀了,徐州转瞬便剩下一城废墟,却见的街道长衢,四方田野,河道都是积尸如山,血水将船桨浮起,一时间数里城郭都是膻腥腐臭,蚊蝇萦绕。仅留下数万年轻女子以供蒙古人玩乐食用,脱脱为元军宰相熟读史书兵法,他与部将道:“昔日西晋五胡乱华,北宋金兵逐夏,再到我蒙古成吉思汗西征便有此等两脚羊来做享受,今日诛伐逆贼却也能享用的到!却是长生天赐给我们蒙古勇士讨伐叛逆的福泽!”

察罕帖木儿,也先帖木儿等诸位大将一众应喝端起马奶酒一并道:“农田做牧场,杀光华夏人!”

脱脱旋即与众将士在蒙古帐内,端起烹煮好的两脚羊肉,各自饮宴,甚是快活。

这两脚羊本不是羊,乃是胡人鞑子对俘虏的百姓的别称,自古胡人行军少有粮草辎重全赖于此,因他们以战俘为食,取食人肉,故而少有粮草辎重;战俘又如犬羊般可供驱赶,人生双足,故称之为“两脚羊”!且胡人甚喜“两脚羊”,又将“两脚羊肉”分为四等最差为男子,其次为女子,再为孩童,以鲜嫩少女的肉质最为鲜美当中又以妙龄美女为最,故而蒙古大军骁勇非人!脱脱身明此里于是屠城之时,只留下了二十五岁一下的少女,白日供蒙古军士饮食,夜里供蒙古军士亵玩。而徐州城一夜之间从古今重镇,变成了人间炼狱。

蒙古人夺了徐州,便将屠城消息四处散播,义军震动,朱元璋登临濠州城头,却看四下烽烟,逃难百姓暗自垂泪,与马秀英道:“我朱重八无能啊!悔见得百姓遭鞑子屠戮,而自己却只能守着这座城头!”

马秀英摇了摇头,略有斥意道:“什么有用没用的!你我虽私下里叫你小名,但是你别忘了,义父为何给你改名叫朱元璋。”

朱元璋无语凝噎怔怔望着马秀英:“...”

马秀英道:“你姓朱,这朱既是我汉人最贵颜色朱红的朱,也是诛杀的诛,而璋乃是祭天之玉礼器,义父给你给你改名朱元璋就是要你顺奉天意,诛灭元庭,驱逐鞑子,还天下还我中国百姓以生机!所以你更要保持理智,现下全城的将士都对脱脱恨之入骨!但是咱不能去,徐州那边是个圈套,若是去了非但救不了老百姓,就连濠州城的老百姓也守不住!到时候这个罪过谁来担?就是担了,百姓还能救回来吗?”

朱元璋一掌打在城垛,一声恨叹,手指打得出血。却见城楼之下,红旗招展,旌旗闭空,战马嘶鸣,来了好大一支队伍,却见战士雄壮,各带红巾,一杆帅旗帜大写一个“彭”字!朱元璋大喜道:“是彭帅!”原来是明教老教主彭莹玉到了,旋即开城相迎。

却见城门大开,郭子兴,孙德崖,赵均用等将帅一并出城相迎,却见得为首一帅竟是一个雄武的和尚,头点香疤,目光深邃,剑眉星目,三尺长须,只是已经尽数花白。老和尚已经年逾古稀,谈吐间已失了中气,但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露出昔日的英雄气概。且看老英雄一身重甲,在郭,孙二人的搀扶下下了马,徐徐道:“哈哈哈哈,老头子彭莹玉,还没到上不了马背下不了马的年纪!就算将来死,也是要死在杀鞑子的战场上!”

郭子兴道:“彭帅春秋正盛,活他个一百岁,到时候赶走了鞑子,我等与您贺寿呢!”

孙德崖道:“哼哼,好大的口气!俺孙德崖赶走了鞑子可没打算活着!到时候陪着彭老马革裹尸!不似苟活的小人!”

彭莹玉心下笑道:“哈哈哈,你们两个小子,不要不对付,不就是点儿军粮骂何故总是争执!如今共守一城,若是在这样下去可是要出乱子的!”旋即吩咐了身旁陪着笑脸发赵均用道:“赵兄弟,这里属你性格最为承重沉稳,将来他们二人还得你多多照看!濠州城别让他们两个斗翻了天~”

孙德崖素来与赵均用交好,旋即大笑:“好好好,彭帅,赵兄弟为人仗义!今后他说什么俺孙德崖绝对照办!”

郭子兴暗暗心道:“彭帅想来是年纪大了糊涂了,这赵均用素来城府颇深,且目中无人,徐州一战,他与彭大芝麻李两兄弟三人共同守城,唯独他却以征调粮草为名率领部下全部来到我濠州城内,结果征集粮草,缓慢驰援!导致徐州城玉石俱焚!现如今不知为何彭帅对他颇为看重!”

赵均用听得彭帅特意将他地位太高,制衡二帅,心中暗喜连忙拜服,旋即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彭帅含笑赶忙扶起:“嘿嘿嘿,赵兄弟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汉人致谢不过拱拱手就行了,何必学那蒙古人见到掌管总要磕头的!”磕头这礼甚重,汉人往往只有跪天地祖宗父母君王才用,不想这赵均用直接扑倒开始扣头,反倒是令年老心软的彭莹玉不好意思心中对赵均用更多了点人情。

原来那赵均用逃了战事,又在濠州城把孙德崖郭子兴不和的事情添油加醋写信给了彭莹玉,彭莹玉心下觉得赵均用实在,便对他颇有厚望。

众将帅通得姓名各自入城,于军营内商讨战策。且听赵均用道:“彭帅,实不相瞒,徐州城破,我等将士于死命相救,怎料郭子兴大帅不允许!”

彭莹玉一怒问道:“子兴,你为何迟迟不发兵相救!”

郭子兴忙道:“非是不救,一则我等兴兵之时徐州已然陷落,第二赵兄弟迟迟发兵未果,这第三蒙古人如今久未攻濠州,此间必然有诈!”

赵均用道:“郭大帅,您可休要怪我,您听部将朱元璋所言,恐惧鞑子有诈迟迟不肯发兵去救!”

彭莹玉缕缕胡须一张手:“不必多言,郭兄弟可有此事!”

郭子兴传唤了帐外朱元璋,却听彭莹玉道:“朱兄弟,我老彭虽然年纪大了,却也不闭塞!你阵斩贾鲁的大功我也听过!只是我问你,为何劝阻郭子兴去徐州百姓!”

朱元璋拱了拱手道:“禀大帅,并非是咱不去救老百姓,更不是咱贪生怕死!而实在是蒙古鞑子那边有诈啊!大帅试想,若鞑子大军兵锋正盛为何不顺势南下,攻取濠州,非要在徐州城里屠城杀人!等着我等发兵去救!?况且蒙古调集大军,四方守卫必然空虚,那我们为何不趁机攻取金陵以为日后图谋!如今若是去战徐州,先是百姓救不得了,又是自承担一分风险!如此岂非得不偿失!”

彭莹玉被朱元璋一说心中一凛,正在犹豫却听赵均用厉声喝道:“哼!小小将领懂个什么!我等大帅都未觉得不妥,哪里有你指手画脚的份!我等明教皆是视死如归为了明教光明主义而奋斗的光明使者,岂能因你这投机取巧,猥琐龌龊的私心而恐惧!要坚决落实贯彻明教的正确指导方针,抓紧落实开展完善明教教义的指导思想!试问这战法背离了,我们明教守卫光明的原则,是要下火狱的!”

彭莹玉道:“罢了,罢了赵兄弟,莫要争吵!什么事情都上纲上线,这个思想那个指导的,那都是以前西方魔教拿出去偏信徒的!我们现在虽然顶着明教这个名字,却是要奉行先王之教,为了生民太平的!和那些个有教无国认西域胡人大胡子做爹的邪神教不一样!你可知道!”

赵均用嘴上记着,心下里暗恨,他本是景教徒,后投身波斯明教,研习教义,自以为自己是一个出了说话都是西方明教徒,对中华学说向来鄙夷,暗听彭莹玉教主如此和明教之意阳奉阴违,心下暗恨,却也不言。

且听彭莹玉道:“朱兄弟不错,你说之事确实是顾全大局,然而你且记住,我等义军,是吊民伐罪!回护百姓之义军!既不是什么波斯教徒的军队,也不是为争私利发兵乱天下的诸侯!冒进不可!不顾百姓更是不可!你别看我头上有香疤,是个佛门和尚!实际上也和你一样,是吃不起饭啦!到骗钱的寺院里混饭的!不然老子当初还要考个秀才呢!只可惜还俗的时候年纪大了,长不上了!头发才这个样!”

朱元璋旋即一拜,他心下佩服心道:“这彭大帅虽然军事之能未见多高,但此番豪气,气节着实令人敬佩。”

却听彭莹玉道:“老彭我打了一辈子仗了,这蒙古人几斤几两,我老彭清清楚楚!今日我便率本部人马去救百姓,你们几个且守好濠州!”

诸人见彭莹玉已然是年老力衰,哪里还可四下征战各自劝到:“大帅不可!大帅您春秋已高,且早年战伤不断怎可继续奔波!”

彭莹玉缕缕白须,怅然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几个娃儿何必担心,我老彭风风雨雨数十年抗元都打过来了,和脱脱也算是老对手!比你们这些娃儿,知道该怎么打!”彭老帅一扬手,便出帐了。当日点齐军众,奔着徐州进发。

朱元璋见此情形不由担心,郭子兴于彭莹玉出发后与朱元璋道:“彭老帅年纪大了,我不放心!你且带一万精兵跟在后面以做支援!”

朱元璋听得可以去救徐州大为欢喜却连夜带上兵将,并徐达,常遇春,汤和诸将星夜启程支援彭莹玉。

却说蒙古一面,脱脱见数日来,义军援军迟迟未到,却很是生气,又下令将成立剩下的两脚样十岁以下十八岁以上的都杀了,以是泄愤却以暗暗想到此计被义军派人看出,却听得韩山童,刘福通北伐河南之事,旋即令自己胞弟也先帖木儿率领着蒙古国三十万最精锐的部队去了。自己却留下察罕帖木儿的部队继续南下。

察罕帖木儿为乃蛮人的后裔,在蒙古国为一代名将。手下精兵强将无数,旋即发兵南下正与彭莹玉在小沛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