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十回、赵普胜掌掴阎狗,周子旺殒命八门

彭莹玉率领部将一路北上,驻军小沛,环顾四野,且见得山行地势,忽然斥候回报,彭莹玉将报告仔细查看倏然一惊与部将况普天,周子旺道:“朱元璋所言不虚,这秋水泛滥,倘若我大军在前行一步到了下邳,蒙古人决开河坝,恐怕我等就要成了第二个吕布了,蒙古果然设好了局让我们钻!”

周子旺道:“大帅,现下该当如何?这蒙古人察罕帖木儿,率军相迎此,且敌军军阵俨然,我等不能小觑啊!”

彭莹玉道:“这察罕是个厉害角色,用兵甚佳,且从不犯错!他今见我等军威雄壮定不冒攻,可见是个狠角色!”

周子旺长揖而拜:“大帅何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芝麻李二兄弟死于他们的手中,我明日就率军出击去破他们的阵!我手里这杆枪却也不是吹出来的!”

杨普雄、丁普郎、项普略三人皆为彭莹玉徒弟和帐下大将,此三人旋即请战道:“大师兄说去,我等愿同往压阵!”

彭莹玉端详片刻,心下思索却也答应了,旋即派遣四人以周子旺为先锋其余三人位裨将前去掠阵。

次日当午,两军对垒,沙场当中西风阵阵,吹得那黄沙漫天,两军军旗鲜艳,排开阵势,千军万马声势浩大!元军一员骁将挺矛而出,军前邀战,抖擞雕裘,勒住战马,指矛骂道:“尔等山贼草寇,速来领死!”

周子旺阵中见得此人怒火中烧,心是见过,原来是一个伪军老将,白发苍苍,大嘴小眼,长得如一条鲶鱼一般,江湖人称浑水泥鳅—阎崇鲶,他本是山东清遗派掌门,自负武学,后来于家中盗嫂,被其兄闫崇鲤阉割,而后拜入清遗门下,向清遗门人传播什么精满则遗,自宫保身的修炼法门号称《满遗大法》,故而满遗弟子皆自宫修行,以全灵性;然数十年后清遗派学习《满遗大法》的弟子绝后这清遗派也断了传承,故此八十岁高龄只得认了蒙古人为干爹,以求一宗,周子旺久在江湖深知此事旋即骂道:“阎崇鲶!汉奸贼子,苍颜老贼,皓首匹夫!岂容你在此耀武扬威!”

杨普雄道:“先锋莫恼,我去掠他一阵!”言罢!杨普雄持一杆长矛,纵马而出,绝尘而去,二将挺矛而斗两骑交驰,二矛捉对,杀做一团,穿刺戳拨,各不相让!两个战不三合,阎崇鲶便已相形见绌,杨普雄见状猛刺一矛,阎崇鲶猝不及防险坠下马去,只见杨普雄轻舒猿臂,巧拧狼腰,一把将阎崇鲶擒于马上,阎崇鲶心下大惊口念咒语,暗自呢喃。

杨普雄心下一惊,听闻清遗派自有一番妖法,暗自焦急。

只从这汉奸口中传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侠饶了我,大侠别杀我。”之类的话。

西北大汉杨普雄心下一怒,原来是框我!将长矛插在地上,一手拎起阎崇鲶口中骂道:“鸹貔,我贼你妈了个皮!”骑着高头大马,一手两军阵前拎着阎老贼,一手耳光狂掴,噼里啪啦的一顿猛打,看得两军将士哈哈大笑,且听杨普雄骂道:“瓜锤子,让你汉奸,让你汉奸!还满遗大法,满你麻了个皮!”

阎崇鲶哭着喊着,被一阵掌掴,扇得哇哇大哭:“哇哇哇!打老头啦~打老头儿啦~”一时间被打得屎尿横飞....

察罕帖木儿于城上望着看自己八十岁的义子被如此戏弄,脸上臊出了绿色,旋即亲擂战鼓,命将去战。只见元军阵中飞出两员骁将,一个独眼龙,一个矮胖子。杨普雄望了一眼阎崇鲶,却见这阎崇鲶老贼已然尿崩而亡了。顷刻挺矛欲战,哪知元军阵中飞来一支暗箭,正中杨普雄肩头,杨普雄翻身落马,却见这独眼龙和矮胖子已然到了。

周子旺于马上一惊,心道贼人无耻,未等身边诸将反应,快马已然冲出,却见那独眼龙一棍打来,周子旺横枪一架,矮胖子手中钉耙便以奔胸怀,周子旺长枪横举,将钉耙篮下,三骑便较力相圆,那独眼龙姓袁名侯字腾飞号称“独目神猿”是大都落地秀才,而后打家劫舍为生,被蒙古招募,遂做了汉奸,那红脸矮胖子姓高名大,自晓松,善使一口九齿钉耙,祖上是蒙古人却家道中落沦落种地,后来靠打劫为生,两人都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大盗,周子旺不通姓名,抽枪就戳,一点红缨上下乱飞,钢枪在手上使得神出鬼没,二人合力相斗竟然不落下风;但见周子旺手中钢枪,影影绰绰刺出八个虚影,虚晃一枪拨马厩走,反过头来又是回马枪,虚虚实实令让二人捉摸不透。

袁腾飞哪里肯让手中搅屎棍法使得出神入化,如风云搅动,稳健不凡!高晓松亦是不怕九齿钉耙势大力沉,武器相交打得砰砰作响,在空气中呼呼啸着,好似鬼哭一般。

战至三十回合,袁腾飞大喝一声,挺棒奔周子旺头上而去,却不料周子旺枪法如神,大枪上下飞舞抖得如蛇信一般,点点红缨,只见搅屎棍未到,枪尖早到咽喉,二马一错镫,被周子旺一枪戳死在地,高晓松使出阴招,一口钉耙正打周子旺马腿,却见那棕马大腿正要折断,一杆枪尾早就来在之间,周子旺旋即提枪连戳数枪,高晓松遮拦不定,被刺中肩头,翻身落马,蒙古诸将一起出阵正要去救,高晓松丢盔便跑,却听背后马蹄呼啸,直觉一凉

“纳命来!”

周子旺顺势拔出佩刀,收起刀落取下首级,挑在枪尖,军前炫耀。义军将士见军前连斩敌人三将,瞬时士气大振,喊杀滔天!

周子旺这枪法名唤蛇信八吐枪,长枪飞舞马战神技,据说是杨家传下来的一脉残枪,厉害的紧,且与彭莹玉自幼习武,这枪法自然是日渐纯熟。

义军高兴各自开怀,却见周子旺率军一并掩杀,大军所致,只见蒙古阵中战车后置,长矛林立无有退势。周子旺倏然一惊,就见阵中领旗挥动,黄旗换了红旗,很是利落。

义军杀奔,就才见数万蒙古军士结成了一个大阵。

远远望去如同一个铁做的乌龟,周子旺讽笑道:“我当是何阵势,原来是什么八卦阵,无甚稀罕。”

领兵了一对骁骑径直冲入阵中,这八卦阵乃是古阵,讲究,八卦九宫,象形有八八六十四种变化,而这八八六十四变化当中,又各有六中小变化,便是三百八十四爻,而根据天气地理不同又是更多变化,可以说是千变万化,无穷无尽;不识兵法者与之相斗,深陷阵中有死无生,但是这八卦阵虽是万分凶险厉害,却是古阵法研习兵法之人只要深谙行军法门便可轻易破阵,周子旺是彭莹玉大弟子素参军事是个名将,他料元军轻敌,心中大喜,率军奔入阵中,口中暗念口诀:“一数坎来二数坤,三震四巽是中分,五数中宫六乾是,七兑八艮九离门。”

这八卦阵共分九宫,这中宫就是对面大将所在,周子旺自负武艺心道我若,从这离口入,直杀中宫,挑了你军中主将你断然溃败!。但见红巾军一队铠甲鲜红,杀入阵中。

察罕于城上心下一凛道:“这些个贼子真是他妈的,卧虎藏龙!竟然有人能破八卦阵!定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却又暗暗笑道:“呵呵,这若斩此将必伤贼子元气!”旋即拉开自己的雕弓,发出一色红烟响箭,从军寨拎一口大刀率军出阵!元军元帅出阵,各自振奋。只见周子旺挺枪跃马,在铁甲丛中左突又杀,如入无人之境。

见得响箭的元军指挥,军旗忽然一变化从纯色换成了间色。周子旺阵中杀得兴起,一杆钢枪上下翻飞,杀得元军四散逃亡,但怎晓得,从正南离阵杀入,蒙古国军阵就是一变,蒙古军士也是训练有素,绝不恋战,各守阵势,义军队伍刚入离阵队伍便被这元军四下变化之阵型分割两半,又入一阵之时又被分割了一般,待周子旺军队杀入中宫五数时,周子旺队伍已然被分成了三十二份,而这身边队伍,已然剩下当初三千兵马的一个零头,不到一个时辰,就仅剩下身旁这数十骑,回首看得阵中,无数元军兵甲层层叠叠,黑压压的一片便将周子旺团团围住,元军长矛并举,箭如飞蝗,周子旺心知不妙,一番冲杀始终不见出阵之法,回看身边仅剩七骑,自己且身中六箭.......

再看丁普郎、项普略两位大将已经折于阵中,项普略甚是英雄,他战亡时怀里尚抱着一名贼将,想来是同归于尽的。

原来这元军阵法压根不是什么八卦阵,也不是什么五行阵,乃是久绝战阵的八门金锁阵!这八门金锁阵暗藏奇门遁甲,阴阳五行,乾坤八卦,故而及像五行阵,又似八卦阵,看似九宫排列,实则各持八门,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人则亡,当中各藏五行,少有差池便是一个死字。

周子旺心中一寒,却道自己是轻敌冒进不知此阵玄机,故此折损了许多兄弟。不禁垂泪,遂报死心!举枪振甲以告将士:“今日我等兄弟功败身死,是我周子旺一人之责!诸位都是功垂万古的好男儿!”

却见一少年小校道:“将军莫悲!今日我等杀蛮,死则死矣!大丈夫以身报国死得其所,将军莫悲我先去也!”但见十五六岁的小校尉,挺枪纵马突入敌阵,左冲右杀,毙敌数人亡于阵中。

周子旺身边汉家壮士各目眦尽裂,怒发冲冠,红巾鲜艳,各如天神旋即尽数突阵,一时间万军避易,无敢近者!然而寡不敌众,一番冲杀义军无一头像,尽数战死只余周子旺一个血人,身背百创,戳瞎了一只眼睛,砍掉了一只耳朵,时战马已死,周子旺踩在敌人的尸山上,拄着长枪,苦苦支撑。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鞑子宵小,髡发鼠辈!”

蒙古军中征调的伪军占了一半,其余蒙古人养尊处优,好久不见恶战,竟然被这周子旺一人喝住,只得将长矛把他围住,却也不敢近身!

却听鞑子中一声令下:“退缩者斩!”

各自军卒持矛冲上,攒刺周子旺,周子旺,捡起一把佩剑,从尸山上跳入阵中,四处砍杀不管身上多少长矛刺入,犹如不知疼痛,一口气又杀了五六个,只见元军阵中闪出一将,趁其不备一刀,斩落了周子旺首级,方才结束,且看那大将金盔铁甲,灰袍狐裘,正是有伪军第一战将之称的“冷面花刀”董抟霄..........

是战役结束,义军前锋败,亡三千,死折大将周子旺,丁普郎、项普略,元庭亦折损四千,亡大将阎崇鲶,高晓松,袁腾飞等将校十余人。

而彭莹玉闻讯大怒,夜袭了蒙古军营,杀敌一万,察罕帖木儿临战而逃,未着盔甲,仅以身免。

故而两方各有胜败,在徐州僵持了数月,直到大雪天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