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十一回、献图稚子骂刘帅,闻讯义军齐尿崩

书接上回,彭莹玉在徐州救援百姓,与察罕帖木儿对峙徐州已然数月,双方互有胜负;而韩山童刘福通领大军北伐,一路上一马平川,兵锋所到百姓无不归降,由于民心所向,汉军一路上势如破竹,连下数州数府,接连攻下朱皋,仓栗,连破罗山、真阳、确山,又克舞阳、叶县等地,横断豫南。刘福通挥兵南进,相继攻占汝宁府、光州、息州,义军胜利壮大,队伍扩充二十万众;至此安徽,河南以及江浙一带大半为汉人光复,只是胡虏破坏日久,元气难以恢复。

韩山童,刘福通部一路顺利,兵发汴梁,大有还于旧都之势。果然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只用了两日就攻陷了汴京,韩山童,刘福通,彭大等将领很是开怀,遂入汴梁,想看城内繁华。

却怎想汴京城里,都是烽烟断壁,百姓十不存一,街道路旁,都是乞儿饿殍,说什么水榭楼台,唱什么琵琶美曲,似乎都是戏文里唱的,梦境里想的,待见到汴京时,这昔日韶景尽数荒芜,剩下不过一盘瓦砾耳!

韩山童看着百姓乡民兀自神伤,心道:“这女真髡贼,蒙古鞑子自侵中华以来,真是无恶不作!这么繁盛东京,竟然被糟践成这样!还不如我们颍州!”

刘福通看着城里如此残破遂道:“完了,完了,全都完了,戏里唱的,书里说的,什么东京繁华,全是他妈的假话!原来中华如此破败,早知如此,还不如信回波斯那套!”这话刚一说完,只听百姓当一个孩童骂道:“放屁,红毛赤夷,非我族类有甚可信!”

却见瓦砾中,走出一个小孩儿五六岁年纪,光着屁股就穿一个似抹布一样的衣服。

刘福通恍然一惊,见是个孩子,虽是生气却也不去计较。只道:“我波斯圣教,无上妙法,自有生民以来,没有这么指导实践,崇尚光明的学问!”

孩童骂道:“哼!你个大胡子看你胡子这么多,难道是色目人的种!我听闻孟子所言:‘自有生民以来,未有孔子也 ’!或曰:“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不知你那赤夷之言是谁说的?”

刘福通一时语塞:“这个....”

孩童道:“敢问你家摩尼真神,先祖是谁,籍贯何地,是否考证?他之语言出自何典,何人所注?若是全为杜撰有和可信!”

刘福通道:“你中华的东西又有啥典?祖宗又是在哪?谁又考证,谁又注的?”

孩童道:“我中国之书皆有所注,中国之人皆有其祖,三皇五帝以传百家姓氏,所言之事,皆有五经,史书典籍能考!五经之书,汉有郑玄,唐有孔颖达,宋有朱熹,所记皆真,所言具实!无经无典,无著无书,无有圣朝践履,妄吹实践,当真屁话!”

刘福通所言波斯西域之文虽时处更近,但是依据几无,三分真人七分杜撰却不可信,刘福通语塞:“....”

韩山童瞧着道:“罢了,罢了,刘兄弟你何必同一个孩子计较!”

只听孩童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尧曰:克明峻德,四海困穷,天禄永终!此非不光明呼?况我华夏千秋,三皇五帝,夏商西周,秦汉唐宋,哪个不是响当当亮堂堂的天朝?怎在你老庶子之口,变得这般龌龊!你虽是义军统将,若是此番思维,我看就是和鞑子没什么分别!若是还是依照鞑子所言,重西贱汉,我们赶走了蒙古鞑子,你们将来也要变成赤夷!还是让色目人,鬼种人,昆仑奴骑在我们百姓头上,到时候礼乐不兴,雅正不行,那百姓拥戴你们这些赤老爷有什么用!”

刘福通素不读书,心中气的紧,却见韩山童听得小孩虽是褴褛,却说得字字珠玑,连连赞叹赶忙拦住刘福通,却拉住孩子道:“孩子你说的不错!刘叔叔是粗人,你莫和他一般见识!敢问你可是谁家的落魄公子,竟然有这般见识!”

小孩一脸肮脏,蹭了蹭鼻涕道:“韩明王!我爹不过是个被称为臭老九的读书人,今年死了,他会卜易,他说今年会有贵人欲窥昔日临安,特意让我把图给您!”小孩大步流星走进自家废墟下,跳入一口荒井,从中拿出了一筐东西。却见那青瓷碗做工细腻,诸多首饰工艺如天上来得,独一幅画卷浑厚卷着,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小孩道:“这些器物做的精美,是大宋时候的,兵荒马乱买不得钱,换不来吃的,爹让我留着,将来给后人看!”韩山童命人将画卷打开,与周边将士看去看,这画卷极长似有两丈,初看之时便是惊艳万分,细看更是震惊,且看这上面所载,尽数为城郭之势,街道俨然,人丁兴旺,汴河流水,虹桥卧波,四处人愉快游人,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各式商家,卖的是绫罗绸缎,金银器皿,走的是高官显贵,骏马精神。

刘福通怔怔呆了:“我的乖乖这画,难不成是天宫?神仙的日子?”

韩山童久久凝视,心中忐忑道:“这世上还有如此繁华都市,就是大都也不及他十分之一啊!”

小童点了点头笑道:“此画为大宋张择端所画的《清明上河图》!”

韩山童一惊道:“早就听闻此画所画详实描摹大宋汴京之状,今日见得此画,方知当年汴京风物竟如天宫,奈何中国沦落至此”呀罢一声长叹,旋即见得画幅旁边后人题跋诗作就见那。金代郦权写到:

车毂人肩困击磨,珠帘十里沸笙歌。

而今遗老空垂涕,犹恨宣和与政和。

金代张世积写到:

画桥虹卧浚仪渠,两岸风烟天下无。

满眼而今皆瓦砾,人犹时复得玑珠。

繁华梦断两桥空,唯有悠悠汴水东。

谁识当年图画日,万家帘幕翠烟中。

诗既如此,众人读了,暗暗垂泪。忽见男孩一头倒在地上,待众人看时,已然死了。时维寒冬,如此神童将来必为一方才子,然生不逢时,幼年早夭。韩山童竟然抱着孩子哭了,却道:“如此才子,将来必大有可为!奈何元庭暴丨政,民不聊生,这等孩童冻死街头,着实可恨!”忽然隆冬大雪,将汴京城下得白茫茫一片。

韩山童辜贵本以为汴梁富庶,义军已成气候,可为定都之地;早早将赵家姐妹接到汴梁,不曾想汴梁的繁荣仅剩下这张择端的一幅画。

辜贵道:“姐夫,看来我们还是回亳州吧!亳州比之汴梁还算富庶,可为都城之处。又和我们的颍州老家近!”

众人商议便先班师回亳州。却怎想此番顺利多是凭借彭莹玉于徐州虽牵制了脱脱大军数十万大军,而脱脱之弟,也先帖木儿亲率三十万元军精锐赶赴河南!这蒙古大军乃是草原调配,是元朝清一色的蒙古人,装备精良,久经训练,各个都是好手;也先又是名将,也先率军来援的消息传到河南,韩山童,刘福通各自心惊。

结果次日准备派兵去战,也先部又传来战报,说是也先帖木儿听了一个道士的建议,说什么敌人兵锋正盛,不如按兵不动,以逸待劳。然后给了他们军一套什么基尼泰美的秘术,只要带着军队唱跳祈福就所战必胜,无往不利!结果这个也先帖木儿就日夜带着这帮蒙古士兵唱跳祈祷,日日夜夜不有休息,去拜长生天!也先本人也载歌载舞,扮作神傩花式唱跳rap,还有篮球。一月过后一夜火起,诈传刘福通劫营,结果蒙古最精锐的三十万部队,慌了手脚四散逃窜,然后就是自相践踏,黑夜无灯,又互杀互砍,竟不退缩,甚有血性!!待到天明三十万大军自相残杀就剩下了一万多人,也先帖木儿钻进山洞才获幸免,至此也先帖木儿一战成名,威震八方,万古留名。元庭震动,皇帝只道是天不住我!赶快召回了也先帖木儿,也先朝堂述职却说自己罪孽深重,祭拜长生天,唱跳之时心存疑虑,导致天神不悦,以致失败!

战报传来义军震动,各自笑得尿崩,营前据说还尿崩死了人,定然不是阎崇鲶。

是役结束,义军凯旋还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