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十三回、福通一骑保少主,扩廓单枪斗明王

赵金梅弃子逃生,这小辜云却被这白袍大将逮住,晨曦雪谷之中,他一杆金枪挑起小辜云的衣服,遍看了这小子眉目,这孩子冻得发紫,忽然没了什么气息,传唤手下拎来一颗头颅四下比对,却听那蒙古大将道:“果然不是!这男丁和辜贵长得很像,应该是他的儿子!”

那大将金枪一甩把孩子掷道一个仆人手中:“这是辜贵的儿子,他立了大功,给他一个顺水人情吧!”一个随从抱走了小辜云,另一个随从忙去收拾了头颅,透过斑斑血迹,依稀辨认眉目,方才知道这头颅的主人就是名声赫赫的义军统帅明王韩山童!

话说昨夜雪夜,韩山童于谷中深重剧毒,这毒原是这辜贵在入山侦查前递给韩山童的;这辜贵将毒药粉末涂在大拇指上,喝过那酒后,大拇指顺势摸遍了瓶口,将毒粉混入酒中;然后入山,其实这辜贵从去颍州之前便带着介绍信来到脱脱府上,陈述他所见闻,脱脱心下大喜,便与这辜贵定计,让他凭借关系混入义军当中,充当内应事成之后许以高官厚禄,而今日之事也全是辜贵同脱脱等蒙古将帅定计所为。而辜贵所带军卒,也在入山之后被引入埋伏,全部死难。

这辜贵功成之后便赶快退回蒙古大帐,等着邀功,把什么赵金梅和小辜云一并抛到脑后,只是想起自己军中财物之时,忙与诸位将官商议,定要护好他在军中的财物,那白袍大将王保保是察罕帖木儿的养子,原名扩廓帖木儿,汉名王保保,他受了脱脱将令秘率一直部队包抄伏击韩山童于斩蟒庭是为统帅。扩廓帖木儿为防漏网之鱼,询问韩山童家眷之时,辜贵方才将赵银梅、韩林儿说完了,才顺带说出二奶赵金梅和庶子辜云的事情,脱脱见得身边诸位汉奸将官,为了体现恩德特意告诉辜贵二奶和小儿子都会给寻找。

辜贵深感恩德,叩首连谢,只觉得蒙古人对他好得无比,一辈子当狗都乐意。

话说韩山童夜负剧毒,率军突围,蒙古军越围越多,层层叠叠,兵甲在月光下尽是寒芒,无尽的寒芒,夹杂着炸药的火光,很快将义军吞没大半。韩山童挺刀,跃马杀入阵中,施展起金蟒大刀来,驱动体内金蟒功的威力,大刀被真气充满,猛砍狂劈,大刀所道之处,兵刃直接被真气冲断,蒙古大军即便身披重铠,但是刀锋所落,也都被削成两段!韩山童杀得兴起,红马奔驰杀出重围,不料自己剧毒难支,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捂着心口勉强应战。猛见一员胡将,二马交驰,斩落马下,不由多想一队长矛兵结阵并行,这队士兵横着排开,八矛齐戳韩山童胯下枣红马,韩山童揽住缰绳,手上大力猛拉,枣红马前足跃起向后一仰,大喝一声:“喝!”手中大刀顺势劈下,却见五六杆长矛一并折断,韩山童跃马砍杀,又斩了五六个蒙古兵!不料这蒙古鞑子又山呼海啸的拥了上来,心道这斩蟒谷,难道真要成为自己的埋骨之地吗?旋即同刘福通道:“兄弟,你嫂嫂已经战死了!”

刘福通黑甲长枪,冲杀出来连斩了六员敌将,去救韩山童,却见的地上赵银梅已经被砍成了血葫芦。

“你带着林儿快走!我身中剧毒,已然是走不了了!”韩山童将怀中的婴儿抛给刘福通,刘福通心中苦得悲伤,却见韩明王的战马周围,有围上来数层敌军,层层包裹哪里能逃!韩山童一留下残部为刘福通断后!

刘福通将小韩林儿系于怀中,拱了拱手:“哥哥,保重!”带着婴儿杀出阵仗,一路驱驰!

然而义军在雪谷出口被蒙古军堵得严严实实,刘福通纵马冲入阵中,七进七出都,都无法突围,却见蒙古阵中飞出一员大将,手中一把大斧,与义军李武,崔经相斗,定睛一看正是元军大将八秃,只见八秃手里大斧子,大开大合,势大力沉,李武崔经双枪并举,竟然不是对手。占到二十回合,八秃大喝一声,一斧劈死李武,崔经拨马就走,被快马赶上拦腰斩断!

刘福通大怒抖擞长枪,跃马大战,这八秃大斧子用得鬼神莫测着实厉害,刘福通上未举枪,八秃一斧子就唰的一声奔面而来,刘福通刚一招架,但觉双肩欲沉,这八秃又是一斧!武林高手过招,兵刃不过是身体的延续,绝世高手过招,有无兵刃无甚差别,那大斧几番进攻尽数着了刘福通道牵丝劲拳劲的威力,刘福通影影绰绰刺出几枪,八秃遮拦不定,斧枪相撞,只道这刘福通枪中藏着一股怪力,让人难以招架!不如实打实的劈回一斧。

这斧子拦腰就劈来,刘福通翻身策马附身下去,这大斧子唰的一声就从肩头甲片劈过,再往下半寸比要了刘福通性命。然而这半寸空挡刘福通早就心中有数,他附身下马正觅得八秃鞑子的破绽,一臂抱住马背,身体却从马腹钻出,未等八秃一招劈完,刘福通从马肚子下面提枪猛戳!长枪早到八秃腋下,噗呲一声!将八秃一枪给挑了。

刘福通心下累了,他几番突围都是失败,一时间没了主意!但见一方密林大火冲天,黑烟滚滚照的夜晚同白昼一般!他定睛一看,密林当中竟杀出一队天兵,红巾红甲胄乃是,各打彭莹玉,郭子兴,孙德崖,明玉珍等等部队旗号!一时间蜂拥而至,见敌就杀,不知多少!

喊杀声滔天:“杀鞑子!救明王!杀鞑子!救明王!”

蒙古大军一下子慌了,他们素来久经战阵,训练有素,紧忙结好阵势以来对战!却怎想得援军当中杀出一个黄脸大将,红袍金甲,胯下一匹白玉骢,一杆丈八蛇矛万夫不当,踏雪冲锋,连倒元军八张将旗,将蒙古军阵径直突破,斩杀遍地。

刘福通大喜旋即率部突围,猛然响应,却见那黄脸大将直奔封堵出口的主将大纛,敌军两员主将巩卜班,赫斯虎赤都是王保保帐下最能打武将,号称元军当中的颜良文丑!二人素仰南北朝风范,双骑并驰,二槊同举,各引一队骑兵,去战黄脸大将,三骑交驰一阵厮杀,黄脸大将那杆丈八蛇矛诺诺直叫,在空气之中鬼神莫测,犹如蛟龙一般,胡人二将虽是虎将,却也不敌,两个败阵,被黄脸大将一阵追赶!刘福通一边看着黄脸大将武艺暗暗震惊。

刘福通见状拍马赶上,拦在前面,趁巩卜班不注意,冷枪刺死,黄脸大将蛇矛甚长,嗖得一声又把赫斯虎赤斩了。刘福通大喜且看这将正是朱元璋麾下的大将常遇春。

刘福通道:“常兄弟多谢相助!”

常遇春拜道:“刘帅莫急,我家哥哥听了刘伯温的计,料定韩明王急功冒进,定有今日之败!特派我等前来,援助韩明王!不知明王身在何处!”

刘福通一声叹息道:“噫!明王身中剧毒,尚没有突出来!”

常遇春拜辞:“刘帅速走,我速速去救!”

刘福通大喜指明了方向,常遇春纵马冲出.....远远见得红袍大将,刘福通急忙去找,却见朱元璋,徐达,汤和三人收拾了蒙古大军,正要参战,刘福通身上也都是战伤,驮在马上去见朱元璋。

“朱兄弟,救我!”刘福通踉踉跄跄坠倒在朱元璋马前,朱元璋忙下马去扶。只见刘福通笑道,露出怀中韩林儿来,时婴儿尚在熟睡。刘福通道:“哈哈哈,林儿无恙!”刘福通看了看朱元璋问道:“朱兄弟,敢问你带来多少兵马!?”

朱元璋道:“不足五千!”

刘福通忽然一惊:“什么!只有五千,敌军那边可是又三四万!”

汤和一旁道:“刘帅且莫担心,五千就五千!您老十万大军不是还被鞑子三四万大军杀的精光!”

朱元璋赶忙训斥,且听徐达道:“刘帅莫怕,我大哥这精兵虽然五千,依我看能抵得过鞑子十万之众!况且,我等为虚张声势,特意打出所有大帅的旗号,又放火烧了前面密林,如此一来,这鞑子定然以为我等大军在后!鞑子断不敢战!”

刘福通旋即点头,朱元璋见其伤势疲态,赶忙派人带刘福通休息,自领大军去支援常遇春!

王保保督战不利,他本以为胜券在握,却不想哪里来得四方援军,观看漫山旗帜心下一凛。不想义军记录诸侯竟然都派兵相助,但韩山童深重剧毒,若此次放走就是措施千载良机,此战若败,也要斩了韩山童!旋即披挂出阵,挺一杆金枪就如谷去追。

当时已然激战到了午夜,月华通透,明辉千里,却见王保保扩廓帖木儿黑马白袍一身蒙古战甲,越出军前,韩山童自领一对士兵且战且退!

忽然之间,王保保从斜刺里杀出,韩山童猛见王保保一骑突前,忙纵马相迎,二人单手揽缰绳,单手持兵,双骑相交,咔嚓一声,打出一道霹雳,一声巨响,震得两军将士都呆了。

韩山童功力天下驰名,这一合手上宝刀竟然被震得嗡嗡乱颤,心下惊了!见对面也是单手持枪,倏然一惊:“单手十八挑!”

不由分说,咔嚓一声,又是一合,两相兵刃一撞韩山童四肢百骇被震得直麻,心道这李二兄弟定是死于他手!勒马回看,只见这王保保白袍黑马,一身镔铁蒙古银甲,面带镔铁面甲,不辨容貌甚是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