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一回(下)宿文庙两人听声

那蓝衣侠客姓刘,双名福通,为皖北名侠江湖人称“铜拳铁脚”又使得一手好枪棒,在颍州颇有势力有些家财。

他为人颇为仗义,平日接济乡里,乡间百姓颇为称道。

后来时逢天灾,颍州大水,朝廷所派救济本就少得可怜,又被地方蒙古人层层盘剥,竟然一钱银子也没落到灾区,且地方蒙古长官才遍地饿殍之下,又多加重税以充国库,结果酿成了人祸。

大水淹死饿死了数十万百姓,存者又做了流民被迫逃难,元庭恐惧流民走后无有税收,便纵兵驱赶,不从者便杀无赦,一路所杀百姓又不下百万。

元王朝钦差蒙古人贾鲁以修河为名,假公济私欲侵夺刘家家产,刘福通不同意,贾鲁便修河改道,大水直接冲垮了刘福通的乡里,乡间百姓也一并淹死,真是惨不忍睹!

刘福通见元庭诸多恶行,丧尽天良,唯恐生民不尽,无半点体恤,心中大怒揭竿而起,势要推翻暴元,驱逐鞑子以还百姓太平,故而投身明教以获盟军!

红衣大侠来头更大,姓韩双名山童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西域明教的教主。

先说这明教,明教于唐朝武则天延载元年传入中土,明教的教义是惩恶扬善,度化世人。

因此如果皇帝昏庸,官员腐败,民不聊生,明教中人必定会起义造反。

然而明教初入中原,教徒教义思维皆属胡人异类,不识中国礼乐,不论朝廷是好是坏,稍有不悦便煽动教众一味造反,在唐末两宋之时也多有起义,危害一方,故而朝廷镇压,正派不耻故久被称为“魔教”。

但随着中国教化日久,教众思维也多数汉化,到了南宋后期魔教便只保留了,西域教义中可取之处,其余教义却融合了诸子百家之说,开始讲究忠义,奉行孝道,以行侠仗义,扶危济困为己任,后来蒙古鞑子侵犯了大宋江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以致山河沦陷,乾坤倒悬,明教更把去除胡虏,恢复中华为己任,得到百姓大力支持。

明教经过上代教主“花和尚”彭莹玉数十年的经营运筹,明教俨然成为天下间与全真少林并称的江湖大派。由于全真派为保全更多黎民不受灾祸受了元庭册封,而少林寺则一心为元庭效力,明教变成了唯一一个公开反元的武林大派,故而韩山童任教主后,和彭莹玉四下奔走,往来串联各家反元势力。

当时素有谶纬之说,时有民谚:“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之说,故而寻得“活神仙”青田刘伯温的卜算,说当去兰陵而立新宋,于是刘福通,韩山童二人便匆匆赶往兰陵,以为能在兰陵能找到一个宋太祖宋太宗的才干后人,辅佐其人重开中华,怎料期间被蒙古人得知,派出兵马追杀,如今已是第九拨追兵了。

二人向北山路而走,一路上白雪茫茫不见人际,终于见得一处残郭颓垣,枯柳萧森远远望见一处坍塌日久的大殿,一个荒院中墙上斜倚着一块“万世师表”的牌匾,犹有着百年前的色彩。想是文庙到了。

韩山童叹息道:“想来中华礼教立国,历代帝王将相,士人百姓最敬重孔孟之教,无不顶礼膜拜,祭祀不绝,到如今胡虏侵华也只剩下些断井颓垣了。”

却见得偏殿尤为整洁,大门紧闭,门外还放着许多百姓生活常用之物品,明显有人居住,后院竟然还拴着一头小黑驴,细看之下,竟然还要鸡棚,当中有一只毛发蓬乱的老母鸡。

刘福通,韩山童奔走数日,沿途州府郡县多是饥荒大灾,罕有人迹,就是较为富庶的城镇上也有许多海捕告示,没吃过什么安稳饭,一路上饥肠辘辘,见得母鸡一时间大喜眉飞色舞道:“诶,哈哈哈,韩大哥,你我一行千里,可算见得一只活鸡!诶,嘿我是不管啦,这问问这家人,要不要把这老母鸡卖我!这一路上风尘仆仆的,我这嘴啊,馋的厉害!”

韩山童微微一笑:“你先敲门!”

刘福通捧腹大笑:“好好好,我先问问这家老乡,诶,这鸡卖不卖~”走得门尽未等敲门,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嘿嘿嘿~哥,嘘小点声,和我听听里面~~”

韩山童顶着大雪哈哈一笑,眉间轻皱忍着笑意道:“你我倒是撞见了,襄王会神女啊!”忽然间又转出一阵悲凉:“诶...有什么可笑的!想如今儒门重地,竟有男女在一起做这些龌龊不堪之事!”旋即不听了。

刘福通是乡里武夫,不忌惮什么儒家立法,只听得屋内,一对男女云雨交丨欢,两相欢爱,嬉笑淫丨声,莺歌燕语,婉转缠绵,说什么春心荡漾,谈什么金屋椒房,听来听去也都是些欢爱一场;二人屋外立了半个时辰,见得风雪骤停,月上中天,一阵银辉洒在白雪的肌肤之上,屋内掌灯烛火,方才抖擞干净大雪,并起嗓门,扣门数声道:“咳咳咳,有人吗?路人借宿,还望收留!”

过了半晌,才听得房间当中,传来一个壮年男子回话:“干什么,干什么!荒郊野岭的还有人!”猛一开门见得一位官人,玉树临风,湛然风度,样貌奇俊,剑眉入鬓,不怒不笑,却神丰隽秀如玉山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