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十六回、俏佳人为救好汉,小英雄初识雪娘

却说春雨初至,兰陵镇上一片水墨颜色,寒山如黛,交织出一片阴阴新绿。

辜云抢了大黑二黑的肉骨头,生怕被家人责打,顶着大雨往城郊的破孔庙跑去,正回到当年母亲赵金梅住的小偏殿。小辜云哪里知道,此时偏殿顶已半塌,屋檐周围已经长出萋萋绿绿的菟丝蔓草,萦萦绕绕,遍布荒院。小辜云躲着春雨,跑到偏殿里坐在一个稻草堆上,拿出已经冷透了的肉,唑了唑手指上残余的肉味正要去吃,却听房门一响,咯噔....走进来一个和他年纪一般大小的少女。

辜云一时呆了,忙往后躲,却也被小女孩看见。

“嘘!”小女孩做出手势,见她双眼剔透,明晰如秋水一般,潋滟光华,又含情脉脉自带一股风致媚态。但看她楚态含嫣,从脏兮兮的脸颊中,露出雪嫩的肌肤。她背着一个大大的竹篓显得身材更是瘦小,五官精致,朱唇轻吐,皓齿微露甚是令人思慕。

小辜云被弄得一怔,呆呆凝住,他本来就不喜说话,而今更是呆滞,心中只道:“她的眸子真好看!”。看着小女孩很是用力在门口拉着什么!那门槛颇高怕是拉不动。

“快快快,快过来帮忙!”小女孩,也是一身灰色的粗布衣裳,只是洗的干干净净,打着七七八八的补丁,这样的家庭在兰陵也算得上是富庶人家。

辜云忙点头,放下骨头跑了过去。只见一个七尺大汉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大汉身上青筋凸起,满是泥污;面上身上胳膊上都有好大伤口,不过已然接了痂。

辜云见了告诉小女孩:“我来!”他自小跌打惯了,又是帮着家中干农活,放牛打谷有一把子力气,双臂一沉腰板锁住,将那大汉稳稳托起,拽入房屋。

小女孩照看大汉,满是焦急,却看辜云忙说:“小哥哥谢谢你!你能不把他说出去吗?”

小辜云点了点头,四下寻找,看见一个破瓷碗,跑出屋外,顺着蔓草将雨水引入碗中。

“喂他喝了,兴许能好!”小辜云端起汉子,将水点点喂下。小辜云不喜与他家里人接触,自小就在街坊里,瓦舍里混迹,平日时常听听说书人讲一些古今侠客,反倒是养成了一副侠义心肠,他虽性格怪异,但却知道应该救人危难!

小女孩靠坐在大汉身边,面中带着不散的惊恐。却听辜云问:“你叫什么?”

“雪娘!行里排七,你也可以叫我七娘!”声音清脆,如黄莺,又如薄纱。小辜云点了点头,便去外面四下寻找,抓了几棵新发的嫩草,嚼碎了敷在大汉伤口,他平日里常被家里人打,生病了没钱买药,久而久之便也知道了什么药能治病,什么药能疗伤。

春雨初停,林间凄冷,小雪娘守着这大汉直到深夜,辜云也不问缘由将骨头递给了雪娘吃,雪娘点了点头都给吃了,却听得昏死的大汉醒了,忙道:“有吃的吗,有吃的吗?”

辜云肚子打着鼓,想了想便把从狗那拼命抢来的剩下的肉骨头都给了汉子,那大汉满面胡须,大快朵颐须臾之间就把骨头吃没,把骨髓唑尽。小辜云一声叹息也不说话,暗自坐在角落,肚子里做鼓。雪娘看着他,嘴里嚼着肉很是好看,见辜云头上还有血迹,掏出绢帕为其擦拭。

“小哥哥,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辜云看看她,心头莫名软了一下。笑道:“我叫辜云。我怎么看着你有些面熟。”

雪娘面含羞涩,轻轻撩了撩,将鬓角的碎发撩到耳后:“我家是镇上开面馆的,韩家面馆就是我家。就是那棵木笔树下的那一家!”雪娘正是那韩三和韩娘子的女的,细细看来雪娘不但神似韩娘子,就连出落的也更漂亮。

辜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听说你们家面香着叻,就是...”辜云看了看雪娘,面色一沉韩家的面是镇上有名便宜好吃,辜贵一家经常光顾,这小辜云有时放牛路过,闻着面香却从未进去吃过一次,尝过一口。就是捡了一文钱,暗在他家门口转悠,也舍不得钱去买上半碗。

雪娘嬉笑道:“就是,就是什么?”

辜云笑笑:“没,没什么。”

那大汉一旁打坐调息,忽然一口鲜血喷出吐了满地,又是昏死!小辜云一惊,慢慢同小雪娘把他放下,辜云略有焦急道:“我去找大夫!”

雪娘忙的一惊:“不可!这大叔三天前在江边看见一伙蒙古鞑子,在劫掠百姓!然后他就出手教训了他们!结果鞑子人越来越多,又来了几个很厉害的大和尚帮忙!大叔打不过他们就,就被我撞见了!”

辜云倏然一惊:“三天,你守了他三天!”却看雪娘小小的身板,纤细柔弱,泣目楚楚,竟然守了这汉子三天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雪娘道:“三天前我去采野菜,被我撞见。这大叔杀了许多鞑子,救了好多百姓是个大英雄,不能不管他!”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叫主人们鞑子!”辜云道。

雪娘面色转怒:“怎么我叫鞑子不对吗,你换一个称呼我听听!”

辜云一时语塞道:“你这破坏团结!”

雪娘看看辜云怒目转过去:“噫!不与你说了!”雪娘的亲娘就是被鞑子大卸八块的,结果人家只赔了一头羊,因为在鞑子眼里汉人不过是两脚羊罢了,后来巴尔雅把羊抢走了,因为蒙古人抢汉人的羊不用赔偿....所以再有不问缘由,不纠事实的情况下有人让你无脑团结,无脑和谐请离他们远点,老天爷用雷劈他的时候回捎带上你。

辜云当时尚小,未尽知鞑子之恶,只是有时出门被横冲直撞的蒙古小孩们带着地痞小孩儿们打过几次,日常所知所看的官方告示也无非是歌功颂德。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震动,似乎来了一大批人,从远望去有拎着棍棒的和尚,配着弯刀的元兵,身后还有裹挟着的年轻妇女。

雪娘倏然一惊:“小心,就是他们!”

辜云见状忙拉住雪娘,示意不要做声,看得那十多个人走进偏殿,辜云忙把昏死的大汉和雪娘藏在稻草堆里,严严盖住不要做声。

但见元兵并和尚把这几个妇女推进房中,几个妇女紧忙不从,而一个和尚已然撕了一个女子的外衣,压倒在外屋的神龛下,这孔庙的正殿供奉的是孔夫子,而偏殿则是他生平弟子以及后代大儒,其余蒙古兵和尚淫笑着,对三四个妇女又拉又扯,又撕又弄行径真如禽兽。

却听一个汉话一般的蒙古人道:“大师,你们的和尚,不是吃素不睡女人的干活!”

和尚哈哈一笑,见身下少女挣扎不止,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把那十三四岁的少女打得昏死,却听他道:“哈哈哈,这些都是拿出了骗蠢蠢的老百姓的!不把自己装成个什么神啊,仙儿啊,玄玄乎乎的,能骗来这帮猪猡的钱吗?”

“大师高见滴干活!”

一旁素以为元军都是粉饰太平,歌颂的保护百姓军队的小辜云瞬时呆了,而那些寺院里号称得道的和尚更是龌龊难想,他只道若不帮忙,这些个妇女必然遭凌,若是帮忙自己又当如何!正在犹疑之际,却听那三个和尚耳根清净,明晰事物目光一看正见小屋中偷看的辜云。

十多个人心下不安,暂罢了手里恶行,去屋里寻辜云,辜云大惊身材瘦小灵活,一个箭步窜出窗户,哪成想那几个大和尚武艺不凡,一人早拦在窗外,小辜云见窗外鸡棚,连忙打滚一身泥水窜进鸡棚。这三个大和尚都是江湖好手,竟然抓一个小孩子不住,甚是丢人,只一个也去钻鸡棚,这贼秃也弄得一身泥泞,小辜云见得鸡棚小洞,双手一搭纵甚一跃跳出棚顶,那大和尚身子太大,鸡棚又是年久失修木架横飞,干草遍布弄得一身狼藉,也没抓到辜云。

小辜云暗自得意,怎料一个大和尚下了狠手,见他手似鹰爪,瞬发及至,一把将辜云小腿攥住,大力一托,将辜云倒举起来。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啪!打得小辜云眼冒金星,小辜云自小不哭,现在更是,反倒是怒目圆睁恶狠狠道:“贼秃,你放我下来,小爷我打死你!”

另一个和尚又是一耳光打上怕的一声。雪娘听见外面骚乱,从稻草钻出去看外面,就见辜云被这帮人打骂着。

就见一个蒙古头目问道:“你滴看没看见一个背着筐的小女孩和一个受了伤的莽大汉!”

小辜云研究一转道:“啊,我看见啦,往山那头走啦!”小辜云信手一指,只想把这些鞑子骗开。

“放屁!你们汉人就爱撒谎!”那蒙古鞑子刚从那追过来!不见人影这时骗他岂不是自触霉头?言罢又是一记狠狠的耳光。

另一个蒙古鞑子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块明晃晃的金子,汉话说的流利笑道:“哈哈哈,来小兄弟莫要担心~来,这一两金子你拿去够你吃一辈子的!”

小辜云平日里穷怕了,也饿怕了见得金子也不想别的,一把抢来狠狠一咬果真是有牙印,心中倏然大喜道:“金子...”思索片刻眉头轻皱眉“他心中只道若是得了这金子,自己拿着钱找个地方自己生活,绝好过再在辜家忍气挨饿。”忽然心中又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为银钱所改变气节。一时间百感交集。”

辜云看看金子,咬了咬牙一把将金子送回到:“还你,人我看见了,但是我不能说!”

这几个蒙古人心下更急了一时间耳光如雨,打得小辜云脸上都是血掌印:“说不说!说不说!”

辜云只道:“我不说,我不说!”不哭不涕,就是怒目而视!

小辜云被打得不轻,但身体皮的很!心中算计,眼睛一转骂道:“你们几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要是传出去十多个大人,仗着武艺打一个七岁的孩子,丢不丢人!以多欺少不说,还以大欺小!我看你们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几人想了想,却是此理,便放下了辜云,辜云站在地上看了看诸人,心里也是慌张,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小辜云道:“呐呐呐,你们几个大和尚和兵爷爷,这里是我家,那既然来啦~就是客人!想在我的家里搞些事情....就要给钱。”

那蒙古人不带辜云把话说完,一个窝心脚踢了过去,小辜云心口一痛,嘴里就呕出血来,连吐了好几口。

蒙古人道:“小崽子,还和蒙古大爷我盘道!找死。”拿出弯刀就要杀人。小雪娘猛地一惊,不好忙跑出屋外,告诉几个妇女:“还等死吗!还不快跑!”

几个妇女听罢直接就跑了。见辜云有难,小雪娘张开拦在前面,小小的身子让人更是怜惜。

就听雪娘骂道:“狗鞑子,不许你们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