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二十一、厨子戏弄假少爷,雪娘偷书教文章

狗肉是什么味道呢?小辜云扒着窗户,仔细偷看,想必也是如闻见的一样,香嫩可口吧。辜云饥肠辘辘,又伤又饿,脸上的伤口好大一块根本没人理会,暗自疼痛,疼劲过了,就去厨房找些吃的。

辜家也是大家族,四五个厨子也都是跟着琪琪格嫁过来的烧菜好手,许多市面上买不到佐料都有。

小辜云悄悄走进厨房,见得琳琅满目各种食材,菜肉鱼鲜,面团糕点样样可人。

“师傅,有吃的吗?”小辜云道。

几个厨子自是琪琪格的人,见了小辜云都闷闷偷乐,厨子拿起一块儿香糕来,一口吃下去道:“哟,这不是二少爷嘛!您老还吃饭。”

“嗯,饿的紧,叔叔有吃的吗?”辜云道。

师傅喝了一口茶,顺下去糕点:“没有了,没有了,啥吃的也没有了。”

辜云看见糕点,馋了片刻,不忍去要心知这些糕点就是厨子的小灶,多的是。就是不给他。

且听另一个厨子道:“我家里要是赖上一条野狗。我心情好了就喂点剩菜剩饭,心情不好就该去吃屎!”

辜云拱了拱手,算是见礼,装作没听见,在灶台上就找一些不起眼的厨余去吃,见得巴掌大的半块萝卜,心里乐的快活,正伸手去拿去,被大厨抢先一步。

“诶!这个你可不能吃!”大厨一把推开辜云。小辜云摔了一个踉跄,心下饥饿忙道:“师傅这是垃圾!”

大厨一脸冷笑:“我们怎么能让二少爷吃垃圾呢?到时候老爷怪罪,我们受罚不是?”

“你就说,是我非要吃你们拦不住!”小辜云道。

二厨道:“对对对,二少爷真聪明!那我们得真拦着不是!不然就是玩忽职守啦!”给几个递了眼神,反正也是吃饱了,闲的没事。却听他说:“二少爷这样,这块儿萝卜呢,我几个就传,你要是能抢到就给你!”

小辜云紧忙点头道:“不许反悔!”

且看四人立于院中,将那萝卜四处传递,小辜云正看见桌子上琳琅满目的糕点,肚子里嘴里馋的不行。可是不敢去拿,若是拿了搞不好又是一顿打。他身体这两天被打得狠了,可以说是体无完肤,若是再呗打一顿,他生怕被打死。

辜云吞了吞口水,就去抢萝卜,一抢几次见得这帮厨子都是大人,存心拿他玩笑,故意以萝卜挑逗,又故意传走,想来是存心不想让他吃。心中一声恶狠。故意去逼抢大厨。

大厨高高举起萝卜,小辜云就是怎么跳也够不到,大厨暗自得意,四五个人溜了小辜云半晌。怎知小辜云聪明,忽然招数一变,忙搔大厨痒痒,大厨心里乐呵将萝卜丢给二厨,却见萝卜正抛于半空,小辜云心下一喜,登时跃起半空,使出飞龙在天!信手一摘抢了萝卜。

几个厨子忽然惊了,小辜云抢了萝卜赶忙跑了躲进柴房,大口吃了起来,这生萝卜又硬又辣,小辜云大口嚼咽却倍感香甜,这萝卜虽是不大,但刚好填饱小辜云的肚子。小辜云吃了萝卜甚是高兴,卧在稻草堆里美滋滋的就睡了。

是夜东风送暖,春山翠幕一片郁郁青青,小辜云睡着梦里忽然惊醒,他自襁褓之中经历了斩蟒谷一战,至今脑海犹有惨烈景象,他铺开稻草,望着帘外明月,迟迟不肯睡去心中念着:“我若是有个娘亲那就好了。”

忽然间又想起邹普胜对他说的话:“男子汉大丈夫要顶天立地!”辜云暗自想得:“嗯不错,顶天立地!就该自立门户!这样才不受他们欺辱!”旋即登的坐起。走到空院,自己练起拳脚来。那邹普胜教的明白,小辜云记得通透,月华洒下,庭院空明,辜云暗自练习琢磨,一夜过去,这三招降龙十八掌练得有模有样!

转瞬鸡叫东墙,旭日徐徐懒懒的从东边升起!小辜云练得满头是汗,心中欢快他自觉三掌练得出色:“哟嚯~~雪娘应该起床了!我去找她显摆,显摆!”

辜云穿着那双破了洞的小鞋,奔着小门就去了。

“诶,雪娘!”辜云心下一喜,见得雪娘坐在门口的磨盘上。晃荡这两个小脚丫,脸洗得干净,香腮如雪,气质幽兰更是好看了。辜云道:“诶雪娘,我正要去找你!”

“雪娘嬉笑!对啊,今天不忙,我在家无趣来找你玩!”雪娘媚眼一翻,吹着头上的留海,俏皮可爱,从磨盘上跳下。

辜云看她忽然一问:“诶,雪娘你的伤好啦?怎么这么快!”

雪娘耸耸香肩:“诶,别提啦,我给你说,我爹会武功不要说出去啊!”

辜云忙点头:“嗯嗯,不说,不说!”

“王保保那掌打得是厉害,但只要我当时不死,就有得救!他那掌听我爹爹说,叫什么冰火掌,一掌是阴气一掌是阳气,两股真气到了我体内,掌力卸了一些,而且我是小孩,所以经脉顺畅,结果这两股真气反倒自己打起来,只要是有一个回内功的从中调和,之后再把两股真气导出去就好啦~~只是还有些外伤,不过已经不打紧啦~~”雪娘道。

“原来如此,不想韩大叔还是个高手!”辜云道。

雪娘附耳道:“嘘,不要说出去!我给你说,我家是大宋韩世忠将军之后,有家传武学!厉害着叻!韩家刀法江湖一绝,我爹为了避祸才隐姓埋名的!以前江湖还有绰号叻!”

辜云道:“什么绰号!”

“东海追魂刀!厉不厉害!”雪娘道。

辜云却看雪娘白皙的脸上同他一样也是一道掌印,心里焦急问道:“你的脸!”

“嘿嘿,没事儿,你仗义帮我的事儿,我和我爹说了!爹还夸你来着!”雪娘笑道。辜云看着雪娘总觉她满脸笑意的眉心,永远藏着一点淡淡的忧伤。小辜云,当时不解,后来亦不知解或不解。

小辜云一把拉住雪娘道:“走!我带你放牛去!”

雪娘开心:“好啊~~”

至此数月,雪娘有空便来找小辜云放牛,俩人童年相伴,天真烂漫,玩的开心。春草稀疏,二人就一边放牛一边去河里抓些鱼虾螃蟹,烤了吃了。到了春草茂盛,山花烂漫二人就道山里放牛,扑蝶捉虫,斗斗百草。就看辜家的牛一天天的肥了。小辜云没读过数,也不甚识字,雪娘心里知晓,便每天歇息,就以地为纸,以枯枝为笔在地上教他写字。

辜云起初有些不大喜欢,后来学了几天却发现这字当中着实有许多道理。他不知如何形容,只知道这汉字包罗万象,天地宇宙,人间百态,古往今来无不被这不起眼,却又很好看的汉字全包容当中,一时觉得神气,一时有觉得敬佩,辜云却看着汉字一时惊叹,看着字似龙形,似虎形,似凤,又如山峦,又似江河....若是以此为神,不又恰恰是一门极妙的武学吗?一个个汉字在严重又变成了一个个风骨卓群的武林高手。

再到后来,雪娘便从家里拿许多书籍与他读,不到一年辜云竟然记诵神速,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再到五经,和前秦诸子一并都看了,又读了《春秋》三传,《史记》《汉书》,竟比雪娘读的还快,懂得还多,他虽对其深意并未尽知,但读着读着,自有一番意趣,便也通晓了什么是君子之道,什么是忠孝节义,礼义廉耻。而雪娘却也闷闷不乐起来,与他说道:“这些书你读是读了,但是万万不可说你读过,就是说你读过,你也不要说是从我这读的!你要知道,这些书都是宋代刊物,是禁书!要是蒙古人知道了,可是要杀头的!”

辜云听后暗暗点头心中只道论语中言:“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怎知一年之后正值深秋,兰陵万山疏黄,漫山遍野都是枯枝长草,西风瑟瑟,吹得那荒草秋野,万般寂寥。

当年虽是风调雨顺,但是由于元朝不给老百姓颁发农历,乡里百姓种地无方几误农时,乡里土地荒芜,周遭城镇竟有易子而食的情况!兰陵尚且富庶,府库存粮尚能够活几年,只可惜兰陵地方的蒙古官吏扣押粮食,导致兰陵也饿死了人。

米价日贵,辜家一家也是过得比往年拘谨,不过辜象新买的两条西域黑犬也长得愈发骠实!依旧是跟着蒙古娃娃耀武扬威,在兰陵欺压孩童。不过辜云始终算是弟弟,平日里也是一块玩游戏的,虽然辜云也一直都是小朋友玩游戏被欺负的角色,不过孩子年纪小也不当回事!

蒙古孩子王长得最胖,小小的眼睛,红红的一张大圆脸,肥肥的下巴似一头胖老虎一般厉害的威风的很!他叫做巴图,是一家家鞑子的孩子,几个合撒儿为首的高高矮矮,奇形怪状的蒙古娃子也是他的兄弟,辜象是混血地位自然低了一点,不过外公是千户,自然也是兄弟行列,之后几个做生意来的色目娃娃,沙比亚,哈师弟,马乐皮就算是小弟了。独独每次玩什么,铁木真打仗,总让辜云去扮什么札木合,摩诃末这样的角色,搞得辜云很是狼狈。

一日辜象觉得无趣与众人道:“总玩大草原多没意思!我们玩打崖山怎么样!”

众娃娃一并说好,却要让辜云去扮陆秀夫。就听辜象道:“你你你,去扮陆秀夫!最后打不过我们大汗了,跪在地上摇尾乞怜!”

不料这一下却彻底惹到了辜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