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二十二、护忠烈辜云约架,藏恶谋巴图绑人

山间野地,一帮孩子正在玩些什么。却听

“陆秀夫丞相不惧胡虏,坚守抗战!与鞑子到最后时刻,妻儿死义,宁负帝跳海也不向你们蒙古人屈服!豪情壮志足以与日月同辉,怎会是摇尾乞怜小人!”辜云。

“哼!放屁,我蒙古铁蹄所到之处无不所向披靡!你们陆秀夫就应该跪着摇尾乞怜!你们汉人都是我们蒙古人的狗!”巴图胖胖的大脸,很是蛮横!他素来欺负周遭汉人小孩,从未得到反抗,今天见了辜云不服,更是一股恼火。

辜象见了生怕自己被这蠢弟弟牵连,忙道:“巴图,巴图不要和这私生子置气!汉人血统卑劣...”

“大哥,我汉人为华夏苗裔,炎黄贵胄!怎生得卑劣,我看卑劣的是这些塞北胡蛮,头发梳的和上吊绳一样的索虏才对!”辜云打断了辜象的话。

辜象心里怕极了,怎么办得罪了巴图,自己就在这边玩不开了!旋即一个耳光去打辜云,辜云在家若遇他事挨打就挨打了,但此番情况断不能服,却见辜云一闪,右掌一挥,正推在辜象肩头,这小辜云苦练降龙三掌一年,虽然他自知孩子打架不可使出,但是掌力久练颇为惊人,已远远超过孩童力气,只一掌便将辜象丢进了长草里。

十多个小孩当时就惊了:“辜云混蛋,打他哥哥!”七嘴八舌一顿臭骂,然后上前就去打辜云,辜云心道:“”这么多人,要是不用邹普胜教的武功肯定是打不过的,但是邹大哥却不让我欺凌弱小。”

却见小沙比亚一马当先,小马乐皮紧随其后,辜云心中只道这色目回人下手最狠,不敢耽搁,飞起一脚踢翻了沙比亚,哈师弟摘了小白帽子冲上去给了辜云一拳,辜云使出五步拳来,搂开敌手,马步冲拳打在哈师弟的心口,马乐皮见了块石头就去砸辜云,辜云见人群最后站着的那个巴图叫唤的最凶,上的最靠后,一步从青石头上跳到他背后,马乐皮一块石头正打在巴图脸上,当时就鲜血直流,却见巴图倒在地上嗷嗷痛哭,捂着屁股一样的大肥脸似痔疮破了一般。

合撒儿领着一群蒙古小娃娃去追,却发现长草乱石之中,自己怎的也跑不过辜云,合撒儿累的大气直喘,舌头直吐,呼呼的真如他蒙古名字合撒儿一样,汉译过来就是哈巴狗的意思。却听辜云笑道:“嘿嘿嘿,你们这群小泼皮!还玩什么崖山,我看现在就是玩的钓鱼城还差不多!”

马乐皮打了孩子王,似死了真神一般,连忙磕头,巴图的火气全在小辜云身上,赶忙站起捂着头,指着辜云道:“小贼蛮!你别跑,有种明天再去孔老二庙打过!”

辜云道:“打就打,谁怕你!”

一群大孩子,欺负一个小孩子反倒是吃了亏,各自生气,各自心下里都要找几个能打的家丁大人,明天过来助拳。

辜云朋友只有雪娘一个,定时间地点打架,却又不能去找雪娘,心里算计:“这帮人,倘若明天真找来多人打架,我打不过就要用邹大哥教我的功夫,收拾了他们让雪娘知道我很神气~~”

这是雪娘翻过山头,正带着书和一些野果子来找辜云,正被这帮大孩子瞧见,见雪娘和辜云两个说说笑笑,手拉着手很是开心。巴图问道:“辜象,这是辜云的老婆么?”

辜象摇了摇头:“不知道?”

胖巴图擦了擦脸上的血,暗自冷笑:“呵呵,一副很好吃的样子。”且看马乐皮见巴图看着雪娘,心里注意乱窜,他高鼻深目,眼窝深邃藏了许多和中国人不一样的主意,旋即附耳于巴图耳边细细说了些什么。巴图听了,恶狠狠的点点头笑了。

辜云和小雪娘,两个人在山上,谈天说地,辜云没把明天和人约架的事情告诉雪娘。雪娘也不知晓,不过雪娘这天还想让辜云去她家吃面,辜云虽是没去过,但是一想起明天要和这帮大孩子打架,心思就沉了,旋即辞了雪娘,自己找了一片空树林去练武。

雪娘拿他没办法,摇了摇头只得任辜云去闹。

时维伏天,阴晴不定,兰陵的大雨倾盆,柴房里四处漏水,小辜云心下慌了,这柴房漏水若是自己不赶忙堵上,明天又逃不掉一顿好打!不如赶紧跑出去,就算是被雨浇透了,也总好过在屋里不走,明天被父亲看见一阵棍棒!于是顶着大雨就奔破烂的文庙去了,心道若是能以逸待劳更是好!

伏天的大雨下得大,停得快!只是这雷鸣闪电轰隆不绝,辜云走在兰陵村镇,夜里无人掌灯,街市漆黑,大街上泥泞滂沱,黑云闭空,忽然间一道闪电,照的四下通亮,过后便更显得阴阴沉沉。

辜云走行夜路自然不怕,但此番夜行他心里不知怎的,开始忐忑不安,他们心中只道这田间有人在看他,这树,屋檐下,总觉有人在阴阴看他。他大雨披身顿觉一阵诡凉。

去到文庙需经过一片坟茔,各家土包,西风吹彻,打得人一身寒噤,墓碑各显凄冷孤寒。辜云遥遥一看,一声惊电,却见坟见站着一个披散头发的白衣小人,他自认眼花又是一阵闪电,那白衣人不见了,他却又见得无数红衣人,在坟上飘着。

辜云不敢去看,硬着头皮闭上双眼,顶着脑门低头直走,他自襁褓当中就见得厮杀血战,梦中时常显现那日不忍提及的场景,故而有时他总在阴森角落,看见些似有似无的东西。他只道是眼花不忍去信,怎想得今天那些红人白人,在他这里看得这般清楚。他心底忐忑,却又道:“我辜云没做过坏事,不怕鬼的!”

怎知这些白人红人里还夹杂着一些,粗布衣裳的人,有的他竟然也见过,不是乡间的老者,就是新饿死的孩童,还有给他说过岳飞的说书匠。辜云登时怕了,他大步流星,快跑了起来,哪想到这些东西就悄无声息的跟着他,伴着他似有什么话说,有似要张口吃它,这些东西越跟越紧,越跟越近。

吓得辜云跑到文庙,钻进了文庙的偏殿,这偏殿已经几乎全倒了,辜云蜷缩在一角,惊慌着,惊慌着睡了一夜。

次日清晨,辜云闻见了一股酸酸臭臭的酒味,方才醒了看看四周杂草丛生,枯枝败柳,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心中只道是大梦一场。在看都是一些住着的流浪汉,想来是近些日子各地灾荒,来到兰陵逃难的。

辜云四下看了看,各地乞丐,有老头有妇孺,有和他一般年纪的孩子,也有二八风韵的少女。有行商,有农户,有道士,还有工匠。这些难民一路上相互扶持,互相帮扶在逃到这兰陵村镇,各自不敢进城,在城外搭起伙来,在文庙一并等着进城。他们见小辜云破破烂烂的还以为是难民,他们有人打了些野味,还特意叫上小辜云一并去吃。

待到晌午,这些人才七七八八的散去,奔兰陵城里拥入。文庙废墟里就剩下几个腿脚不好,行李多的,和一个喝的醉醺醺的老道。

辜云兜里揣着石头,就坐在一块台阶上等着。心中道:“打架就打架!谁怕你们!大不了就是被打死!我也不让你们几个再欺负我!”

怎想这帮大孩子何人约架竟然迟到了一个多时辰,搞得辜云很是焦急,忽然间看得远方一队十五六个人,暗暗得意的走来,辜云远远望见正是巴图带着合撒儿等一众大孩子来了。且看他们牵着大狗,带着大人,各自配着弯刀,穿的光鲜亮丽,好生威武。

后面几个大人一个背着一个灰麻袋,两个抬着一口大锅得意洋洋,气势不凡。辜云心下瞧了,心里越是焦急,赶忙踱步去看。

就见几个人走进文庙院子,也不答话,暗自冷笑,架起了大锅一并呵呵笑着。巴图道:“你们几个色目人,这辜云的老婆犯不犯你们的忌讳啊!”

却听马乐皮道:“哈哈哈,爸爸妈妈虽不让我们吃猪肉,但这两脚羊得好好的吃上一顿啊!”

小辜云心中纳闷:“我的老婆,我哪里讨得老婆?”心头忽然一阵暗凉,心道不好,难不成是他们抓了雪娘。一时间百感交集。就见这几个大人,把麻袋打开,里面正好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定睛一看正是雪娘。

小辜云害怕极了,看见麻袋里的雪娘,不知是生是死,冲了上去就要查看,就听那胖巴图拎出一把尖刀,按在雪娘心口,道:“臭小子,怕了吧!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一百个响头,叫我一百声爷爷!我就不把你老婆杀了!不然我现在就把她剖开做羊肉!”

“雪娘她不是我老婆!”辜云道:“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许你们欺负她!”

小辜云心下确实慌了,就见巴图一手拽着,雪娘的头发,一手拎着刀正指在雪娘心口,那尖刀极利极长,雪娘的身子又是那般单薄,若是这一下刺了进去非要剜出心肝来不可,仔细看来这巴图如今的狠毒嘴脸和样貌,就和当街杀人的鞑子一模一样,辜云心中惊了,都说小孩子天真善良,可是当小孩子坏起来或许比许多大人还要恶毒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