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第二十三回、害目救道

辜云心下里亦是焦急,却见雪娘昏死在那里,这些大人小孩七手八脚的就要把她剖开,想起她娇娇弱弱血肉翻飞的模样,便不敢再想下去。旋即道:“你们把人放了,要怎么样我都听你们的!”

巴图的刀早就挑开了雪娘的衣襟,鲜血渐渐流出,雪娘身上一痛忽然醒了,却见辜云站在那里亦是担忧,亦是焦急。

“辜云!你别听他们的,回去找我爹...”雪娘忙道。

一个大人见雪娘醒了,对着雪娘肚子,又是两下重拳:“碎女子,哪里有那么多话!”又对辜云道:“小疤脸!你去找他爹,我们现在就怕她做成羊肉!到时候来了请她爹喝一杯肉羹!”

辜云当时伤了右脸,虽是容貌越发俊秀,但是右脸从额头道脸颊的一道长疤早就印在脸上,小疤脸的称呼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见雪娘,蜷缩了小小的身子,痛的不断颤抖,摇着牙不吭声。

辜云心底愈发心疼和担心:“我不找她爹来,你要是男人,就不要欺负女孩!有什么事情冲我!”

巴图道:“狗一样的汉人有什么资格和我们成吉思汗的儿女去谈条件!”巴图放眼四周,都是些断井颓垣,荒芜院落。周遭难民见得打架都走了,就剩下一个喝的烂醉的白胡子老道躺在墙角,老道衣衫褴褛,穿着一个烂布花补丁深蓝的直裰,腰间一把酒葫芦,见他身上又是污渍又是伤痕,远远见得就是一团团的酸臭酒气,还跟着四五只肥肥大大苍蝇,让人见了避之不及。

巴图很是厌恶却道:“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做,我心情好了,就不杀你老婆!”

辜云看着奄奄一息的小雪娘,心中就是有万般怒火也不能发泄,他只是一点点向巴图靠近,辜云心下道:“他们有十五个人,我用降龙三掌能把这些大孩子都打趴下,但是这几个大人我不知道能不能打过!要是想救雪娘还真得按照巴图说的来!”但见人群当中辜象带着两个孩子拴着狗,凶神恶煞的瞪着辜云,一点没有自己哥哥意思,旋即咽了咽吐沫:“....好吧,巴图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不动雪娘...”

巴图看了看周围,听得苍蝇嗡鸣,心里恶心虽说蒙古人信奉长生天,不忍用身体来玷污长生天赐予的水源,但是自丘处机一言止杀,教给蒙古人洗澡养生的方法一般贵族的汉地蒙古人也有了偶尔洗澡的习惯。巴图虽然大鼻涕满嘴,也不甚干净,但却很厌恶地上的老道便对几个助拳的家丁道:“你们几个去给这个臭道士绑来!”一手指向地上老道。

老道睡得正酣,几人去翻身绑他反倒是听得鼾声如雷,一股粘痰在嗓子里上下不去,呼吸吞吐,听得众人是耳朵烦躁,心里恶心。几个人大人使劲了力气却也抬不动这老道,这老道重得如一团烂泥,几个大人手忙脚乱就是用绳子捆不上他。

巴图气的骂道:“白给你们工钱了,还是练过武的教头呢!一群废物!”又看了看辜云没有异动。便道:“辜云,来我命令你去用这把刀,杀了这个臭道士!我就把你老婆放了!”

“不行,老道士和我们无冤无仇,人家在这里睡觉我们为什么欺负他?”辜云道。

辜象见了道:“让你杀你就杀吧,杀了放了你媳妇!”

辜云看着小雪娘,雪娘也是害怕了,但仍是劝着:“辜云!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小辜云看着雪娘还有危险,自己更不能去杀无辜的老爷爷。一时间不知进退。

“快选!快选!你不杀老道,我们就杀你老婆!”各路孩童一旁起哄,这些孩子都是娘胎里生产出来的,虽然人之初,性本善然而人不学,不知义,这帮孩子若好生教养多半不会如此心狠手辣,歹毒十分,然而就是父母本事都是异族胡虏,不去管教纵容恶行,才有的今日之恶。这样孩子将来长大,再以此恶教以后代,就是恶性循环。

然而自打蒙古侵华以来,中国礼乐践踏,人心不古,将华夏的传统伦理道德摒弃,将西域夷狄的嗜血杀戮奉为经典,作奸犯科也就成为常事,正义不得声张,故而这些孩子一方面品行不端是家中长辈所教,一方面也是这个生民倒悬的天下所造就的。而中华的风骨操守反倒是让家中不受待见,不被没有家里管教的小辜云学来一二。今日之事却映正了人善被人欺的话。

却见听得天边打雷轰隆隆的响,秋雨宿寒,西风萧瑟,黑云沉沉而至想是又是一场冷雨。巴图见得要下雨,便看辜云由于之时,捧起来一块大青石,大肚子一挺,鼓足力气举过头顶,奔着老道就砸去!“你不杀,我把他打死!”

辜云大惊,手下变掌,屈膝一步,呼的一掌推了出去,把他大石头直接打到墙边。四下骇然!

小雪娘心中一喜:“辜云现在的掌法练得好厉害!”

几个大人壮丁,吃了一惊,这小子好厉害!各自发起狠来,就见几人各自施展武艺,去打一个孩子,小辜云心下一惊,飞起一掌,飞龙在天打了一个壮丁满脸花,砰的一声鼻子窜血,四脚朝天仰了过去!

怎知这些家丁都是大人气力甚大又是有些武艺傍身的,一个大力正使出擒拿手来,锁住了辜云胳膊,另一个如法炮制,将辜云擒了,按倒在地上怎料辜云日夜苦练,力气早就非比寻常,二人按不住,小辜云在下面四下翻腾,就见辜象跑来助拳,那辜象捡起石头来砰砰就奔着小辜云右眼砸去,雪娘慌了。

辜云死命挣脱着,忽然眼前一红,一股剧痛,充斥满了脑子!

只见小辜象没等巴图出手,自己为了立功用石头在辜云的右眼上砸了数十下,噗呲,噗呲的声音在四处听着,没见过血的孩子都吓傻了!鲜血蹦出,点点血滴飞溅的墙上,地上,神龛上,草上树上到处都是,这辜象满脸都是小辜云的血,旁边的孩子也都看着,却听小辜象道“嘿嘿,巴图,怎么样!我给下手行不!”

雪娘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辜云惨状,眼泪夺眶而出,只见辜云的右眼应该已经烂了,鲜血涂满了他年少的身体。忽然小辜云双眼一睁,登时站起,右手划圆,左臂马步砰的一掌飞出,当时辜象正在他身前耀武扬威,暗自得意!只听呼啦啦一掌打直在辜象身上,听砰的一声,那辜象似一个断了线的纸鸢一般飞过了墙头,昏死在地。

雪娘生的纤细,早就推开了绳索,一步窜出抢了巴图的刀,雪娘的爹是江湖高手,她自耳濡目染也会得一些,她夺刀而斗,使出了一招“丁字二连斩”虽然力气尚小,却依然像模像样!砍伤了两个大人,将辜云护在身后。

两个大人的腿伤了,自然不敢再打,且见的满地的鲜血,手上的大人,昏死的同伴这帮大孩子都怕了,见得两条大狗,在辜象的周围团团转着,低吟呜咽十分悲伤,想来辜象回家之后家人也当是万般心痛吧。旋即十多个人抬起小辜象跑了。

只见地上的辜云早就昏死过去。那邋遢老道还沉沉睡着。雪娘抱起辜云满脸泪光,却见他满脸伤痕可怖吓人:“辜云,你醒醒!辜云!”几方呼唤也没用,她没什么力气,但是见得辜云有难哪里能坐视不理呢?她咬了咬牙,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力气,将小辜云背在身上,往家里跑去!

兰陵景色萧森,枯枝败柳,乱草蓬蒿的秋景,被西风吹得呜咽悲伤,雪娘涕泪具下,背着辜云一边哭一边跑,刚到村口的街上忽然又想到:“不行,不行!他家人如何对他!他又打了他哥哥,回去怎么又能有人管呢?”

雪娘家门口的木笔树和别处不同,木笔迎春只有春天方才开出粉红的花,然而雪娘家的木笔树春夏秋三季常开,却不长叶子,只是春天开的粉红,夏天却又成了朵朵白花,到了秋天那木笔花就变成了黄色,那树参天遮蔽,枝干蔓延,西风吹动,落花缤纷;之下向上望去,悠悠深邃,美不可言。

“爹爹!爹爹!救命啊!”雪娘光着纤细的小腿,脏兮兮的背着辜云跑了回去。

韩三当时不是饭点,正熬着老汤。端着菜勺冲了出来,看见雪娘背着辜云脸上甚是不悦,却也没说什么见得,雪娘脸色惨白,先把雪娘扶住,给她盛了一碗汤面,让她先吃,雪娘怕极了道:“爹,快救人,我不急着吃!”

韩三眉头紧锁也不说话,把小辜云丢到地上数落道:“不是说过,不让你和这傻小子玩吗?又惹什么事情了。”

雪娘总偷偷跑出去找辜云去玩,韩三一直不开心,这次又把他带到家里,雪娘哭道:“您先别问,快点救人吧!”

“救什么人啊!到处惹祸,添麻烦!你今后老老实实给我在店里干活!你可别忘了,我韩家到这个镇上是来干什么的!”韩三道

雪娘一时语塞:“.....可是爹....辜云他”

“哼!”韩三一个耳光打了雪娘:“成天到处惹祸!不管,不管!过几天你娘那边的几个表哥要来我这学武!你以后就和他们玩,不许在见这小子!”

雪娘柔情双眸望着辜云,不住垂泪道:“爹爹....辜云他是我的好朋友...”

听得地上的小辜云口里念着:“雪娘...雪娘....”

韩三心头一软,不想这小孩还算重情重义,这个模样还惦念这自己的女儿,旋即把他扶在凳子上,看了看伤道:“死不了!这眼睛,要是把血止住肯定有救!”

雪娘一喜:“真哒!”

小辜云也渐渐苏醒,他眼前模糊,左眼依稀见得雪娘,心下欢喜,百感交集,一把将她抱了过去:“嘿嘿嘿,你没...没事...就好,谁也不许...欺负你....”

韩三一旁看着也是无奈,只知道这小辜云年纪幼小,说的都是娃娃话,却不知小辜云自小闯荡,心智已渐进成熟,这口中的话,所做的事,一半是个孩子,一半却早就是个汉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