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第二十四回、世态炎凉

韩三是曾是江湖中人,这种外伤见得多了,取来面纱布,粘了烈酒,将辜云的右眼伤势处理的还算干净,口中骂道:“这小兔崽子下手太狠了!这还是亲弟弟叻!”

雪娘一旁瞧着,心底惊触,秋波连慧,柔目含情,看辜云的右眼青青紫紫,皮肤都似溃烂了一般,右眼青白一体,眼珠和眼白已分不出来,通通混成红色,看得雪娘又是担心又是害怕。

“爹...”雪娘道。

“碎女子...”韩三眉头紧皱,看着女儿满目焦急,走进里屋,从床下拿出了五两碎银子道:“辜云这伤算起来还是为了救你而受的!这银子你同我去给辜家人送去!算是医药费!”

雪娘满是欢喜点点头,去扶辜云,辜云伤了一目另一个眼睛也不大清楚,看着雪娘惨白的面色,旋即道:“大叔,雪娘被抓走全因巴图他们记恨我!还连累雪娘吃了这么多苦...怎么能再要你的钱!”

韩三面沉似水道:“臭小子,你还知道!以后离我家女儿远点,听见了吗!我家好歹也是正经人家,在这兰陵也是有些钱的!你这小子,一无是处,还是个私生子,身份不正,和我家攀不上!”

“爹!”雪娘一惊。

小辜云听了这话偏看雪娘花容失色呆做一团;雪娘素来喜欢和辜云一起相处,辜云早先被韩三打了一耳光就早觉不对,今看雪娘模样原来真是雪娘逆着爹爹心愿去找他玩耍的。小辜云登时站起,不愿雪娘为难,且韩三这话也恼了辜云,却道:“哼哼,原来韩员外是瞧不上我这腌臜人,雪娘你自己保重!我辜云生来命硬,不受他人恩惠也能活的好!”

雪娘满眼责怪父亲,须是这一番话伤了辜云的心,忙踱步去追,辜云捂着眼睛走不大快,被店门口拦住:“辜云,我,我爹他不会说话,我俩还是好朋友,不是嘛!”

辜云心被这话伤了,他出身极低,眼睛又瞎,暗自悲伤,他本就孤苦素无温情,独雪娘一人对他是万般的好,心中也记挂,但如今韩三一番话语令辜云颇感自卑也,亦感世态炎凉,一股柔情酸楚涌上心来:“算啦,雪娘。我就是个身份低贱的私生子,你们犯不上为我多费心思,与你相交一场,全当我是个癞蛤蟆觊觎你们家的天鹅....”

雪娘看着辜云一时泪目楚楚,拉着他的手不知说什么,只喃喃念着他的名字:“辜云...”

韩三见了偏去答话:“诶,知道自己身份就好!这钱你拿着啊!臭小子,我韩三给你东西,你就拿着不用和我说什么不好意思,怎么没见过这么多钱?”韩三说着便把五两银子丢个小辜云,小辜云并不去捡认这钱财砸在他身上。却听小辜云道:“去年蒙古人给我金子让我说出雪娘的下落,我没有要,今天韩员外,却又那这钱来侮辱我,算我看清了这份情谊,雪娘常予我书读,我尚知晓,叔梁纥颜徵在‘野|合’方有圣人,卫媪私通才有卫青,卫少儿私会霍仲孺才有霍去病,这三个故事还是雪娘讲给我的,告诉我英雄不问出身,真不知在员外这里竟然都忘了!”辜云旋即拱了拱手,长扬而去。

韩三心下一惊,心道原来如此:“我家姑娘年纪尚小,这小子伶牙俐齿,才让我姑娘对他这般好,就该现在把他的面子从嘴上怼没!让他猖狂!”

旋即道:“臭小子,你可别忘了,你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话出自《世说新语》说的是十岁孔融能言善辩才思敏捷,时人陈韪讽刺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了了就是了得,了不起的意思,全言之意就是小的时候很聪明善辩,言辞聪颖,长大了未必很有才华。,韩三以此来讽刺小辜云说他也就是一时嘴爽而已。

却怎想到辜云忍着疼痛转身就答道:“想君小时,必当了了!”便不管不顾的走了。这话正是当年孔融回应给陈韪的话。

这话一说韩三脸上一阵炙热,臊得厉害,一耳光打在雪娘脸上道:“碎女子,你以后不许和这混小子玩知道吗!你将来是要嫁大英雄,大豪杰的!”

雪娘憋了憋嘴,很是不悦,委屈的哭出来,她自是天真烂漫,说话想了就说:“我将来就嫁辜云,您也管不着....”说着跑回了家里。

韩三很是头疼,自打妻子死了之后他就对着女儿看得紧紧的,生怕再有自己娘子的覆辙,想不到才八岁的女儿不单懂事早,却还帮起旁人来,一时生气,拎者汤勺,自己熬汤去了。雪娘独自将自己所在房门,也与他说话。

夕阳渐落,余晖斜照山城,四面秋声,孤鸿叠嶂,落霞渐被乌云遮蔽。忽然西风如骤,天色沉沉显然是一场风雨要来,辜云捂着眼睛往柴房走,却到了门口又迟迟不敢进去。

黑云压满了小城,忽然天空一道惊电,吓得村里细犬乱叫,辜云未等扣门,就见父亲主母并一大家子,抬着小辜象要走。

“诶呀,傻孩子没事啊,乖爹爹带你看大夫!”辜贵护着孩子从门里走出,后面跟着七七八八的家丁,还有奶奶辜孔氏并琪琪格姑姑辜二姑娘,琪琪格手里拿着一碗蜜水,慢慢喂给被打得惨的小辜象哭道:“我的傻孩子,不怕啊!天杀的打得我儿子这样!”满目哀矜,闻者伤心。

辜云在门口一边看着,早被血亲遗忘,看着他们对辜象百般照顾,却早觉无所谓了。忽然一个小家丁道:“诶,老爷!您看这不是二少爷吗!”

辜贵心头怒火,转看辜云:“小兔崽子!你看你给你哥打得!”辜贵见得辜云并不细看,一脚把辜云踢倒在门槛上,大力一震,轰的一声,把小辜云眼睛刚刚止住鲜血又给迸出了。

小辜云捂着眼睛不敢说话,暗红的鲜血从手指缝里慢慢流出。

“是哥哥,先打得我!”辜云捂着眼睛。

琪琪格上去就打辜云:“狗东西!打你怎么了!啊?打你怎么了,当哥哥打弟弟不是正常吗!瞧你吓得很手!”

辜象其实并无大事,这番受屈了还能混些好吃的,见母亲护他旋即在担架上打起滚来,又哭又闹:“诶呀!疼死我啦,妈妈我疼!”

琪琪格更是恶狠狠的,连摔了辜云三个耳光,辜云手掌一脱,见得辜云右眼已然半烂,自己下了一跳恶心去了一边:“诶呀,这眼睛咋啦这是,太吓人了!辜贵瞅瞅你这混蛋私生子!”

辜贵始终是亲爹,见得辜云这般不由得动了恻隐,又细细看了一脸嫌弃心道:“这崽子是不是要瞎了,妈的将来真是个累赘!”

“你这咋弄的啊!”辜贵道。

辜孔氏翻了个白眼,他素来疼惜这辜象宝贝孙子,有有意巴结蒙古人道:“哼~咋弄的,我看就是活该,和他哥哥动手!打死他都好,待会让雷击死!”

辜贵一声叹息道:“诶,带他也去看看大夫吧!要是真瞎了,我家出了一个独眼龙也不好看啊!”

说完几个人拥着辜象,往药房医馆去了,那大夫也算神医调了一味汤药,给小辜象喝了不消一刻,小辜象就能下地行走,大夫却说小辜象是外力所震,只需静养七八日,就全能康复众人很是高兴,奶奶辜孔氏甚是大方拿出十五六两银子来,和辜贵,琪琪格一共买了各式玩具,吃食,补品,蜜饯,配上药品花上了五六十两银子去留给小辜象,又给他十多两银子的零花钱,小辜象心情大好。大家甚是高兴。

辜云捂着眼睛躺在医馆的床上,那老大夫瞧了瞧,面色为重道:“这孩子眼睛伤的比,大少爷重多了!不过幸好来得及时!我这有个方子,外敷内服,一个月这眼睛就能清晰如常了,三个月就能完全康复!”

辜贵毕竟亲爹,也松了一口气道:“这样啊!”

恶姑娘赶忙抢话:“大夫,这方子下来的多少钱!”

“哈哈哈,不多,不多!我算了五六两吧,这药不甚名贵,看几位给大公子的花销,这五六两不算贵!就是这药苦一些,几位再给他配上一点小蜜饯,就着也就咽下去了!”

大夫这话说完,旋即辜家老小面色沉的似铁青一般恶姑娘骂道:“呸!老大夫,五六两还不贵?够小户人家吃两三个月了!我家是贫苦百姓你这不要太黑!”

老太太辜孔氏一声冷笑:“就着德行,还蜜饯没得他!”

辜贵思索片刻道:“就是,五六两够我爹俸禄小半个月了!还不贵!”辜贵一摆手拎着看好病的小辜象,和家人就回去了。 辜贵看着小辜云语重心长的说:“诶,孩子,父亲也想给你治啊!但是我家这条件你也看见了,你祖父祖母朝廷养活一个月也就十五六两银子,你哥哥看病就花了那么多!咱男子汉大丈夫吃点苦不怕啊!”

辜贵问道:“大夫,若让这小子静养能好不?”

老大夫道:“静养的话,这孩子兴许一年能差不多,只是没有药帮着复原,一是长不回来,就是长好了,将来这眼睛也模糊了!能恢复如初的可能只有三四层!”

辜贵大喜:“哈哈哈,三四层很高了!那咱不治了,回家养着!云儿听见没!”

辜云心底一阵颤动,他虽与家中人关系不好,但始终认为晓骨血之情尚有一些,想不到如今竟是这般凉薄,先前小辜象的伤情不过花销三四两治病的钱,辜家却一口气给他买了五六十两的补品吃食,哄他开心。如今辜云这里若不看好将来必有残疾,可是就连五六两的钱财也不愿意拿,两相对比,一天一地,忽然清泪夺眶而出。

辜贵见他哭了,更是生气骂道:“哭什么,哭就滚回家里哭去,别在这丢人!不就是个眼睛吗?”

辜云心里酸楚,他曾听说书的说过汉末三国时期曹魏有个名将叫做夏侯惇的,夏侯惇随曹操攻打吕布的时候,被吕布部将曹性冷箭射重左目,结果夏侯惇拔矢啖睛说道:“父精,母血,不可弃也!”于是便将眼睛吃了,之后纵马提枪,取了曹性的性命!《孝经》曾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想如今这父亲对其身体之疾,态度冷漠,似对一个外人一般,辜云的心旋即死了。

却听恶姑娘道:“诶呀,哥!孩子这眼睛我能治,还不花钱叻!”

辜贵大喜:“真哒!”

辜孔氏骂道:“哪里都显得你有本事!还治上眼睛了!”

“诶呀,您老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