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二回(上)应谶语初听宋曲

开门照面,见得一位官人三十岁上下。那官人穿了一身蒙古人的武袍,腰间斜跨着弯刀,却是梳了一个汉人的髻,长得也和汉人无差。

刘福通和那人互相打量了一番,那俊秀官人去看刘韩二人他只认为他们,身材魁梧,步伐笨重,显然是两个普通的江湖草莽,但是看二人身材壮硕,想来也是会些武功,又打量了衣服,刘韩二人一路上风尘仆仆,虽是华贵但衣服早就不新,那官人心道:“这两个人显然是两个穷草莽!”

刘福通和韩山童也各自打量了一眼那男子,只道是衣服是新的,鞋算贵的,武功嘛下盘无根,手脚无力,身材略瘦,虽然自负武艺,但定然是花拳绣腿,根基逊色,不足为道。旋即化名商旅,言明了借宿之事。那男子起初不悦,后见得二人拿出了一两银子,心中瞬转大喜,顷刻间殷勤倍至,大为欢喜~,未等二人发话,便把鸡棚中的老母鸡宰了,大有结交之意。二人房中稍坐,见其房中不甚破乱,看向内屋,帘中走出一位二八妇人,见得老母鸡要被杀,缓步出阁,苦苦道:“老爷,你杀了我下蛋的母鸡,往后的日子奴家当如何过活?”

男子大怒,打了妇人两耳耳光,骂道:“贱货!你吃穿用度,都是我家给你,那母鸡老子我想宰就宰,岂容你一个妇人嚼舌!快去下厨,待我和这二位客人吃酒!”

妇人哭红了脸,本着屋外去了。男子笑了笑和二人围坐在板凳上,烤着炭火,甚是自豪:“两位别见怪,这女人就是惯不得!”

刘福通心道:“这等人好生无情,自己婆娘刚刚**,便又如此对待!”却见门外那小妇人年不过二十,却是生的娟娟可人,眉目如画,未着胭脂便美的令人酥骨,身段婀娜,当真是**入骨啊。各自心下感叹,如此穷乡僻壤竟然有如此美人,可是这妇人却与这汉子似媳非媳,却更像个这俊汉子在外养的丫鬟一样。韩山童端倪此妇人容貌觉得与内子有几分相似,便按下心思关注,发现这女子虽然还在**之欢,但是小腹已然微微凸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那男子灌得酩酊。韩山童觉得此人有趣,便和刘福通有意打听,原来那汉子,姓辜名贵,字财昌,就是这兰陵县里的小百户,祖上跟随张宏范灭宋,杀了四五个平头百姓冒领军功被蒙古人封了个百户;百户本为金代地方世袭军事制度,元代相沿,设百户为百夫之长,隶属于千户,而千户又隶属于万户,为世袭军职,受万户管辖。驻守各地者,设百户所,分隶于各千户所。百户所有两等,上所设蒙、汉百户各一员,俱作从六品银牌。下所设百户一员,从七品银牌。说白了就是给蒙古人做事的汉人小吏,而且是给蒙古小吏做陪衬的小吏,平日里靠着朝廷军饷和一些各式生意来度日,在兰陵也算是有些银钱的人家;后来因为是个俊后生被蒙古千户家的女子看上,遂娶为正妻,辜贵一家自认也算是攀了高枝,在乡里开始出手大方起来,虽然那蒙古女子性格泼辣暴虐多嘴,长得也是口眼歪斜,但是辜贵凭此也得了些许钱财,于是也学地主喜欢结交一些江湖侠客,僧侣道士,偶尔也附庸风雅,学学什么琴棋书画,双陆象棋,只是处处不精,后来二人生了一个男子,可惜像母亲多一些。家中老太公辜德,字德仁也自认为一方员外平日里也甚是排场会些真功夫年轻的时候镇压反贼功勋卓著,只可惜功劳都被同行的蒙古人拿去升官,而自己的官职仍旧是一个百户,老母亲娘家姓孔据说还是孔夫子的后人,辜孔氏早年间在乡里举报一个读**的秀才,得了些赏钱便甚为得意,便日日夜夜和读书的过不去!每日只消骂他们什么臭老九,穷书生的,以至辜贵自幼学文有偏,仅识字然自负无车矣,走到哪里都说些圣人说的话,乡里自打元朝开国,还识字的人也便不多了,故而辜贵自以为自己才华横溢。而辜贵还有一个被人休了的妹妹二姑娘,辜二姑娘却因俚语谐音被常唤做,恶姑娘,恶姑娘,五短身材,姿色虽是平平,但是每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浓香引蝶的,只会处处偷汉,什么街口的刘大,卖瓜的李四五,打鱼的鲍老六,砍柴的潘一二,倒夜香的赵车夫都和她有过事情;又是一个甚是泼辣的妇人,兰陵街上都有童谣,孩子们经常唱什么:“穷汉没钱不去娼,爱找辜家恶姑娘!娼家女人多矜持,辜家娘子多放荡!白日学得刘楚玉,夜中神女侍襄王~”家中说是带着一个和前夫,唐相公生的儿子,唐二,实际上这唐二像得,刘大,李四五,鲍老六等等偏偏就不像这唐相公。后来这恶姑娘百无聊赖,被辜太公送到寺院代发修行了拜年,中间就是偷了些和尚,回来之后便日夜笃信佛家,开始做起了师婆。

刘福通见得那辜贵不胜酒力,他素走江湖用言语百般拿捏辜贵是恰到好处,便去套房中小妇人的事情,原来那小妇人就是辜家的丫鬟,辜贵因家中那个蒙古丑妇生的实在太丑,便几次想纳妾,却房中恶妇实在恶毒,先将第一个丫鬟打死,又把第二个看重的丫头让牙婆卖到了风尘,第三个直接破了相,第四个直接戳瞎了眼!大元开国,蒙古人杀汉人只需要赔一头羊,戳瞎了,打死了若是有些背景都不需要什么赔偿,故而辜贵也不敢惹她,独这一个丫头是娘家带来的官奴,干活麻利长大了也更是水灵好看,辜贵动了心思,却也畏惧家中的蒙古大娘子,故而找个借口将这女子赶出去,养在外头,借着巡查,隔三差五好和她偷欢。

那小娘子长得相貌淑丽,绰约风姿,颦笑蹙眉自有一番风流态度,低着头也只顾着忙汤水,不与旁人说话,辜贵醉醺醺的满面通红,一把将她细腰搂过道:“金梅,你给两位爷唱个曲子!”

金梅万般小心,道:“老爷莫要说笑,两位老爷都是读书人,我这曲子唱出来怕是要招的笑话的!”

韩山童捋捋胡须听得金梅二字,心中盘算道:“我家内子,闺名银梅,是大宋徽宗的八世孙女,寻常百姓家中有名字的男子都未曾有什么名字,都是用些数字来替,这小女子不单有名字,却和我家内子银梅整成一对儿,真是巧合!”

金梅小娘子情目潺洞,似一汪流水于辜贵道:“老爷,我那些都是平日里偷偷自己唱着玩的小曲儿,哪里等得上酒席!”

刘福通大大咧咧拍拍肚皮:“哎呀,小娘子你且唱吧!我老刘可不笑话你!你要是不唱,辜兄弟可就还要打你啦!”

金梅看了看辜贵,皱了皱眉头心道:“我不想唱,就是不想唱哪那么多废话!可是我若唱的好了,被这两个财主看上,嫁的有钱人家,也好过被这男的养在外头!还要担心要被那个鞑子女人打死!”旋即抛了个媚眼,扭捏了媚态,取一双筷子,扣下了个瓷碗儿,翘起二郎腿来,甚有腔势思索了片刻,三人仔细听着,等了片刻,却听金梅开嗓就唱:

“裁翦冰绡,轻叠数重,冷淡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

这小曲儿属实唱的一般,不过也有些韵味,怎晓得这金梅,唱到了天遥地远,万水千山,之时这“千山万水”和“万水千山”属实不知是哪里该说了旋即结巴了起来,辜贵丢了面子,一个耳光就是打了去骂道:“操,你个小破妮子,平日白养了你,用到你的时候,半天打不出你个屁来!今日反来坏了老爷面子,你这腌臜东西,我就是拉一泡屎来,我也是能种地的!”拿出皮鞭对着金梅,就是一阵猛打!

金梅一时慌了,只顾大吼,却又是嗓门极大,吓得门外的黑驴直叫,女叫驴叫良相呼应,吵的四下里甚是惊异。

金梅道:“诶呀妈呀!打死人啦,哎呀!杀人啦!救命啊!两位老爷行行好吧,救救我啊!”

那辜贵被搞的脸上无光,没等怎么打呢,却见的这金梅女子如泼妇一般闹了起来,在地上一手拽着辜贵一手拽着韩山童,鼻涕眼泪儿,不停的瞎漫,这辜贵正要打她,却怎想这妇人破釜沉舟了起来,惨叫道:“姓辜的,你有种就打我啊!你要打不死我,我就到你丈人蒙古千户上闹!闹你家的蒙古娘子,说你在外头如何养我,如何骂她!到时候我就是死了,也让你掉一层皮!”

辜贵心里大怒,拎起鞭子就照死里打:“心道,你这蠢东西,我是蒙古人封得官,管的就是本地官司!又是蒙古女婿,把你打死了就打死了,就算被这两个商人发现,也不过是赔头羊的事儿!你还敢和我叫嚣!”

刘福通听得这女子叫骂,心中一寒心道:“本以为这女子有些姿色,若是乖顺我就赎到家里当一个妾室也未尝不可!现下见得,也是一个心思深恶的妇人!”旋即打消了念头,却怎想韩山童却坐不住了,桌前站起,正见辜贵养鞭,韩山童右手一扬,正攥在辜贵手腕,轻轻一拂,攥住辜贵两处手臂要穴,便将鞭子收下!辜贵未及反应,又欲拔刀韩山童顺势手托刀鞘,微微手心一敲将弯刀撞飞,落到左手。

辜贵自负武艺非常,瞬息间被一人连下两个门兵刃,心中慌了,冷汗直流,却听刘福通道:“诶,我说韩兄,你管人家家事做什么!”

韩山童看了看刘福通,若有所言,又对辜贵拱了拱手道:“辜兄弟,按理说你盛情款待,我本不该管你家事,但一则你下手过重,实数不该!二者这金梅姑娘,我要了!”旋即拿出十两银子。

金梅心中一凛,又是欢喜心道:“难不成这大先生,瞧中了我,难不成他还未婚配,或是死了内子?难道让我去当小妾?又不知道他家比得辜家好还是不好!看他出手就是十两,定然是有钱人家,这十两够我一个人吃几年的!”

辜贵心中已经心下里痒痒起来赶忙大笑:“哈哈哈哈,好啊,好啊!这妇人有些姿色,您若看的上,就卖给您啦,我也省得费劲,有着十两不愁在找好的!”立刻拿下了银子。

刘福通道:“诶,韩兄,你如何好这口,家里还有嫂子呢!你这么做对得起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金梅心下大喜赶忙去抱韩山童,韩山童目光严肃,显然不是为了美色。便畏惧韩山童威仪,退了去。韩山童拿出了一个玉人,递给刘福通道:“刘兄弟,你且看它,此物就是金梅姑娘刚才身上不慎掉落的!”

刘福通细细看了看这玉石人,质地细腻,羊脂雪白,且看雕文道:“这!这是大宋宣德年间的宫廷手艺!小石人....”刘福通忽然一惊,四肢百骇无比震颤道:“嘿,嘿!!还,还真让那活神仙说中啦!莫道石人一只眼 挑动黄河天下反!莫道石人一只眼 挑动黄河天下反!韩兄!应谶的地方真是兰陵!”刘福通一时间竟然乐得手舞足蹈,大为开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下可好!我们能把鞑子赶出中国啦!百姓有救了!”刘福通手中的玉石人,正好就是一只眼睛。

此话一说辜贵一旁愣了,他从小就知道要蒙汉团结,效忠蒙古人和钱财,哪里听过什么撵走鞑子的,若是真撵走了蒙古人,那又该如何欺负百姓了,顷刻辜贵吓得酒醒了一半,脸上一绿,刘福通看了眼他,随手一掌就把辜贵拍昏了。刘福通道:“哥哥,你可真是神了,你咋知道这金梅姑娘有问题!”

韩山童笑了笑先问道:“金梅姑娘,你可是姓赵?”

金梅被一语道破了玄机,赶忙跪下:“是是是!妾身是姓赵!”

韩山童道:“你并无什么唱曲儿功夫,你唱的是你家家传的曲子词,写这个词的就是大宋徽宗皇帝在靖康之难后在北国写的!词中他对故国家乡的思念溢于言表,不是他断然不能写出“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这般话语,你看我说的对吗?”

金梅点点头心中一阵阵寒意涌上心头,她平日里没得消遣,只得唱词排解心情,她也是应为唱着首《燕山亭,北行见杏花》遭到家中太婆的厌恶,遭到猛打而且自己若是徽宗后代的事情传了出去,可真是要被蒙古人用来做文章了,吓得赶忙扣头:“大爷,大爷您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虽然是宋徽宗的八代孙女,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啊!”

韩山童道:“呵呵呵,姑娘莫怕,我二人绝无恶意,快快请起,敢问姑娘这石人可否是一套,下面还有一匹白马?姑娘是否还一个同胞姐姐,名叫银梅?”

赵金梅瞬间泪目,赶忙磕头道:“正是,正是!大爷说的是,小女赵金梅,有一个胞姐,年幼时家里....”赵金梅话未言罢,却见桌上辜贵突然做起:“诶,什么情况谁打我!”

刘福通手里拿着鸡肉,砰地一声,又随手一锤给辜贵打昏道:“嘿!好小子,还敢起来!”

辜贵打着酒鼾,片刻又醒,刘福通咚得一声再给打昏,却是这辜贵喝多了,皮糙肉厚,被刘福通打了四个大包方才昏倒,刘福通气的道:“打倒一次,坐起来一次,打倒一次坐起来一次,这小子有瘾吧!”

辜贵蹦的一声又做起了,刘福通一个脑拍又给按在桌上,道:“妹子,你继续讲!”

赵金梅心下服了二人武艺便才到:“我家本算富裕,其他农户都因为重税过不下去了,我家还日益维持,但是朝廷日益价税,维持了两年便也维持不住了,爹眼看着一家饿死,就看我长得好,就把我卖给了蒙古人,姐姐卖给色目人,要知道色目人和蒙古人是不论多大的饥荒多重的税,都是饿不死的!”

韩山童看着门外的风雪,大风吹着残破的文庙,残垣断壁一片悲伤与孤寂,这山东本是孔孟之乡礼乐圣地,如今也变作一片荒凉。遂道:“赵姑娘,实不相瞒!令姊,就是内子!当年购买内子为奴的正好是西域明教的宝树王,后来波斯大旭烈兀国混乱,波斯明教依托蒙古人欲植根中土,聚教搬迁,然其教义与中国明教大为不同,甚是乖张残忍,实非我中原之物,二教早就各自为政,但波斯明教还欲兼并中土的明教来给蒙古人效力,于是彭莹玉彭教主率我等弟兄,与其相斗,一番鏖战终于消灭了西域明教,令姊也加入了我们,并被彭教主收为弟子,后来又嫁给了在下。其中渊源自是不必胜数!”

刘福通大笑:“哈哈哈哈,原来如此!这活神仙真厉害!他不但呢,帮我们找到了石人,嘿嘿还帮助韩老兄寻得了妻妹!真是双喜临门啊!这嫂子和金梅姑娘都是徽宗皇帝的后人,虽然不是男丁,但那我们以他们为旗号,举兵反元,想必还真能够跳动黄河天下反啊!”

辜贵一旁听得清楚,但是迫于二人武艺不敢声张,为保性命,但猛然坐起:“哈哈哈哈,不错,不错!”

“不错什么!”刘福通一巴掌就把辜贵拍翻,道:“不错什么!接话把的,哪都有你!”

辜贵擦了擦鼻血道:“蒙古皇帝昏庸无道,百姓民不聊生!就该反他!二位壮士....”

刘福通韩山童并不理他,却见韩山童掐住了赵金梅的手腕,顷刻道:“金梅....有喜了!”辜贵一旁听了却是一时间慌了手脚,心里嘀咕若是这外面有了私生子不单要出钱养活,还要瞒过家中那对儿恶婆媳,心中甚是慌乱....但是面对两位武功奇高的大侠,却又难言自己一会儿的生死,只得呆坐在一旁,冒着冷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