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第二十七回、打虎救人

书接上回,且说辜云一日清晨初起,听得林外一阵阴风瑟瑟,忙出门去看,正见一六七十女孩被一头吊睛白额虎追赶,猛虎口中已有一位豆蔻少女丧生。

辜云倏的一惊,未及持拿家伙,正拦在女孩面前,却道:“妹妹,别怕!”

猛虎猛觉一股杀气,步履一停,却与辜云盘桓对峙,辜云数年苦练掌法有成,虽是三掌却早已非同小可,说是降龙十八掌就是叫他伏虎十八掌也不为过。却见猛虎丈长的身子匍匐蹲身,缓步渡过身前小溪,一对儿前爪粗大的如树干一般,肌骨有力凶猛不凡!

紫衣小女孩躲在辜云身后,惊出阵阵冷汗。

辜云摆好架势与猛虎对视竟也丝毫不怵,他心道我此生尚未和这等畜生斗过,不知能不能赢;但两敌对战,若是气势输了,便是丢了性命....不及分说!猛虎一跃上来!

好快!

猛虎诡捷迅猛直扑上来,辜云侧步一闪,就见猛虎虎尾顺势一扫,扫倒了小女孩。辜云翻掌去救,猛虎竟比他更快,血口一张露出两对弯刀一般的獠牙,正双爪正扑在辜云肩上。

这猛虎一扑威力奇大,寻常牛马都抵不住这猛虎一扑,怎知辜云双肩垂力,双手一抓正与老虎两相角力。猛虎竟然一惊,它平日扑食,只这一扑就已然倒了,到时血口一张直咬颈脉,任是棕熊蛮牛也死了!

老虎血口奔辜云脖子就去怎知角力不过!辜云大喝一声!他双臂一垂,借势一扭一脚踢在老虎肚子上,老虎顺势丢了出去!辜云道:“好家伙!好大的劲!”蹬身出马,一招亢龙有悔!只一合就几丧性命!真可谓是险象环生!

这猛虎非比蛮牛,他力大无比,且迅捷异常,照理说在山里搏熊时,被一掌拍在脸上,只要身子晃动,迅捷躲避,却十分力气泄了九分!但听一声闷响!怎道这老虎,耳朵轰鸣,脑袋发晕了,栽在溪里,好容易站起,却亦是步履蹒跚!这掌“亢龙有悔”正蕴含了刚猛无俦,避无可避的道理,力气全撒在老虎身上,那老虎心下就不敢怠慢了!

辜云一笑:“诶,好家伙!真可以!”

他那亢龙有悔练得极为得意,他虽未涉足江湖,但就是江湖高手与之对敌,一掌打了去非要脑浆迸裂不可!辜云的掌力拍碎鹅卵石都不成问题,却,见这老虎骨粗肌厚,摇摇晃晃几下,就是没什么事!

老虎两招打过,心下却也怵了,怎知辜云却暗自自信起来心道:“这花毛畜生不过如此!”老虎本是山林霸王,怎可服输!蹲身一扑,又是赶上!却听“砰!”的一声,辜云使出“见龙在田”,双手一架,他身躯一扭,忽然一摔,把老虎闪得踉跄。

猛虎身法鬼魅,两番吃瘪,哪里肯罢,顺势扑上,血口一张,一声呼啸惊得山林风动!怎知!却见辜云一掌早到,兀那间一声惨叫,嘴里獠牙被一掌打掉一颗,两步未稳,摇摇晃晃又跌倒溪里!竟被打得满口是血,辜云侧身跟上刚一举掌,那老虎早就害怕,似被吓坏的狸奴,蹬身站起双抓直挠,不敢再碰辜云。

辜云却见惨死少女又生了一股别样愤恨,飞龙在天,跳将上去把老虎按在溪里一阵拳打脚踢,老虎有皮毛罩着不然就是鼻青脸肿了!辜云忽然心道:“这皮毛不错!”

猛虎心道:“这哥们是个茬子啊!打不过,打不过!”猛虎瞬变成了一只乖顺猫儿,向外一窜,紧忙就跑。

辜云起手一抓,正抓在虎尾,老虎死命一逃,薅下一手虎毛,而那老虎早逃命的进了山林!辜云始终是年少顽皮,开始漫山逐虎,却见的山林密密,古树萋萋,悬崖绝壁,青川凝碧,一时间惊得林壑鸟兽奔逃,幽谷虫草嘶鸣。飞湍瀑布,被他一跃而过,层峦叠嶂在他踏在上面步履如飞。

“虎,你别跑,我抓了你好卖钱!”辜云笑着追着,一连二三里竟不喘大气。

猛虎悲鸣:“啊唔~啊唔~”似在喊怪物,怪物一般!

却见得一处山涧,溪水湍急,虎心中亦怕:“哈麻皮,老子再也不吃人了!仙人板板!又追上来啦!”辜云追着吃人的老虎过了山涧,老虎见前方绝路,又跳回去,辜云逐着老虎来回过山涧四次,看得被救的小女孩是又惊又怕,又欢又喜。终于这虎让辜云打死了。

正是:

男儿凭少壮,逐虎四过涧。

飞步林海里,狂荡青峦间。

气概临松风,轻身上危岩。

何道典韦戟,敢笑武松拳。

路见欺凌事,杀身干当先!

一掌打虎去,二掌虎倒悬。

三掌事已闭,猛虎去黄泉。

风流今具稀,徒留此遗篇。

女孩山下看着,却见辜云一人背着五六百斤的大老虎,从崖壁上回来。小女孩赶忙磕头:“谢谢,神仙哥哥!谢谢,神仙哥哥!”

辜云被这一叫却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回到:“哈哈哈哈,小妹妹,我不是什么神仙!”

却见另一名少女玉颜楚楚,身姿曼妙,竟尸体陈横在哪里,香消玉殒着实令人可惜。与小女儿一并把她葬了。

就见那小女孩儿暗暗叹息,这女孩生的极美,身段窈窕,腰肢纤细的不似常人,更如一条水蛇一般,年纪小小便知道玉腿修长,纤纤盈盈。她五官极为精致,皓齿丹唇小巧动人,却一双眼睛似两扇蝶翅,钩得人销魂非常,辜云年纪已十三竟然对她不由有些非分念想。辜云自是君子,且这姑娘又是小小年纪,辜云见她二人衣着秀美,却也形制统一,似同一门派的,旋即就细问了她身世。

那女孩又惊又怕,又是含羞:“我...我...不能说。”

辜云笑了笑看她做小妹子一般,摸了摸头:“诶,不怕。”指了指死去的少女问道:“她是你姐姐吗?”

“不,不是,我们不认识!”小女孩儿惊慌失措,看着辜云极俊美的面容,又是挡住一只眼睛亦是喜欢亦是好奇。

辜云见她惊魂未定“诶,走吧!哥哥请你吃虎肉!”

“嘿嘿,好!”小姑娘忙点头,她的稚气未脱,看着辜云好看,又对他客客气气很是友好,就伴着他玩。辜云问她叫什么名字,小姑娘也是神伤过来一会儿才,抠抠手指才说:“....没...没起...”

“诶,你没起?那我怎么称呼你,你倒是难为了我了!”辜云摇了摇,眼睛一转:“呐,小妹妹,我打虎救得你,我不如叫你虎妞得啦!”

小妹子倏然一惊:“虎妞...诶!不好听。”

“诶,也是,看你生的干干净净的,怎么能起一个猎户的名字呢?容我给你想想!《诗经》有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如就叫倩儿吧!”

“倩儿好,神仙哥哥,这名字起得好听!”小女孩一笑,婉转动人,真如这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诗句所言了。“哥哥,还读《诗经》?”

辜云点点头:“嗯,你一个大姐姐教我读的!”

倩儿颦颦一笑,低眉顺眼的坐在床上:“她一定很好看...”

辜云去拨虎皮心中念着:“这虎皮甚好,留下最好的一块给雪娘送去做过冬的衣裳!剩下的也不少卖钱!”

他将虎肉切了几块鲜嫩的,一阵烹调和小姑娘吃了。小姑娘吃的饱饱的就往辜云怀里钻,辜云只把她当小妹子,小女孩儿却柔柔软软似有欢喜。就见倩儿轻解罗衫,露出一个透明肚兜来,嫩嫩软软,娇娇媚媚的伏在辜云身上,在辜云脸上亲了一口。

辜云输得一惊,就见倩儿玉体剔透,晶莹单薄美不可言。

且听倩儿伏在辜云耳根软声细语,吹得人心猿意马,神情荡漾:“嘘,哥哥,倩儿要报答你!”

辜云一把搂在她的香肩,却要推开,却一股温凉的舒适,美妙难说,却怎的也推不开了。“....”

倩儿细语道:“....哥哥,倩儿是瘦马...会最好的房中术....”旋即以温柔的解开辜云上衣,一口吻在他的身上。一阵温凉,清新传遍全身。

倩儿伸出素臂来,微微一笑“...哥哥不要嫌弃我,这是守宫砂,倩儿...还干净....”

却感觉无限温柔堆砌在身上的辜云,赶忙推开:“不可!”

小小的身子一下撞得甚狠,却见倩儿捂着鼻子,靠在床上,露着纤嫩的腰肢,疼得哭了,乌云般的长发泄满了破床。辜云道:“什么瘦马不瘦马的!倩儿我救你,可不是为了这个,况且你才多大!”

倩儿哭到:“哥哥....我....”

就见倩儿的胳膊,身上、细嫩柔美的玉背尽是伤痕和淤青。

辜云见了忽然泪目,想起自己遭遇,更有无尽同感,轻轻抱了抱她,却也没说什么。

倩儿吃饱了饭,却在屋中坐着,辜云也不撵她,自去用掌法劈柴,倩儿伏在窗边,悄悄看着辜云掌力逼人,把柴火看得整整齐齐的,心中愈发敬佩,和好奇渐渐痴了。且见辜云劈好了柴。进屋道:“倩儿,我去镇上卖了老虎和柴火,你若是没地方去,就先在我家里。”

倩儿轻轻笑了笑,心头亦是感激,亦是感动,忽然天边传来一声炮响,倩儿忙去查看,就看西边传来五彩的烟火。

“哥哥,我走啦~”倩儿忙道脸上似带着笑意。

辜云点了点头心道:“也好,看样子倩儿不是孤单一身!”

夕阳半落,余晖一片,映着倩儿稚嫩的脸却见倩儿,缓缓将头靠在辜云身上,轻轻言道:“诶,神仙哥哥,倩儿走啦,你若是想看倩儿了,就来飞燕阁找我...我可是头牌哟~”

辜云点点头,看她依旧如一个小妹妹一般,微微笑着“诶,你这小妹妹啊!路上注意安全要是有危险,第一时间回来!”

山林红透了,倩儿边走边向他招手,脸上满是欢心与不舍,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边。

辜云见她走了,拎着死老虎上街去卖。一时间乡里百姓全看见了,各自出来迎接并张灯结彩,敲锣打鼓,似过年了一般。辜云霎时间惊了,他背着老虎,别人四处去围着他,又唱又跳,还有人给他套上了大红花。

辜云也是无奈却问老乡:“大叔,怎个回事?”

“小伙子,现在兵荒马乱的人烟稀少啊,这周边的老虎闹了四五个月了,被他吃了好多人,城边老百姓都不敢去了!”大叔道。

“对对对,找蒙古人打老虎,蒙古人不管,只每天吵着打刘福通,打张士诚,打方国珍的!根本不管我们啊!”

“辜云打了老虎,他就是我们兰陵的打虎英雄!”

夕阳西下,百姓们热热闹闹的去给辜云庆祝,辜云一时脸热,也不甚好意思,心中道:“当初四下被你们嫌弃,现在倒好,莫名其妙成了英雄?”

却见辜孔氏老当益壮,从人群当中一把拽住辜云,各自笑道:“哈哈哈,干什么,干什么都起开!这小辜云啊,是我家大孙子!他小的时候,吃屎嘿嘿嘿,还是我给他从嘴里抠出来的!”

辜云脸上亦是臊得不像样子。但是大伙庆祝都在乐,却也无妨。

忽然人群当中跑出一个青衣少女,豆蔻年纪,身姿窈窕,极是俏皮娇媚,香腮如雪,眼瞳秋水,潋滟传情让人看了根本忘不掉。

“大傻瓜!”少女跑了出来粉拳狠狠打在辜云身上。

辜云一愣,就见少女瘦瘦小小的身子扑在辜云怀中。辜云怔怔一愣,待反应过来时,衣服前襟已是湿透了。

“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