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二章、木笔树下 第二十九回、故人音讯

兰陵的夜雨滂沱,天空中遍布惊雷,闪电咔嚓一声照亮街道,又沉了下去,不过眨眼又是一道闪电。

蒙古人不让百姓夜里掌灯,三人忙熄了灯火,赶紧紧闭门窗,大雨已然漏进来了,借着闪电说着。雪娘听到“人血馒头”四个字就已然呆了...惊慌的跑回房间也不去再听。

“怎的,公子能找到?”这闪电一照,四下通亮,这一阵光束恶姑娘似看见希望。

祖大富道:“呵呵呵,有啊,这个真有!”

“啊,公子快快说来!小妇人好去弄!”

祖大富神色狐疑道:“现下九月将过,这十月就是秋后问斩的日子,到时候菜市口可不少死囚叻!到时候我家可是又关系的,使些钱财,去像那刽子手要,莫说是人血馒头,就是煎饼,大饼,心肝都能要来!只是这钱嘛....”

“啊,好好好,公子只要能蘸来人血馒头!钱不是问题!”恶姑娘道。

俩人相视一笑,恶姑娘披着斗篷,阴惨惨的去了。

次日的兰陵并不平静,招兵的告示贴的海海的,辜家人看了又有了让辜云去当兵的想法,可惜辜云伤了一目又无法去军营。辜云打了柴去镇上卖,算了时间,跑到韩家面馆,点了一碗面吃了起来。雪娘见他来了,忙了手头的事却与他道:“辜云,听说了吗?鞑子和刘大帅打仗又赢了!”

辜云沉沉叹息道:“嗯,鞑子打起仗来,穷兵黩武!不顾老百姓死活,我听旅人说,附近的几个村镇,开始抓丁了!”

雪娘忽然一急:“啊!那,那你怎么办!难道要被抓走去当伪军,打自己人?”

辜云笑笑“呐,不怕,你看我现在一只眼!招兵不要的!”

雪娘看着一只眼睛的辜云,偏又想起当年辜云救她时的模样,一时悲伤,一时欢喜,眉宇间点点愁思萦绕着:“哼!你当是什么好事呀!我先去忙~一会儿爹爹教拳,我带你去偷看~嘻嘻嘻~~”雪娘系上围裙,素臂白皙外露,浅浅一笑,齿如瓠犀,眼瞳极媚,真有当年她娘的影子,不应该是更美才是。

雪娘干起活来甚是麻利,来回招待,传菜送饭,端茶倒酒,别有风致;辜云已是少年,拄着脸看她,落日余晖,心中只道是好美的芙蕖花,怔怔凝望不禁呆了。

临行一队旅人,牵着老马,步履沉重,带着几箱货物停靠在店前。雪娘就去招待:“几位客官吃点什么?小店儿,汤面可是一绝!”

几人操着大都口音,一个长脸大胡子却道:“哟,好俊的小娘子,那我们就一人一碗汤面!再来几个小菜,再来三坛白酒!”

雪娘帮着牵马,却道:“白酒穷乡僻壤可没有,我自家酿的黄酒可还行?”

“好好,那劳烦小娘子去给烫了去!”

辜云又吃了一碗面,瞧这队旅人各个手脚沉重,有武艺傍身,心里好奇却四下听着。

“哎,你们说现在中原武林人才凋零!反倒是让蒙古人占了先机!”

“可不是嘛!江山代谢,想当初大宋时武林故事,我还有耳闻呢?像什么岳昭明夜偷金太子,辛弃疾单骑挑曲端!呼延午鞭打长江两岸,丘处机单剑挑武林,等等等...都是一代英豪啊!”

“诶,可不是嘛,远了咱不说,就说近的当年韩明王在世,蛇剑震河北,那是多风光啊!现如今,诶不说了,不说了。”

“是呀,你再看看现在,铜拳铁脚,刘福通自打他挟天子以令诸侯,便坐在丞相位上不管武林事了!周颠周帮主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道去哪快活了!最厉害的武当张仙人,近二十年不见踪迹怕早就先去了!前几天又传来彭老帅战陨的消息,诶!中原武林人才凋零啊!”

武林人士道:“那鞑子扩廓帖木儿却是个厉害角色!彭老帅和他斗了一天一夜啊!”

“呸,厉害什么?那元军兵多势重!彭老帅手下的几个英雄都战死了,只能让彭老帅一人去独斗他们五名高手!结果他们车轮战打了一天一夜,彭老帅血气不支方才阵亡,要是回到二十年前,嘿嘿,这几个鞑子哪是彭莹玉的对手!现在啊,只有金陵的朱元璋厉害,他在金陵连着打了几场漂亮仗,这次鞑子南下,只有这朱元璋没吃亏!”

一个小黑胖子道:“诶,你们听说了嘛!邹普胜,邹大侠被捉了!就在兰陵!”

辜云猛地一惊,忙上去问:“几位大侠,你们说邹大哥还活着!”

“嗯,对啊小兄弟,难道你认得邹英雄?”武林人士道。

辜云雪娘各自犹疑,一并点了点头。原来听旅人说道,邹普胜那日并未死,只是断了手臂,而后就在江湖上刺杀各路蒙古显贵,此次脱脱南下征伐,邹普胜夜去刺杀,结果不幸事败,受伤逃窜,听说在这兰陵被抓了。

辜云雪娘自是好奇,他们住在兰陵为何听不得半点消息,却听旅人道:“诶,元庭怕你老百姓知道的多,给他们添乱,这些事儿啊,能封锁就封锁,朝廷不能向老百姓传出半点!也只有我们这跑江湖的从各路英豪口中能知道些!”

辜云问事完毕,心中更是焦虑,他虽然幼年饱受冷淡,但是心中仍是重情重义,那日邹普胜与他相遇,更传他惊世掌法!他心中自是感激钦佩,已把他视作莫逆之交,如今活着很是高兴,但有难断不能不救,旋即与雪娘道:“....哎,雪娘,我们有什么办法去救邹大哥!”

雪娘看他神色严肃,自是笃定想法,她娥眉轻锁,喃喃道:“我去问过爹爹....”

辜云旋即点头:“嗯,韩大叔,自己见多识广,又是江湖高手定有办法!”

雪娘刚欲回屋去看,走到门口忽然停住,神情思虑:“不行,不行!爹爹断不会管!辜云,我家有些事情尚不能于你说,只是你需记着我韩家也是身不由己!”

话既到了这里辜云心中便有了数,雪娘从与他相识,便是见多识广,见识不凡,知道忠孝节义,民族气节,也知道诸多江湖事。而韩三传授祖姓兄弟的时候,辜云一旁看着,心知韩三却是个卓然武林的宗师,如此宗师妻子死了的仇不报,甘心在兰陵开一家面馆,看管起女儿来也是管得死死的,着实令人不解。

辜云只道雪娘不便多说却也不问,只道:“雪娘,没事,邹大哥我自己去救!出了事情我自己承担,绝不会连累你们!”

雪娘面色一沉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不去麻烦爹爹,我自己还不回去啦!你等着我去叫上大富哥!”

祖大富是个甚听雪娘的话,他穿的华贵锦缎,带着绣花的帽子,穿着骑马的快靴,甚是精神。却站在破衣烂衫的辜云面前很是神气。双手放在雪娘肩上道:“雪娘,你说要去做什么我都陪你!”

雪娘笑笑,附耳说了事情。

祖大富道:“哼,这小子的朋友,我们为何要救?雪娘那邹普胜反抗朝廷不是好人!”

“诶...你无须多言!大富哥,我只问你帮还是不帮!”祖大富转了转眼睛道:“好妹子,我帮你,只是你且记下我这恩情!我可是带着我家宗族性命去管啊!”

雪娘连忙一拜:“嗯,大富哥我知道,雪娘在此谢过了!”

辜云抱了拳谢道:“多谢祖兄相助!”

祖大富笑笑去武里拿出他的长刀跨在腰间,却与雪娘一柄长剑,雪娘看了看辜云,道:“辜云你还没得兵器?”

辜云看二人兵器不错,摇了摇头道:“诶,我一个砍柴的,自然要用柴刀啦!”旋即从他的腰间拿出他砍柴用的柴刀,破破烂烂,刀刃已经卷了。

三人年纪不大,却自有一番主意,辜云却定下主意,找当地负责看守犯人的蒙古官,把蒙古人绑了从嘴里敲出来。

祖大富一声冷笑:“辜小兄弟,要不怎么说你小呢,没经过江湖历练,办事儿糊涂!你去绑了蒙古人,这就没回头路了,你不要一家老小,我和雪娘不要啊!”

辜云看看雪娘道:“好吧,你说怎么办?”

祖大富眯了眯眼睛:“呵呵,我看啊,就该去报官,说知道他有同党,这样不就诈出来了!”祖大富当时想去,完全是被雪娘说动,但之后颇为后悔,却又说出报官撒谎的主意,到时候再把辜云买了真是甚好。

雪娘摇了摇头道:“大富哥,你这办法稳妥是稳妥,可是官府不是傻子!到时候察起同党是骗人的,我们报案元庭自是把我们家族都记住了,到时候难道要辜云去顶罪吗?”

祖大富道:“行,行,行,你们不去报官,我去!你们有主意,那我们就各干各的,反正好心变成驴肝肺。”

辜云瞧了瞧心底已对着祖大富不喜欢心道:“好你个祖大富,假意帮忙去找雪娘卖好!临行不敢,又想卖了我抵罪!我自幼人情世故见得多了,和我谈世故?找打!”

辜云偷着笑,他本性纯良正直,但是在坊间跌打惯了,又学来一身无赖本事他搂着祖大富笑道:“哈哈哈哈,祖兄,这混迹江湖就是不一样哈~~人情世故玩得挺明白,但是这人情世故这一套用得好了暖人心,但是和什么人都虚头巴脑的玩什么人情世故,虚伪...”

祖大富一愣:“呵呵呵呵,辜兄弟何处此言。”

“没什么,没什么!祖兄这刀不错借我使使...”辜云此时早已左手变掌,悬于祖大富后颈,祖大富哪里反应,辜云掌力一震,砰的一声,打在祖大富后颈,登时昏死。

“雪娘,走吧!咱不带他了!”辜云。

“诶...你干嘛下这么重的手!”

“看他假仁假义的,不,喜,欢!~~”辜云拿了他的长刀,带着雪娘奔当地蒙古人的武备去了,远远见得城郊之处,一队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