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三章、思卿寻卿两茫茫 第三十五回、潜龙吐纳啸潭霜

“道长慢走!”辜云蹬身而出,就见老道与山林之中矫捷异常,蹬身过岭,更胜猿猱,辜云跟了两三里就已经,双腿不支了:“诶,诶道长...道长慢些...晚辈脚力不行。”

“哈哈哈,你这年纪没被我立时甩开,已经不错!”老道捋着胡子笑道,却见停脚之处便是一处寒潭,四周清冷,潭边磊磊岩石结满了白霜,一株红梅正在潭边开着,更胜寒冬,这寒潭尚有宋楷篆刻,上书用楷字写着“玉女池”三字字样,且看四周涯壁,都是前代帝王封禅时留下的碑文,秦皇、汉武、光武、唐太宗、唐高宗、宋真宗,历代书法名家碑文篆刻比比皆是。

“道长,你待我来这寒潭做什么?”辜云道。

“这寒潭可是泰山崖顶积寒之池啊,相传在大宋真宗封禅之时,曾捞出一尊碧霞元君的玉雕,故而唤做玉女池!这玉女池中有万年积寒之水,而这水中啊,又有万年浸润出来银鱼,其鱼肉质鲜美口感爽l滑,嘿嘿,还没有多余的刺哎吃上一口啊~嘿嘿嘿赛过神仙~~那个鲜香~~”

辜云点了点头:“好,这鱼说的我也馋了!道长你等着我去钓给你!”辜云无甚钱财,但是出门远行,不带些求食的东西是不行的,他从怀里掏出两个鱼钩,扯开鱼线,拿出两个小香虫...

“诶诶诶,小子你干啥?这泰山的玉鳕鱼,和这玉女池寒潭相生相息,非这寒潭潭地的玉藻不食,非这万年寒水不饮!你那山下的俗物这鱼可不吃!老道我当初嘴馋,带着锅来钓着吃!结果呢?那些鱼跟瞎子一样对我那饵闻都不闻。你需要捞给我吃!”老道笑道。

辜云瞧了瞧潭水,心中一寒,他用手拨开潭水中的雾气,心中言道:“完了完了,惨了这水又深又寒的,比冬天的河水都要寒气逼人!这叫我怎么捞!?”正在犹疑却又想想与疯道士说:“哼哼哼,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不就是区区的寒潭嘛,有什么了不起!老前辈您等着我这就捞给你!”

疯道士笑了笑捋这胡须。却见辜云一个蹬身,跃入寒潭,噗通!一声溅起无尽寒意。

那玉女寒潭极寒极凉,辜云初入水中便如千针万刺一般,被冷水丝丝密密刺入骨髓,他见潭中碧波清澈却是深不见底,虽然在平日里摸鱼练得上好水性,只是如今不敢怠慢,咬牙运气抵御极寒!忽然水中一阵暗流极湍,把辜云身子卷的一斜,噗通!一声又把他弹出水面!

“啊啊啊,不行,不行,这潭水实在太冷,晚辈实在是扛不住啊!”辜云道,转瞬被冻得手脚颤抖。

“扛不住,刚才还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呢?你若觉得冷,便用真气抵御,你的根基不错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内力吗?”疯道士道。

辜云倒在地上冻得哆嗦,却道:“晚辈没有师傅,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内功....”

老道喝了喝酒:“嗨呀,这人天地混沌之处便有一气,这人生之出便也有一气,此之为先天之气,这天底下没有什么真气能比这先天一气至真至纯的了,你没学过内功便是赤子之气,而没被江湖上那些杂七杂八的武师大侠的把路子带歪,我让你跳你就跳!没学会走呢,还想跑!?”言罢一把抓住辜云,直接丢下水里。

噗通!

辜云到了水里,顿觉寒气刺骨,湿冷逼身旋即想起疯道士的话来,可是一想自己哪里会什么内功,旋即便硬着头皮顶着寒意,单手向水中摸索。

这寒潭水池极净,只是暗流颇多,辜云下水两丈,方才见得底下有成群结队的游鱼,一时间潭地阴寒,他潜入水中初期极为不适,后来渐渐运力相抵渐觉无妨,只是水压愈强怎么也沉不下去了。那玉鳕鱼身子都不大,也就手掌一般长度,银银白白,似百面千面的镜子,在水里缓缓游着,但他们胆子极小,少有动静便立时无影无踪,辜云起手就抓,那鱼忽然窜走,辜云心中一惊,这鱼游得也太快了吧!

辜云一捕不成,旋即他鼓足气力,左手使掌一招亢龙有悔,呼这招来得太猛,手还未到,水流呼啸便把鱼激跑了,辜云两掌打完,亦是憋不住气,旋即游了上去。

“呼呼呼,道长不行啊!晚辈...阿嚏!这水太冷了,扛不住!”

疯道士喝着酒看他:“什么行不行,我可在看着你,你这一招亢龙有悔打得什么啊!怎么降龙十八掌在陆地上能降龙,在水下就是吃软饭了吗?你.....你你你你怎么飘起来了呢?”

老道且看辜云在潭中果然不支,神识渐无,在水中昏了,老道从石头上豁然一跃,一把将辜云抓到岸上,似雄鹰扑兔一般。

“诶,你这后生!连个鱼都抓不住!算啦,算啦!我这几天先教你些呼吸吐纳的功夫吧!”老道笑了笑,一把揪起辜云来到玉皇顶上。

却听疯道士道:“你看这远端的苍鹰,你在看这老虎豺狼,这世上的生灵、功夫,都是以这一呼一吸为基础的,我就教你其中法门道理,你学会了好给我去抓鱼。”

辜云起初以内劲抗击潭水积寒,下水两次已悟出门道,此番豁然从寒潭出来,却到常温之处,顿觉一股暖流在他周天四肢处酥酥麻麻的袭来,瞬间手脚轻盈,身体倍感舒畅他将感觉同老道去说,老道点了点头说这就是内功。

且听老道:“这吐纳嘛,简单说就是喝风,这可是我老道士忍饥挨饿练出来,呸呸呸,我老道云游四海得出来的玄功妙法!”

辜云起初并不相信疯道士所言,但同他走了一遭寒潭竟然身心畅快,忽然一阵狂笑:“哈哈哈,学就学。要是能喝风就能喝饱以后还能少花些饭钱!”

老道道:“喝风是喝不饱的,只是这泰山人杰地灵,可采日月精华!你且瞧好!”就见老道,站在崖顶俯瞰云海,一动不动,就是在平平常常的喘气。

喘完气老道一声长笑:“哈哈哈,厉害嘛!”

辜云一时语塞,却又端端细想其中道理道:“道长的意思的我懂了,这古往今来高手数不胜数,然而有走火入魔死的,有年轻早夭的,就是强如霸王也不过是活了三十岁年纪,看来只有先调好一口吞吐的呼吸才是根本上的功夫!就好比彭祖可活八百岁,这是世上任何高手也难以企及的!”

疯道士笑了笑:“孺子可教!”他捋了捋胡须,便把呼吸吐纳的法门教给辜云。

却听他于万仞崖壁上道:“元始祖气,朴朴昏昏。元含无朕,始浑无名。混沌一破,太乙吐萌。两仪合德,日月晦明。乾交坤变,坤索乾成。异名同出,一本共根。内外虚实,刚柔平均。阴阳壁理,变化分形。真精真气,恍惚杳冥。坎离颠倒,运施五行。既济生神,未济死临。仙道谨守,鬼道邪倾。人希天道,速避鬼门。由仙希天,道杰长存。”

于是二人便登临崖顶,于万仞绝壁之上,潜心吐纳之术,一连九天,尽是感受山水,席地而眠,竟然不吃不喝却倍感劲力十足!

待到九天之后,辜云自觉丹田之中练出一股子热气,这股热气似一条活泼的小火鱼,在辜云周天乱窜,辜云有时觉得十分舒适,一时也觉得有什么大力呼之欲出。

疯道士道:“好了,你这内功也学完了,去给我去抓鱼!”

辜云此时的内伤已尽数好了,虽然失了右臂,但是左臂却越发自如,力愈大,他鼓足劲力噗通一声再入寒潭,一时间竟不觉寒气逼身,他吞吐气韵,在水中潜入了一刻,四下抓鱼,那鱼越是翻腾,他便在水中越是追逐,这树上抓鸟,亦是要求奇高的身法和劲力了,而在水中扑鱼,先是闭气,又是要应对这寒潭中四处奇怪的暗流就更是不易,且这玉鳕鱼在水中更是诡谲机变,辜云在水中出来下去一两个时辰竟然,一条也抓不住,忽然见一条鱼略笨,显然是被这辜云一阵搅合累了,辜云心中好奇:“奇怪这潭地愈深,水压奇强,为何这鱼不向下沉呢?反就在此深度盘桓呢?”

辜云心中有计,再出寒潭,在水上调节内息,渐觉一股热息从他的大小周天四处游走,力气稍复,站在高处再跃入潭中,噗通一声,这下利用从高而下的冲劲,入水极猛,他运气下沉,单臂一划,竟似蛟龙!竟奔着白鱼身下的水域去了,那些白鱼,一众惊慌,辜云利用向上冲的暗流,在水里加倍速度,使出降龙三掌来,一招飞龙在天,一掌在水底向上顶出,力道深湛,砰的一声,将四五条鱼炸到岸上,心中欢喜道:“嘿嘿嘿,道长,在下成了。”

却看疯道士不知在哪早就备好锅,坐着笑道:“哈哈哈哈哈,馋死老道我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