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三章、思卿寻卿两茫茫 第三十七回、音书绝断雁字行

辜云在水中与蛟龙激斗,那蛟龙实在厉害,利爪钢牙,坚躯似铁,几次猛击被辜云的游龙功躲过;待辜云趁隙反扑之时,身法更是诡捷不定,就算挨上一掌也是无甚大碍,一番缠斗辜云已是险象环生!

辜云在水中运起龟息之术,使出他在在寒潭中练出的独门身法游龙功,穿梭之快竟不在蛟龙之下,蛟龙一扑,血口撕咬,辜云登时已绕到蛟龙脑后,拽住蛟龙鬃毛,大力一拽,扯下一撮鬃毛来!那蛟鳞似铁,一下就刮开辜云虎口,蛟龙闻见血气更是凶猛。辜云此生从未见过如此怪物,心跳的极快,只觉得水中暗流汹涌,不可久留,一掌拍在龙首,欲用飞龙在天越出水面!怎想得,蛟尾已至,砰的一声抡在心口,辜云一阵剧痛被震出水面。

辜云气血冲天,心道:“这畜生找打!”在岸边又要下潭再斗,忽然心口剧痛,坐在地上运功调息!原来那潭地蛟龙蛰伏许久,今日被辜云扰了清净,自然暴怒,那蛟龙一尾抽来,自有开山摧石之力,若是至于汪洋之中,怕是连巨鲨鲸鱼都未见能挡。今日辜云仗着纯阳神功大成,有先天纯阳真气护体,只是被撞的凶狠,若是换做旁人,只怕就如拍蚊子一般,被打成一滩血泥了。

他打坐入定片刻,真气在丹田凝结,这纯阳神功变化反复,一时间难以道尽玄机,但依此法运功,身子便如灌甘露,丹田里的真气似香烟缭绕,悠游自在,不消一刻辜云的伤便好了。

疯道士见他上来,心中怒火道:“好你个小子!竟然跑到潭底去惹那条蛟龙!那蛟龙可是上古烛龙血脉,虽然他自己不争气才修成一条蛟龙,可那学里都流着的是上古神力!你这血肉之躯又如何能打得过它!”

辜云看着道长凝神思索道:“不错,我只是区区血肉之躯,就是功夫练得再好,也不是他对手!”

疯道士看看四周被打上来的白鱼,心里欢喜,却又暗下端详辜云此人,心道:“这孩子当年舍身救我,是个良善的后辈!他性子纯良狂悖,倒有我当年几分影子,如今我已是方外清修之人,这将来成仙去了,得有个人继承自己所学,流传下去也算是对得起后人,他虽然断了一臂,但是比那两条胳膊的要聪明肯学的太多,事到如今不如收他当个弟子,将来替我下山扶危济困,驱逐鞑子也算是了却我一桩心愿!”

疯道士笑了笑用这一口辽东口音道:“臭小子,我问你道长对你咋样!”

辜云道:“道长传我武功,教我做人道理,自然是好!”

“嗯嗯,小子不错,那你愿不愿意做我徒弟?”老道士道。

“自然愿意!”辜云大喜,忙起身对着疯道士磕头,几日相处这老道对他不摆架子,坦诚相对武功难处,无不悉心指导,辜云心中早就感激倍至,佩服万千,见老道士有意收自己为徒,心中大喜连忙磕头。

“哈哈哈,好孩子,快快起来!你我相处这么多天,你可知道我老道是谁!你拜得是谁门下?你就贸贸然的拜我为师,就不打探清楚?”疯道士道。

辜云点头道:“哈哈哈,名者实之宾也,这纵然道长是闻名天下的张三丰,若是虚有其表,空负虚名,我辜云也是断然不会对他敬佩一二!师父您虽然不通我名姓,但是几日相处下来,晚辈对您的仙风道骨好生佩服!就算您无名无姓,我心下里也只认您当师父!”

老道笑言道:“好吧,臭小子你既然拜我为师,那当师父的也不瞒你!老道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什么什么张三丰!但是你得答应师父,别人问你,你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也不许说见过为师你可知道吗?”

辜云略有不解,却也点头道:“师父高人行事自有主张,徒弟不说就是!只是师父在江湖传说中有百岁之龄,为何我严重的师父只有四十几岁呢?”辜云听了这疯道士竟是张三丰,心中半信半疑,信者这疯道士的武功心性,功力绝对是震古烁今的,不信便是这道士太过年轻,传闻中的张三丰应该是一个苍颜老叟,决计不会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不过这一身酸臭酒气,和油光锃亮的邋遢道袍,却是和他相配的紧啊!

老道道:“哈哈哈哈,老道我得师尊火龙真人亲传,学会这修仙养生,驻颜炼丹之法,得悟金丹大道,已是地仙之躯!自然不与人界相交,《庄子》在逍遥游中也成提到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老道我怕是也趋近这个境界咯~;所以啊这红尘世事,我是想管也管不了啦~~”

“那师尊为何会来教我武功?”辜云问道。

“嗨呀,你我师徒二人有缘法在这嘛,我跟说这事儿说来丢人,你别往外说出去啊!”

辜云紧忙点头,看张三丰笑脸一红颇为滑稽:“嗯嗯!徒弟决计不说!”

“诶,好好好,乖孩子!我给你说,这凡人修仙成功可是要渡劫的,只有渡过了天劫才能更进一步,若是错过天劫那可是要连着倒霉的.....哎,但是有些事儿可不能不管!我十三年前正修行至渡劫,怎想这蒙古鞑子兴兵讨伐义军,那蒙古最精锐的草原铁骑足足三十万呐!当时义军刚刚起义,虽然屡战屡胜吧,但是那里能打过也先帖木儿手里那三十万蒙古最为精锐的铁骑啊!于是为师就潜入他们军营冒充他们的长生天使者,去装神弄鬼!然后又随手给他们表演了点仙术仙法,把这帮鞑子糊弄的对我是五体投地!”

辜云道:“师父,那然后呢?”

“然后我便让也先帖木儿带着军队没日没夜的跳大神,说能召唤来长生天的旨意~~噗,哈哈哈哈,你是没看见那个场面啊~~三十万人,头上插着鸡毛披着兽皮~~诶,在沙河是有唱又跳啊~~结果跳了一个多月,他们是士气低落,人心疲惫,后来我看如此,就设坛做法,招来一片乌云把当天晚上的月亮啊,星星啊都给遮住!然后花了十两银子,雇了十几个打手,又偷了几头蒙古人的羊,在夜里悬羊击鼓故布疑阵,带着这帮打手在山上又唱又跳!结果你猜怎么着!三十万蒙古大军误以为有人夜袭,接果自顾自的打起来了!!哈哈,他们打得那叫一个凶啊,真不愧是蒙古第一精锐,结果三十万大军自己打做一团,第二日那也先手下就仅剩一万了!”张三丰道。

辜云听完心中欢笑,和张三丰笑做一团,心中对张三丰更是敬佩旋即道:“不想师父虽是方外修道之人,然则天下丧乱之时,仍心系百姓宁可放弃成仙得道的机会真是令人感佩。”

“诶,欲修仙道,先修人道!若是连点悬壶济世,护佑生民都不做了,我老头,就连那全真教的小道童都比不了,还有甚颜面修什么仙呢?只可惜啊,多年功力功亏一篑!搞得我功力尽失,这十多年才练回来!”张三丰道。

“那师父你这有什么丢人的呢?”辜云道。

“我跟你说,我本来想回武当山找我那徒弟陆松溪就是你大师哥...让他伺候我几年,谁知道这半路上走到山东,碰见一堆蒙古人,不对是蒙古的藏边人,他们在哪里欺压百姓,还养了一群恶犬,我心下不过就要去教训教训!谁想到,功力全失,连狗都打不过~~想来这也老天给我的劫啊!于是为师就在这山东浪荡了十多年,平日里就偷酒喝,和狗抢吃的!那他喝醉撞见了你,你救我之后,反倒是助我度过了天劫!结果这几年在泰山我勤修苦练,终归是练回来了七八层!”张三丰道。

“原来如此,那师父骑龙渡劫,又被我撞撞破了,岂不是让您...继续倒霉?”辜云道。

“呸呸呸,倒什么霉!决计不会了!我这骑龙不成,让我也想明白了!你当年救了我,所以这劫难就全转到你的身上!你如今落魄反遇见我,这是什么,这就是天道守恒,这是祖师爷和老天让我来把欠你的恩情还了!所以我得教你几门厉害的功夫,让你有安身立命的根本!好了,这是天机不便泄露了...你不是打不过那龙嘛!过来,我教你,准保你把那蛟龙打成一条小虫子!”

辜云笑道:“好好好!”辜云性子刚强,年少心性自是贪玩好武,他这纯阳神功已然大成,学起其他武功来更是快,张三丰此间数日便把武当派的种种入门功夫,基础剑法,身法轻功一并传授,又过了九日辜云便把武当山种种功夫全部学会,可以说是融会贯通了。

只是辜云在泰山封顶,虽是和张三丰相处的极为开心,但是他熟读诗句,每当登高远眺,却又总想起雪娘来,站在崖顶久久难忘,见得云海重重,无限心事更难穿去。却道:“雪娘最近如何?那祖大富又是否欺负她?他爹的伤势怎么样了?我和师尊学了这么多奇妙精湛的武学,真想都说给雪娘,打给雪娘看...我也可以教她,可是她心底始终恨我,不知如何才能说通?”

唯见一行秋雁,盘桓云端,从北向南飞入无际......

却见一方泰山巨岩,三四丈高,辜云心中又是记挂着邹普胜所托,又想起邹普胜被鞑子害死,斩首在菜市口,一时间又是一股怒火!运起纯阳真气来,一招降龙十八掌,将巨岩打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