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三章、思卿寻卿两茫茫 第四十回、一见衣冠是故乡

青山绿了又红,大雁南渡北归,秦川平原野草萧疏,辜云四海寻觅邹倩儿的下落已经五年,这五年里他走遍了中国北方,从燕赵塞外,又到了三晋太原,又从三晋走遍了河北河南,西出玉门又过了武威、张掖、酒泉,直到昆仑见了戈壁黄沙,也走过了名山大川,终于他一无所获,回到了那早已残破不堪的中国故都长安...

长安还是那么萧条,断墙残垣之下,登上乐游原远寻古迹,那繁华如斯的长安,早已成了一场传说,大雁塔依旧破败的矗立着,塔下的一些残破碑文似乎在低吟着当年的故事。

辜云一行五年已然长成了一个身长九尺,神丰俊秀的男子,他虽伤了容貌但是在凌乱的长发之下,犹能看出他的奇俊神采。只是常年风沙打磨,江湖游历,已经让他的脸上多了几分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沧桑与忧郁...

他背着一柄破烂布搀着的大剑,穿着一身破旧的长衫,骑了一匹枯瘦的血红病马,颠颠簸簸的走在咸阳古道上,西风嘶咧,斜阳照在远处的落墟的汉未央宫遗址之上,顿觉一股雄壮苍凉...

远处一个荒村,父老乡亲衣衫褴褛的围坐在一棵枯树之下,听得一个老艺人,用唐腔唱着古韵: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

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辜云信马由缰,见秦川莽莽,天地广阔心中感叹心中愈发孤独,邹大哥所托,我岂能失信?可这飞燕阁和周帮主却消失了一般,当年听闻长安地处繁华,是飞燕阁总舵所在。

飞燕阁是江湖上一个神秘的瘦马组织,手下收养无数孤苦少女,教她们歌舞,诗书,尤其是易骨生容之术,能保收养过来的女孩都能变成倾国倾城姿色的绝代美人,相传西汉阳阿公主善养妓,手下妓人赵飞燕因歌喉婉转,舞姿轻盈曼妙被汉成帝纳入宫中后成皇后,遂阳阿公主由此殊荣将其改名为飞燕阁,飞燕阁便成了给历代权贵培养雏妓,瘦马的组织,而由于这飞燕阁和朝廷权贵江湖门派等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的组织既神秘,又受到诸多势力的重视....

辜云跟着倩儿这道线索去寻飞燕阁,然而飞燕阁太过神秘,只五年收一批姑娘,五年放一批姑娘出阁,这飞燕阁出来的姑娘都是冰清玉洁的雏妓,不过房中云雨,调情恩爱,甚至是肌骨身貌都已经被调教成最好,是众多人物觊觎的上好玩物。

想来初遇倩儿时她自被飞燕阁收走,如今五年已过,她应当出阁,不过听闻飞燕阁由于有易骨重塑之术,弟子还需要练习极为柔软的甚至是翻折身体的柔术,所以能活下来的姑娘少之又少,能出阁的姑娘更是少,若是十年不出阁,便会被无声无息的清理...所以辜云知道,若是倩儿还在,飞燕阁开五年一次的夺花大会上就会出现...

这夺花大会飞燕阁五年一次,会邀请各路豪杰竞价来获得这些姑娘的所有权,到时候全天下的豪门汇集于长安,而且各门高手都会通力回护飞燕阁的秩序,若是有人起了歹意强抢了姑娘,怕到时候群起攻之,江湖追杀必然死于非命。千百年来,飞燕阁独南宋绍兴年间的盗圣岳昭明从夺花大会上偷走过人,而那人还是飞燕阁自开阁以来最好的姑娘,所以飞燕阁守备更是严格,所以除此之外再无别例...

辜云想到这里,竟是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有什么了不起,他岳昭明能偷得,我为何就偷不得!”旋即驻马咸阳道,准备在长安的平康坊抢人...

他正勒马,回头之时,忽见古道东面来了一队蒙古人,带着弓箭弯刀,身披战甲好生威武!却见蒙古队中一个胡将一声令下,蒙古铁骑冲锋快马弯刀飞过,那些听戏的百姓都成了尸体!想是蒙古人又在杀民冒功,劫掠百姓!

辜云震怒,大喝一声,纵马冲了过去,二十多个蒙古人起初不意,辜云拔出背后巨剑,嗡嗡数声已连杀数人。蒙古骑兵都是能骑善射之辈,见得此景,立即备战,一个铁骑挺矛直刺,辜云手中大剑一挥,剑锋先至,咔噹一声将来矛断做两截,那蒙古军卒竟被一剑拦腰斩断。辜云届时已经神功大成,这些鞑子自不是对手,却见辜云策马冲杀,大剑飞舞,四下兜围赶杀,不到须臾铁蹄翻飞,剑光闪烁,惊呼骇叫声中,一个个尸首倒下...鲜血染红了土地。

私下想得蒙古暴虐百姓,连年战火,他一路走来,早不见得什么人迹,心中暗自沉吟。西风烈烈暗自沉吟。

辜云待向村里看时,百姓们紧闭门户想来是要逃窜了。旋即上马往城中去寻。

辜云手中的重剑是当年他辞了张三丰,又去斗那蛟龙时得来的。原来那碧水寒潭之中,那蛟龙一直在守得的这柄长剑,辜云当时与潭地斗服蛟龙,却见一根锁链沉于泥沙之中,他去寻锁链,那锁链竟锁着蛟龙之尾,而锁链之下竟是这柄古剑所在,辜云心中好奇,边去泥沙之中寻这古剑,不想这古剑竟比寻常兵刃重上太多,辜云在水中捞他颇为沉重,怎想这古剑从泥沙中拔起,那蛟龙登时断开锁链,飞入云端了。想来是什么神人令他守着的吧。

辜云得了好长一把重剑,起初用不顺手,自觉重力颇足,少说有一二百斤分量。后来他心中想到我若使二百斤的重剑,使得如一杆长剑般轻盈,那岂不是武功更为精进?且仗着自己天生神力,又有玄门神功在身,竟然使剑如飞,久而久之,一柄样貌拙朴且无锋的重剑在他手中竟成一把无坚不摧,削铁如泥的神兵。

长安的平康坊为青楼楚馆的风月之地,是唐风遗存,这平康坊开着就是许多豪门不远千里也愿意来平康坊沾沾仙气,长安如今虽然落魄萧条但是往来西域商旅却是频繁,时过境迁昔日的中国国都已经成了色目商旅的集聚地。辜云来到酒楼,他知道今晚子夜之后,平康坊便是以飞燕阁的夺花大会为尊,见得五湖四海的武林人士,豪门贵族都汇集于此去看飞燕阁的美女出阁。

却见各家酒楼生意红火,张灯结彩酒宴歌席排满了铺子,辜云颇有见识,却见明教,华山,嵩山,少林,藏边密宗,天山,昆仑的高手不少在此,还有蒙古贵族们。

辜云衣衫平常他见二楼都是一股子膻味的色目人,便坐在满是人物的一楼,叫了个单桌,点了碗羊肉泡馍,又来了十张大饼,想了想又点了壶烧酒,坐下来自酌了。

小二道:“嘿嘿嘿,您这一只手怎么掰馍~~”

辜云却操着一口陕西话道:“嘿嘿嘿,莫事儿,莫事儿,讷有得是功夫...你先给我来点儿油~”当着小二的面微微一笑。

小二道:“客官还挺会吃~”小二给辜云滴了油,却见一碗热馍里碎碎的磨掰的甚好,也不知用得什么功夫...

辜云吃光了馍,又吃了饼自觉还是饿,却又点了一碗臊子面在桌前慢慢吃着,辜云力大故而能吃,他这一路游历南北,吃遍天下美食,却独独忘不了雪娘那碗平平常常的汤面,见得碗中臊子面确实香浓,竟然吃不下了。吃了一口:“真香...”

听得店外一声:“小二,给我来 葫芦鸡,烧三鲜,紫阳蒸盆子,带把肘子,再来一个东坡肉~再来个鱼汤...”

一个少年人的声音舒朗,那人一身干净却也贵气,手持一柄折扇佩玉,剑眉入鬓,玉面身长年纪和辜云差不多,穿一件绫罗短衫是个活脱的风流公子哥。且看后面跟着一个少女,却是一身粉色裋褐腰佩长剑,腰间系带,令一缕纤腰甚是婀娜夺目,且看容颜明眸皓齿,清丽可人,和那公子却有几分相似,年纪也颇小一些也就十四五岁。

少女娇声道:“诶,四哥你干嘛呀!爹告诉我们要节俭,你这般铺张,多浪费啊!我要告诉娘去!”

公子道:“嘿嘿嘿,好妹子,哥哥平日里自是节俭,这不是答应妹子出来玩嘛~就该给你吃好的,若是瘦了当心爹娘骂我!”

小二道:“诶,客官实不相瞒,这肘子和东坡肉,小店今日可就不卖了!”却又小声靠近说:“小店不卖猪肉!”

公子道:“怎的,你这不是汉民饭店吗?怎的?也和色目人走了?”

小二买着笑脸:“嘿嘿嘿实不相瞒,今天子夜飞燕阁又夺花大会!来了好多色目富豪叻!所以今天不敢卖!”

少女道:“四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公子一声叹息知道这酒楼不易道:“那好吧,小二我们不难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