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三章、思卿寻卿两茫茫 第四十一回、内劲嚣张惊涛浪

“呸!汉人说话岂容你们蒙古人插嘴!”一言已毕,铁掌已出!

好快!朱四郎定睛一看,辜云掌风早到,啪啪啪连打那蒙古公子六个耳光,出手之快,掌法之其实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朱四郎微微一笑赞叹:“好功夫!”

那蒙古人脸上已留下两边血痕,登时大怒,不待身后鞑子兵动,朱四郎持扇挺出,掌风利落,扇法猛烈,呼啦一阵疾风,掌法如暴雨梨花一般,缤纷而至,却听数声闷响,身后五六个鞑子兵便中招倒地。辜云轻轻一瞧,颇为赞赏,勤、紧、径、敬、切五要俱全,竟是武当派的内家拳术,不过托扇而使,举手投足竟别有一番风流。

辜云端坐案前,复饮一杯,听得而后杀气,那蒙古人劲力凶猛实数不凡!

那蒙古公子倏然一惊,急忙应战,分开双手做大力金刚掌,显是少林寺武学,那掌突如其来名唤:“力按千斤”顾名思义是一门极为刚猛的功夫一掌发出更胜千斤之力,内外兼修有掌毙虎熊之力,劲力猛烈着实精妙!辜云随手放下酒杯,反回一击撞在掌上!三掌一碰,那蒙古公子身子只是微微晃了晃,力道反而更猛,辜云微微惊叹:“这人年纪不大竟然能抵的住我的一掌!这人内力法门想是西域藏边密宗一派,又有许多少林的影子,虽不及王保保功力醇厚却也不能小觑!想是他的徒弟!”

辜云尚未发力,蒙古公子已然冷汗直流,十娘看罢暗暗惊异:“这辜大哥,好生厉害!这蒙古皇子武功是王保保的大徒弟武功奇高不在我和四哥之下,竟然一招之间被逼到绝境!幸好我和四哥不是他的敌人,若是今日我二人和鞑子易地而处,想来也讨不到便宜!”

蒙古公子欲收掌力反攻一招,怎想顿觉辜云手上一股怪力,忽吞忽吐雄厚非常,只见辜云单掌微抖,掌力传来一个真气便把蒙古公子团团吸住,任他如何收掌也被这个大力缠住,辜云左手往左一斜,那蒙古人就跟着往左一倒,辜云左手往后一拉那蒙古人就往后一步,东西上下任其牵弄。

辜云这劲便是“太极劲”这劲可刚可柔,可进可退,实在是武学中的至高境界!

蒙古人心道不妙,这是着了道!旋即流转内力,单掌拽住辜云左臂,一掌变为少林龙抓手,钢爪鹰形状,去插辜云手腕,这龙抓手甚是狠辣,五指瞬至!蒙古人大喝一声:“撒手!”

辜云气力一变化作刚猛霸道,单手运起纯阳神功,顺势一拉蒙古人哪里有他臂力,右手反被他一把拽住,左手的龙爪手三根手指反插自己右臂,怎料那蒙古人爪法精湛,有发有收,眼见插入自己胳膊,力道一转又奔向辜云面容,辜云头一扯,那龙爪手竟然如箭一般直直插入酒楼柱子,咯噔一声足足插入石柱两寸。

那名字挺长的蒙古公子,猛力拔指,一股大力向后使去,正中了辜云借力打力之功,辜云并不使力,左手拦腰深入蒙古人玉带,一把拽住!顺势独臂一扬,单手一丢,将这蒙古公子丢出酒楼,只见那蒙古公子飞了三四丈,在土地上摔得四仰八叉,爬了半天方才起来,届时他的内力早就被辜云震散,只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蒙古公子厉声骂道:“呸!姓朱的,你今日得遇强援,暂且作罢!今年八月十五少林问鼎大会,可敢再来讨教!”

“呸!狗鞑子来就来,到时候把你那狗屁师父也叫上!看看你朱四爷能不能把你一并收拾了!”朱四郎道。

十娘尚小,脸上尚有稚气掐着蛮腰娇嗔骂道:“对,姓他妈挺长的蒙古狗,你若是不服就把王保保叫上,到时候过来一并挨打!”

那蒙古皇子满脸怒气,看着三人却再不敢放肆,带着随从灰溜溜的跑了。

朱四郎向前拜谢道:“哈哈哈,今日多谢辜兄出手相助啊!”

辜云一口气力挫强敌,竟然面色不改,呼吸如常,不由得令人惊愕。辜云道:“诶,朱兄切莫客气,这蒙古鞑子人人得而诛之,不过举手之劳不足为道!只是我看这个鞑子,武功不凡想是蒙古第一高手王保保的弟子,不知他和二位有何过节?”

十娘道:“诶,实不相瞒辜大哥!这人坏死啦,他是蒙古的皇子!我和四哥,从金陵...哦不,从乡下出来游玩!到了洛阳结果发现这个鞑子在洛阳强抢人家新娘,结果我四哥扮作新娘上了花轿,结果道洞房之时,把这货吓得半死,一丝不挂的就在洛阳街上乱窜!然后我二人故意缠着他在洛阳街上缠斗,把他家的面子丢了好大!”

辜云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刚才朱兄唤他为孛儿只斤·名字好长....什么的难道是蒙古皇室?”

朱四郎道:“想来无假,他的师父正是王保保,后来在洛阳之时,王保保突然前来,我二人不是对手方才离开!不了这一路上又被这厮追来!”

辜云心中犹疑,想当年他见过那王保保的武功,的确是威震一方,又是为了天下第一日夜增进,现如今高到如何。一时思索。辜云道:“看二位身怀上乘武学,可是武当派弟子?”

二人道:“对,我们是武当张松溪门下弟子。”

那张松溪为武当代掌门,有拳打九州,剑指八方的威名,是张三丰的得意弟子,说得此番名号真是如雷贯耳。二人料想辜云会颇为震惊,哪知辜云也只抬了抬手道:“哈哈哈,原来是张大侠的高徒,失敬失敬!”辜云是张三丰的小徒弟,而张松溪是大徒弟,算起来还是这两个人的师叔,辜云无意透露身份只是多加赞赏几句。

十娘明眸流转,听得辜云夸赞心里欢喜,急忙问道:“辜大哥何必过谦,你那功夫才叫厉害!那鞑子照说武艺不弱,你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打趴下了!你才是厉害的紧叻!”

辜云道:“哈哈哈,小妹妹不必谦虚,辜云平日所学甚杂,自不比武当玄门正宗高明,若是二位将来武功大成,便是王保保来了也未见得是对手!”

朱四郎见辜云不愿透露门派,他却道英雄不问出处,竟不细问:“哈哈哈,今日有缘相逢辜兄,实为人生乐事!今日在下做东,定要和辜兄弟不不醉不归!”

辜云亦是大喜道好:“不醉不归!”

三人正要饮酒,忽然发现小二依旧拦着汉人不让上楼,不让点猪肉!楼上的色目人还不时的丢东西下来嘲讽汉人道:“汉猪,汉猪!”气的江湖豪杰,和食客们各自厌烦。突然一个壮士站起来道:“他妈的!这帮木斯蛮人”

辜云心中暗下恼火,登时站起道:“哈哈哈,朱兄今日你做东,我也要送你个彩头不是!”便对一众一楼食客道:“各位皇汉贵胄,炎黄苗裔!这长安本是我汉唐故都,中国旧郡!岂容这帮金发碧眼不同人语的木斯蛮人和这些杀人吃肉的蒙古鞑子欺负?在下辜云,会一些不成器的吼功,劳烦诸位先堵上耳朵,待我赶走了蛮夷,长安饮食让大家随便享用如何?”

楼下多是江湖中人,辜云之前身手之高都看在眼里,便赏了个面子都纷纷堵上了。独楼下一人一身劲装穿一身西域长衫自以为风度翩翩,乃是西学派掌门胡适之,这胡适之武功绝伦相传得到西域山中老人霍山之传,回用什么细剑刺击,甚为蔑视中原武学,甚至还提出了灭亡中原武学,全学欧罗巴武功的武学流派,一时间追随者甚多,然而其武艺仗着和霍山之流学来的一点皮毛,胡刺乱砍,如烂泥扶墙,看似唬人,实则都是流俗武学,并无太高功力...

辜云劝道:“胡掌门,为何不堵,难道是不给我辜云面子?”

“哼,不是不堵,只是你们中原武学都是些垃圾巫术,没什么用,我看还是西化了的好!学你们的功夫还要什么勤学苦练,什么门槛,你看想我们西方学问,一点门槛都没有,不用思考多便与流传!”胡适之道。

辜云见劝解不听,这人还和你说一些招人烦的话,旋即不理道:“那就别怪辜某啦!”辜云旋即大喝一声:“!!嘿!!”恰似一声霹雳在耳旁响起,众人就是堵着耳朵也是自觉震荡!

胡适之登时骇然,被震得双耳轰鸣,蜷在地上直打哆嗦!

一众豪侠纷纷骇然,道:“壮士莫喊,容我等先封了听穴的!”

就见楼下侠客纷纷封住自觉穴道,朱四郎和十娘也互相封住。

众人端看辜云虽听不见辜云口中声响,但自觉脚下楼梯急忙乱颤,座椅碗筷上下乱抖,酒都喷洒出来!

那辜云一声长啸,那声音真如惊涛骇浪一般,浩淼海势,如波涛汹涌,白浪连山任内力源源不绝,真令天下都为之震撼...此番长啸未等过去,就见楼上的色目回回,蒙古鞑子从楼堵着耳朵忙跑,跑不及的满地打滚,有的功力不及竟然被当场震的七窍流血,虽没有杀伤,但是此间威力已经足让这些铭记永生!

待到吼罢,辜云示意,却与朱四郎道:“哈哈哈,朱兄这次我们可以带令妹去楼上吃东坡肉啦~~”

十娘浅浅笑着,好生欢喜....

朱四郎一时惊愕,只道此人内功之嚣张霸道,足以媲美天下间任何一个高手...心中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