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三章、思卿寻卿两茫茫 第四十三回、剑气凌云势如江

朱四郎见几人轻功追去,身法极快心中大为震惊,旋即与十娘道:“妹子,你在这里等我,我若迟迟不回来,就赶快去河南招常叔叔来救我!”

十娘倏然一惊:“不行哥,我怎能让你只身犯险!”

朱四郎微微一笑:“不怕,不行就提师尊名号,这几个人也多少给些面子,你快去!”

十娘执意不肯,朱四郎忽然右手直挥,双指并下,点在十娘心口要穴道:“嘿嘿嘿,容不得你不肯?妹子,你的穴道一个时辰就会解开,到时候你便去吧!”

朱十娘暗自气愤,也不知说什么,就见朱四郎施展武当梯云纵追去...

却见大雁塔上辜云将那姑娘放下,轻声客气道:“姑娘,辜某本非无礼,实则有要事相问...还望姑娘告知...”

“哟,小哥哥,有你这般求人的嘛?我飞燕阁的女子,虽然是任人宰割,不过也是要有报酬的...”含烟软语媚态,楚腰妩媚,看得人心里酥酥的,恨不得在她身上好生放肆...

辜云心里瞧她,心中邹倩儿竟把她的出尘之色丢到一旁,不为所动道:“姑娘,不必巧言,我只向姑娘打探一个人的下落,你小小年纪就能在飞燕阁做得了司仪,那此届女子便都由你管束,敢问邹倩儿身在何处?”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个负心汉!你要得邹倩儿她死了,哈哈哈~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你的倩儿她死的时候口里还念着她的‘神仙哥哥’‘神仙哥哥’的”含烟娇嗔笑道,那熟韵妆容之下,尽显冷艳妩媚,却见那肌骨甜息之间又是无比稚嫩...

“什么!姑娘,敢问她是...怎么死的,实不相瞒,他是我故人之女,我受忠义烈士所托,特来寻她!还望姑娘告知!”辜云心底愈发焦急,他此时自然半信半疑,须知道这些女子口中的真话比金子还要贵。

“哈哈哈,少来少来,大元朝都统治快一百年了,哪里还什么忠义烈士,都是骗我们这些薄命人的谎话,我在飞燕阁里听闻世间男儿皆薄性,你这般上心我看啊,要么就是看重那姑娘的色相,要么就是收了谁的银子!”含烟道。

“好吧,既然姑娘信不过我,我也不多说了!那烦劳姑娘闭嘴!”辜云见四大高手,登时四面跃上高塔,心中一阵,随手封住含烟哑穴。

忽然见柳观音跃上塔顶,纤手一挥,铁鞭飞来,那铁鞭映着月光来势极猛,不可硬接,不偏不倚正打辜云咽喉!辜云一喝!好功夫,单掌一扬击出“五雷迎风掌”撞在鞭上,砰的一声撞开铁鞭,长鞭一阵手心微热,心道此女年虽轻但是功力深湛,不可不防!

看招!甄黑虎从塔檐之下一斧子飞来,那斧旋转极快,辜云身子忽斜躲过来斧,起手一掌拦住龟虽寿的铁棒,不由多想那口大斧,在天上陡然一转又飞回甄黑虎手中,见他双斧并出再劈辜云,届时谢三剑看准时机,使出一招“天外飞仙”来,剑气充盈,一柄真气竟破空而出,正对辜云后心,四大高手登时出手,风驰电掣令人骇然。

辜云心道飞燕阁果然厉害,这四人绝对是当世一流高手,时不我待,辜云拔出重剑,运起混元内劲,呼的一声,一剑挥出,他巨剑所使的是武当剑意,并不拘泥招数,故而气势雄浑却看不出门派,却见重剑斗转,砰的一声正锁在甄黑虎手中双斧,甄黑虎为四人之中劲力最大,兵刃相撞碰的一声,虎口震颤,他力气此处未熟,却怎知这辜云重剑暗藏太极劲力,一个柔劲,忽吞忽吐,把他双斧一带,撞向谢三剑的一并长剑,谢三剑的长剑迅疾,怎料被这二人合力一撞,剑锋大偏奔着少女柳观音就去,柳观音四人当中年纪最轻又是女子,功力不及,纤纤身段眼见当胸刺穿,辜云见势不妙,重剑一抖,嗡的一声震开二人兵刃,柳观音心中一惊被救下一条性命!但斗道酣时热血上涌,哪里肯顾:“腌臜汉,少手下留情!看鞭!”砰的一声,一鞭击来!

龟虽寿铁棍正攻,四人暗喜八手敌一手,招式必然大胜,怎想辜云剑法霸道,重剑凌厉,竟然更胜轻剑,实在是举重若轻之境,一个几个回合为讨得便宜,忽然辜云重剑挥下正砍龟虽寿,龟虽寿铁棍一抬剑棍相交,忽然一股大力极为嚣张霸道凝于剑上,龟虽寿脚下一软顿感一股辜云的真气绵绵不绝如惊涛骇浪一般传来,竟然不敌!大叫:“快来帮我!”

甄黑虎心见不妙,下斧上撩,登的一声撞在辜云剑上,倏然一惊二人合力竟然抬不动,谢三剑三剑之名江湖久闻,他的剑法名唤“破敌剑”专攻各家武学要害,故而罩门一破哪里还有人能敌!他见二人去抬辜云重剑,辜云必然门户大开,飞剑直刺正奔辜云心口,怎知辜云五年来进竟不断,武功早就别有一番天地,他武功所发皆是随心所欲,自在非常!

那剑当胸刺来,辜云在塔顶猛一加力,甄黑虎,龟虽寿二人脚下忽软,顺势从塔上滑下,甄黑虎一斧掉在塔下,一手拉住塔檐,皆是已是万仞悬空,忽然辜云弃见变掌,一剑磕开谢三剑的夺命一剑,从腋下顺势飞出一掌“飞龙在天”!呼啦啦一招,打在谢三剑心口,砰的一声飞向塔外,谢三剑登时一口鲜血吐出,心道:“不好!”他自知伤的不轻,不敢妄动,旋即凝神打坐调息劲力。

柳观音见得辜云着实厉害,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惧怕,那谢三剑武功奇高,居然一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心中惧怕,纤瘦一挥发出万点飞刀,飞雨式!

但见万点暗器银光琳琅的划过夜空,辜云心下赞叹,也不惧怕使出混元真气来,呼的一声掌风呼啸将飞刀吹落,却见柳观音暗自恼火,弃鞭用刃向辜云怀里扑去!

只听万蛇出洞,手中匕首使得和蛇信子一般,诡异飘忽!辜云微微一笑,这避实就虚,机巧灵便本就是武功极高境界,只可惜,任你百般花哨,也不敌我实打实的一掌!辜云单身一侧,狠狠就是一招“亢龙有悔!”

龟虽寿拽着屋檐边上,登时跃起端见这辜云一掌拍出,竟然不住喝彩:“好掌法!”

柳观音也是风致少女,哪里能挨得住这此等刚猛掌力,她双掌平推使出苗疆无数:“五毒缠丝手”来,然而正被这降龙十八掌克制,忽然一惊,见辜云单掌力道极猛,从她两根纤细的白臂中穿过,正破了她掌法,一股怪力扑进胸怀,辜云逢敌对战不敢怠慢这掌虽不是杀手,但也力气雄厚,砰的一声撞在柳观音胸口,打得她是五脏俱损,心肺极痛,口鲜血喷了出来,玉体纤纤软软丢到,那柳观音虽是汉人不过久在苗疆之地,所习的都是九黎习俗,她露着盈盈细腰,令人看了着实怜爱,辜云看她风姿绰约,娇娇柔柔,自然也不下去狠手,那想柳观音性子却是极为刚烈,辜云越是让着她,她便越是招数犀利,咄咄逼人!

却怎想,柳观音不待缓解,运起强行,竟然反伤自身,内伤更是加重!

这大雁塔上,月光洒下,四四方方更似一个擂台,辜云一人在台上打退一人,一人复上,辜云无意杀人,故而五人缠斗了一番!

含烟看着辜云虽是独臂,但是招法迅捷,洒脱飘逸,半张俊面竟是奇美异常,竟然心中欢喜,又见四人其攻一人,招招夺命,险象环生,很是厉害!心中竟是开始为他担心和害怕起来,要知道飞燕阁建立一千多年来,只有一个是把人偷走的,抢人不死的是决计没有!含烟自己亦是心知,飞燕阁的女子若是被别人带走,无论是否失身,都对飞燕阁来说是影响价钱的,是卖不出钱的,故而死就死了,再无一点价值!端看辜云从容不迫,心里不知是和滋味:“他是谁?”

飞燕阁女子都是可怜人,她们自小便是当做玩物来培养的,由于常年各种奇药对她们的身体的改造和调试,早就令她们羸弱不堪,出阁后的女子绝没有长寿的,含烟她自是在这些少女中混的最好,那想必她的身子也是更为不堪...她想到自己时日无久,又是泪目楚楚...心道:“若是能得几天自有,便是很快死了也便值了...”

忽然看柳观音一边蛰伏,龟虽寿和甄黑虎一惊渐渐不敌,柳观音却道:“狗贼,你是奔着这女子来的,若是杀不了你,我也不能让你把她带走!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对不住了!”

那柳观音端看着那莫名其妙被卷进纷争的含烟,暗器急发向她打去!含烟倏然一惊,辜云就见事态紧急,断不可托大,怎想这甄黑虎的旋风斧和龟虽寿的翻江棍甚是缠人,辜云一怒,发出混元内劲,使出太极剑来,一股大力将二人掀翻。

脚下太乙十二桩功登然去救,一把搂在含烟身上,那柳观音号称千手观音,发出的暗器极多,辜云自幼神功护体,数百飞镖撞在身上,竟然被先天一气功给撞开!

含烟不知,见辜云竟然用命来护她,心间一时酸楚,流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