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三回(上)仗姐夫金梅命誓

辜贵一旁听着二人言语,心中算计生怕自己稍有疏失便被这两个反贼杀了,只得顺从这与刘福通韩山童二人陪话道:“两位大哥,辜某不才也素恨鞑子,今若不是身不由己也断然不会和鞑子结亲!而今金梅有了身孕,我虽娶了蒙古女人,但始终是胡汉不通婚的古例让我如鲠在喉!家中也尽受那蒙古女人的闲气,我今后定把金梅养的好好的,绝不再欺辱于她!孔夫子不是说过,负心汉都该杀!”

刘韩二人听得一愣:“夫子哪里说过这般话?”心中一愣,不与计较。

赵金梅见得自己有人撑腰,言语顿时尖酸:“哼!怎地反正我是不信,你这人脸皮比那喂鸡的糠都贱,说不要就不要了!你这里与我答应,回到家中又不知道和那蒙古婆子搞些什么!着实可恶的很!”

辜贵跪倒在赵金梅裙前,磕了一个道:“好金梅,你说怎地我都依你,只要你安安稳稳的把孩子生下来!”这辜贵心中却骂道:“娘的,我一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不想你就是个白眼狼!我打骂你又如何,反正你吃喝用度都是我花的!”

“真哒?那我让你把那蒙古女人休了,你敢吗?”赵金梅甚是跋扈,她平日受了不少气,今见得韩山童为其撑腰自然好不嚣张:“她平日里虽受着辜贵养,但姿色甚佳若是道什么省城里做个娼,也是不少赚的,到时候风流贵族好生伺候,也少了些这腌臜货的尖酸侮辱。”便得理不饶人起来,坐在长凳上骂道:“哼,你这遭雷击死的货,被虎狼叼走的东西!今天这韩相公是我姐夫,看样子也是有头有脸响当当的大人物,绝好过你这小小百户!你若今日想活命,需要在我跟前发个毒誓,应我三件事若是做不到,便让你那老娘死于非命让狼给叼走,你那恶妹子让虎吃了,你那老爹当街让人打死,你那蒙古的媳妇和儿子糟了兵灾,你辜家儿子各个七病八灾,一辈子落不得好!”

辜贵为了不被二侠干掉,只得答应,但是心中凉了半截,想我与你欢爱**,到头来结下的都是怨气仇恨!赵金梅就算将来生了个儿子,虽是汉人但也是庶出,甭指望着辜贵照顾分毫,心里骂着,嘴上便问道:“哪三件事情,你说了我照做就是!”

赵金梅拿起腔调来:“第一,你今后要对我恭恭敬敬,我是韩相公的妻妹,你亏待我,就是亏待韩相公!第二,你回了兰陵去先把蒙古女人休了,把你俩的种给我撵走!第三我的儿子生来要贵气,你需要让他做嫡,将来穿家产给他!”

辜贵心底里也是暗骂不止:“这第一条尚且好说,但是后面这休妻弃儿,是万万行不通的!”但是迫于刘福通韩山童武力正要说出口。却听韩山童道:“好了,辜兄弟你也非大奸大恶之徒,让你抛妻弃子实在不妥,只是我这妻妹现有你的孩子,你若一直欺辱于她,便实在行不通!只要你答应将来不再欺辱于她就好!”韩山童听得他小姨子赵金梅的话语,心中也是厌恶,他妻子银梅素来温婉淑德,哪里有这般市井粗鄙,对这赵金梅心中亦是不大喜欢,又见她仗自己武艺,有恃无恐便更是不悦。

这赵金梅也颇为会看火候,见得韩山童面又愠色,旋即也乖顺了起来,柔柔道:“那姐夫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金梅半生流离,今日总算得见亲人!只是不知这姐姐近来如何,身子可好?”

韩山童一抬手示意不要多问了,少倾便道:“你姐姐甚好,如今同你一般有了身孕。”

刘福通笑道:“哈哈哈,韩兄我知道这谶语是什么意思了,莫道石人一只眼,说的就是这嫂子与金梅姐妹的石人信物!挑动黄河天下反,就是说现在我们虽然手上没有赵家男丁,但是有两个徽宗的八世孙女!而且他们现在各怀一个孩子,这就是四个人,四个人的名头都是大宋宗亲,怎么也不输给一个男子,我们以大宋的名号,在颍州召集起义反元,就不愁找不到将来的大宋苗裔!到时候天下百姓豪杰纷纷来投,就不怕大事不成!”

韩山童哈哈哈大笑,心知这刘福通正言明了自己的心事,便道:“哈哈哈,不错不错正是此意!”

赵金梅听到这里也明白了大概,原来此二人虽不知道用得什么法子,但始终是千里迢迢的来找自己去和姐姐团聚的,而且又是有钱,定然比和这个吝啬的小吏一块生活来的快活,而且虽然这蒙古人凶神恶煞,杀人如麻但是倘若赶走了,自己将来就是皇亲国戚,若是赶不走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灰溜溜逃走就是,还能享些清福去,旋即就同意了二人的要求,收拾了细软当夜就和韩山童刘福通前往颍州了。

而辜贵有幸不被灭口,见三人离去,便也把房中剩下的值钱的,桌子上的半只鸡,还有些酒肉,兜在怀里,骑着他那头小毛驴,一口气跑回了兰陵镇上的家中。

却说又是一年中秋,今年是个好年景,夏天雨下了不少,但兰陵镇上依旧是那般不景气,街道杂乱,残砖弃瓦,这块地方先秦两汉直到魏晋都归属琅琊是古来重镇,商贸繁荣,处处是水榭楼梯,莺歌燕舞,笙歌艳曲,也出过许多如荀子、萧望之、匡衡、鲍照、萧道成、一般风流人物,与琅琊王氏也分属同乡。然自打金兵入关,也逐渐沦为,断井颓垣,萧条乱镇,自蒙古胡乱之后,这北宋之前攒下的繁华老本,也就被吃个精光,到如今荒地无数,哪还有什么昔日气象,即便这般,就如今看来也是还算富庶的城镇了。

中秋节刚到,辜贵骑着他的小毛驴在街上巡逻,悠悠晃晃,却到了一棵木笔树下,落叶缤纷,下面正是韩家面馆,辜贵进屋坐下,点了碗面,这韩家面馆是镇上最大的酒楼,一楼能摆三五张桌子,二楼还有两三间客房,虽然用得都是烂木头器具,但是百姓不以为然,桌上木头里深的都是些多年的餐油,但是擦的干净,屋里黑黢黢的,韩家便拆了一面土墙,让光照进来,四五十人围坐拼桌,挤得不可开交,就为了吃他们家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

韩家老板是一个八尺壮汉,四十岁上下瘦壮的很,满嘴的胡子,双目湛然有神,若不是说他是个开面馆的,穿上盔甲像一个将军也说不定,娶了一个白嫩嫩的婆娘姓孙,生的是凝脂皓腕,顾盼流光,老板为人冷淡,来往应酬全靠着这二八婆娘,里里外外老练张罗,这小婆娘性子热情,活泼风趣,这韩家的面一半是靠味道一半便是靠她,只可惜这肚子是一天天大了。

老板娘张罗了一桌汤面,便来招呼辜贵:“嘿,辜大哥,稀客,今儿吃啥呀?”

辜贵存心调戏,憋着坏笑一招手道:“过来告诉你~”

老板娘一伸灰布粗衣,系这一条白围裙,手一伸斜拄在桌子上,露着那一条细柔柔,白花花的小胳膊,辜贵见得孙婆娘虽是大着肚子,但是身段妖娆, 指如柔荑,其人硕硕不由得到:“你家可有豆腐面吗?”

孙娘子一脸不悦:“豆腐面,没有滚水鸡蛋面倒是有一碗!”

辜贵将手顺势摸在她手上,嘶的一声,暗道:“好滑~”便道:“汤面就一大碗汤面吧!”

孙娘子忙把手拿开,神情严肃,皱了皱眉走了。

一会儿孙娘子并不言语的端来一碗汤面,放下就走了!辜贵看看她暗自窃笑,大口吃起汤面,辜贵是把耍钱的好手,他在街口赌赢了点银钱,不敢回家,赶忙来这里解解馋,汤面一口接着一口,馥郁香浓,好吃的紧。却听的屋外走来一行过路旅人。

辜贵是武职,听得都是河南口音。

胖旅人道:“我说,这民谚能中不?”

高旅人道:“弄啥叻嘛,这黄河都挖出石人来叻,你说中不中?这老天爷,都发话叻嘛~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蒙古鞑子坏事做绝了嘛,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叻!”

“这甭说石人一只眼,闹腾滴黄河天下反!这玩意还真显灵了,嗨!”旅人道。

旅人:“你不知道,宋朝内(那)会儿,老百姓富滴狠!顿顿都能吃上饭叻,还能过年穿上新衣服叻呢!”

胖旅人:“别骗我,宋朝唐朝汉朝啥滴再好咱也不是老百姓嘛,那年年过年穿新衣裳,顿顿吃上饭,那时蒙古人才能做到叻,我们汉人不被他们杀了就不错叻嘛!”

“克不四嘛(可不是嘛),我也纳闷了,挺那些读书滴臭老九说,当年中国人当家那会儿,日子过得好多叻!你瞅瞅现在,蒙古人杀了我们就赔头羊,现在连羊都不赔了嘛!要是没有蒙古人欺负,就是生活还这样,我们也乐意!”

辜贵吃了口面,走到三四个旅人跟前,蒙古弯刀照着桌子上一拍,噹!喝道:“大胆!妄议主子,你们可知罪!我乃本地百户!你们几个速和我去衙门!”辜贵腰板儿一挺,好不神气!他见得几个旅人,心中暗喜便要斑驳一番银钱,街里街坊也都知晓,也无人敢管。

胖旅人道:“官爷哟,我们哪是瞎说嘛,我们是河南逃难来滴!前些日子河南发大水,您老人家难道不知道叻?”

辜贵道:“去去去,我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富足哪里能发什么大水哩!”

旅人道:“诶呦,我滴乖乖,还国泰民安呢,中原都易子而食了都!你不晓得~河南黄河决堤,淹死了好家伙儿~人。元庭征用民夫去修大坝,还不给饭吃!有饿死了好些个~后来一天,我们在挖土修吧,好家伙,挖出个一丈多高滴石人来~那家伙,老大了~那个石人还只有一只眼睛!很瘆人,后来上镇上找了识字的臭老九,那臭老九说他认得石人背后滴字,说什么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那和前几年流传的谚语是一样嘚~~你说是不是老天爷都发怒啦~”

言及于此,辜贵有些不耐烦了:“行行行,别说那些没有用的!你们这是扰乱民心啊~现在我朝,民心所向,那有你们那么多牢骚言论!我是本地百户,掌管军士典刑!啊,你们要是不想去牢里,就赶快交罚金!啊。”

几人个旅人见得此等情形,心中不畅,然客居在外,莫惹地头蛇!旋即凑了半吊钱,给了辜贵,辜贵乐呵呵的,回去吃了面,骑着小毛驴往家去了!辜贵心中算计:“嘿嘿嘿,这今天真是好运,先赢了钱,又碰见一堆冤大头!不对,现在中秋了,那嚷着要驱逐鞑子的,韩刘二人带走了金梅那小妮子,八成肚子里的孩子也快生了....诶....”骑着小驴走着走着,看见他家门口两颗大柳树下,的石磨,为了一帮人,正听一个一身蓝布衫的臭老九却在说书。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