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三章、思卿寻卿两茫茫 第四十四回、朱颜已逝曲江凉

有道是:自古佳人多命薄,闭门春尽杨花落。

辜云运起真气抵住柳观音的飞刀,将含烟护在怀中,忽的一下软玉触怀,一股温香兰气扑鼻而来,吹得人神情荡漾。

含烟被点了哑穴,说不出话来,竟然一声轻呵:“...额...”一双眼睛妩媚多情...

辜云端看含烟,只见她娇颜痛苦,三道血柱已从她婀娜苗条的腰间窜出...辜云登时大惊!使出游龙功来,闪过柳观音长鞭,一脚踢开龟虽寿的铁棒!顺势拉住铁鞭,猛一发力!

柳观音身材纤小,体态妖娆,被辜云这龙虎一般大力一拉,如纸鸢般甩到空中,辜云生怕这含烟有何不测,一招擒龙功,隔空一吸将柳观音吸在手心,那柳观音武功虽高但是也只有十四五岁模样,力气不大,被辜云卡住玉颈,两条白玉一般的细腿使劲扑腾却也挣脱不开!

端看含烟倒在一侧,口吐鲜血已是奄奄一息。辜云道:“你这女子好生狠毒!这飞刀淬了毒!把解药给我!”

柳观音笑道:“在我怀里!”

辜云一喜放下她身手入怀,倏然一惊,怎想这少女清纯楚楚,明眸如秋水一般,黑色薄衫之内竟然不着片衣,她纤腰温软辜云竟是一掏,这柳观音肌骨冰盈,不由的令人放下戒备!但柳观音自是蛇蝎一般的少女,辜云左手一伸,忽觉一物极为冰冷!嗖的一声撞在手上真气之上,辜云紧忙收手只见一条赤色小蛇从柳观音怀中钻出!正是苗疆的赤练毒蛇,相传一滴毒液能毒死二十头黄牛!

辜云倏然一惊,脚下不稳,双眼一迷,心道:“此毒厉害!”幸而辜云练就纯阳真气,这纯阳神功阳刚无匹,竟是天下间各种毒物之克星,能让辜云稍感不适已是极强之毒!

不及分说,谢三剑剑气流转,飞身一剑从后心刺来,他内功深湛,辜云未用狠手,他歇息了片刻,再度攻上!届时甄黑虎双斧攻上,形成夹击之势!

怎料辜云身体迅猛,倏然一斜,使出他的独门游龙功的身法来,左手见谢三剑一剑从腋下刺过,顺势一扬,反击一劈!右脚踢在甄黑虎的斧柄,三股劲力交汇,辜云赶忙将含烟的娇躯扯到一旁!

四大高手都是江湖有头有脸的高手,飞燕阁夺花大会每年都有来抢姑娘的强人,每年都必死无疑!若今年放跑了辜云,那自己在江湖名声岂不遗臭万年!

甄黑虎和谢三剑猛然加力,当时柳观音正夹在中间,剑势斧势势大力沉,早就不可收住,却听柳观音一声娇柔的惨叫!:“啊!”朱唇鲜血吐出,单薄的身体被谢三剑当胸刺穿,未等收剑,那甄黑虎的大斧子已经砍在柳观音的腰间,噗呲一声鲜血喷涌,她柔弱无骨,腰瘦弱蜂,哪里能禁得住这般大斧的劈砍,双斧已到!柳观音的盈盈纤腰顷刻削断!另一个大斧早从她脖子砍下直削入肩头!兀那间这蛇蝎美人被斩成三段...

鲜血喷洒在她稚嫩的容颜之上,如同明月给她洒上的脂粉...纵使她娇艳万状,美若芙蕖怕也是抽搐了几下,都作了三团尸骨了...

谢三剑甄黑虎登时大惊,他们素来倾心这个娇魅的小美人,今日误把她杀了,各自心痛万分!旋即死命力战,辜云心下不忍,亦知他们都是受人之托,此番过节不知如何解决!

辜云道:“在下,辜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三位快处理了这柳姑娘后事,若是想要什么说法,便在今年少林的问鼎大会上讨教吧!”

端看这含烟单薄十分的身姿也是痛苦万千,怕是撑不了太久!含烟的嘴里还不时喷出血水!辜云慌张解开她的穴道:“姑娘怎么样!”

含烟软软的扑在辜云怀里,细喘道:“...大侠,求你带我走...”

辜云见她模样竟生出怜悯,只见龟虽寿铁棍已到,碰的一声打在含烟后心,辜云大怒使出“混元先天罡气”来,左手一旋,掌心朝上,呼的一声推出,这掌劲力雄厚,来势极快龟虽寿不能抵挡被砰然打飞,从大雁塔上打飞出去四五丈。

大雁塔为玄奘译经之处,初时塔高五层,后有七层,有二三十丈高,轰然落下焉有不死之理?却见龟虽寿摔在地上,硬是把地砖摔出了一个深坑,他几番挣扎,疼得咬牙切齿,竟然只吐了几口血,反坐在台上,运功调息。

众人见了暗暗惊异各自佩服!辜云心中一喜道:“真有你的!”带着含烟飞走了...

那龟虽寿虽然武功在四人当中并不出众,但是深通龟寿大法,早把他横练外家内息神功,单就后背而论,已是当世一流高手之境!驼背的他早把,驼背早练得如龟壳一般!这次摔下去全是仗他铁驼背的功力,才保全性命。

甄黑虎心中后怕,四人都是天下一流高手,成名宗师,今天一战之下竟折损过半,都有重伤,自己的虎口早被辜云的重剑震烂了,旋即不敢去追。任辜云走了。

辜云搂着含烟一路东南而去,见得一处残垣断壁,隐隐见得宫廷楼阁想来当年的大唐芙蓉园之处,见得明月照下,曲江池里波澜平静,似明镜一般映衬月亮,别是一番宁静,见含烟亦是气息微弱,忽然她明眸一睁,一口鲜血吐了辜云满怀。

辜云便不敢再走了,将她扶住,解开罗衫,轻抚香肩,一掌传过缕缕罡气给她...过了半个时辰方才好转,只觉得这含烟肋骨尽断,五脏具衰,就是登时不死,也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姑娘,感觉如何?”辜云道。

“嗯...咳咳咳....辜云,咳咳咳...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辜云将轻握着她的纤手,细腻光滑,把一缕缕真气传过,含烟虽是剧痛,却也得以续命...

“好,你说!”辜云道。

“谢谢你带我从飞燕阁出来...”含烟道。

“别这么说,若非在下鲁莽,姑娘也不会遭此大劫!”辜云深感愧疚。

“我们飞燕阁的女子...咳咳咳,自打如阁的那天起命就不是自己的了,活了死了没什么分别...”含烟轻声道,她推开辜云的手,缓缓站起来,稚嫩的喘息剧烈,忽然又强忍着平静。

她解开薄衫,向曲江池里走去,挽起头发,解开衣物,映着明月缓缓走入水中,真如一个月下仙子一般。她沉沉的靠在池里,瞑目细思,虽是伤痛万分,任曲江池秋水冰凉,她仍是面带微笑,似无限美好失而复得,待到她洗去铅华,一张清丽可人的面容在月光下映衬的格外美丽,一双眼瞳娇柔含媚,如秋水一般潋滟多情。

辜云见她的身子极是白嫩干净,月光相对竟是融入一色,不知哪里是月光,哪里是她的肌肤;纤细的身材极是婀娜苗条,那柔弱无骨,曼妙多姿,纤腰娉婷更是不盈一握。

含烟轻轻披上衣服,洗去那脂粉媚俗,反倒是更加出尘明艳,动人心弦。她看着辜云不禁吻在他俊朗的唇上,一阵芳香扑鼻,魅笑道:“趁着我还没死,大侠要不要用我欢爱一下?”

飞燕阁的女子入阁之后便在无为人之日,就算是被富豪买走,这些少女也会沦为玩物,由于身子已经是羸弱不堪,加上这些人的摧残,多半活不过五年,所以片刻的自由对她们来说便是一生,或是说最好的光景。辜云抢走了她,虽然她可能性命不久,但是这段自由的时间对含烟来说已是弥足珍贵。

辜云见此佳人,自不是什么圣人,但他一行五年,虽然亦有青楼放纵,但自始至终都念着雪娘一个,如此机会就算是含烟在美上十倍,他亦不会答应旋即道:“姑娘,我对你并无它念,我只想向你问出倩儿的下落!”

含烟点点头:“好吧,我告诉你不过你看样子也是找了好多年,自然也不急于一时!我告诉你,不过你需答应我一件事。”

辜云点点头道:“好,说罢!我只要不违反侠义道德和我良心,我都会去替姑娘去办!”辜云此时心中的焦急也是暂时放下,想来自己一行五年都已经等了,不差须臾之时。

含烟道:“你给了我新生,虽然可能我还是很快就要死了,但是你现在是我人生中唯一的人了!所以不必和我客气,叫我含烟吧,楚含烟,我的名字!”

辜云看着她的模样,点了点头:“好吧,含烟,在下辜云。如不嫌弃叫我一声辜大哥,你我兄妹相称如何?”

楚含烟笑道:“好!辜大哥....”楚含烟笑笑,突然一口鲜血吐出,辜云忙把她扶住。

“嘿嘿嘿,我这回怕是活不长了,我从小到大自是没有片刻自由,现如今要死了,只想四处逛逛,看看,看看这世上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便是死了也开心!辜大哥要问的事全当一个交易,待我死之前,全都给辜大哥说了!你看成吗?”含烟笑道。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心中亦是畅快,心道不枉此生了。

辜云点了点头,看着这女子娴静美好,心中很是怜悯,亦知她中了飞刀,又挨了一棍,心脉俱损,如今这般都是靠着先天真气续命,若不是辜云真气强横霸道,这含烟怕是已经死了,即便如此辜云心知她也绝活不过三个时辰。

辜云看着她颇有感触,道:“好,在下陪姑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