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五十一回、单剑挑关

说时迟那时快,这蒙古校尉自视武功卓绝,数招之后未讨得便宜,心中一凛,虚晃一矛,反攻十娘,十娘以“神门十三剑”开路剑锋所到,无数蒙古军卒手腕即断。

怎想这长矛比长剑长,而后又有重盾相护,十娘单剑未到这矛尖早奔心口!十娘心道不妙,她剑法凌厉,顺势一削,手挽剑花便磕在长矛锋侧,巧劲一拧,正使出武当一路“九宫连环剑”剑走轻盈,环环相扣,在这娇蛮少女手中使出真如飞燕掠影,天过长鸿。

十娘剑法飞出,连刺番将小腿“巨虚”手腕“神门”身上“天枢”三穴,剑势凌厉真是武当剑法。

番将不由赞叹:“好剑法!”扬盾就架,就听噹噹噹!三声木响,十娘三剑全撞在盾上,剑气充盈竟然在盾上留下三个空洞!

番将不管许多,以矛为杵,拨,挑,刺,扎!一路“密宗降魔杵”,这战阵之中颇占上风!

十娘剑法奇高,只是女子天生力气稍弱,若是单打独斗那番将必然占不得半点便宜,怎料这战阵当中长矛林立,稍一缠斗这蒙古军卒就立刻蜂拥而上,十娘多翻对敌却也是应接不暇了。

这蒙古大军常年和义军作战,自是身经百战的悍卒,各个武艺不凡,端见群矛攒刺,眼见刺中十娘后心。

怎生想到辜云斜刺里杀出,重剑一挥,砰的一声重矛即断,那巨剑一抖,嗡的一阵铁响,辜云重剑高高举起跃下一击,亦一虽不懂武功,但在战阵之中却看辜云武功之高心中很是惊叹:“我的天,这辜云这么厉害!”

她被朱四郎护住。端见那剑盾相交一声巨响,那蒙将脚下一麻,双脚竟然陷入地里六寸,手臂肩膀已经被辜云重剑震得酥麻,辜云这剑重二百八十斤,上对应二十八星宿,无锋极重,似由玄铁打造,这剑虽重,但是剑身只比普通长剑宽上一点,长上半尺,却有如此分量着实令人惊叹,此剑若在旁人手中便是一块废铁,然而在辜云手中却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神兵。

那番将半面身子酥麻,就见辜云身后蒙古士卒攻上,辜云眼眸一怒,一声大喝,扬剑反劈,呼!的一声,一招“横扫万军”,剑锋挥落,十多个蒙古兵被削头颅!

亦一惊呆了,她从小到大自是没见过死人,一时间血腥厮杀不由害怕。

端见辜云剑锋反劈,又砍在番将兵刃之上,番将全力一冲想撞开重剑得意脱逃,哪成想辜云剑法看似刚猛无俦,实则玄阴真气奇强,内劲忽吞呼吐,浑然一体,已断然不知是刚是柔,只觉这股神力可进可退,随心所欲。

辜云长剑一抖,力气从番将左边压来,和番将起身大力一叠,两劲相交,被辜云变成了一股圆转之力,番将侧身栽倒,全身竟跟着剑尖在地上转动!辜云剑指地面,剑尖点着番将在地上连着画圈,这番将一口气转了十八圈,方才停歇,待他站起时,已经天旋地转,眼冒金星;把自己当天吃的饭全吐了。这招名唤“沾衣十八跌”是辜云戏弄所致。

番将大惊,凝住真气,登时出掌,身影极快如同鬼魅,一掌去打朱四郎肩头,朱四郎反未等击出,那番将一掌反击十娘天灵盖,十娘扬剑一挑,番将手掌早打亦一,怎知辜云横剑一拦,番将心知撞在神兵剑气之上必然手掌不保,四人皆惊,这番将武功之高令人瞠目,一眨眼接连出手攻击三人,虽然一招未中,也见身手之快,番将见四人守势,连忙收手向城上去逃。

却见函谷关巍峨耸立,城高万仞,光溜溜的一片,怎知这番将身法奇快,使一路“壁虎游墙功”脚下快靴频步直蹬,噌噌噌向上窜去,这城高八九丈,这人竟然腾跃而起,快步上蹬,窜在城墙五六丈高,且看城上蒙古兵众抛下绳索,那番将更添助力,几步就要跃上城头。

众人皆知再追必然不及,怎知辜云使出他的飞石绝技来,重剑一挑,一块石头飞出,直射远端番将,嗖的一声劲力刚猛打在那番将屁股上,番将在城上一声惨叫,反倒是给屁股平添几分助力,那番将一阵惨叫心里暗骂,待摸屁股时,猛然发现自己的痔疮被打烂了...

辜云于城下一声长笑:“哈哈哈哈哈,兀那蛮夷,还敢猖狂!”

朱四郎十娘二人皆是名门高徒,武艺惊人,辜云见了也是暗暗称道,三人护着亦一,招数精妙,打得城外蒙古人是矛断戟折,盾飞甲破;众兵见得大事不妙,纷纷往城门逃窜!怎想城上守将一声令下,万箭齐发就连自己的军卒也要一并射死,说什么也不能让这辜云等人过关而去!

却见城楼上数百弓弩手,飞箭如蝗,嗖嗖嗖,箭矢从耳边划过,几人左阻右挡把挨身之箭磕开,一时间遮拦不定,躲在山崖下面。

“到我背上来!”辜云登时用力把亦一驮在身上,亦一身子轻软并无碍事。

“哦。”亦一本就是普通女生这番腥风血雨哪里经过,只觉又惊又怕,又不知所措,全仗着三个高手的保护,不然不可能不受损伤。但是一番厮杀之后逐渐冷静,目光清晰,伏在辜云耳畔道:“辜云,我们要不走吧!”

十娘四郎也纷纷道:“是啊,辜兄函谷关实在天险,古来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辜云看着高关之上,兵卒不过数百,目光一怒:“不行这帮鞑子害死了这多百姓,不能便宜了他们!你说我们闯关而去,这帮鞑子会不会受到军纪惩罚?”

朱四郎看了看一声叹息道:“不会,这蒙古朝廷官官相护,欺上瞒下的本事厉害,就是闯了关去,他们的长官也会把事儿兜住。”

“哦?那若是把事情闹得再大一点呢?”辜云却看这高关临危,险峻不凡心中一声暗笑。

亦一一惊道:“辜云你要做什么?”

“朱兄,十娘妹子,劳烦帮我照顾好倩儿。待我破关,劳烦快些过城!”辜云手握重剑,凝视城头,端见一处大纛,正是城内诸将的将旗。城上弓弩手箭峰寒芒,在秋天朗日之下照的影影晃晃,似千百面小星星,一闪一闪。

三人未及反应,却见辜云呼的一声越出岩壁,函谷关城高八九丈,瞬间箭矢飞蝗,忽见辜云使出游龙功来,身法迅猛,一团龙影恰似蛟龙游水一般,那弓箭竟被尽数躲过,就算有片刻挨身,也被气劲震开,实在厉害!

三人扶岩一瞧,亦一暗自担心,怎知刚一抬眼,就见辜云一跃而且,使出轻功鸿雁渡来,却见他一跃而起凭空飞出五六丈高,竟不攀登!引得蒙古兵将一众骇然,竟不住喝彩。

朱四郎在城下惊愕,见其轻功之高惊世骇俗,不由得心下赞叹。

亦一一旁看着心中竟是暗暗捏了一把汗。

蒙古城上兵将见辜云要跃上城头,心下惊呼,旋即再度放箭,嗖嗖嗖,那蒙古人箭法奇高,更何况是居高临下,近距乱射,辜云陡然一惊,在空中游龙身法一闪,单脚单臂扶于墙上,那墙壁光滑十分,辜云身子一沉,连忙打转,脚尖轻点城墙,竟不下落,却见辜云在墙上来回闪转,转了四五圈,避过飞箭,再步登上。

危急之中不及细想,辜云左足在城墙上一点,身子斗然拔高丈余,右足跟着在城墙上一点,再升高了丈余。这路“上天梯”的高深武功当世会者极少,即令有人练就,每一步也只上升得二三尺而已,他这般在光溜溜的城墙上踏步而上,一步便跃上丈许,武功之高,的是惊世骇俗。霎时之间,城上城下寂静无声,数万道目光尽皆注视在他身上。

辜云眼见跃上城头,怎知楼头蒙古长矛攒刺,劲道非凡,辜云倏然一惊,又从城头上跌下两三丈去!

朱四郎道:“这路上天梯的本事全凭一口气,辜兄这口气泄了,怕是登不上去!十娘,你且等我,我去助他一阵!”

辜云往下一撤,一口气泄了怎知他纯阳真气源源不绝,辜云脚点城墙,单手扶住,向下又滑了四五尺,气劲恢复,又是一跃,身子如大雕一般陡然飞起,竟凭空再飞两丈于高...

朱四郎城下大惊急忙赞叹:“辜兄这轻功高绝,除了江湖传闻中的数百年前的南宋盗圣岳昭明,我决计想不出第二人能比他的轻功要好!”

城上蒙古兵,见辜云跃上赶忙去战,怎知辜云手中重剑自是凌厉霸道,剑锋挥落,毫不讲理,转眼间就被辜云杀得死伤无数,辜云这剑法蛮横霸道,但这剑术又是重意不重力,轻灵柔和,绵绵不,优美潇洒,在重剑当中浑然天成,杀得城上一众兵将死伤枕藉。

但见城上诸将盔甲威风气势凛然,辜云大喝一声持剑奔到,十余杆长矛并出直刺,剑矛撞上,咯噔一声就见长矛士兵尽数兵刃脱手,想辜云剑法得于张三丰亲传,又自领重剑神力虽然不世出,但已经是天下间一流高手之列,这数十兵将怎能阻拦,唔呀一声惨叫被剑气激荡,登时毙命。

却见守将要逃,辜云一步赶上长剑一挥,搭在守将肩头。

那守将也是骁勇善战,扬刀去磕,真料这万钧大力死死沉下,把他肩骨,胸骨压得透不过气来,全全跪在地上,辜云一声大喝,龙啸之声响彻数里,把周遭士兵震得耳膜破裂,捂耳窜。

“鞑子,打开城门,放我们过关!我便绕你不似!”

胡将心知这辜云实在厉害,若是稍有推辞登时被斩下头颅,赶忙命人开关放人。

亦一见辜云于万军从中镇定自若,武功又是神奇,又是洒脱,却见他一人在铠甲从中矗立,无数弓弩对着他,更是多出一番担心来:“辜云,快走啊!”

朱四郎和十娘道:“姑娘快些过关,辜兄自有脱身办法!”

朱四郎旋即牵着辜云行李马匹,带着亦一十娘过了关去,辜云那匹红马素喜亦一,驮着她竟是听话,亦一虽不会骑马,但是这马变得平稳异常,几人过关十分顺利。

亦一回头去看辜云,暗自担心,不住回头凝望,直到又走了五里,到了河南的黄河边上,三人才驻马停足。

“辜云呢?怎么还不回来~~”亦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