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五十八回、仰天大笑

“诶,不错舒服。”十娘给小明王捏着腿,却见门外亦一正追着辜云回来。四下里鸦雀无声,亦一见得众人围着那个韩林儿,她一无所知,跑上前去问:“十娘姐姐,你干嘛呐,为什么要给这个人...”

十娘登时示意不要说话:“....嘘!”

亦一的声音初从门口传来,便似铜铃般清脆,又如烟雨般朦胧,又是飘飘然然,又是娇娇柔柔,这些江湖人登时听醉了,却见亦一走近都,都暗自觉地她是明艳绝伦,世间无二的美人,刘福通素爱纳妾,见得亦一竟然同诸人一道口水都流出来了,瞬间紧张的气氛竟然都沉浸在欣赏佳人当中。

韩林儿端看亦一,楚腰纤细,苗条婀娜,一张稚气未脱的绝美容貌,明眸妩媚,湛湛传情,举手投足熏风绕体,顾盼呼吸兰麝扑鼻,不由得的惊为天人!

亦一道:“诶,你这人为什么让十娘姐姐揉腿,有手有脚的!难不成是十娘姐姐的心上人?”

“亦一不可瞎说!这是小明王!还不快跪下!”十娘道。

“诶,小明王有什么了不起,这是什么大官啊!是不是还一个大明王啊!”亦一道。

十娘心道:“哎,这个铁憨憨!”

韩林儿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的,他所看上的美女却都要听她吩咐,他见得亦一来了笑了笑:“我可是小明王韩林儿你怎么不跪!”

亦一来自现代,礼仪脱节,不知道什么叫跪礼:“啊?跪不跪!”

韩林儿道:“我是小明王,我让你跪你不跪吗?”

亦一道:“小明王怎的,有什么了不起!”

韩林儿素来顽劣,但是见得亦一心中喜欢却也不加追究道:“你这小丫头好玩,过来陪我坐坐,我请你吃蜜饯果子!”韩林儿吩咐身边美姬拿了一个蜜饯果子,递给亦一。

那美姬自是风华绝代,媚眼娇柔,却怎在亦一身旁任她万般妩媚也是只是衬托张亦一的流芳神采,那美姬一时间暗自羞愧。

“咳咳咳,亦一,我没告诉你行走江湖不能拿别人东西吗?”却听一声轻朗带有一丝嚣张的声音传来。

“辜云...”亦一一惊四下去看,只觉得辜云声音从远端飘飘荡荡传来,将整个酒楼笼罩。

“阁下是何等高人,还不速速现身!”刘福通端听辜云内力充沛,且隐隐暗含一股霸道之气心中一凛,只觉得对方内力不在在场众多高手之下,又恐是蒙古的人,旋即运起神功,四下张望,登时一惊,自觉一阵疾风;忽见一人掌风瞬至有如鬼魅,去抚刘福通肩头,未等反应身影闪至身后,正往韩林儿处,刘福通心怕辜云对韩林儿不利赶忙杀奔,拳劲到时已不见了踪迹,身法之快委实让他惊愕!

却见辜云游龙功使出,一个疾转早拉过亦一站在众人当中,一声长笑:“哈哈哈哈哈,久仰明教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啊!”

刘福通一招未胜,心下懊恼,使出缠丝拳来,一招“项庄舞剑”一拳打出,这“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这一拳也是如此,却看他左手挥拳,右手化掌,飙风一舞两股力道,打奔辜云。势头刚猛,招法浑成,且练得炉火纯青断难阻挡,果是真上乘武功!

辜云登时一惊,素闻刘福通武艺奇高,能有天下第一之争,更加纯阳神功,大力去格,咔的一声双拳相撞,辜云登时一惊好大的力,这缠丝拳刚中带柔是为和太极拳异曲同工,只觉得一股缠丝真气把辜云左臂缠住,左右竟然拆不开,辜云独臂而斗,自不比双臂利落,就见刘福通右拳击出,他素有铜拳铁脚之称,脚下功夫自然不凡!刘福通心知辜云厉害,不敢怠慢,秋风腿顺势一扫,劲风嗖嗖的传来。

却见辜云自是太极拳深湛,又兼有太虚功法的空柔之境,太极拳接力反带,当中暗藏纯阳刚劲,却拿住刘福通左手,反撞刘福通左拳,刘福通叫:“或!好手段!”秋风腿已到,这秋风落叶腿,可撩阴,可扫膝刘福通与人斗武,多少次都是以缠丝拳牵制敌人,又突然起脚扫断敌人膝盖。

辜云不知他这般手段,顿觉腿下意思杀气,眼见膝盖扫断,游龙功法使出,“琼阳八桩”中的“紫霞套月”反把自己的右脚插在刘福通左股之前,两人内力相震,一个浑厚圆成,一个嚣张霸道,竟各擅胜场,桩功打平,谁也绊不倒谁!只是刘福通一番猛攻之下,辜云竟然无暇分身反击。

突见,刘福通双拳合力顺势一撞,抵开辜云,反抓亦一,刘福通心道:“不能让人从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带走,岂不是折损了面子!”

亦一未及反应,被一把拿住肩头,怎知辜云变掌为指,以太极剑指指力,太极剑意从左手食指指尖“商阳穴”出,连点刘福通右掌“阳池”“合谷”二穴。

这刘福通这“项庄舞剑”本意就是佯攻辜云,反擒亦一,怎知刚一得手,便被辜云以如此精妙指法,轻轻拂了拂,顿觉右手酸麻一阵不畅,赶忙松了手,心中暗暗赞叹辜云武功。赶忙嘴上只道:“好功夫!承让。”

辜云笑了笑:“刘大帅的缠丝拳,果真厉害,佩服!”

此二人武艺都已至臻,且只是试探未尽全力,若是各倾全力真不知谁更高一筹。

却听辜云道:“哈哈哈,朱兄赤子之心,劝谏顽愚!在下钦佩,可是阁下出师武当想必对老子所言:“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疑。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深有体悟,何必在强求呢?”

亦一扯动辜云衣角:“喂,独眼龙,什么意思啊!”

辜云道:“就是爱听听,不爱听滚!”

朱四郎见辜云为自己解围便也不作多言,带着张玉,朱桐拜道:“既然如此,那我武当派便告辞了!”朱棣拜了拜,变向诸人此行。

此番少林之行,众人皆是以这江湖身份出马,朱四郎虽是朱元璋的儿子,但是并不从属与明教,反倒是武当派的人,这辜云又是坐镇撑腰,众人忌惮辜云武艺,自然放行。

朱棣一声长啸:“哈哈哈哈,多谢辜兄解围!”

“诶,朱兄你我相交一场,都看不惯这些道貌岸然的势力之徒,又何必同他们计较!他日驱逐了鞑子,这帮人若是当了皇帝!我辜云第一个造反!”辜云笑道。

朱棣道:“哈哈哈,对呀对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十娘道:“对对,若是将来这俗世看不惯,我们就学师爷入山修道去!和他们这些浑人废劳什子心力呢!”

就见几人笑了笑,从牡丹楼出去了。

辜云道:“哈哈哈,其实这造化弄人,朱兄大好才学,将来怎会是市井小民,将来做个王侯将相也说不定啊!”

朱棣一声叹息:“诶,王侯将相不好说,能以微末之力,救济苍生便已经尽力心力。”

亦一却一旁一言不发,她心中有数,知道这时代变化无常,不可轻易把未来之事说出值得暗暗思索:“朱棣,朱棣,这个名字我记得历史书上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