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五十九回、共上少林

且说这辜云等人离了客栈,却换了洛阳别处投宿,张玉便拿着朱棣的信件,纵马东去,投奔朱元璋的义军。

一阵秋雨,下的入骨寒凉。这秋来的极快,洛阳城里一阵寂寥,多日前的喧嚣不在,想来是都纷纷出行上少林了。秋雨阴阴沉沉,清晨之下,把洛阳的古街古道,晕开了水墨颜色。

辜云几日来在洛阳城郊的竹林,教亦一骑马,亦一这丫头颇为聪明,不过数日就骑得有模有样了。而且据亦一所言她的身体里似乎尚有些倩儿记忆,就连飞燕阁所学的一些武功,身法,柔术,轻功也记得一些。为此辜云又是平添几分无奈。

辜云瞧着亦一骑马不熟,而自己的汗血宝马独宠亦一,只她骑上便稳稳当当,平稳舒适他人若骑,非要一步一蹶,一步一颠的。便又到洛阳马市,打了几个蒙古人,抢了匹战马来。

四人东出洛阳,晨风晓翠,眼光明晰,正到了洛阳白马寺外,这白马寺古刹千秋,是汉代佛陀初到东土时所建,本是东汉的接待外宾所设的“鸿胪寺”,后因这天竺和尚白马驮经,汉帝为表其千里而来辛苦,故此将此处更名为“白马寺”,想来这东汉距此也有一千年啦。

这白马寺外银杏疏黄,远远望去一片金色林子,走马于下倍感秋意萧条。

正是一首五绝:

走马鸿胪寺,秋长银杏萧。

西风断壁里,古道漫迢迢。

辜云看着这银杏树万般凄凉,不由得驻马,心头悸动却想起雪娘家的那棵木笔树来,她家的木笔树每逢秋日,想必也有此等景致。

却见亦一驻马徘徊:“哇,这里好漂亮啊!我若是有相机,一定要好好拍下来!”

辜云摇了摇头,揽缰驻马道:“你这傻姑娘,又在说什么胡话!”

“诶嘿,照相就是用一个机器,把一个景像记录下来,然后用洗成一张和景象一模一样的画!懂了嘛!”亦一道。

辜云道:“...”

朱棣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想不到七百年后这世界工匠还有这般技艺,真是沧海桑田啊!不知道将来的史书上会不会有我朱棣的名字!”

十娘道:“亦一妹子啊,说起话来,我们虽然不能都懂,但是她若好好学学文章,把她的那些未来之事写进话本,我看说不定能赚不少钱!对了四哥,反正我们赶路也是无聊,不如作诗玩吧,一是温习宋濂先生的学业,二嘛也算是把这个大好景致记录下来。”

朱棣摇了摇头道:“哈哈哈,好吧好吧,虽然写来写去,也终写不过天宝之前的人物。但是遣情叙志,也是不错的!那就请以古都为题写吧~写古都精致如何?”

十娘道:“咳咳咳,我先来~”古人作诗读诗讲究吟诵,而非现代人朗诵,就连读文章也是用吟诵的调子去吟的,其中便包括了乐府、诗经、五古,七古,五律、七律,辞赋,骈文,散文,就连诗句的呢喃都是在嘴里吟反复吟唱。《尚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诗所言的心中之情志,而要用音律吟咏出来。此为汉人独有的一门学问。

就连十娘这般女子,吟诵起诗歌,以汉字音律来看也多了几分苍凉雄壮。

这汉语音调谓之五音,是谓平上去入,看似四声,则平上去入分为阴平,阳平共做五音,后世所言五音不全尽出于此。

亦一好奇便去问,朱棣道:“这汉语五音有个口诀叫做。”

“平声”平道莫低昂,

“上声”高呼猛烈强,

“去声”分明哀远道,

“入声”短促急收藏。

又依次把声调发音,和吟诵方法说给亦一,亦一点了点头,她小时生在陕西,陕西人的方言尚存有入声字,而普通话则没有了,事故她把音调理解的颇为透彻。

亦一自己呢喃着好玩,马行了几步,到了白马寺门前,便见十娘将诗文做好听她道:

潋滟洛江浦,潦潦寄海征。

试言秋水意,一愿向西风。

此诗言罢十娘竟然不自主望向辜云,一时间香腮羞怯,粉面晕红。众人纷纷叫好。

朱棣品了品咳嗽一声:“咳咳咳!”他心知妹子心事,又看向辜云:“哈哈哈辜兄你觉得如何。”

辜云笑道:“说来不怕诸位笑话,在下没读过什么书!也就小的时候,朋友从家中给我拿了些书看所以诗作,所以十娘妹子诗在下实在不懂,但只觉得意蕴高远,虽然有些玩味却也不如古人啊!”

辜云听了这诗中所言,明明白白,十娘先写洛江浦的秋水之美,又问着秋水为何一愿东去,实际是以秋水潋滟,比喻自己明澈之心。正如汉卓文君以“皑如天上雪,皎若云间月”来象征一心所爱之至纯。而这秋水东征之意,全是伴着这烈烈西风,这西风是谁,十娘写完看着又是谁,便不言而喻了。

辜云听罢,却见朱棣一脸坏笑,心中有数:“啊,朱兄真是好兄弟啊~竟然想让我做他妹夫,诶,这桐儿妹子却是是个神仙一般人物,但是我这断臂瞎眼的自是配不上,而且雪娘如今又不知怎样,我如何去答应了,况且我看她如同看自己妹子一般。更不能误了人家终身啊!”

旋即道:“哈哈哈,辜某不如次韵一下桐儿妹子的诗吧!”

指旧时古体诗词写作的一种方式。按照原诗的韵和用韵的次序来和诗。次韵就是和诗的一种方式。也叫步韵。

辜云吟诵道:

唐皇倾国西南去,月殿霜寒恨虏征。

难尽归看佳丽好,三千不似太真风。

亦一听罢倏然一惊,不想这辜云看似莽莽撞撞,很是邋遢竟然能写出这么好的诗,对古人的敬畏平添一分,对辜云印象又加了一分。却又暗暗念叨:“难尽归看佳丽好,三千不似太真风。”

“他的意思是什么呢,就算身边的女孩再好,也都不如当年那杨太真?不这不是杨太真而是指的那心心念念的雪娘。”亦一一时间倍感思索:“天呐,那他身边的女孩不就是说我吗?诶ummm,谁喜欢他啦,臭不要脸,臭不要脸!”

这诗意思听得明白,朱桐朱十娘便也自知辜云心思一声叹息。朱棣便打圆场:“诶,唐元稹有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辜兄此时竟有其意,看来文墨不佳是属自谦之词啊!”

十娘被辜云这一不解其意,二婉拒其答弄得思如走马,却自己为先表态,亦一那边却自乱起来,小鹿乱撞:“大猪蹄子,大猪蹄子!不要脸呐!”

辜云登时一惊:“啊?你骂我作甚!”

“你这诗说谁喜欢你啦,我张亦一,我号称陕西一枝花,怎么能看上你叻!你说你不忘雪娘就不忘呗,你干嘛说你身边的人喜欢你!”亦一道。

桐儿登时一惊:“啊?”

辜云无奈道:“我又没说你喜欢我?”

“不是我难道是桐儿姐啊!渣男,渣男,渣男!”

亦一说明了话,让十娘好生害羞:“我...”

辜云一把揪起亦一的小嘴,把她的小嘴掐的嘟起来:“诶,你个铁憨憨!蠢女人!”

亦一本想说:“你说谁是蠢女人!”怎知捏住了嘴巴说不出来。

辜云看她的弹弹嫩嫩的脸蛋,稚嫩可爱,白白净净,脸蛋五官极为精致,睫毛忽闪忽闪的,双瞳如秋水一般,登时痴了,她身上香气阵阵扑鼻。

亦一看他面容,又如琼枝玉树,朗月入怀,湛然疏阔心头又是悸动,这二人竟然都扑红了脸,心中乱跳。

辜云:“噫!臭姑娘,打你!”辜云舍不得掐她,轻轻放下她,只在亦一都头上轻轻瞧了瞧。

俩人竟打闹到一块。空见十娘一声叹息。

辜云道:“呐,轮到朱兄啦~”

朱棣笑了笑,却见几人走马如风,竟然走过银杏林,来到一方阔野之上,却见一对蒙古骑兵在驱赶百姓,想来又是战事所牵连的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