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六十回、莫欺百姓

四人纵马而至,端见远方秋风瑟瑟,晴云万里,五六个蒙古骑兵整赶着十多个百姓,百姓头被绳索锁住,连成一排如牛马一般。

亦一道:“前面这是怎么回事!”

朱棣道:“姑娘看见了吧,这就是两脚羊。鞑子行军打仗,这人力很重要,男的可以抓去干活,女的嘛既可以用来供他们消遣,也可以作为军粮。”

“....”亦一心下悲悯,却见远端那蒙古勇士,用长矛去撞妇孺,一驱一赶,那个妇人被打得踉踉跄跄,一步一跌很是狼狈。

辜云道:“蒙古人杀汉人只需要赔一头羊,所以他们把人当做羊肉来吃,不足为奇!”

朱棣思索了片刻又把元代的弊政简单的说给了亦一听。

先说这元朝的耕种政策,元朝认为,汉人的职业必须由蒙古人来分,种地的就一辈子是种地的,分在农户里就只能找种地的活,分在牧户里就不得动土地了,这是有严格规定的,这一套落后的制度放在丰年还好说,放在欠年,那就是到处找不着地方放这个烫手山芋。而有的百姓竟然三年家园就被迁了三次,因为分到你是什么户,你就是什么户,世世代代只有从事一种职业,土地不能种了,朝廷给你找地方去种;但是朝廷却不管你们家懂不懂农桑。到了后来元朝干脆连农历也不颁布了,这就让许多农户连农时也找不准了。

而就是这种分配之下,有的善于务农的被分配成了工匠,善于做工的家庭偏偏去务了农,一来二去这朝廷就没了税收,故而又加紧对老百姓的盘剥,以应对和邻国开战的开资。

元朝又害怕老百姓有钱赚,于是回回官吏阿合马下令禁止了江南百姓使用交子,阿合马还巧立名目在江南征税,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丧葬税”就是他的杰作。

第二任官吏是个叫卢世荣的汉人,他运用中国数代以来的数术和发展经验,重视商业发展,恢复了铜钱的使用开始“重商抑牧”结果搞得风生水起,百姓民生得以恢复,不过这抑牧政策实在是破坏了蒙古贵族的利益,于是这卢世荣也死了。

到了第三任总领财政的人叫做桑哥,是个彻头彻尾的蒙古人,他解决财政危机的办法就两条第一狂发交子,朝廷要多少交子就印多少交子,于是物价飞涨钱就贬值了。之后他规定了商人不许涨价,如此下来老百姓的钱财又全到了蒙古朝廷的手里,这样一来百姓的日子就更苦了。这一不许涨价,二官方又一直印银票,这东西不是元庭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嘛。

更不要说这元朝最臭名昭著的四等人制度了,把蒙古人作为上等人享有一等贵族待遇,把色目人作为二等人享有二等贵族待遇,而把汉人分为北人和南人,分作三四等的奴隶,到了后来蒙古人杀了一个汉人只需要赔一头羊,那么蒙古人杀了汉人一头羊呢?

说道这里辜云不禁怅然道:“亦一,雪娘的母亲就是当年被蒙古人杀死的,然后就赔了一头山羊,而这山羊又被蒙古人抢走了。”

“什么!竟有这等事?!”亦一登时一惊道:“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去打他们!”亦一本就是心地善良,她起初认为元代版图大就是好,可是现在看来只要是这般欺压还在,元朝越强,对中国越是坏事。

朱棣一惊,就见亦一早就纵马而出,她那匹红马可是汗血宝马,奔驰起来又如乘风,三人竟然拦她不得。

“喂!臭鞑子,你们,我陕西女侠不许你们欺负人!”亦一纵马而道,清风微拂,稚面如雪,娇躯似玉。亦一心道:“看我把他们都打趴下!”怎知亦一刚到,忽然大叫一声不好:“我,我打不过他们!”

这几个蒙古人都怔了,亦一白衣红马,如仙女一般倾城而立,袅袅婀娜,身材极为单薄,腰肢纤美,臀线翘圆,长裙之玉足纤美,足踝浑圆,小小的如一瓣莲花,整齐的留海,齐腰的长发翩然而下随着清风微动,一双秋水般明澈的眼瞳,含烟夹媚,朱唇多情,娇怯怯地一副弱不禁风模样。几个人蒙古人见她年纪愈小,登时就有了把她生吞活剥了的念头,撕碎了她,慢慢品尝她身体的滋味。

未及多想,一个蒙古健骑挺矛越马,大手一挥,劈头盖脸就是一掌,亦一闪避不及被蒙古人,拽住头发,所幸娇躯极轻被拽在马前,亦一一声嘤咛:“啊!”被蒙古人悬在半空中,那蛮子长矛一刺,抵在亦一玉颈的细嫩肌肤上,亦一娇息吞吐,呻吟的喘息愈发撩人。

蒙古人这长矛极利又沉,他若稍加一点力气,张亦一的喉咙就会被立时贯穿,玉殒香消,软玉陈横。

亦一当时怕极了,被蒙古人一把按在马上,一阵恶臭侵满了兰馨,一头扎在她身上比明月更圆更白的地方,猛吸了一口只觉得上好的羊肉无比细嫩。

亦一哭了:“...”她心中方知这蒙古人远比想象的难对付,又惊又怕。

忽的一声巨响,也就是瞬息之间,蒙古人才将亦一擒住,未等施暴已经被重剑斩去头颅,温热的鲜血登时出现在亦一的眼前,她惊魂未定,被辜云从马上一把揽了过来。

亦一竟像一个小孩子一般伏在辜云身上,恐惧神色竟然全消登时又惊,抱住辜云哇哇哭了起来。

“蠢姑娘...”辜云收了重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亦一身躯纤瘦,又是酥嫩,暗暗芳香传了过来,辜云登时心头一荡,他自是血气方刚这等女孩在

怀中又如何能消瘦,只得运起太虚心经的内功,清心寡欲起来。

却见亦一在怀中软软蹭着,哭在心间,更是令人怜惜。不觉见让辜云想起当日打虎之后,雪娘哭在他怀里的样子。于是又轻轻抚了抚她软软的香肩。

一番恶斗下来却见怀中少女娇I喘细细,一张俏脸红扑扑地,阳光洒在身上更是娇艳动人;亦一从不刻意做作,反倒越是率性举止,越发显得清水出芙蓉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朱棣和朱桐兄妹早就料理了一剩下的蒙古人骑兵,却见那十多个妇孺并不说话,对着四人磕了几个头,便把目光放在了蒙古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