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六十二回、一场误会

朱棣笑道:“哈哈哈,亦一妹子且听我说,你方才歌中所唱,这少林寺武艺精湛不假!但要说道天下无双便也有些过了。”

亦一道:“哈哈哈,那你倒是说说这世上还有何门何派的武功能胜过少林?”

朱棣笑道:“这武功虽有精妙与质朴之分,但是这功夫却是不容有假,就算是武当武功再为精妙,学上一天的也打不过练上十年的。所以天下武功强弱之分倒是次要,人的强弱方才是真的。所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无双无敌的武功!”

“嗯,说的有道理!”

朱棣道:“想当初少林寺十三棍僧,夜袭洛阳王世充军营,于千军万马当中擒来王世充的侄子王仁则,帮助唐王李世民一统天下,是何等武艺,为首的昙宗和尚更是被封为护国大将军,可开荤不避酒肉!怎想其后越来越坐吃山空,到了宋代竟然在金军破关之后归降金人,连受了金人和蒙古人的加封。”

亦一听得入神:“那然后呢?”

朱棣缓马漫步笑笑道:“然后便有趣了,话说大宋高宗绍兴年间,岳飞岳武穆的结拜兄弟铁笔书生查益卿夜探少林寺,正好撞见金人在授封少林,当时寺中有些爱国的僧众不同意,坚决抵抗,结果被少林方丈主和派为首的人联合金兵全部屠杀,查益卿大侠出手相救结果,这少林和尚群里而攻,少林为武林武学的泰山北斗,这查益卿大侠终于寡不敌众失手被擒。”

当时岳武穆正在密谋联结河朔之谋,准备挥师北伐,而查益卿大侠正是北伐义军的领袖,于是岳飞大怒提着棍子就单枪匹马冲上少林,结果啊岳元帅乃天下第一战神武僧是昏天黑地,满地打滚,岳飞打入山门,却见的岳飞长棍如枪,似一条蛟龙在手中翻飞,一口气从少室山山门,打到少林寺的大雄宝殿,在从大雄宝殿打到藏经阁,所遇和尚无论是什么智字辈绝顶高手还是什么,全字辈沙弥,就连想要插手的扫地老僧,伙房头陀,都打得满地乱爬啊,岳元帅所遇高手无不顷刻应声而倒,尽数打翻,只打得那少林寺三十六房和尚,七十二位禅师,一千八百沙弥,二百六十和尚是满地逃窜,而岳飞大气不喘,微微出汗而已,堂堂武林泰斗竟然被岳飞持棍尽数给挑了,一时间僧众无光,称之曰神,岳飞揪来方丈,命他放了铁笔书生,那方丈只得照办,自此中原武林无不仰慕岳飞威风!

朱棣道:“哈哈哈,这岳武穆武功自然是天下无敌,可是这少林寺的《易筋经》《洗髓经》七十二绝技也都不是吹得,他们一拥而上,不说别的单就招式上也会多岳武穆将军数倍!为何一并都不是岳飞的对手,我看不是他们的武功路数不行,而是他们功力不行。”

辜云点了点头:“嗯,不错这少林武功最是厉害的就是“心意把”和“抄誊拳”相传‘心意把’据传是周朝先祖后稷所创,是根据当时百姓搏熊斗虎,田间耕地,插秧时的神态动作所创的一套至高武学,后来被少林学了去便久不见江湖。这套武功使出,就连江湖上许多赫赫有名的高手都称赞佩服呢!”

“哦?辜兄还知道心意把?”朱棣问道。

辜云讪笑:“哈哈哈,道听途说而已。”这“心意把”拳法辜云学艺之时曾听张三丰提过,想当初武当掌门张松溪纵横中原,曾和一个老僧交手,险些败在那和尚手里,那老僧招式路数,最狠最毒,威力惊人!远胜其他张松溪所见之其他武功,若非张松溪师承与张三丰之手,内家空柔拳术练得精妙,定然不敌。

忽然间,前方山麓一阵混乱,四人快马赶到,便见得一片狼藉,都是各路江湖人士的尸体,众尸体当中发现一个青衫少女,粉面桃花,软玉陈横,她当胸被大斧劈开,拦腰被一股怪力扯成两段,形状极惨。

朱棣认得便道:“是华山派的人!”

辜云私下寻觅,看看死者身份,便见一人面孔似曾相识,青衣裋褐,湛然身姿,竟见的华山派谢三剑的尸体,前去查看。

亦一哪里见过这么多的死人,蚊蝇飞舞,却到一边吐了。

朱桐下马去看,就见谢三剑是被一人以极高的剑法所杀,咽喉处只一剑,而所杀的兵刃竟然是谢三剑自己的连云剑。

辜云与谢三剑素有交手,心知他的一招“天外飞仙”是当年岳昭明所传下的剑术的一脉残招,在江湖上首屈一指。而如今这谢三剑竟然死在自己的招数下,对手武功之高着实令人震惊。

忽然之间听得山道中长草闪动似有人影,辜云蹬身飞出,向草丛里只手一抓,抓出了一个半大年纪的灰袍和尚,哆哆嗦嗦躲在草里。

“啊啊啊,大侠救命啊!大侠!”小和尚赶忙扣头。

辜云道:“诶,少林乃名门正派,武林北斗,这伙人敢在少林门口撒野想来不一般!小师傅莫怕,我量他们不敢在此伤害少林门人!”

“是是是!”和尚赶忙扣头。

几人正要葬了尸体,却听得山上走下来一队和尚,都手持长棍,为首的几人身穿黄色袈裟,高矮胖瘦不等,均是身怀上乘武功,怒气冲冲开口就骂道:“阿弥陀佛,佛门重地,几位施主竟然在少室山下大开杀戒!真是不把我少林放在眼里!”

朱桐道:“大师莫要误会,我们路过此地,见得此处发生争斗,属实和我们没关系啊!”

“哼,没关系,我看你们几个身怀兵刃上山就是想对我少林寺不利!速速投降,我还能包你们全尸!”一个和尚道。

辜云心中料定,这些和尚是误会了他们杀人,便道:“大师莫要急躁,刚才发生的事,这位小师傅都看在眼里,你们可以问他!”

小和尚看见大和尚们来,紧忙跑到黄袍和尚身后哭到:“呜呜呜呜,不关我事啊!阿弥陀佛,师伯,小生我什么也没看到!”

“你!怎么回事!看他们存心错怪好人吗!”亦一看那和尚比自己还大,却是极为猥琐,能把干系撇开就不管真相,心中不悦。

小和尚反唇相击:“呸,你们几个古里古怪的,上到山来,我怎么知道那么是不是好人!师伯出家人不打诳语,耀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辜云心中一番无奈,心道人心冷漠竟然如此。

亦一登时大怒道:“喂,你们几个和尚什么意思!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人!你看这几个人,都是怎么死的!不是被大斧劈死,就是利刃刺死!”我们这里只有十娘姐姐用利剑,她的剑上还没蘸血,你们不要错怪好人啊!”亦一一说话,风华绰约,众僧见了甚是惊异,不由的暗自向往。

朱棣道:“诶,刚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不清楚,大师莫要妄下论断!”

只见朱桐纤手一挥,抽出长剑,递给和尚,那长剑剑锋闪烁,剑刃潋滟如三尺秋水一般,显然是一并价值不菲的名剑!却看那和尚眼神不对,一丝阴狠!连连赞叹:“哈哈哈哈,好一把名剑,好一把名剑啊!这么好的剑,一看就是我少林之物!说你们是如何偷来的!”

朱棣勃然大怒:“你们这几个和尚什么意思!这剑是我们武当代掌门张松溪所铸的‘秋水剑’!怎会是你们少林之物!”

“哼哼哼,依我看就是!”那和尚五十多岁上下,面白无须,白白胖胖小小的眼睛,一个大圆脑袋。脖子上挂着一串大佛珠,一身猩红宝袈裟,手里一把紫金流光禅杖,阳光之下赫然盛威,诸人便知此僧地位不凡!

亦一不管许多,她自现代而来,不知道什么礼仪举止,看电视剧也不知道和尚身份就说:“你这个胖和尚,我看你就是贪图十娘姐姐宝剑!瞧你们一个个说话的态度,打着官腔和我们德育主任一样!”

那胖和尚未等说话,身边的狗腿子和尚登时就怒,起手一棍呼的一声破风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