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一章、风雪惊变 第四回、高启说书杀蒙将

辜贵正欲回家,却见得家门口的大杨树下,围坐着一群听说书的百姓,石磨边欹着一个白面书生目光如炬,风姿湛然!见他头戴儒冠,身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青布褶子,腰悬一柄长剑,在落日余晖之下,一扬折扇说一段故事。那书生甚敢言语,开篇就讲这宋元崖山决战之事,说的是陆秀夫负帝跳海,十万军民殉国,神州陆沉,数日之后山河血染,碧海为之变色。其余百姓一旁听着,有一些老岁数的人竟然边听边抹起眼泪,真是各自心悲。想当年宋室沉沦,山河变色,于崖山海战惨败蒙古鞑子,宰相陆秀夫和大将张世杰也算是鞠躬尽瘁,但始终无力回天,陆秀夫身为丞相更是要与天下共同进退,旋即下定了以身殉国之志,见得崖山波浪滔天如朔雪般冲击着礁石,艨艟巨舰一一沉没,更是心灰意冷,其妻携子出舱投海,皇帝赵昺虽幼然终全气节,在陆秀夫的背负下,陨于波涛....而十多数万居民也纷纷投海殉国,而被俘的文天祥也正在敌营含泪目睹这一切。至此崖山之后宋朝的户籍簿上四分之三的汉人都被屠杀;而仅存的汉人也被蒙古人视为和牲畜一般的奴隶,蒙古人统治下的汉人都是贱民和奴隶一样,汉人每二十家编为一“甲”,又蒙古人来做他们的甲主,蒙古人的吃喝花销都有这些人提供,汉人没有自由,甚至生活起居都收到蒙古人的监控。晚上一更以后,禁止汉人出行,禁止点灯,禁止活动,直到早上五更。汉人每几户家庭共用一把菜刀,汉人还不许骑马,不许习武,不许集会,不许用马来拉车和耕地,甚至禁止汉人买卖竹子,蒙古人认为竹子可以做弓箭。

讲到这里四下百姓无不感同身受,更有妇人含泪而涕,原来住在户上的家鞑子,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不但将兵器没收,连切菜刀都得由他保存,用时去领,用后即还。哪家有大闺女、小媳妇,都要出高价钱向他买门槛子。谁家不买门槛子,不管是闺女房还是洞房,他可以随意出入,想跟谁睡觉就跟谁睡觉,坳犟不得。如果拿钱买了门槛子,他就稍微规矩一些。门槛子这玩意儿,又没有固定的牌价,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又不许你还口。这样,富户能买得起,穷户就作了难,一个门槛子,就能让你倾家荡产。实在买不起的,妻女只得任其糟蹋。她十二岁的时候就失身给了家中所供养的蒙古人。

辜贵一旁也对家中娶的蒙古婆娘深恶痛绝,却又不敢在家言语,在外面听得这个说书的先生数落,自己也是不爱去管,却怎想得一旁便有巡街的元兵,那元兵吃的膘肥体壮,满面油光,虽不懂汉语但见得汉人集会,心中甚怒,大喝了一声,带着身边几个汉人兵卒,上去就要打!汉人兵卒恐惧其威,掏出皮鞭,对着一群男女老幼,一顿猛赶;那些汉兵却也暗使眼色,只围着磨盘乱打,百十人颇为知趣瞬时间跑走了,却怎想一个七八岁小女孩而光着脚丫,脏兮兮的但是大大的双眼明澈似秋水潋滟,一颦一笑煞是好看,在人群簇拥下正撞在那个蒙古兵头怀里,蒙古人胡子气的都歪了,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宝刀,不加犹豫便把小女儿砍翻在地。血正溅了辜贵一脸。辜贵心中冷笑:“这等小女,不知死活!这蒙古大爷怕是连羊都不会赔给你!我们汉人啊,就是不折不扣的贱民!”那小女孩的倒在血泊之中,竟然无人敢看一眼,辜贵身为一方百户,和这蒙古兵正好熟识,连忙陪着笑脸,蒙古兵显然官阶不如辜贵,见辜贵点头行礼陪着笑脸,暗自得意点了点头。

辜贵心道:“哼哼,刚才这般贱民还说什么忠义气节,陆秀夫宰相如何的精忠报国,以身死难,结果呢?不过是淹死在海里!连个小孩也不敢收尸!想来你们这些汉人的骨气血性,气节忠义都让蒙古南下的时候杀光了吧!”辜贵心中骂着,眼里看着,一众百姓做鸟兽散,却唯独那说书的臭老九自己摇着折扇,看着那蒙古军士,辜贵见得此情不敢耽搁忙快步入家,不敢耽搁。

却见的那说书的汉子,长剑一横拦在辜贵身前,辜贵本身怀武艺,本想夺路而去,脚刚上石阶未到门槛,却见那说书的臭老九,剑鞘压胸,辜贵一连抢了数下,都被宝剑拦在前面,瞬时慌了。却听那汉子道:“慢着,慢着,有道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位仁兄看来和着鞑子想来熟识,他缴了我说书的买卖,你给人做狗的,要不要替主子给点儿?”

辜贵心下一慌手握佩刀,却也不敢乱拔,立刻说道:“那你与我说甚!该找谁,找谁去!”

那说书的一笑:“我是说,仁兄和他熟识,那便帮我给他收尸!”

辜贵心下一惊:“啊?收尸!”转眼便不见了说书人。

蒙古人一旁站着,看着两人对话,用脚踢了踢血泊中的女孩儿,再用刀剑翻过来,想是要挑破衣裳来看看,却怎想,那说书的剑客,提剑而起,只一剑,旁人没有反应,便见得那蒙古人的头颅以被斩下,过了片刻方才知晓!其余汉兵心下一叹,拔出长刀来,各做守势,更无追捕之意,那说书的剑客看罢哈哈一笑,心道这些军士想来也都是素恨鞑子,只是不敢声张,今剑客杀了他,更无人怀捉拿之意,旋即剑客大步奔城外而去。一路衣袂飘飘,自带一股长风,旋即吟诗而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辜贵听到这里心下更是慌了,却又故作镇定,他自是一方百户,旋即令四下元兵,将数人收尸,在衙门询问方知那说书的臭老九,姓高名启,自称青丘子是安徽苏州一代成名大侠,平日里四散游走,专杀蒙古贵族,汉奸叛徒,还有欺压百姓的恶霸,朝廷几次下令抓捕都无济于事!

辜贵从衙门出来,看着门口的石狮子,思如走马,想着那刚被杀死的小女孩死后无人问津的惨状,暗暗发誓自己断不能再做一个汉人,旋即想起去年所见的韩山童来!自己赶忙回到家中去找他的蒙古老婆,却见那蒙古妇人家中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一身蒙古袍子分外华贵,手上戴的是金,脖子上挂的是银,头上牛角发,垂下来的都是琳琅满目的宝石珍珠,一身紧衣把臃肿的体态显得更是明显,一掌异艳浓妆的肥厚长脸,让着辜贵不禁心中作呕。辜贵心下慌张,便忙与事情给她妻子孛儿只斤·琪琪格说了,那妇人颇有势力,他父亲是当地千户,而家中正好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而与这脱脱帖木儿便是这元庭的当朝宰相有旧,此次脱脱帖木儿正是要率军南下来平叛近日彭莹玉起义的义军,这下便成了辜贵岳父的顶头上司,辜贵心中算计暗自窃喜,他心道要造反的韩山童和刘福通正同赵金梅有旧,如今赵金梅的孩子快要生了,他若借此机遇说不定能某得一场富贵,若是能脱了汉人的贱籍,变成蒙古人或者弄一个色目人的籍将来吃喝都有汉人供养着,该是多好!

心中大喜旋即家里大摆筵席,叫上两家父母妻儿姊妹,仗着家中有蒙古婆子盘剥一些乡民,换来些鸡鸭鱼肉,酒食蜜饯,各式瓜果,在家中大吃了一顿。第二日带着他岳父给他送给丞相脱脱的介绍信,便出发去了省城,他岳父虽然只是个千户,但是毕竟是这黄金家族血脉,故而他的介绍信还是有一些分量的。此事按下不表。

却说中秋节前夕秋风瑟瑟,万物萧条,西风残照里,颍州城内一片纷扰;见得那瘦马天涯依古道,萧山寂寞侵野草,看得人好生寂寥。各路江湖人士按下盘踞,但城中无奈有大量蒙古军驻守,一时间起义绝对无法拿下。是以为首头目,尽汇集在城边的刘锜祠里,商讨大事。却见的堂中分做着几路义军将帅,为首一人便是韩山童,主次分座“铜拳铁脚”刘福通,江淮大侠“玉麒麟”郭子兴,“急先锋”孙德崖和诸多明教将领以及江湖豪杰。

韩山童道:“诸位今日聚义于此,就是要结盟起义,共抗元军!还望不要失了和气的好!”

孙德崖一拍桌子甚是恼怒,他生的五十岁上下圆面大耳,环眼虎须,身长七尺,腰阔十围凛凛不凡大声喝道:“哼!今日韩教主做东,我孙老儿且放下,但是郭子兴老匹夫!你休要得意,你们郭家庄扣了我的物资,我迟早是要夺过来的!”

刘福通忙劝:“好好好,孙寨主你先坐下,我们在讨论扛敌大事,自己人恩怨先放一放!”

“呸,谁跟他是自己人!挺大个岁数了还娶十八岁的小妾,真不害臊!”孙德崖骂道。

郭子兴一怒:“姓孙的,我久居庄上,有生财之道,不曾祸害乡里!你那波物资是打劫了我的庄客!都是良民!那姑娘是她父母临终时托付给我的,再说我有的是钱,身子骨硬朗!我想娶你管得着嘛!你这样的想娶有钱,身子骨还跟不上呢!”

孙德崖道:“我呸!你个老杂毛!我你老子我和你娘那点快活事儿,你娘怕是没和你说吧!”

堂下这么多人,这郭子兴也是一方员外,风姿气度,自是不凡,他的络腮长须,被这孙德崖气的乱飞,旋即就要动手:“诶!你这鸟人!”郭子兴挥拳就上,孙德崖哪里肯让起手一招追云逐日,一旁诸将见得二人斗殴,赶忙冲上前去,芝麻李二和彭大并着刘福通搂着孙德崖,韩山童,周子旺,赵普胜拽着郭子兴,一时间帮众拥着,教徒堵着刘锜祠内乱做一团,孙德崖长得胖一跟头压倒了芝麻李二,郭子兴长得瘦被韩山童赵普胜抬到了后院,一番大闹,未等商讨什么天已然半暗。

是日明月正直圆月冲日,听得刘锜祠外一阵马蹄嘶鸣,扬尘渐落,门外驻马停下三骑,却是穿着郭子兴旗号的衣裳,却见郭子兴孙德崖暂时止住了干戈,各自闷气,郭子兴暗自得意,却见三个青年将官,大步入堂各自拜见。

却见为首一人相貌雄伟,身长九尺,膀大腰圆,国字脸形,面带红光,俊鬓疏阔,剑眉凤目,方正嘴唇络腮胡须,凛凛威仪,威武不凡。

身后二将容貌其壮,左边一人身长九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颧骨稍高如猛虎,相貌清癯似饿狼,一双星目射寒光,一张黑脸似霸王!

右边一将,八尺五六身高,虎背熊腰,双臂似铁,黄脸细眉,双目有神,三捋胡须,长耳垂肩。

韩山童定睛一看三人各自威风凛凛,手脚轻盈,呼吸深沉,定然是武艺不凡的年轻后生,三人各自见礼,分是郭子兴的干女婿朱元璋,骑兵左骁将徐达,骑兵右骁将常遇春,三人气度威风各自人才,着实让郭子兴涨了许多威风,也让孙德崖心头一寒。

却听朱元璋生如洪钟道:“禀教主,岳父,刘大侠,孙寨主,我同我徐达,常遇春二位兄弟已经在青田刘伯温处问了计策!”

韩山童笑道:“哈哈哈,活神仙果然厉害,三位兄弟快快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