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六十五回、不饮不食

这问鼎大会本来是武林盛会,这次一来不由得令人惊异。是谁敢来这个大会上杀人,这无疑是与全武林为敌。少林寺在台上也是一筹莫展,前来圆场的也都是一些说不上话的人物,各路方丈首座,有地位的大师竟然一个也不出面。

带到日落嵩山,南面山麓方才走上一对人马,正是丐帮,却见丐帮五位长老虽是健在,可是手下弟子却死伤甚多。

经过一番询问辜云方才得知,至此神秘势力所出手袭击的都是江湖的一流大派,现如今华山派惨遭灭门,五湖帮死了帮主,却唯独不见明教的人,一时间众说纷纭。

却见落日之下,各路门派旗帜招展,纷纷请少林寺住持出马商量对策,却见的一个大胖和尚尘朴手持禅杖,走了出来道:“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不要吵!挺老衲一言,如今我中原武林遭到莫名势力袭击,啊!是很危险的时候,在这个危险的时刻大家越是要团结!”此时罗汉堂首座出来说话,众人气愤方才平息。

台下一人道:“放屁,团结个鸟蛋!我看你们少林秃驴,就是用计把我们骗到少室山,然后在把对你们少林天下第一大派有威胁的门派给除掉!”

尘朴性子暴躁,脑袋迂腐,且气量狭小,他听到有人诽谤他们登时发火,但是他甚喜欢给人扣帽子怒道:“臭道士,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我看是你们武当受了蒙古人的钱来这里挑唆吧!”

台下那道士是武当山陆松溪的七弟子李天目,生的甚丑,大须如刺猬,双眉似杂草一般,一个大宽鼻子甚是性情刚烈,他小时家贫,父母又被和尚偏了钱财,这才不得已当了道士,所以看见和尚就烦。

辜云暗笑这个朱棣的师兄脾气暴躁,甚是性情中人。

“放屁!我在你们少林被袭击,你们不给说法就想让我们算啦?”却听台下一个中等席位的中年侠客道。

但见这尘朴登时一怒,心道这武当派有人撑腰我不敢教训,你这无门无派的江湖喽啰有什么可说的,一跃数丈跳到人群当中,左手反扣侠客右肩,侠客左手一挡,未等拔剑,尘朴和尚右边豁然大力,龙爪手登时一抓,双腿一跃,把那侠客亲在台上,手腕一拧反断侠客双臂,一来一回之间武功绝妙,在场大多数侠客都已经被和尚武功镇住了。

李天目虽是道士,但是说起话来甚是率真道:“嘿,乖乖,下手够狠啊!这壮士与你无冤无仇,你又何必伤人家,这下好双臂废了。你不是要显示你的武功,立威是什么!”

辜云一旁看着这李道长快人快语,辜云甚是喜欢。

那李天目,虎须一瞪,斜眼一瞟,微微冷笑登时出马,一窜数丈跳上台去。尘朴大怒,登时回掌,一招“大力金刚掌”,与李天目的“五雷天心掌”双掌一对,砰的一声,二人武功相当都是至高浑厚,只是这李天目呼的一掌,人在半空,无从借力,顺着对方掌势翻了半个筋斗,向后落下。而这尘朴双足站定,力从地起,为了面子竟然岿然不动。

台下朱棣,十娘,武当的大师兄叶近泉,二师兄吴昆山,五师兄陈贞石等皆知李天目武功,见后无不骇异,心想这秃驴的功夫实是深不可测。其实李天目向后退让,自然而然的消解敌人掌力,乃是避实就虚的武学正道,而这少林武功心法有承自西域。

就见李天目哈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老秃驴武功不错嘛!”

尘朴这掌威力极大,却估计面子没有卸到掌力,大耗内力真气,虽似占了上风,内里却是吃亏,只震得心口隐隐作痛。

台下众人纷纷议论,都说这李天目能和少林寺罗汉堂的尘朴的大师大成平手,武当派真不简单!

却见李天目手中扯住那受伤侠客,原来他这次出手意在救人,但是扯住了人,故而在空中力有不足,若是翻身跌倒岂不贻笑大方!

辜云见状鸿雁渡的武功登时飞出,在空中单手一拖,二人飞来少说三百多斤,被辜云单手一擎问问放在地上。

李天目拜谢道:“诶哟哟,辜小兄弟多谢啊,你要不出手,我小老道可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李天目回头笑道:“哈哈哈,臭和尚好手段!”

尘朴心口隐痛,生怕说出话来漏了自己吃亏的事实,以单掌佛理拜道。这少林寺行礼皆以单手垂直去拜,和其余僧侣的理解稍有不同,当中缘由日后纷说。

小凉一旁看着心道:“哼!就你爱出风头。”小凉登时见得,这侠客双手其断,甚是可怖,一时心动恻隐。

有言是十道九医,道士修炼讲究天人合一,阴阳调和,所以人体的阴阳五行,筋骨穴位,道士知道的最清楚,就见叶近泉扶人,陈贞石接骨,吴昆山以纯阳真气护住,那侠客登时就精神大好,痛处全消,只是双臂短了,多亏了武当的接骨丹,内服外用,也要休息三个月。

朱棣并朱桐兄妹,从包裹中取出木夹板,小凉七手八脚的帮着敷药,缠纱布。不过须臾,这侠客伤势便处理完了。

尘朴和尚届时也隐痛全消,大肆的喘了一口气道:“哼哼,今日遇袭的门派,华山,点苍惨遭灭门,这义军势力一个未到,丐帮,黑虎寨,五湖帮都受了重创,敢问你武当怎没有事?”

尘朴和尚这话很有意思,他心里暗恨李天目,却不肯把话说明,暗自把这场袭击的事情丢锅给武当派。自己却还是武林东道主的身份。

其余江湖人士有的出自少林,却也想着少林寺,暗暗点头都跟着起哄:“对啊,对啊!你们武当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叶近泉大喝一声:“哼!休要栽赃陷害!我武当派此次大会是诸多门派中第一个到的,不过我们深居简行,没有带弟子,那贼人虽袭击我等,但武当七子来了四个,天下间还有什么高手能以一敌上我们武当四人呢!?况且算上小师弟和小师妹,总共就六个人!又如何对其他门派下手!”

叶近泉不愧为武当大师兄,一番话语说的天下群雄千口莫言,万口莫言。

辜云见状鸿雁渡的武功登时飞出,在空中单手一拖,二人飞来少说三百多斤,被辜云单手一擎问问放在地上。

李天目拜谢道:“诶哟哟,辜小兄弟多谢啊,你要不出手,我小老道可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李天目回头笑道:“哈哈哈,臭和尚好手段!”

尘朴心口隐痛,生怕说出话来漏了自己吃亏的事实,以单掌佛理拜道。这少林寺行礼皆以单手垂直去拜,和其余僧侣的理解稍有不同,当中缘由日后纷说。

小凉一旁看着心道:“哼!就你爱出风头。”小凉登时见得,这侠客双手其断,甚是可怖,一时心动恻隐。

有言是十道九医,道士修炼讲究天人合一,阴阳调和,所以人体的阴阳五行,筋骨穴位,道士知道的最清楚,就见叶近泉扶人,陈贞石接骨,吴昆山以纯阳真气护住,那侠客登时就精神大好,痛处全消,只是双臂短了,多亏了武当的接骨丹,内服外用,也要休息三个月。

朱棣并朱桐兄妹,从包裹中取出木夹板,小凉七手八脚的帮着敷药,缠纱布。不过须臾,这侠客伤势便处理完了。

尘朴和尚届时也隐痛全消,大肆的喘了一口气道:“哼哼,今日遇袭的门派,华山,点苍惨遭灭门,这义军势力一个未到,丐帮,黑虎寨,五湖帮都受了重创,敢问你武当怎没有事?”

尘朴和尚这话很有意思,他心里暗恨李天目,却不肯把话说明,暗自把这场袭击的事情丢锅给武当派。自己却还是武林东道主的身份。

其余江湖人士有的出自少林,却也想着少林寺,暗暗点头都跟着起哄:“对啊,对啊!你们武当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叶近泉大喝一声:“哼!休要栽赃陷害!我武当派此次大会是诸多门派中第一个到的,不过我们深居简行,没有带弟子,那贼人虽袭击我等,但武当七子来了四个,天下间还有什么高手能以一敌上我们武当四人呢!?况且算上小师弟和小师妹,总共就六个人!又如何对其他门派下手!”

叶近泉不愧为武当大师兄,一番话语说的天下群雄千口莫言,万口莫言

叶近泉大喝一声:“哼!休要栽赃陷害!我武当派此次大会是诸多门派中第一个到的,不过我们深居简行,没有带弟子,那贼人虽袭击我等,但武当七子来了四个,天下间还有什么高手能以一敌上我们武当四人呢!?况且算上小师弟和小师妹,总共就六个人!又如何对其他门派下手!”

叶近泉不愧为武当大师兄,一番话语说的天下群雄千口莫言,万口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