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六十七回、夜色正浓

是夜大晚,八月十四的明月高悬,万般寂寞吹动着秋叶零落,碧空万里,一片无云。促织喧喧,树上寒蝉切切。少林寺招待江湖人士的客房明显不够,小凉只得和辜云暂时挤在一间屋子。

月上轩台,辜云望着明月让小凉睡在床上,自己不知又在思些什么,想写什么。

房里有别的男人,小凉作为一个男孩手都没牵过的女孩儿,心里亦是忐忑亦是害羞:“....辜...”

“张姑娘,对不起今天我性子急了,你的伤?”辜云端看小凉妍颈秀项,肌肤细嫩,灿然生辉,一张小脸楚目嫣然,娇艳可人,心道若是今天在发半分力气,这绝代佳人已经成为一具香尸了。

“辜云!对,对不起!我,以后我错了,你再打我!”小凉半日里无尽思索,已知道了自己的莽撞,她的身体里背负的还有倩儿,而不是她一个人,若是真的有所损失怕是倩儿也要跟着受罪,但是她胸口梅花早已经擦掉,想来穿越的也不止是小凉的灵魂。

辜云笑了笑,坐在她的被窝跟前摸了摸头:“蠢姑娘!”旋即拎起小凉受伤的小手,却见纤掌细腻,轻指袅袅,线条极美。就看她素臂通透,酮体白皙,香肩美腋下,骨骼俏媚,肌理软柔。心头忽然一荡。

“你,你还是叫我小凉吧,大家都这么叫,张姑娘什么的太生分了。”

“小...小凉,手给我,帮你换药!”小凉的手被剑气所伤,血渍从纱布里伸出来,自是不轻。

辜云轻轻解开纱布,用毛巾温水,帮小凉轻轻擦拭手上的血渍,见嫩肤开裂,心里又是一颤。

却见小凉闭上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颤动...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入美好的弧形,她忍着微微刺痛,....啊....啊,她兰香气吞吐,香汗欲滴,娇声细喘在辜云耳畔缠绵,听得辜云纯阳神功涌动,又只得用太虚真气压制,一股混元神力在辜云体内激荡。

“想不到,你上药还挺舒服的...”小凉,映着月光,双靥绯红登时羞了,看着辜云,唇香芳动,胡思乱想了一番。

辜云自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他心中亦知这姑娘身如至宝,倾国不换,若是能用她欢愉一场,就是登时死了也不枉为人。却又想到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男女情事怎能只图一时欢乐,况且他另有所爱,邹普胜有托于他,他自当照顾的如妹妹一般,若是稍有它念便是毁了这姑娘一辈子,定负重托。想到这里心下又定了几分。

小凉看着辜云生的肌肉紧实,线条极显,自一条左臂就比自己的大腿还粗,一时惊愕道:“辜云你好壮啊!胳膊比我大腿都粗!”

“有吗?”辜云一愣。

小凉从解开被子,却只着这一条短裤,她素在现代平日夏天的热裤不知多短,有何况是这薄如轻纱的三角裤呢?小凉身高现在量有一米六三,元代不过五尺多些,体重却之有六十四斤,其实全仗着她这柔软纤细的大长腿,否则以她小小的身板定然不能这么高。

却见小凉玉腿纤细

是夜大晚,八月十四的明月高悬,万般寂寞吹动着秋叶零落,碧空万里,一片无云。促织喧喧,树上寒蝉切切。少林寺招待江湖人士的客房明显不够,小凉只得和辜云暂时挤在一间屋子。

月上轩台,辜云望着明月让小凉睡在床上,自己不知又在思些什么,想写什么。

房里有别的男人,小凉作为一个男孩手都没牵过的女孩儿,心里亦是忐忑亦是害羞:“....辜...”

“张姑娘,对不起今天我性子急了,你的伤?”辜云端看小凉妍颈秀项,肌肤细嫩,灿然生辉,一张小脸楚目嫣然,娇艳可人,心道若是今天在发半分力气,这绝代佳人已经成为一具香尸了。

“辜云!对,对不起!我,以后我错了,你再打我!”小凉半日里无尽思索,已知道了自己的莽撞,她的身体里背负的还有倩儿,而不是她一个人,若是真的有所损失怕是倩儿也要跟着受罪,但是她胸口梅花早已经擦掉,想来穿越的也不止是小凉的灵魂。

辜云笑了笑,坐在她的被窝跟前摸了摸头:“蠢姑娘!”旋即拎起小凉受伤的小手,却见纤掌细腻,轻指袅袅,线条极美。就看她素臂通透,酮体白皙,香肩美腋下,骨骼俏媚,肌理软柔。心头忽然一荡。

“你,你还是叫我小凉吧,大家都这么叫,张姑娘什么的太生分了。”

“小...小凉,手给我,帮你换药!”小凉的手被剑气所伤,血渍从纱布里伸出来,自是不轻。

辜云轻轻解开纱布,用毛巾温水,帮小凉轻轻擦拭手上的血渍,见嫩肤开裂,心里又是一颤。

却见小凉闭上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颤动...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入美好的弧形,她忍着微微刺痛,....啊....啊,她兰香气吞吐,香汗欲滴,娇声细喘在辜云耳畔缠绵,听得辜云纯阳神功涌动,又只得用太虚真气压制,一股混元神力在辜云体内激荡。

“想不到,你上药还挺舒服的...”小凉,映着月光,双靥绯红登时羞了,看着辜云,唇香芳动,胡思乱想了一番。

辜云自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他心中亦知这姑娘身如至宝,倾国不换,若是能用她欢愉一场,就是登时死了也不枉为人。却又想到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男女情事怎能只图一时欢乐,况且他另有所爱,邹普胜有托于他,他自当照顾的如妹妹一般,若是稍有它念便是毁了这姑娘一辈子,定负重托。想到这里心下又定了几分。

小凉看着辜云生的肌肉紧实,线条极显,自一条左臂就比自己的大腿还粗,一时惊愕道:“辜云你好壮啊!胳膊比我大腿都粗!”

“有吗?”辜云一愣。

小凉从解开被子,却只着这一条短裤,她素在现代平日夏天的热裤不知多短,有何况是这薄如轻纱的三角裤呢?小凉身高现在量有一米六三,元代不过五尺多些,体重却之有六十四斤,其实全仗着她这柔软纤细的大长腿,否则以她小小的身板定然不能这么高。

却见小凉玉腿纤细

是夜大晚,八月十四的明月高悬,万般寂寞吹动着秋叶零落,碧空万里,一片无云。促织喧喧,树上寒蝉切切。少林寺招待江湖人士的客房明显不够,小凉只得和辜云暂时挤在一间屋子。

月上轩台,辜云望着明月让小凉睡在床上,自己不知又在思些什么,想写什么。

房里有别的男人,小凉作为一个男孩手都没牵过的女孩儿,心里亦是忐忑亦是害羞:“....辜...”

“张姑娘,对不起今天我性子急了,你的伤?”辜云端看小凉妍颈秀项,肌肤细嫩,灿然生辉,一张小脸楚目嫣然,娇艳可人,心道若是今天在发半分力气,这绝代佳人已经成为一具香尸了。

“辜云!对,对不起!我,以后我错了,你再打我!”小凉半日里无尽思索,已知道了自己的莽撞,她的身体里背负的还有倩儿,而不是她一个人,若是真的有所损失怕是倩儿也要跟着受罪,但是她胸口梅花早已经擦掉,想来穿越的也不止是小凉的灵魂。

辜云笑了笑,坐在她的被窝跟前摸了摸头:“蠢姑娘!”旋即拎起小凉受伤的小手,却见纤掌细腻,轻指袅袅,线条极美。就看她素臂通透,酮体白皙,香肩美腋下,骨骼俏媚,肌理软柔。心头忽然一荡。

“你,你还是叫我小凉吧,大家都这么叫,张姑娘什么的太生分了。”

“小...小凉,手给我,帮你换药!”小凉的手被剑气所伤,血渍从纱布里伸出来,自是不轻。

辜云轻轻解开纱布,用毛巾温水,帮小凉轻轻擦拭手上的血渍,见嫩肤开裂,心里又是一颤。

却见小凉闭上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颤动...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入美好的弧形,她忍着微微刺痛,....啊....啊,她兰香气吞吐,香汗欲滴,娇声细喘在辜云耳畔缠绵,听得辜云纯阳神功涌动,又只得用太虚真气压制,一股混元神力在辜云体内激荡。

“想不到,你上药还挺舒服的...”小凉,映着月光,双靥绯红登时羞了,看着辜云,唇香芳动,胡思乱想了一番。

辜云自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他心中亦知这姑娘身如至宝,倾国不换,若是能用她欢愉一场,就是登时死了也不枉为人。却又想到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男女情事怎能只图一时欢乐,况且他另有所爱,邹普胜有托于他,他自当照顾的如妹妹一般,若是稍有它念便是毁了这姑娘一辈子,定负重托。想到这里心下又定了几分。

小凉看着辜云生的肌肉紧实,线条极显,自一条左臂就比自己的大腿还粗,一时惊愕道:“辜云你好壮啊!胳膊比我大腿都粗!”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