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七十回、原是故人

王保保师徒三人的武艺的确是惊世骇俗,中原群雄暗暗震惊,便同到少林寺内殿去商议对策。

大家在少林寺的大厅里集结,各自商讨战略。

朱棣也趁此机会同刘伯温汤和道:“刘先生,汤叔叔,此番对战二位有什么看法?”

刘伯温摇摇羽扇笑了笑。

却见汤和道:“哼!我这事情越想越不大对!我中原武林如今要出三个高手来帮少林寺打架,可这若是胜了,首鼠两端的少林寺坐享其成当了武林盟主。可若是败了丢面子的反倒是我们汉人。这少林寺的算盘打得甚是精妙啊!”

武当丐帮诸侠也深知此理,却听李天目道:“诶呀,这打来打去还不是狗咬狗嘛,这趟浑水我武当便是不管了。”

丐帮聂长老道:“这浑水,我丐帮也是不会插手的!”

叶近泉愁眉深举,不加言辞,他亦看出来了这少林寺的算盘。

却听尘朴和尚一声厉骂:“呸!堂堂武当,丐帮竟然如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真是寒了天下人的心啊!”

张士诚帐下的高启也道:“不错,难道你们朱家军也不出力吗?”

刘伯温拜了拜高启:“高兄,你我诗文并宋濂先生称道于世,但是不知为何此事便开不透呢?并非武当丐帮和我们朱家势力不愿帮忙,实则得不偿失啊。”

高启道:“哦?此话怎讲?”

“这少林寺今日口风,我想阁下也听见了,尘三岁方丈拥趸元庭,而这王保保也是蒙古鞑子,少林与其争斗不过是狗咬狗,他们两家谁胜谁败,最后对我等反抗元庭的大业都没有太多好处!所推所举的武林盟主皆要把我们带向鞑子一头”刘伯温劝道。

高启思虑一二,哼了一声:“哼!刘兄未免太过小气,像你们朱家一般,总顾虑华夷之辨有什么好处!不如像我们主公张士诚一样,不管什么东西,少一些戾气,圆滑做事方才是正道!”

汤和质问:“哼!什么叫做戾气?民族大义,家国气节此为大义,缘何在你口中变成了什么戾气?”

高启拜了拜,道:“哼!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一甩袖子长扬而去。

少林寺僧众一筹莫展,心知这王保保师徒三人武艺卓绝,若无必胜把握,定难取胜,刘福通于众人当中武功堪称第一,他自告奋勇道:“呸,这王保保杀我结义兄长,我必要杀他!这王保保就交给我对付吧!”

韩林儿道:“不错这鞑子与我有杀父之仇,我今日定要杀了他。”

汤和劝道:“不可,小明王虽然武功卓绝,但是你是我义军至尊,怎可去和这些阴险夷狄去犯险!”

高启厉声道:“哼!对面那蒙古王子,便由我高启去战他!我高启的凝云拟古剑,自是不怕他!”

尘朴道:“哈哈哈,这丹巴尼玛区区番将,犯不着掌门师兄亲自动手,我就能解决他!”

届时中原高手暗自看着,少林一面分派了,高启,尘朴,刘福通三人出战心中必胜把握已经十足。而王保保一派便是以爱猷石理答腊,丹巴尼玛,和王保保三人去斗。

众人料定此战必胜,怎知辜云,一旁早就按耐不住,他从人群当中蹬身越出,鸿雁渡一施展,尘三岁登时大惊,僧袍飞扬,正欲接招,哪知晓辜云一掌飞出,反扣这尘三岁手腕,尘三岁虎口一紧,怎知辜云一股怪力已打到胸口,登时一惊。

却见辜云须臾当中一拳击向尘三岁胸口,尘三岁双拳交叉挡住来拳,怎知辜云手腕反扣其肩头要穴,登时收手,便把尘三岁怀里的玉人夺下,轻功一跃飞上古松之上。

江湖人士无不骇然,这独臂小子,竟然单人出马须臾之间从少林方丈手中夺来神器,无不骇然!却见陈友谅帐下的张必先大怒,届时小凉已经被他交到朱棣身边。

却听辜云道:“方丈,在下辜云今日无意冒犯,只是这个玉人曾涉及家母所在还望大师告知去向!”

尘三岁心惧辜云武艺,只得好言去劝道:“小施主,你这是何意!”

辜云道:“众所周知,这玉人和小明王的母亲手中玉马本是一对,分别交给了赵银梅和赵金梅二人,而诸位口口声声所说的赵金梅便正是家慈!只是由于种种变迁我与家慈失散多年,一直以为她久别人世!如今大师寻得玉人,我想知道家慈的事情!”

刘福通听得辜云一番言论登时欣喜,哈哈笑道:“哈哈哈,原来你是云儿!小的时候你刘叔叔还抱过你叻!”

小明王韩林儿亦道:“啊!原来你是表弟啊!我娘在世之时还时常念叨你们母子,好了好了快下来让我看看!”

小凉一旁看着心中惊叹,众人也都惊异,原来这个穷小子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辜云点了点头:“小明王为高权重,在下岂能高攀?只是”

刘伯温曾经给还在襁褓之中的辜云算命,如今看来他相貌俊美,却伤残一目,断折一臂,果真应谶。却又一惊一喜,不由得缕缕长须道:“孩子,你先下来!刘福通大帅是你姨夫的结义兄弟,小明王是你的表哥,老夫曾在你小的时候给你占算过前程,算来都不是外人。你有和难处便说来,我们都不会计较。”

却见辜云蹬身下来,心中思虑母亲便问道:“大师,敢问这玉人你是从何处得来,可否有家慈消息?”

尘三岁心道此人武功极高,又有小明王等人撑腰,不可得罪忙道:“呵呵呵,施主实不相瞒,当年我们寻得此玉人也是在一处偶然的机会从一个济南商贩处寻来,施主的母亲赵金梅,虽然有所耳闻,但是真不知她的去向。这玉人在商贩之处怕也是经过四五手了。”

辜云一时沉吟,不知如何去说,只得道:“如此,可否将玉人归还于我!我好拿着他去寻找母亲?”

尘朴道:“诶诶诶,不行,不行,这玉人里有我少林寺的秘密,不不是九鼎的秘密,怎么能让你就这么拿去?”

众人也一并劝道:“兹事体大,不能轻易去拿。”

这天下英雄相劝,辜云就算再任性也却有估计,忽然听得门外呼喊叫阵:“中原武林怎么都婆婆妈妈的,难道你们都是娘们吗?连三个人都对付不了!真是笑话!”

这中原武林不乏好手,但是王保保的武功博采众家之长,他本人又是一个天纵武学奇才,所学所练的武功,无不学有大成!他藏边武学的造诣,可以说是藏边千百年来震铄古今的第一人,而西域各家,中原各家武学均有涉猎,身兼绝技数不胜数!他少年时曾经偷师少林藏经阁,一人尽学七十二绝技,并易筋经,洗髓经,就连破解之法却也烂熟于心,又是日夜浸淫练习,这世上若除了不知是否健在的张三丰,说他是天下第一都不为过。

放眼中原武林如今在场的,能和他有一战之力的,众所周知也只有这刘福通一人。

不由分说,高启抽出长剑,蹬身飞出,轻功卓俊,却见高启跳到台上,便与爱猷石理答腊道:“鄙人,青丘子高启,特来领教阁下高招!”这高启剑书生涯,自是儒雅不凡,他所行所做,谦谦君子甚是风度。

爱猷石理答腊久闻这高启的剑术威名,他纵横千里,杀死蒙古贪官污吏无数,不敢怠慢,蹬身跃上台子,运起功力,抖擞数下,步伐深沉上乘武学,名师所传武艺精湛,这爱猷石理答腊虽是人面兽心,但是久瞻汉化,对于表面上的礼数客套也是会一些拜道:“哈哈哈,久仰前辈大名,晚辈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在此拜过了!”

且看天下英雄注目的对决,已然不是单单比武了,此时事关中原武林的颜面,若是败了颜面扫地的不单是自己,而是整个中原武林,武林丢人。况且他本就在张士诚手下任职,这战若是败了,主公的颜面也要丢光。

旋即抽出长剑,凝神静气不敢怠慢。

这青丘子长剑横行天下二十余年,在场诸人都心中知晓其剑术高明,虽然论起武艺来定胜不过刘福通,但是在其余诸位高手当中无一不对他忌惮三分,朱棣也知晓其剑法高明,只道这爱猷石理答腊武功和自己仅在伯仲之间,想胜这个高启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