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七十一回、以诗入剑

双方比武各自见礼,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道:“久仰前辈大名,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高启道:“蒙古乃蛮夷之邦,未受圣人教化,阁下既然请教,敝人自当指点指点。”

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心下恼怒:“你出言辱我蒙古,须饶你不得。”言罢持刀而出,利刃一挥一片雪白。

高启长剑闪动,剑锋一挥,剑尖直转直刺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

蒙古王子登时一惊,弯刀早寻不见敌剑,一声寒风,剑锋已至腋下:“好剑法!”,爱猷石理答腊一声赞叹,急忙后身一闪,哪知高启又是一剑,早向面门疾扑!

高启剑势疾风,甚有古意,蒙古王子已是闪避不及,手中钢刀一架,头急忙向下一闪,多亏师出名门,多闪半分,否则一剑早贯头进去。

高启一剑刺开了蒙古王子的脑后辫子,只刺乱了头发,刹那间剑锋直转,反刺心口,剑气充盈,一连九剑全攻蒙古王子心口,刷刷剑影击出一阵寒光。

朱桐惊愕,心道剑法卓绝问道一旁辜云道:“辜大哥!这高启剑法实在是世间罕有,但论精妙丝毫不在我武当的神门十三剑之下啊!这是什么武功?”

辜云镇定观看,暗暗叫好,却见高启剑法诡谲细腻,打得爱猷石理答腊连连叫苦,忽然剑势斗转,变为大开大合,气象纵横,亦如滔滔江水,奔腾宣泄,高启无意伤他性命,却用剑背在爱猷石理答腊身上一阵猛抽,痛的蒙古王子哇哇直叫,辜云道:“好剑法,好剑法!青丘子高启以诗文卓著,号称诗及乐府,他擅拟前人诗境,而又用诗意入见,这凝云拟古剑就是这样的剑法!”

刘伯温一旁看着笑道:“哈哈哈!高兄好剑法,这一路剑法苍凉慷慨,质朴豪迈!乃是乐府剑术啊!”

高启微微一笑,剑锋狂挥动口念诗词:“哈哈哈哈!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

此诗一出,众人一齐拍手称快:“哈哈哈哈!说的好!”

朱棣一旁看着心道高启如此剑法,爱猷石理答腊已经吃尽苦头,用不了五十招必败!

小凉一旁看着高启剑法如神,超凡俊逸,又是雄壮高古,却口中念叨诗词不知何意忙问辜云道:“辜...辜云,他这是什么意思?”

辜云笑道:“哈哈哈,高先生此剑意是拟的李白的《胡无人》一诗,你看他一招一式气象万千,纵横飘逸,大有凌云杀贼之势,却有李白诗风之形!”

小凉点点头:“哦,原来如此,那形既然似了,那神呢?”

辜云沉默不语,心道古往今来这凝词炼句能胜过的李白的是大有人在,这苦学李白的诗人也不在少数,但偏偏天地之间诗风气象笑傲千古的只独李白一个,其道理全是在这文气和李白的神韵之上了。

辜云道:“哈哈哈,这高先生若是能学来李白诗意中的神,怕早就是天下第一了。”

台下的王保保见得高启这般剑锋登时大惊,暗运指力使出“如来指”来,砰的一阵疾风,一股气劲猛出,这招极为隐蔽却,以气劲为刃,更胜过许多暗器。

台上诸人端看比武,这隔空气刃哪能瞧见,且听高启剑尖一声轻吟,呯~的一声高启虎口一沉,剑上一荡差了一招!

爱猷石理答腊,不知师父助阵,见只见对面忽然纰漏,紧忙挥刀疾攻,将局势登时扭转。

王保保也就是扩廓帖木儿用蒙文说了一堆叽里咕噜的话:“.....”想来是指点。

忽然间这爱猷石理答腊,精神倍增一阵西域狂道,唰唰唰,反攻高启要害,却见刺胸,撩手,劈头,既是刚猛又是精妙。怎知高启剑法卓绝,虽是劣势,然剑意不倒,趁隙反扑,硬生生把败局扭转。

王保保登时大惊,赞叹此人剑法厉害,旋即如法炮制,连出三指,嗖嗖嗖,去打高启左小腿“足三里”“三阴交”和左肩“云门”三穴。

却听三声闷响,王保保心头一震,却见中原武林阵中一人独目怒视于他,正是辜云,辜云厉声喝道:“暗箭伤人!卑鄙无耻!”

原来适才一指,早被辜云在人群中看穿,待王保保再发暗招,辜云竟然隔空使出“太极剑指”来,三股混元真气射出,隔空震散了“如来指力”。

中原武林这才得知,王保保偷师冷箭,各自不耻。

王保保乃是一代宗师,突施暗器令人不耻,脸上登时挂不住了,一红一白,甚是羞愧。

但是台上局势任然爱猷石理答腊凭借恩师暗住,占得些许上风。

高启心知辜云助了他,心中感谢,长剑一挥推开三丈背对而言道:“小兄弟,多谢啦!”

旋即蹬身复战。

却见高启的李白的剑意使完,忽然间这高启剑锋一倒,凌厉不在,招式越发的古朴笨拙,却剑剑优势反胜!

双方比武各自见礼,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道:“久仰前辈大名,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高启道:“蒙古乃蛮夷之邦,未受圣人教化,阁下既然请教,敝人自当指点指点。”

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心下恼怒:“你出言辱我蒙古,须饶你不得。”言罢持刀而出,利刃一挥一片雪白。

高启长剑闪动,剑锋一挥,剑尖直转直刺孛儿只斤·爱猷石理答腊。

蒙古王子登时一惊,弯刀早寻不见敌剑,一声寒风,剑锋已至腋下:“好剑法!”,爱猷石理答腊一声赞叹,急忙后身一闪,哪知高启又是一剑,早向面门疾扑!

高启剑势疾风,甚有古意,蒙古王子已是闪避不及,手中钢刀一架,头急忙向下一闪,多亏师出名门,多闪半分,否则一剑早贯头进去。

高启一剑刺开了蒙古王子的脑后辫子,只刺乱了头发,刹那间剑锋直转,反刺心口,剑气充盈,一连九剑全攻蒙古王子心口,刷刷剑影击出一阵寒光。

朱桐惊愕,心道剑法卓绝问道一旁辜云道:“辜大哥!这高启剑法实在是世间罕有,但论精妙丝毫不在我武当的神门十三剑之下啊!这是什么武功?”

辜云镇定观看,暗暗叫好,却见高启剑法诡谲细腻,打得爱猷石理答腊连连叫苦,忽然剑势斗转,变为大开大合,气象纵横,亦如滔滔江水,奔腾宣泄,高启无意伤他性命,却用剑背在爱猷石理答腊身上一阵猛抽,痛的蒙古王子哇哇直叫,辜云道:“好剑法,好剑法!青丘子高启以诗文卓著,号称诗及乐府,他擅拟前人诗境,而又用诗意入见,这凝云拟古剑就是这样的剑法!”

刘伯温一旁看着笑道:“哈哈哈!高兄好剑法,这一路剑法苍凉慷慨,质朴豪迈!乃是乐府剑术啊!”

高启微微一笑,剑锋狂挥动口念诗词:“哈哈哈哈!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

此诗一出,众人一齐拍手称快:“哈哈哈哈!说的好!”

朱棣一旁看着心道高启如此剑法,爱猷石理答腊已经吃尽苦头,用不了五十招必败!

小凉一旁看着高启剑法如神,超凡俊逸,又是雄壮高古,却口中念叨诗词不知何意忙问辜云道:“辜...辜云,他这是什么意思?”

辜云笑道:“哈哈哈,高先生此剑意是拟的李白的《胡无人》一诗,你看他一招一式气象万千,纵横飘逸,大有凌云杀贼之势,却有李白诗风之形!”

小凉点点头:“哦,原来如此,那形既然似了,那神呢?”

辜云沉默不语,心道古往今来这凝词炼句能胜过的李白的是大有人在,这苦学李白的诗人也不在少数,但偏偏天地之间诗风气象笑傲千古的只独李白一个,其道理全是在这文气和李白的神韵之上了。

辜云道:“哈哈哈,这高先生若是能学来李白诗意中的神,怕早就是天下第一了。”

台下的王保保见得高启这般剑锋登时大惊,暗运指力使出“如来指”来,砰的一阵疾风,一股气劲猛出,这招极为隐蔽却,以气劲为刃,更胜过许多暗器。

台上诸人端看比武,这隔空气刃哪能瞧见,且听高启剑尖一声轻吟,呯~的一声高启虎口一沉,剑上一荡差了一招!

爱猷石理答腊,不知师父助阵,见只见对面忽然纰漏,紧忙挥刀疾攻,将局势登时扭转。

王保保也就是扩廓帖木儿用蒙文说了一堆叽里咕噜的话:“.....”想来是指点。

忽然间这爱猷石理答腊,精神倍增一阵西域狂道,唰唰唰,反攻高启要害,却见刺胸,撩手,劈头,既是刚猛又是精妙。怎知高启剑法卓绝,虽是劣势,然剑意不倒,趁隙反扑,硬生生把败局扭转。

王保保登时大惊,赞叹此人剑法厉害,旋即如法炮制,连出三指,嗖嗖嗖,去打高启左小腿“足三里”“三阴交”和左肩“云门”三穴。

却听三声闷响,王保保心头一震,却见中原武林阵中一人独目怒视于他,正是辜云,辜云厉声喝道:“暗箭伤人!卑鄙无耻!”

原来适才一指,早被辜云在人群中看穿,待王保保再发暗招,辜云竟然隔空使出“太极剑指”来,三股混元真气射出,隔空震散了“如来指力”。

中原武林这才得知,王保保偷师冷箭,各自不耻。

王保保乃是一代宗师,突施暗器令人不耻,脸上登时挂不住了,一红一白,甚是羞愧。

但是台上局势任然爱猷石理答腊凭借恩师暗住,占得些许上风。

高启心知辜云助了他,心中感谢,长剑一挥推开三丈背对而言道:“小兄弟,多谢啦!”

旋即蹬身复战。

却见高启的李白的剑意使完,忽然间这高启剑锋一倒,凌厉不在,招式越发的古朴笨拙,却剑剑优势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