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七十二回、独蛋大师

尘朴自以为自己是少林寺罗汉堂首座,武艺高强起初并没把丹巴尼玛放在眼里,却见台上的丹巴尼玛口吞了几粒金丹,登时全身筋骨肿胀,肌肉崩起,在骨骼当中发出咯咯的响声众人听了无不骇然。

小凉道:“辜云这人的身材和举重运动员一样!太壮了!”

辜云不知举重运动员是什么,但是举重和壮却是明白却道:“这番贼是横练的外功,力气极大不好对付。”

江湖众人,见得地上被丹巴尼玛扯碎的方江离尸体,柔美绝伦,又是娇俏可人,却纤白的身子两段在地上,不由得倍感这丹巴尼玛的狠辣。

辜云见那尸体,登时想到小凉的莽撞举措,生怕小凉会重蹈覆辙被,想起她肢体陈横,血肉翻飞的模样更是害怕。有意无意把小凉拉的远远的。

朱桐一旁见得二人举止亲昵,心道这小凉只是个孩子定然无事。

朱桐问道:“他这吃的什么?为何功力如此巨大!”

叶近泉道:“怕是某种能短暂提升功力的丹药!”

辜云点了点头:“不错,我行走西域,知道色目回回善卖一种药丸,男的吃了之后房事当中可以金枪不倒,若是调配得当,双方比斗当中可以功力倍增。”

李天目:“好家伙,这个蛮子挺阴啊!嗑药!”他在台下瞧着:“诶诶诶,你和人打架,磕药,你这有点不公平了!”李天目为人豪爽口无遮拦,看见不平之事就要管,却也不分这人是谁,就是个敌人,若是在不公之时也要说道几句,更何况此番恶斗中原武林同仇敌忾呢?

丹巴尼玛汉话说的不好,却也懂个几分道:“没说不许吃,他吃行!”

李天目道:“嘿嘿~好家伙!诶诶诶,你们少林寺不是有大力丸吗?吃啊,这是中原武林大事,你不吃打不过怎么办!”

丐帮长老们也跟着起哄:“对啊,对啊!吃啊,少林寺不是四处卖大力丸吗?”

周遭的江湖门派也纷纷去道,却听一位叫秦刚的壮士,拜道:“方丈,此战事关中原武林存亡,若败盟主之位沦落别人之手岂不是贻笑大方吗?”但是尘三岁听了这话是面有难色,不知说什么看他神情这大力丸是有的,却又不好意思拿出来,似乎难以启齿。

小凉这丫头是个铁憨憨,也跟着起哄:“对啊,对啊,少林寺大力丸,我们家火车站还有卖的!大力丸,大力丸,上治喘,下治寒!能治颈椎病!还能治腰间盘!”

尘三岁脸上一臊,却听尘朴这个二货道:“什么大力丸啊!都是用面和上香油骗人的东西,根本不好用啊!”

此话一出,群雄不知是该笑还是该骂,都做无奈。

尘朴此话说完登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心道此番恶斗,我本就是以大欺小,万万不能有所差池!登时不管不顾横冲直撞,向丹巴尼玛打了过去,却见二人都是外家功夫的顶端,一个使用降魔杵,一个使铁禅杖,棍棒相交好一场恶斗。

那丹巴尼玛的降魔杵,纯金铸造,碗口粗细,齐眉高度若是纯铁就已经是不小分量,但这丹巴尼玛的降魔杵是纯金铸就!施展起来更不知多少分量。

尘朴一杆法杖,铜铃摇晃,大有拔山巨鼎之力,呼呼疾攻招数狠辣层出,他心道此番大战我若胜了,那责任必在刘福通身上,但是我若战败必然备受指摘,到时候恐怕少林寺罗汉堂首座不保!

忽然精神斗增,法杖呼啸而至。

丹巴尼玛横练外功,天纵神力,他步入中原,自己为自己神力旁人难敌,却怎想一番恶斗之下这少林和尚外功苦练,力气不输!真不知道中原武林究竟是多卧虎藏龙!

只见降魔杵迎头便击,金法杖反击一撞!当的一声,二人虎口各自一颤,巨响经过周遭诸人震得双耳发麻,此二人功力相当,武力相当,膂力伯仲,都是神力在身,此番恶斗二人铜缸对铁瓮,大力拚大力,各以上乘外门硬功相抗,杵杖生风,旁观众人尽皆骇然。

二人一个是东土禅宗,一个是西藏密宗,一个深修大乘佛法,一个苦行小乘佛功,此番大力相拼,既是武力相斗,又是佛法相争,斗正酣时招数层出,不单力大震耳,更是招法精妙关心!

群雄一并纷纷叫好!

二人力道癫狂,狂斗了半个时辰,竟然都不输一招,此番力量相斗都是无比大力,稍有差池定然会名丧九泉!却怎想得这二人,一个时辰之后,非但没有精疲力尽,竟然精神弥长竟更胜初斗之时!

尘朴登时大怒,将法杖一击震在降魔杵上,左手跟进一击“撩阴掌”正奔丹巴尼玛裆下要害!

丹巴尼玛届时亦使出阴招,双指直插奔入尘朴双眼。

二人想来斗到此景,甚是不耐烦!更是按耐不住杀气!见两边都使阴招,二人都用精妙身法闪开,团团转圈,不敢贸然去攻。

丹巴尼玛用藏语呜啦呜啦,一顿臭骂!尘朴也听不懂,就用乡间俚语反骂回去:“你这龟孙儿!”

二人吐字不清都是毫不相让,那丹巴尼玛藏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骂人的话,而这尘朴骂起人来奇词妙句层出不穷,只是这乡间俚语,群雄并非都能听清,之晓得这二人咿哇之间:“你个齐孙儿,龟孙儿,娘里个熊比!”听得真切。

尘朴和丹巴尼玛臭骂一顿,弃了兵刃抱摔在一团,已经全然没这招法,跟市井无赖打架一般!尘朴扯住尼玛的头发,尼玛抠在尘朴的耳朵,一会儿你把我摔按在地上,一会我又把你压在身底,好个扭打!

这丹巴尼玛一声大呵一把扯住这尘朴的鸟窝,这尘朴一手拽住丹巴尼玛的头发,二人登时发力,却听两声惨叫,纷纷倒在地上,这尘朴和尚手中长发并一块带血的头皮。

这丹巴尼玛满脸是血,掌中一个碎了的鸟蛋。都倒在地上久久不能爬起了。

爱猷石理答腊甚是欢喜,一把去扶起自己师哥:“哈哈哈哈,师哥咱赢了!”

丹巴尼玛还是迷糊:“啥?赢了?”

爱猷石理答腊见单蛋大师尘朴倒在地上,被僧众搀起紧忙医治:“诶呦呦,诶呦呦....”疼得又抽又叫。

小凉和十娘一旁都羞红了脸,躲在辜云身后:“羞羞羞...”

王保保道:“哈哈哈,胜负已分!诸位还有何话说!”

李天目道:“呸!他们两个明明是平手,怎么就算输了!”

王保保道:“呵呵呵,这不显而易见嘛,小徒弟只伤了头发,而这位大师,噗哈哈哈哈哈~~可是少了半个祠堂!”

李天目道:“呸!我们汉人断发如断头,况且嘿嘿嘿,这尘朴大师是个和尚,要这祠堂也没有用啊~~”

尘朴躺在担架上,不听呻吟:“啊啊啊~~掌门师兄~~啊啊啊~~救命啊~~我要这宝贝有用!有用啊!”

王保保耸了耸肩:“哈哈哈,瞧见了吧,有用!”

尘三岁上前拜佛道:“....王...施主,麻烦请将,请将师弟的宝物归还,小僧....诶!中原武林,愿赌服输!阿弥陀佛,恭请施主荣获武林盟主之位!”

中原群雄心知这少林寺丢了武林盟主之位,各自愤慨!此真为中原武林许久不见之大危机啊。群雄暗暗不平,更恼怒少林寺,首鼠两端如此便把武林盟主之位拱手想让。

这王保保此战也算是夺得了武林盟主之位,甚是趾高气昂走到台子中间,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还有谁不服!”

李天目掐着腰在台下大怒道:“呸!放屁,我就不服!”

王保保笑道:“你有何不服?”

“他少林本就是天竺门派,和中原武林有多大干系?凭什么让他少林寺代表我们中原武林啊!和尚别舔着脸代表中华了!”李天目道。

尘三岁心头一颤,这少林寺开山祖师达摩却是胡人暗自脸容一臊。

王保保道:“哈哈哈,如此说来这李天目道长就是不服咯?”

“呸!我就是不服!而起我还要骂你!塞外贼蛮,夷狄杂种!别以为不知道你,王保保是河南沈丘的汉人,母亲是察罕帖木儿的姐姐,父亲却是汉人,你姐姐和你舅舅私通,你反而如禽兽一般弑父,认察罕帖木儿为父亲,你当真天下间就没人知道此事!”李天目道。

王保保登时笑道:“哈哈哈哈,此事天下皆知,我杀了就杀了,猪狗一样的汉人不杀岂不郁闷!”

这中国民族之事虽然都虽父亲,但是中国古来有华夏入夷狄者夷狄也,就是说汉人自甘为夷狄,那也就是夷狄,正如北朝时期的北齐,虽是汉人血统却自甘为胡人,中国也以胡人视之。而这王保保禽兽弑父,虽是有一定炎黄血脉,但是自认胡人思维故而也以夷狄论处。

此事说完王保保无不千夫所指,但他却不以为然。

却听王保保道:“怎么,李天目你若是不服,便可上台来讨教!”

李天目哼了一声:“呸!我打不过你,但是我就是要骂你,怎么样?不服?不服你便骂回来!只要句句属实,我李天目管你叫爸爸!”

小凉噗呲笑了出来,心道这人快人快语,但是内心坦荡。

这李天目为人端正,却也找不出半点指摘之处,噎的王保保语塞

却听李天目道:“呸!你既然骂不出来,那你反过头来叫我几声爸爸,我到时很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