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七十五回、经文响亮

群雄阵中属刘福通武艺最高,他与王保保相斗本来千招之内难分胜败,却不想他身中一矛,暗里疼痛,而王保保的武功怪异又对中原一路武学研究颇深,刘福通成名日久王保保对他的武功精妙独到之处大有防备,故而刘福通更是处处掣肘,而王保保武功施展起来更是诡秘阴毒,匪夷所思。

刘福通与其相斗不过百合,被他一掌打在胸口跌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刘福通急道:“尘三岁!你还不帮忙?”

群雄心中各自敬佩的刘福通大帅今日百倍,各自心头不由一震,都料定必死之心。

尘三岁命众僧持棍排阵全做守势,众僧长棍一架,密密麻麻似一个木棍扎成的刺猬,却又像一个乌龟,全然无出手帮忙之状。

尘三岁方丈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做事向来一丝不苟,中庸和谐,没有诸位施主这么多的戾气。我们少林的目的不是什么造反抗元,而是要维护团结和谐,找到九鼎才是根本所在!只有和大元朝达成一致方能把事办好,办成!像你们一样成天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破坏天下太平,怎么解救黎民于水火呢?各位武林同道,还是和我们一样不要和朝廷作对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只见武当诸侠拦住王保保,丐帮四长老急中拉过刘福通来这才救得性命!

小凉却替朱棣包扎,一旁听着尘三岁的言论兀自生气她来到元朝时日虽然不久,但是心中已然知晓若不明华夷,驱鞑虏这天下是断然不成的,而这少林还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帮元庭偷换概念,真是可恶。却又想起自己的教课书所言的一些后世之说,更是是非不分,站着说话不腰疼,风凉话说的足,一时间义愤填膺不由得骂道:“秃驴,狗东西!自己怂包蛋,还带着别人的节奏!”

只见朱棣左肩血流入柱,被十娘护住,血肉翻飞,深入见骨,小凉泪目楚楚,紧忙包扎:“朱四哥,你且忍住!”

朱棣却不言语,只是笑了笑,他受好友重托,自当责无旁贷。

小凉护着朱棣却见一矛正来,撞向她的脑袋,突然不知何处一把竹枝扫帚拦住长矛,呼的一卷,那蒙古兵士已经被击成一堆碎肉了。

忽然间蒙古人兵锋涌入,长矛攒刺,群雄眼见不敌!互相掩护避入少林寺后院中的一处小院里,众人互相依靠,心道若是一炮轰入,怕是都要遭殃。

突然大雄宝殿殿上传来一声清啸,男子声音朗彻数里,内劲飘忽之高极为嚣张霸道,实在世上罕见独门内功,惊得众人不住赞叹。

王保保转睛一看,已经看见辜云立在屋檐之上,重剑压住蒙古王子爱猷石理答腊的肩头,只需轻轻一斩这个蒙古王子登时就会身手分离。

“小儿!你快把王子放了!”王保保道。

“师父!!快来救我啊!”

四下蒙古兵无不骇然,各自惊得东倒西歪,不敢轻举妄动!中原武林人士趁势反击,须臾之间把山呼海啸的蒙古兵暂时击退。

只见蒙古人将寺院前门围住,弓弩上弦,丹巴尼玛血已止住,侧身上马厉声喝道:“独臂汉人,你快放了王子!”

辜云大喝一声道:“叫你们的手下都住手!退出寺内!”届时他神功大成,一吼之声震撼十足,威赫如天神一般,蒙古兵众不由心下一颤。

丹巴尼玛一扬手中降魔杵,蒙古兵众退出寺院。

战阵之中弓箭火器威力最甚,蒙古人弓箭扣弦怎能不防,辜云却道:“命令你的兵,把弓箭都撤了!丢到我们院子里!”

丹巴尼玛面露犹疑神色,却见辜云手中长剑一压,爱猷石理答腊一声惨叫:“诶唷!!”

蒙古王子道:“诶诶诶,快点,快点!没听见大侠说话吗?”

丹巴尼玛一声令下,前排的蒙古弓弩手纷纷弃了弓箭,将弓箭丢入院子。王保保心知这辜云虽然断了一臂,但是武艺惊人倘若他登时出手,自己武艺至臻,但虽能将他击杀,却也救不下王子。一时懊恼,只得退出寺院,随机应变。

忽然树丛微响,辜云怒目一瞧剑端一击瓦砾,一片飞石破空而出,射入草丛,一名暗弩手被一石射透胸甲惨叫数声,登时毙命辜云大怒厉声呵斥:“大胆蛮夷!竟然敢偷施暗箭!速速撤掉所有暗箭!否则我便割下你们王子的头颅!”

院中武林群雄,多是武学名家,武当,少林,丐帮,明教,等等诸派,摇摇见得辜云神采,傲视千军之气度,不由得心生崇敬。短暂得脱更是互相疗伤,未伤者更是严阵以待,江湖群雄的斗志陡然间提升起来。

爱猷石理答腊面目铁青,他虽是武林高手但是从小养尊处优,所学所斗都是无关生死的战斗,眼见辜云怒目威严,一剑击出自己身首分离更是害怕,一时间不敢乱动,只得喃喃求情。

就见丹巴尼玛挥手下令,数十名林间树梢的暗弩手弃械而出,回归本阵!

王保保身骑骏马,暗自端详却道:“大胆反贼,你若胆敢伤害王子一分,我便率兵攻入,杀尽你们中原武林!”

“哦?我们今日到了这个地步我还会怕你!”辜云登时震怒长剑一挥,撞在爱猷石理答腊的门牙之上,剑端一拧两个门牙拧下。旋即以牙做飞镖,用重剑向王保保掷去。

只见两个牙齿飞来,金光灿灿,牙齿质地极轻,数十丈里竟然能一掷而出真不知是要多大劲力!王保保忽然一惊,只见这两颗牙齿陡带疾风,扑面而来,更胜箭矢威力,兀那之间不敢轻视!双手疾扬,登时接住,砰的一声,掌心微热攥在手中。

只见爱猷石理答腊满口鲜血,更是惊愕,辜云震怒重剑无锋,他以剑身挑起爱猷石理答腊厉声喝道:“索虏蛮夷,这嵩山是中岳洞天,三皇故地,岂是你等索虏蛮夷撒野的地方!今日丐帮问鼎大会,是以武论事,以帮派武功决定武林盟主归属,是你们人多势众,借助军力胡搅蛮缠的吗?”

王保保一时语塞。

辜云道:“况且,你等既然提出比武却又自行毁约,难道是要天下间的武林同道看笑话吗?这少林寺是千年古刹,你们的皇帝也是笃信佛陀,今日难道要带着少林寺玉石俱焚?哈哈哈哈,到时候你们也无法担待吧!”

王保保心中不悦,那元顺帝素来暴虐,又是刻薄寡恩,当年的脱脱丞相剿义军大功,却也因皇帝一己喜怒落得身死家亡之地径,自己虽是武功无敌,但是这皇帝的震怒却是万万担待不了一时间犹豫片刻。

辜云此时众望所归,尘三岁却暗自里恨得咬牙切齿,要知道中原武林一向以少林马首是瞻,辜云如今出了风头岂不是折损了他的颜面,暗自里满脸不悦。

小凉骂:“老秃驴,圣母婊!假仁假义,我都瞧不起你!你刚才大家都没受伤的时候若是带着僧众突围,一定能走,你却偏偏护着你的财物和我们划清界限,现在倒好,外面的人想把我们一锅端了!”

尘三岁哪里知道圣母婊是什么意思,但是这秃驴骂的真切!提起禅杖就要搞内斗,叶近泉仗剑拦在中间呵斥道:“老贼秃!你休得放肆!事已至此,不是你推卸责任的时候!”

李天目身受数创,靠在墙头骂道:“秃子,都这个时候,你还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有着时间不如想象办法如何突围出去,总不能让辜云小兄弟一直在上面顶着,我看着周围还有不少暗箭没出来呢!”

小明王韩林儿忽然跪地祷告,说什么:“摩尼真主,赐福于世。圣火不灭,光明永在!”

刘福通也跪地去面向西方而拜:“摩尼真主,赐福于世。圣火不灭,光明永在!”

原来当初明教起义之后明教内部就分为两派,虽然同仇敌忾对付鞑子但是有的是想利用明教势力光复中国的中学派,而还有一部分是笃信西方明教的西学派,当年有作为做大事的都是中学派的彭莹玉,韩山童等人而刘福通本是粗人一个,不懂的中国之学,和西方之学的利弊,如今被只知道投机取巧的西学派赵均用蛊惑,竟然也信了西学,非但武功不如以往,就连危机之时也只想拜起摩尼这个犹太人来。

少林寺的和尚笃信佛教,面对此情此景却也数百僧人面西而坐,念诵起了佛经。

起初刘福通帐下的明教义军和

刘福通也跪地去面向西方而拜:“摩尼真主,赐福于世。圣火不灭,光明永在!”

原来当初明教起义之后明教内部就分为两派,虽然同仇敌忾对付鞑子但是有的是想利用明教势力光复中国的中学派,而还有一部分是笃信西方明教的西学派,当年有作为做大事的都是中学派的彭莹玉,韩山童等人而刘福通本是粗人一个,不懂的中国之学,和西方之学的利弊,如今被只知道投机取巧的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