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七十六回、一个时辰

此时此刻,辜云只身撑在屋檐之上,而江湖群雄当中也乱做一团,以少林为首的主张投降,以武当义军为首的自然死斗到底。而蒙古大军也是驻扎寺外,一时犹疑,军士心中秋日照人,这些士兵接连蹲守数日也已经是疲累不堪,再加上此番恶战和中午到下午的太阳照射,各自都有些不耐烦了。

却见辜云剑指着爱猷石理答腊依旧是面不改色,却与院中的刘伯温道:“刘先生您素有活神仙之称,今日危机不知您可有什么办法破解。”

刘伯温摇了摇羽扇,掐指占算,点点头道:“少侠看重,老夫已有办法,只是需要一个时辰。”

汤和道:“少侠,刘军师深晓奇门五行之术,通的阴阳八卦之理,风水堪舆,星象占卜都是天下第一,他说什么绝无虚言!”

“汤兄弟,没要吹嘘,不过少侠,今日若依老夫所言,还是有些胜算的!”

辜云笑道:“哈哈哈!好说好说,诸位只管撤退,我辜云今日就天下武林位拦他们一个时辰!”

“好,那诚如先生所言!在下就在此守他一个时辰!”辜云道。

天下高手无不骇然,这一个人肉体凡胎,蒙古大军不下三万之众,一个人又如何肉体凡胎拦住天下间最彪悍的三万大军。况且这刘福通大帅连王保保一人都抵挡不过,更何况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人呢?

辜云笑了笑:“哈哈哈,诸位不要担心,有王子在手,若是信得过在下,就尽管听刘先生指挥!”

刘福通一声叹息:“诶!如今也只有咳咳咳咳咳,这样了!”此时此刻,刘福通为阵中最为德高望重之人,他此话一说数百江湖人士纷纷响应,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蒙古人弃了王子,开炮攻山,到时候非但这个千年古刹不保,就连山上的人无一幸免。

小明王紧忙道:“对啊,对啊!大家听刘先生的指挥,我们走!”

刘伯温便同尘三岁问道:“大师,敢问可否带路走少林寺后山密径?”

李天目听了:“诶呀!乖乖,原来你们有秘径啊!那不早说!早带我们去不就得了!”

“哎,事到如今,也实不相瞒!这密径虽是直通后山,但实则就是一个死路!若是上去了,他们围山,或者放火烧山我们还是死路一条,更可惜了少林寺千年古刹啊!”尘三岁道。

刘伯温捋捋胡须笑道:“哈哈哈哈,无妨无妨,只需方丈带路即可。”

尘三岁心头亦是诧异,这刘伯温我从未见过,况且这后山密径鲜为人知,缘何能知晓这刘伯温能知晓呢?

便不由分说,武林群雄便要在尘三岁的指引下去往后山,小凉急忙拦住:“等一下!我们去了后山,那辜云怎么办?”

“诶呦!小施主,现在事关天下武林生死!辜施主他甘愿为天下牺牲”一个少林和尚道。

朱棣登时跃起:“不行,不能留下辜兄一人!如果要留,算我朱棣一个。”

朱桐道:“对,也算我一个!”

刘伯温急忙道:“二位不可!此番妙计,还需要武当的真武七截阵!”

小凉忽然一惊心中自然有了算计:“如今之事,朱四哥,和十娘姐姐都是留有大用的人。朱棣或许将来还是永乐皇帝,千万不能死了改变历史!可是也不能留下傻辜云一个!”

小凉高声疾呼:“要走你们都走!我留下。”

“臭丫头,你添什么乱!我答应邹大哥要照顾你一辈子,怎么能让你和我犯险!朱兄,劳烦这姑娘这辈子帮我照顾了!”辜云道。

“什么?一辈子!”小凉心头忽然一颤,双瞳中不住泛出一滴泪水,要知道她所在的现代什么一生一世的话都说情侣之间的甜言蜜语,做不得数而辜云口中说出来,这辈子这样的话,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无比深重。

“辜云你!总之我不管,你去哪!我便去哪,你若死我就跟着去...”小凉话未及完就听辜云呵斥一声:“朱兄,把她帮我打昏!”

朱棣顷刻出手在小凉娇俏的后脑轻轻一击,小凉玉体纤柔顷刻倒下,她身子极轻被朱棣顺势抱走。

爱猷石理答腊口中带血,却又不敢说什么,不过王保保练得高深心法,耳目所及远胜常人,心知众人要走心知不可让此事功亏一篑,旋即步众四下散开,分散去堵。

辜云当时心中所想无非是竭力掩护众人撤退,心道:“大丈夫死则死矣,但求中原武林平安!”辜云不由得心生一计。放声笑道:“哈哈哈哈,今日问鼎大会,乃是武林盛会!以武功论断盟主归属,今日少林虽败,但是武当未输!不知你王保保又是何门何派啊!”

王保保倏然一愣,要知道他所学甚杂既有中原武功又兼西域武学,且都是杀师自立,强取秘籍所以他的门派自然无处去寻,他思索半天方才说道:“哼!我王保保武功天下第一!我自然是自立门派,我就算王保保门,王保保派!你又如何!”

辜云心下一笑:“喂你不是蒙古名叫扩廓帖木儿吗?你到你是什么派,为什么不用你的蒙古名字开宗立派!”

这话一说,看似插科打诨,实际上暗把王保保弑父认贼的蛮夷凶相披露一时间,气的王保保气不打一处来,他也自然心知这辜云是要设计来拖延但是这个蒙古王子地位实在尊崇,倘若轻举妄动,恐怕王子性命不保。

辜云亦知此时为紧要关头,蒙古人断然不会放走江湖群雄,如果杀掉蒙古王子也只能是鱼死网破,然而一个蒙古王子死不足惜,但是天下反元大业,恐怕会功败垂成。

辜云横剑却道:“哈哈哈,王保保,既然我们定夺武去武林盟主之位,我今日何尝不可代表一派取和你争夺!但是只怕你们鞑虏蛮夷又会不守信诺!”

王保保道:“哼!臭小子别以为你们的计策我不知道!那刘伯温臭算命的,说要你拖延一个时辰就有机会逃脱!可是小子你武功虽然不低,但是终究是年少,终是抵不过我的!”

辜云道:“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不妨打个赌,看看你一个时辰之内能不能胜过我!”

王保保哼了一声却道:“黄口小儿你休要大言不惭!你若能接住我一百招,我便佩服你了!但是今日比武是门派较量,你又如何代表武当啊!”

辜云笑了笑:“哈哈哈哈,刚才昏倒的那个姑娘曾何武当派张松溪关门弟子朱棣学过三天诗书,这便是师徒之谊,在下一身武功皆由那姑娘所传!自当是武当门人!”辜云这话一不愿吐露张三丰所传的事实,二来他一身武功所来也皆和倩儿离不开干系,如此说罢虽然有些牵强,但是王保保亦无话可说。

王保保笑笑哈哈哈哈:“大言不惭!那一个小姑娘别说是习武之人,就算是普通男子都能一手掐死!又如何会什么武功!”

辜云笑道:“哈哈哈,塞外蛮夷自然不知我中土道家武学之境地!老子《道德经》有言:“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这以柔克刚,以虚胜实的功夫怕是你这辈子也领略不到!”

二人对答相聚数十丈远,问答只见都是以内力激发长啸,故而中原武林虽是逃脱,但是在后山的路上也是听得真切。这叶近泉暗下思索为何这辜云要如此回护武当,而且对武当武学之精髓了如指掌?难不成是朱棣说得?

朱棣高声喝道:“辜兄,武当的名号你自当拿去用!无须客气!”

辜云笑了笑:“哈哈哈哈,狗鞑子你可听见!今日我胜你,便用武当武功,倘若我用错别派一招,我自当认输,奉还阁下的主子!”

这王保保甚是自负,却道:“哼!臭小子,你会的武功只管都使出来,莫说是武当就是张三丰那老不死的来了,我今天也要让他成为我的掌下亡魂!”

辜云忽然震怒,王保保登时一惊怎知辜云混元内力登时激发,呼吞呼吐,吐强忽弱,竟然激起一道方圆四五丈的气墙,登时把剑下的蒙古王子震道一旁,兀那间身形极快,数十丈内全凭混元内力激发的游龙功鸿雁渡,一跃而就,数十丈间竟然足不点地,真如飞行一般!

王保保登时骤惊心头大凛!生平所遇强敌无数,此番少年既然令他气势大输一筹,兀那间辜云震怒,重剑一击一阵罡气袭来!

这是一部属于男人的武侠小说,有血有肉,有家国,有情怀!是男人就看《独臂游侠传》!玄铁重剑砍!砍!砍!看完十万字,管你叫大哥!欢迎加入读者QQ群574822360一起吐槽讨论剧情吧~~

希望大家多多给我吐槽吧,好想和大伙交流一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