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七十七回、武当辜云

兀那之间,辜云一剑击来,王保保倏然大惊,心道这辜云年纪轻轻手中长剑劲道极大,若是寻常血肉之躯早已硬撼不了,他仗着自己内力雄厚,龙象之力奇大反击一掌,震在剑端。

怎知辜云剑身为晃,剑刃直抵中宫!剑势凶悍之力,实在见所未见!

王保保届时大怒,却只得急忙闪避飞身接战。

周遭众人只觉得两股气团相撞,风沙大作吹得睁不开眼睛。

这辜云年纪轻轻,武功深不可测,而王保保功力深湛,经年累月的勤修苦行更是在江湖无敌日久,两相际会更似龙虎。

起初蒙古众人心知这扩廓帖木儿大将军的武艺为蒙古第一,然而怎知这辜云拳怕少壮,却武艺老成,剑势凌厉,仗着混元内劲霸道一阵抢攻,辜云这剑法极为正气浩然却隐隐透出一股嚣张气焰,而王保保的武功虽是高强无比但是诡异阴毒,实在是阴毒一路,武功当中也要邪不胜正一说,虽然王保保看似更强,实则八十多招之内被辜云连连压制。

王保保武功斗转,陡然抢攻,怎知几次“毗卢遮那掌”的抢攻竟然不成,反被辜云武当剑法压制。只见辜云这剑法行云流水,洒脱飘逸,却又不甚花哨,更似拙中取利,却每剑击出都恰到好处,带到王保保抢攻之时,辜云的剑尖总指向王保保的死穴。

其实辜云心中暗暗使坏,他虽以太极剑意连连击出既是增强剑势,又是以空柔之境化解王保保的刚猛掌力,实则却以韩家刀法溶于剑招,兀那之间使得是古朴浑然,处处击于要害!

王保保的武功源自西域,而西域诸族古往今来最厉害的就是匈奴武学,已导致而后诸多派系西抵欧洲,东至大漠每一路武学都离不来当年匈奴的影子。而这汉家的环首刀之术却是这匈奴武功的克星。

王保保心知高手对决稍有差池就是险象环生,丹巴尼玛见师父有难,不可不用兵刃托大,登时跃入阵中,以降魔杵反击辜云登时扭转战局,变成两斗一之势,只见丹巴尼玛降魔杵舞的在风中直响,顺势劈下,反手一捣,早被辜云一剑劈下,辜云长剑重二百八十斤,在他手上竟然比轻剑还要迅捷百倍,着实令丹巴尼玛一怔,急忙扬杵一架,多亏他这金杵也有二百余斤分量,不然寻常兵刃早就一剑两段,接连着被辜云削下头来!

丹巴尼玛全身一震,掌心渗出血来,他自视力大无比,却如知道辜云这等力气更是嚣张的不讲道理,一时间双膝极痛,肩背酥麻,跪在地上!

王保保见辜云右肩空缺,扬手就是一掌。辜云游龙功和混元劲相合,扭转出一股罡气,飞袖一击自带一股长风同王保保神掌一撼!

就见丹巴尼玛反攻上来!

此番酣战江湖人士纷纷见得,竟然不去撤退,都不愿错过这世间无比绝妙的一场比斗,都道此生能见得见得如此高手过招,可以说是死而无憾。

李天目看着几人争斗,竟然都忘了武功此时已是以一敌二口中惊呼:“乖乖!这辜云小兄弟,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叶近泉道:“奇怪这辜云为何精通我武当剑法!起初我自以为他的武功不过和李师弟在伯仲之间,不想连我都自叹不如!”

“对啊!对啊!叶老大,叶老大!这辜云使得功夫我有的都不会!”李天目说起话来甚是有趣,这堂堂武当派被他一称呼和打家劫舍的山贼一般。

朱棣也是颇感好奇,和十娘对视,扶住小凉不觉观看。

却见小凉般昏在十娘怀中,双眉深蹙,纤软忧愁喃喃说着辜云的名字。

这丹巴尼玛功力深湛,辜云不能生挨一杵,旋即长剑一击“神门十三剑”正挑手腕,江湖人中与武当所战尽知其神门十三剑的刺手绝学,丹巴尼玛却有防范,怎知辜云的剑法已经至臻,一剑击出之时,早侧前窜出半步,剑刃不刺手腕,反剑尖斗转反刺丹巴尼玛右手,这重剑无锋,似一块混铁击在丹巴尼玛肘上,若是换了常人这一剑下去剑气充盈非要卸下来一个肩膀不可,多亏这丹巴尼玛在山崖戈壁中,肉身对抗沙暴,练就的一身铜皮铁骨,只见这丹巴尼玛手肘咔嚓一声,断了下去,翻身倒地。

辜云却道:“你这功夫练得不易,我不杀你!”

这丹巴尼玛本就是送兵刃而来,哪里是为了什么比斗,双方恶斗,周遭罡气铺面

兀那之间,辜云一剑击来,王保保倏然大惊,心道这辜云年纪轻轻手中长剑劲道极大,若是寻常血肉之躯早已硬撼不了,他仗着自己内力雄厚,龙象之力奇大反击一掌,震在剑端。

怎知辜云剑身为晃,剑刃直抵中宫!剑势凶悍之力,实在见所未见!

王保保届时大怒,却只得急忙闪避飞身接战。

周遭众人只觉得两股气团相撞,风沙大作吹得睁不开眼睛。

这辜云年纪轻轻,武功深不可测,而王保保功力深湛,经年累月的勤修苦行更是在江湖无敌日久,两相际会更似龙虎。

起初蒙古众人心知这扩廓帖木儿大将军的武艺为蒙古第一,然而怎知这辜云拳怕少壮,却武艺老成,剑势凌厉,仗着混元内劲霸道一阵抢攻,辜云这剑法极为正气浩然却隐隐透出一股嚣张气焰,而王保保的武功虽是高强无比但是诡异阴毒,实在是阴毒一路,武功当中也要邪不胜正一说,虽然王保保看似更强,实则八十多招之内被辜云连连压制。

王保保武功斗转,陡然抢攻,怎知几次“毗卢遮那掌”的抢攻竟然不成,反被辜云武当剑法压制。只见辜云这剑法行云流水,洒脱飘逸,却又不甚花哨,更似拙中取利,却每剑击出都恰到好处,带到王保保抢攻之时,辜云的剑尖总指向王保保的死穴。

其实辜云心中暗暗使坏,他虽以太极剑意连连击出既是增强剑势,又是以空柔之境化解王保保的刚猛掌力,实则却以韩家刀法溶于剑招,兀那之间使得是古朴浑然,处处击于要害!

王保保的武功源自西域,而西域诸族古往今来最厉害的就是匈奴武学,已导致而后诸多派系西抵欧洲,东至大漠每一路武学都离不来当年匈奴的影子。而这汉家的环首刀之术却是这匈奴武功的克星。

王保保心知高手对决稍有差池就是险象环生,丹巴尼玛见师父有难,不可不用兵刃托大,登时跃入阵中,以降魔杵反击辜云登时扭转战局,变成两斗一之势,只见丹巴尼玛降魔杵舞的在风中直响,顺势劈下,反手一捣,早被辜云一剑劈下,辜云长剑重二百八十斤,在他手上竟然比轻剑还要迅捷百倍,着实令丹巴尼玛一怔,急忙扬杵一架,多亏他这金杵也有二百余斤分量,不然寻常兵刃早就一剑两段,接连着被辜云削下头来!

丹巴尼玛全身一震,掌心渗出血来,他自视力大无比,却如知道辜云这等力气更是嚣张的不讲道理,一时间双膝极痛,肩背酥麻,跪在地上!

王保保见辜云右肩空缺,扬手就是一掌。辜云游龙功和混元劲相合,扭转出一股罡气,飞袖一击自带一股长风同王保保神掌一撼!

就见丹巴尼玛反攻上来!

此番酣战江湖人士纷纷见得,竟然不去撤退,都不愿错过这世间无比绝妙的一场比斗,都道此生能见得见得如此高手过招,可以说是死而无憾。

李天目看着几人争斗,竟然都忘了武功此时已是以一敌二口中惊呼:“乖乖!这辜云小兄弟,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叶近泉道:“奇怪这辜云为何精通我武当剑法!起初我自以为他的武功不过和李师弟在伯仲之间,不想连我都自叹不如!”

“对啊!对啊!叶老大,叶老大!这辜云使得功夫我有的都不会!”李天目说起话来甚是有趣,这堂堂武当派被他一称呼和打家劫舍的山贼一般。

朱棣也是颇感好奇,和十娘对视,扶住小凉不觉观看。

却见小凉般昏在十娘怀中,双眉深蹙,纤软忧愁喃喃说着辜云的名字。

这丹巴尼玛功力深湛,辜云不能生挨一杵,旋即长剑一击“神门十三剑”正挑手腕,江湖人中与武当所战尽知其神门十三剑的刺手绝学,丹巴尼玛却有防范,怎知辜云的剑法已经至臻,一剑击出之时,早侧前窜出半步,剑刃不刺手腕,反剑尖斗转反刺丹巴尼玛右手,这重剑无锋,似一块混铁击在丹巴尼玛肘上,若是换了常人这一剑下去剑气充盈非要卸下来一个肩膀不可,多亏这丹巴尼玛在山崖戈壁中,肉身对抗沙暴,练就的一身铜皮铁骨,只见这丹巴尼玛手肘咔嚓一声,断了下去,翻身倒地。

辜云却道:“你这功夫练得不易,我不杀你!”

这丹巴尼玛本就是送兵刃而来,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