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三国

异世三国

更新时间:2021-07-24 11:17:19

最新章节: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

第四章、问鼎大会 八十回、怒弹狗蛋

兀那之间铁流涌动,数万大军在领旗招展的指挥之下,层层叠叠摩肩擦踵的记上山路,辜云且战且退,退道少林寺的高僧舍利塔的塔林,青松毓秀,古木幽森,数百座石塔悄然而立,已经几百年了历史了。

此些遗迹都是前人所造,用于存放少林方丈等大师的佛骨舍利,辜云不忍摧折,就看见少林寺前任方丈的石塔,心中道既然如此,你受了元朝鞑子的加封,那我就丢你塔吧!呼啦啦一掌击飞一座石塔,舍利塔似一座大磨盘滚下山去,碾死了蒙古兵将无数,辜云站在山上,却见生灵涂炭,混迹在蒙古大军当中又有不少伪军,一时间不知作何思想。

辜云四下寻觅,果然见得塔林当中当年建炎南渡之时,受了金人加封的方丈石塔,鞑子若在上来就丢他的塔,让他知道什么因果报应。这石塔的分量不下于王保保当时所抬的巨佛像,他竟然又要抬了一个去向下砸人。

忽然间,一队百人先锋冲了上来,辜云横剑去战,王保保趁隙偷袭,呼的一掌击在辜云心口,辜云登时全无防备,一口鲜血喷出栽倒一旁,忽然间数柄长矛刺来,竟有一矛刺在腹上。

嵩山高耸入云,山路之上小凉已醒了,她心知辜云厉害但是又极为,等着九鼎事罢,再做穿越回家的打算,她穿越文看得蛮多,应该会有办法!他们委折而上,只见对面山上五道瀑布飞珠溅玉,奔泻而下,再俯视群山,回看辜云大战已如蚁蛭。

小凉怀中石人跌落,引得江湖众人一瞧,急忙捡起,小凉回看辜云战阵俨然是淹没在铁海当中:“辜云!”她自会飞燕阁的燕子轻功,一把推开,十娘轻身飞跃,真如一个窈窕雏燕一般。

小凉在群雄当中身材如燕,又是紧忙藏着不敢露面,如今立在风中,娇斥蒙古万军,竟然引得瞩目。

只见辜云一番厮杀,杀死蒙古兵将无数,鞑子的尸体积聚起来磊磊高过了少林寺的院墙。这蒙古人凶猛好战,蒙古军队,不露退色,竟然更加威猛,大有分尸辜云泄愤之意!

却听得救的爱猷石理答腊含血说着,得辜云首级者封从封百夫长,到封万夫长的话。

王保保连忙疾攻,辜云一人怎抵得过千万大军,又有王保保不时冷击,一时间被王保保连环神掌打得口吐鲜血,但是犹剑撑地面,不倒而战。

小凉一道到了,蒙古兵众忽然去看登时痴傻呆住,包括王保保在内竟然停手去看,只见小凉面露嗔怒,却是娇颜明媚,美轮美奂,无比动人;只觉得她身上,夕阳照过只觉得的他每一寸肌肤都剔透万分,骨态蹁跹,这世上怎会有这等美丽的少女?蒙古兵众凝视着不禁问道,她是长生天赐予的神女吗?还是汉人口中仙女,每个人的心忽然都剧烈跳动起来,不论军官兵士,都沉醉在这绝世丽容的光照之下。她的腰身是那般的纤巧可人,风中想必是飞舞无尽的芳香吧,她的容颜之教人看上一眼便痴醉倾倒,若是能吃了她,拆了她俏骨,毁了她的娇躯那该多好?光洁纤细的长腿想必用来给人掰断的吧,蒙古兵将一时间全部呆住,本来势要攻山泄愤的架势全然消去,只听得当啷一声,一名元兵手中长矛掉在地下,接着当啷连声,无数长矛都掉下地来,弓箭手的弓矢也收了回来。军官们忘了喝止。王保保在阵前亲自督师,呆呆地瞧着那白衣少女远去,眼前兀自萦绕着她的影子,但觉心中柔和宁静,不想厮杀。回头望去,见手下一众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和亲兵,人人神色平和,收刀入鞘,在等大将军下令收兵。

“臭丫头,你来做什么?”辜云道。

“罢罢罢,别说有的没的,总之你活我也活,你死我也死就是!”小凉伏在辜云身前,泪眼望着她似有千般话语说不出口。只见他满身混杂着自己于胡人的血,眼泪似珍珠般滴落。

“哈哈哈,黄泉路上有这么个小妹妹陪着自然无憾了。”辜云心头已然抱死,却也不想连累小凉,只是事到如今,却也只能同生共死,一时间百感交集,真是要愧对邹普胜了。

小凉忽然双眼泪满,不住哽咽:“...小妹妹...嗯,陪着你死,小妹妹也好。”

王保保凝凝望去,被这姑娘美呆了,忽然间神色阴狠,飞身一掌,辜云当时哪有力气回击,忽然急忙揽小凉在怀中,小凉全身一颤,竟也吐出鲜血,忍痛急见辜云,亦是一口鲜血吐在她的身上。

原来一击之下辜云已经替她挡下了王保保致命一击。

辜云忽然一怒口中说道:“摸狗掌法!”

王保保心知这降龙十八掌厉害,以为辜云暗藏杀招就在此时有同归于尽之法,兀那间急退数三尺方才站定:“混账!你骗我!”

“哈哈哈哈哈,骗你又怎么样!老子就要打你这条蒙古狗!”辜云口中不住留下血来,小凉在怀里扶着他,亦是伤势不轻,辜云道:“蠢丫头,你怎么样?”

小凉抱住辜云嘴角尽是血迹,笑了笑却是很开心:“鞥~没事。”

王保保心知辜云再无抵抗之力,正要痛下杀手忽然间听到,数里之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哇哈哈哈哈!小兄弟,打狗就要用打狗棒!”

这声音从五里外传来,一道鬼影以从万军从中闪过,却听一声谩骂:“格老子的!老子的降龙十八掌,几时变成了你们说的摸狗掌了!看好了!这才是摸狗掌!”

无数鞑子兵心尚无有反应,只见王保保忽然大惊,尽然张皇失措。

“瞧好了!怒闪狗嘴!”噼噼啪啪,王保保脸颊一热已有无数耳光删过。

王保保忽然反应面颊上一阵狂热,留下血痕。

“怒踢狗屁!”王保保屁股一翘,肛门一阵剧痛!“诶呦!”捂着屁股向前顶去!

“喂喂喂,小姑娘别看!”

小凉一惊忙傻傻的伏在辜云怀中:“怒弹狗蛋!”却见王保保裤子已经脱下,弹指一击,duang的一声清脆,王保保已经是满地打滚。

“来来来,小姑娘,教你打狗棒!的入门神功!”

“奥!”小凉道。

那人一招手,信手一挥提上了王保保的裤子,递给了小凉一个绿玉竹杖。

“来来来,小姑娘,对准屁股可劲打!痛打落水狗!”小凉心知地上可劲打滚的可是凶神恶煞的王保保,但是见他如此惨状,那人也颇为有趣,照着王保保的屁股上一顿轻打。

蒙古兵将登时大惊,却见得自己仰慕如天神一般战神王保保被人如此戏谑,竟然都不住笑了起来,这王保保的面子可算是一分都不剩了。

王保保忽然站起,满面惊愕大叫了一声:“啊!周颠!”登时一惊,提着裤袋就一跃数丈跑了。

却看这人中年乞丐,一张方脸,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不生胡须,却是凶神恶煞,宛如十殿阎罗一般。

他看看辜云道:“嘿,张三丰老道教出来徒弟不错,比我当年要强!你以后降龙十八掌随便用,就是别用别的名字辱没了!”

辜云心下一惊:“是!周前辈!”他竟然把自己的来路看得明明白白。

“小姑娘你多大年纪?”

“啊?我十三岁!”

“情郎,可看好啦!”

周颠呼的一跃,去追王保保,一时没了踪迹。

辜云急追已然没了力气,一口鲜血喷出,大声呼喊道:“周前辈,邹大哥让我跟您说九鼎事!”

忽然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却见朱棣兄妹二人赶下山来:“哈哈哈哈,辜兄要死,兄弟们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占先!”

朱桐儿双目闪动,泪花颤动,亦是哭了。

却见武当诸侠,叶近泉,吴昆山,李天目,陈贞石也一并到了。

叶近泉拜道:“师叔有难,我武当弟子定然共进退!”

辜云扶住伤口看看怀中小凉不禁笑了笑。